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大师头,美人胸。
    陆有为楞了一下,反射性的摸了摸头顶。

    那里依然滑溜溜的,什么都没有。

    不止陆有为愣了,在座的几位红莲宗的长老也愣住了,他们何曾想到在红莲宗有有谁敢这么大胆来拍长老的脑门啊!

    陆有为终于反应过来,豁然回过了头,刚一回头,他就闻到一股刺鼻的酒气,然后他就看见一个络腮胡子的大汉正醉眼惺忪的看着他。

    而且他嘴里还自来熟的说道:“老王你不地道,参加陆长老收亲传弟子的拜师宴也不提前告诉我一声。”

    在座的不由无语,感情这位已经喝的连是谁办拜师宴都搞不清楚了。

    轰,陆有为先天真气运行,一股庞然威严冲着这个络腮胡子压去,同时嘴里冷喝一声:“混账!”

    络腮胡子一个激灵,在威压之下猛然后退三步,然后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他的眼中似乎恢复了几分清明,抬起头来看了看陆有为,他突然面色大变。然后嘟囔道:“陆……陆……陆……陆……”

    就这么一直陆了下去,却是说不出句囫囵话了。

    陆有为感觉一阵腻歪,这个时候大庭广众之下,他要是去跟一个醉汉去计较未免有**份。他仔细记下了这个醉汉的容貌,准备事后让张阳查一下,秋后算账。

    他冷哼一声,不再理会这个醉汉,脸色难看的回了头后,他忍不住又抓了抓自己的头顶。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因素,被那个醉汉拍了一下头之后,他总是感觉头顶有点刺挠。

    想挠!

    然而他不计较,不代表别人不计较。

    因为想要巴结一下主桌位上的诸位长老的缘故,张阳带着他的未婚妻苏梅坐的离着主桌很近的位置。此时那个醉汉正好倒向了他的方向。

    刚才的那一幕被他完完全全看在眼里,于是他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来到醉汉旁边抬脚就踹。

    一边踹,他还一边骂到:“瞎了你的狗眼,你知道刚拍的是谁不,知道不知道?”

    醉汉似乎有些吓傻了,一边徒劳的招架着,一边嘴里不停的道着歉,这幅样子,倒是让周围的旁观者有了几分不忍。

    “好了!”陆长老又挠了一下头顶,然后回头对着徒弟说道:“不知者无罪,就这么算了吧。”

    张阳心中一喜,他对师傅很熟悉,已经从他的眼中看到师父对自己的赞赏。而且熟悉师父性格的他也知道,现在他说的好了,只不过是不让张阳在大庭广众下闹了,但是打听一下这个络腮胡子的来历,还是与必要的。

    事后把他整的越惨,他越能得到师父的欢心。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因素,今天他踹这个醉汉的时候,总是有种奇异的感觉。

    那感觉就是……怎么就那么解恨呢?

    所以即便是陆有为已经叫了停,他还是忍不住又踹了一脚,然后冷喝了一声:“滚!”

    醉汉抬起头来,醉眼惺忪的看了陆长老和张阳一眼,嘴里还不断的说着道歉的话语,动作上却是不慢。他爬起身来,狼狈的逃离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张阳的未婚妻苏梅突然感觉醉汉临走的时候那一眼似乎别有意味。

    似乎有点深深的看一眼的意思。

    但是很快她就被别的东西给吸引了注意力,因为她发现刚才醉汉走的时候,似乎太过匆忙,有个东西从他的身上掉了出来。

    不偏不倚,正掉在张阳的脚下。

    苏梅定睛一看,哇!那是一个芥子袋!

    苏梅下意识的左右看一眼,又看了看张阳。

    见没人注意,她腿往前一伸,小绣鞋啪嗒一下就把芥子袋踩在了脚底。

    然后她不着痕迹的往后抿啊抿……

    一直踩着芥子袋,把腿收了回来。

    这个时候,她得意的想到:“哼,幸亏老娘腿长!”

    她轻轻的把一只脚抽出鞋子,脚趾头一勾。

    嗖的一下,芥子袋就往上方飞去。这个时候她的手早已经等在那里,一抓,就把芥子袋牢牢的给抓在手里。

    她不动神色的把芥子袋藏好,心里美滋滋。

    要知道她虽然是张阳的未婚妻,但是张阳正处于丹师的关键上升期,现在练习炼丹消耗颇大,根-->>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