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梦中杀人
    吴浩的尴尬只持续了一秒,然后他就小声的对着自己旁边的司徒晓明说道:“晓明,先帮我垫上,今天出门急,没带钱。”

    司徒晓明楞了一下,接着他就反应过来,笑道:“也是,吴师兄是何等身份的人,怎么可能带这种零钱!”

    说着他就拿出一张金票,悄然塞到了吴浩的手中。

    吴浩点了点头,把金票放到桌子中央的托盘里,然后他继转头继续和司徒晓明说道:“宴会结束后等等再走,有生意和你谈。”

    司徒晓明眼睛一亮,忙不迭的点了点头。

    捐款结束后,不知道什么人提到趁着大家都在这里,不妨现在就把这个捐款给段家庄的人送去,反正他们现在还在红莲宗附近住着,并没有离去。

    这个时候弟子们都喝得熏熏然,有个起头的很快就有人起哄响应。

    后来有人来问吴浩的意思,吴浩听说段家庄的人离着外门并不远,也有没有拂大家的意,和他们一起朝着段家庄人的临时住处而去。

    去的时候兴致勃勃,回来的时候他们却是一脸扫兴,如同逗败的公鸡。

    段家庄的人有不少人已经离开了秋风城回村了,但是也有一些人留了下来。主要是他们之中还有伤员,实在是无法远行。

    知道这些弟子们去的意思后,段家庄的人很是感激,甚至有人还要磕头致谢。可是了解了人群中还有吴浩以及那几个段师弟相熟的外门弟子的时候,段家庄的人脸色就变得不好看了。

    出于对于武者的敬畏,他们倒是没有说什么,但是在场的人因为修炼武道,五感比那些普通人敏锐的多。所以他们暗中嘀咕的什么,弟子们听得一清二楚。

    无非就是一些迁怒的言语。

    说什么要是他们村小段不参加那所谓的拜师宴,也不会有此祸。还说小段瞎了眼,结交非人。还有就是他们现在来送钱肯定是因为心里有亏,就该再多要点之类的话。

    听着他们的语气,好像对于执法堂弄死段师弟感觉理所当然,反而把一切的罪责判断成受到了吴浩还有他的那几个要好的弟子的牵连。

    众人不由闹了个好大的没趣。把捐款交给他们后,继续在帮助他们的心也淡了,于是开始悻悻然的返回。

    回去的路上,有不少弟子在劝导吴浩放宽心,不要跟那些不知好歹的乡野村夫一般见识。

    吴浩摇摇头表示无所谓,他本来就没有和那些目光短浅的家伙一般见识的想法。只不过这让他对于人们欺善怕恶的心态有了一番新的认识。

    想来他们要是如同执法堂一般把这些人打一顿,他们肯定连个屁不敢放。但是他们去施恩的时候,却会让人感觉到他们的善意,反而失去敬畏之心。

    不过这些事情只是细枝末节,吴浩回到宗门后就不去想它了,而是找司徒晓明去办理贡献点换钱的事情。

    司徒晓明果然有些门路,通过他吴浩知道其实最适合作为中间环节的一般等价物并不是吴浩熟悉的养气丹,而是器堂常用的一种原材料火磺石。

    这种火磺石因为是红莲宗附近的山脉的特产,所以用贡献点来换取相对的便宜。

    而因为其产地是红莲宗腹心之地,所以外界的武修也很难通过其他途径得到,只能够找红莲宗相关商户购买,所以他们在市面上的价格并没有相应的降下去。

    因为这样一反一正的差价,如此一倒手,基本上能够让吴浩的贡献点换灵石保持一比二的比例。就这还包括了吴浩承诺给司徒晓明的中间费用。

    宗门之

    中兑换物资的地方叫做供应堂,这里其实是一个宗门专营的小型坊市,只不过只能够用贡献点从这里消费。

    吴浩很快就在司徒晓明的指点下把所有的贡献点都给兑换成了火磺石。

    然后吴浩就回到宿舍去等司徒晓明的消息,等他找到买主后会通知吴浩。

    不过就算他能够最快的速度找到买主,起码也得到明天上午了。

    因为现在已经太阳西沉,马上就要入夜了。

    吴浩刚刚走到自己的宿舍附近,就听到一阵蹭蹭的声音。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天已经完全暗下来,只有月光在静静的照着大地。而院子中传出的这个声音,多少有些渗人。

    他信步子走了进去,就发现自己的室友王有艮正在院子里磨着一把刀具。

    那并不是吴浩经常见到的短刀,而是一把长柄刀,有点类似吴浩前世见过的大关刀。

    “有艮,这么晚了在做什么呢?”

    “磨刀”王有艮顿了一下,然后头也不回的说道,月光照在大刀上闪着寒光。

    “此刀恐怕价值不菲!”吴浩看着刀上的寒光,不由有些羡慕的说道。

    “嗯”王有艮应了一声,然后详细的解释道:“这是玄阶神兵‘壹肆偃月刀’,是传说中的天阶神兵‘肆拾偃月刀’的仿制品。”

    然后他有些怀念的说道:“这是我离开族人的时候俺娘给我的礼物。”

    说着,他把长刀呼啦一舞,伴随着呼呼的破空声傲声道:“但凭手中刀,斩尽天下不平事!”

    “兄弟好气魄!”吴浩赞了一句,然后问道:“为什么他叫壹肆偃月刀这么奇怪的名字呢?”

    “因为刀的长度,故称为壹肆偃月刀!”王有艮沉声说道。

    “呵呵呵!”吴浩呵呵的笑了起来,现在这把刀,最多只有两米左右,别说十四米,连十四尺都没有,也未免太浮夸了一些。

    不过山寨产品么,夸大其词也是可以理解。

    宴会中作为众人的核心,吴浩没少被人敬酒。那个时候他就已经喝的晕晕乎乎。接着又是办了那么多事情,现在吴浩只感觉一阵困意袭来,所以他跟王有艮匆匆聊了几句,就回到房间去睡觉。

    留着王有艮在院子中继续磨刀。

    在月光的照耀下,偃月刀在院子中留下一道长长的影子,很长,很长。

    ……

    睡到半夜,吴浩豁然惊醒!

    因为他的心中,升起了一丝警兆。

    他刚睁开眼睛,就看到一条黑影闯进了自己的房间。

    吴浩正要动手,就听到黑影发出熟悉的声音:“大哥,大哥!”

    “有艮啊!”吴浩掌灯起身说道:“这么晚了怎么跑到我房间里来。”

    “大哥!我有急事,想要问你一下。”王有艮语气中带着急迫。

    “哦,下次记得敲门!”吴浩严肃的对着室友说道:“要不然后果很严重的。”

    “怎么个严重法?”王有艮懵懂的问道。

    吴浩想了一下,就抬首望月,一摆手,叹道:“吾好梦中杀人!”

    “吴浩……梦中杀人!”王有艮豁然变了脸色。

    “这么说……真的是你干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