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 木鸢之上
    “什么我干的?”吴浩听着王有艮的问题有些迷茫,毫无头绪的问道。

    “段家庄的人出事了!”王有艮死盯着吴浩的表情沉声说道。

    “啊?”吴浩一惊,“什么时候的事?”

    “就是今晚,全死了!”王有艮表情变得有些奇怪,然后小声对着吴浩说道:“而且凶手血字留书,杀人者吴浩是也!”

    吴浩当即一声嗤笑,然后对着王有艮笑道:“你觉得我像这么蠢么?”

    随即他三两下穿好衣服,招呼了王有艮一声:“走吧,去看看!”

    如今已经是凌晨,但是依然还有着依稀的月光。吴浩和王有艮一前一后,很快就到了段家庄人出事的地点。

    这个地方并不在他们给段家庄送温暖的那个地方,而是已经远离了秋风城一小段路程。

    看上去段家庄的人应该是想着连夜离开,回他们村子,但是没想到半路上却被人所杀,全体尽殁。

    如果只是路途上出事,可能性就比较多了,比如遇到邪修或者是盗匪。

    可是关键是凶手杀人后还血字留书,开篇就是杀人者吴浩是也。

    其中更是气愤的讲述了段家庄人收取他组织的捐款却不知感恩,出言不逊的过程。批判他们畏威而不怀德,理当有此教训。并且还扬言要斩草除根,夷平段家庄。

    或许是凶手过于嚣张,尸体就被大大咧咧的摆在了官道上。

    秋风城中的坊市昼夜开启,所以武者夜间赶路走这条官道也是常事。这里的情形很快就被人发现,因为血书上自称红莲宗丹道大师的亲传弟子,所以这件事情很快就被报到红莲宗执法堂中。

    执法堂的人查看了现场,然后就撤离了。理由是受害者中没有红莲宗人,不牵涉到违反门规的事情。所以这只是红莲宗弟子的私人事务,不在他们的处理范围内,建议找官府来解决。

    不过因为事情牵扯到了吴浩,他们还是找人来报了信。

    吴浩赶到的时候,之前他们一起聚会的同届弟子有不少已经听到了消息来到了这里。看到吴浩,他们的目光有些怪异。

    他到来的那一刻,现场突然变得安静了起来。

    吴浩看看了现场的惨状,然后就来到血书的旁边。

    他的瞳孔登时一缩!

    这字迹……起码和他的本来字迹有着八分相像了。

    吴浩站直了身体,看着场中一些弟子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由出声说道:“不过简单的栽赃陷害罢了,想必又是黑炎族余孽在活动了。吴某与诸位分别后一直司徒兄在一起,然后又回到宿舍歇息,这一点可以由有艮兄弟作证。”

    他的声音陡然大了一些,:“贼子可恨,为了报复吴某竟然牵连无辜。把兄弟姐妹们给段家庄的好意变成了他行凶的借口。此人如此侮辱我们,吴某誓不予此人干休。还请诸位助我,为段师弟的宗族亲朋报仇!”

    吴浩话音刚落,司徒晓明就和王有艮齐齐开口,证明吴浩所说是真实的。他一摆脱了嫌疑,这些弟子们就纷纷义愤填膺的开口,批判起那贼子,并且为吴浩抱不平起来。

    吴浩倒不是非要为段家庄人报仇。但是对方很明显矛头对准了他,吴浩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心怀恶意之人,于是理所当然的借着报仇的大义之名,让其他弟子们都站在自己的这一边。

    这个时候有心思细腻的弟子提起血书中贼人扬言要灭段家庄满门,这样一来恐怕不止眼前的段家庄人,段师弟之前生活的那个村子恐怕也会面临危险。

    但是也有人提出不同的意见,他们认为敌人大大咧咧的把这一点写在血书中,很有可能并不是针对的段家庄,而是针对他们,应该会在段家庄安排好陷阱,等着他们入彀。

    但是不管是哪种意见,段家庄可能面临危险却是他们的共识。

    可是血案已经发生了三个多小时,骑乘快马从这里到段家庄大约有一天的路程。凶手比他们早走这么久,即便是他们现在赶去那里,恐怕也来不及阻止凶手了。

    正当众人发愁的时候,王有艮却是提起他有着速度更快的代步工具。可以半天之内就赶到那里。这样一来不仅时间绰绰有余,他们甚至能够赶到凶手前面提前在那边做出布置。

    其实王有艮的工具吴浩也见过,就是张阳曾经乘坐过得机关木鸟!

    此机关木鸟是公输家族出品,又名“公输木鸢”,可以飞行一日不落地。速度比之千里马有过之而无不及,实为赶路、逃命之佳品。

    只可惜这种东西最多只能够乘坐两人,要不然就会因为负重太高而影响安全性。

    也就是说他们只能够两人先一步前往段家庄调查,剩下的人再从后面骑马赶去。

    这样一来先头前往段家庄去调查的人选似乎也不需要协商了。

    王有艮作为木鸟的持有者加驾驶员,理所当然的要占据一个名额。而剩下的那一个当然是非吴浩莫属了。

    毕竟他们两个关系最相熟,而且吴浩关于和一件事情牵连最深。

    事不宜迟,他们当即开始起飞。

    吴浩对于这种机关木鸟很有兴趣,当然他更有兴趣的是这个世界上的公输家族。

    据吴浩所知,这个公输家族掌握了不少的这个世界上能够称之为黑科技的技艺,只是不知道他们能不能造出高达来?

    公输木鸢腾空而起,吴浩看着天边黎明前涌动着的淡红色云雾若有所思。

    这种机关木鸟操作起来颇为简单,王有艮很快就调整好了航向,然后来到吴浩旁边对着沉思的吴浩说道:“大哥,你想啥呢?”

    “唉!”吴浩悠悠的叹了口气,然后说道:“有艮,我们认识多久了。”

    “大概有半年了吧!”王有艮算了算时间说道:“时间过得真快啊!”

    “是啊!”吴浩感叹了一声,然后说道:“这段时间我听说有不少弟子管你借钱,而且有一部分人根本就是只借不还。你为何还要借给他们呢。是不傻啊?”

    “嘿嘿!”王有艮不好意思的挠头一笑,然后说道:“人家借钱总归有个难处,反正我又不缺钱,借给人家应一下急也是应该的。”

    “当然我可不是真傻。那种只借不还的,一两次还行,若是第三次我也就不借给了。用一点钱财来看清一个人的品行,岂不是很划算的事情啊。”

    随后他看着吴浩说道:“不过大哥可是从来没有跟我借过钱哦。如今为什么问起这个话题呢,难道是最近有了难处?”

    “唉!”吴浩又叹了口气:“此事一言难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