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 服不服
    吴浩再次回到红莲宗的时候,司徒晓明等一众赶去段家庄的外门弟子却是回来了。

    段家庄自然风评浪静,诸人守了几天也没有贼人前去袭击。

    这个时候他们才知道被人虚晃了一枪。

    等到回到宗门的时候,宗门内部已经开始调查王有艮龙伯族人身份的事情。他们免不了会被叫去问询一番。从日常相处的蛛丝马迹中找到他的疑点。

    这个时候诸人才恍然大悟,原来那晚的凶杀是出自王有艮的手笔。

    他们感叹着知人知面不知心的同时,心中暗自欢喜的也不乏其人。

    王有艮的身份既然有问题,想必从此不敢再踏上红莲宗,如此一来,他们的债岂不就不用还了?

    然而,这个时候他们还不知道,吴浩已经在半路上拿着借据磨刀霍霍了。

    吴浩回到宗门的时候,这些人过来找他问候了一番,这使得他也不好意思现在就提要债的事情。

    反正都在宗门之中,来日方长。

    吴浩并不急于一时。

    众人问起吴浩当日跟王有艮双飞之后发生的事情,吴浩就开始给他们绘声绘色的描绘了一番他怎么大战长刀十四米的龙伯族少岛主,然后又摆脱身高六丈长刀二十四米的先天期强者的事情。

    这牛逼吹得未免太过明显了,众人自然是不信的。

    不过他们却根据吴浩所说进行了一番脑补,猜测他应该是在关键时刻突破到了炼气期所以才侥幸从王有艮的手上逃脱。

    就算是这样已经很了不得了,所以诸人又是对着吴浩一阵恭维,表达了一番恭喜之意。

    炼气期是成为红莲宗内门弟子的门槛,像是吴浩这样有着宗门长老为师的弟子,根本就不需要完成晋级任务就能够直接办手续成为内门弟子了。

    并且拥有了真气,他也开始真正的能够学习炼丹技巧了。有着丹道大师的教导,吴浩今后的成就不可限量。

    所以他们这些还在沉香院中混迹的外门弟子对于吴浩羡慕不已。捧得吴浩都有些飘飘然了。

    然而这个时候偏偏却有人来扫兴。

    未来的丹道吴大师正在享受着众人的追捧,就看到一行人兴师动众的来到了他的住处。

    那橘黄色的制服让人一眼就知道了他们的身份。

    执法堂的橘猫。

    为首的正是俏小娘王子琼。她来到这里,视众人于无物,指着吴浩就清喝到:“吴浩,你的事发了。跟我们走一趟吧。”

    吴浩顿时乐了,他睨着对方问道:“哦,老子事多了,你指的是哪一件啊?”

    跟执法堂打的交道越多,吴浩对他们的敬畏就越少。尤其是上次他被审查释放后,又经过母亲分析来龙去脉,吴浩对于执法堂又多了一些新的认识,所以他现在已经不怎么怕这些虾兵蟹将了。

    “经查证外门弟子王有艮乃是龙伯族人奸细。而你是他室友,他之前与你也最是相熟。所以跟我们走一趟吧。把你和他相处的所有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出来。如果你自身没有问题,我们自然不会冤枉你。”

    王子琼振振有词的说道。

    “没空!“

    吴浩押了一口茶说道。

    他是真没空。一会儿他还要去办晋升内门弟子的手续,还有师傅那里也要报备一下,好让他尽快给吴浩安排炼丹的实操学习。

    而且王有艮的身份基本已经确定,想来总务堂欠他的贡献点也能领了。再有就是他这次收获颇丰,但是现在还没有开始氪金呢,炼气期后,面板上出现了一些变化,他还没有好好的研究研究。

    仔细想想他事情还是蛮多的,又怎么有心情再去执法堂面对王小娘那副冷面孔。

    “这就由不得你了”王子琼冷笑着说了一声:“带走!”

    她一挥手,身后的几个执法堂弟子就冲着吴浩冲了过去,看那样是,是要强行把他给带到执法堂中去。

    这个时候,刚才还在吹捧吴浩的那些弟子们噤若寒蝉,没人敢言语半句,让吴浩心中暗骂:“废物”。

    唯有司徒晓明多少还敢开开口,但也不过是弱弱的说了句:“切莫动手,切莫动手,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啊!”

    然而吴浩根本没什么好说的,化作一道血影就离开了座位,几秒之后,执法堂冲上前来的弟子们已经倒了一地,在地上躺着哼哼唧唧。

    “炼气期!”王子琼看着吴浩凝重的说道。

    她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

    执法堂中规矩虽严,但是对于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的区别还是很明显的。

    像是那位段师弟,仅仅是因为怀疑就能够给他使用问心阵。而对于陆长老的弟子张阳,就算是证据确凿也不过是略施薄惩罢了。

    对于外门弟子,她有着随时带回去协助调查的权利。但是若是内门弟子,她最多只能够上门问询,遇到一些遮奢人物还要注意自己说话的语气。

    但是很显然,最多刚刚晋级炼气期的吴浩不在这些人物之列。

    她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吴浩,发现他还穿着外门弟子的服饰,带着外门弟子的腰牌,很显然是刚刚进入炼气期,还没有办晋升内门弟子的手续。

    这个时候即便是他晋升了炼气期,就算强把他称作是外门弟子也说的过去。

    不过一个刚刚晋升炼气期的弟子罢了,仗着有宗门长老撑腰就敢不给她王子琼面子?

    想到这里,王子琼大喝一声:“大胆,区区一个外门弟子,竟敢攻击执法堂,妨碍宗门事务。给我拿下!”

    王子琼身后还没有动作的那些执法堂弟子齐齐响应。可惜,那些不过是些在宗门混了好几年还是经络境的渣渣,被吴浩轻而易举的给解决掉了。

    然后他就看到王子琼的粉拳已经近在咫尺。

    “好美!”吴浩看到王子琼轻嗔薄怒的样子不由心中一荡。

    但是马上他自己修罗本相的那张脸在他心中一闪而过,让他猛然清醒了过来,这是差点着了这女人修罗力场的道。

    居然也是血火修罗道的修习者,看对方的出手,起码也得炼气期三四层左右。

    但是她就算再牛,比之十四米长刀又如何?

    吴浩的掌后发先至一把就把她的拳头给攥在手里。

    王子琼使了好几回劲都没有把手给抽回去,不由恨恨一咬牙,一记撩阴腿对着吴浩就踢了过去。

    吴浩眼角一抽,又是后发先至一个扫堂腿就踢到对方唯一作为支撑点的腿上。

    同时,他攥着对方拳头的手一松。

    啪叽!

    王子琼扑地。

    “姓吴的,你等着,我……嗷!”

    倒地的王子琼刚要破口大骂,却被吴浩一招老汉坐莲一屁股压下,弄得她狠狠的趴在了地上,上半身触地的部位疼的难受。

    冰清玉洁的身体被臭男人的臭屁股死死的压在地上,王子琼何曾吃过这种大亏,她双目通红,眼冒凶光,继续放着狠话。

    “你完了,谁都救不了你……”

    “啪!”清脆的响声打断了她的喝骂,也让整个大厅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此时吴浩用两只腿将王子琼乱蹬的双腿死死锁住,然后狠狠一巴掌抽在了她的屁股上。

    嘴上轻松的问道:“服不服?”

    王子琼顿了一下,然后又发狂的喊道:“我杀了你……”

    “啪!”“服不服!”

    “狗贼,你不得……”

    “啪!”“服不服!”

    “你再敢动我一下,我……”

    “啪!”“服不服!”

    “你……”

    “啪!”“服不服!”

    “你……”

    “啪!”“服不服!”

    “靠……”

    “啪!”“服不服!”

    “我……”

    “啪!”“服不服!”

    “服……”

    “啪!”“服不服!”

    “服服服!我特么服啦!”王子琼狂吼!

    这一句王子琼说的流利无比,语速奇快,显然已经在心中酝酿良久。

    然而等待她的是……

    “啪!”“服不服!”

    王子琼:“嘤嘤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