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 帝女花
    五月初十。

    宜纳财、求嗣、开光、上梁。

    忌搬家、破土、修坟、求医。

    这天正值黄道吉日,是苑大师亲传弟子吴浩举行拜师宴的日子。

    刚刚一大早,苑府就开始热闹起来。

    苑府上上下下大堆的侍女奴仆们在忙忙碌碌的进行着最后的准备。岳德源与另外的几个弟子也在反复着确认着一会儿的宾客安排。

    这个时候身为当事人的吴浩反而变得清闲下来。他换好了今天的礼服,就开始各处溜达,无所事事起来。

    不过很快就司仪人员前来找他,跟他反复确认了一下一会儿拜师宴开启前的拜师流程,直到确保吴浩已经烂熟于心之后,那家伙才放过他。

    辰时刚过不久,就开始有宾客上门,这个时候吴浩和岳清源赶忙前往招待。岳清源的主要作用是给吴浩介绍前来的宾客。免得他因为入门不久认不出宾客来,出现尬聊的场面。

    偶尔有重量级级的宾客上门,苑长老也会出面接待,比如说吴浩的母亲,还有一些门中长老之类的人物。

    往往这个时候,司仪唱名的声音也会随着响起:“战堂骆长老灵玉雕塑“鹏程万里”一套,以为贺!”

    “符堂孙长老护身宝符“八卦灵光符”一套,以为贺!”

    “宗务堂长孙长老灵药七星海棠一株,以为贺!”

    “器堂宋长老双耳铜母炼丹炉一具,以为贺!”

    “丹堂陆长老去年买的灵玉表一只,以为贺!”

    陆有为带着弟子张阳扯高气扬的前来的时候,引起了一阵阵的议论声。他们在不断的讨论着这个奇葩的唱名方式到底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去年买的表,今年才给送过来?

    一些机灵之辈,想起了表的另一种称呼方法,顿时面色变得诡异起来。

    这里很多人都是消息灵通之辈,早就耳闻过陆长老贺苑长老之间的恩怨,他们在什么场合下掐起来都不会让人觉得意外。

    甚至陆有为送钟之事都有不少人已经听说了。只不过现在苑长老这边的唱名方式让他们有些稀奇。

    别人不解的时候,陆有为师徒也有些诧异。

    光头陆长老悄然问着自己的徒弟:“他们这是再搞什么鬼。为什么唱名的方式这么奇怪。”

    张阳不屑的撇撇嘴,然后说道:“这帮家伙们肯定不会直接唱送的是钟的,改成表也不奇怪么。毕竟是他们办事的日子,这就是他们打碎牙齿和血吞呢!”

    陆长老点了点头,觉得也有些道理,于是连苑老头没出来迎接他都不在意了。带着张阳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走进去正要和同宗的几个关系不错的人打招呼的时候,他却是听到人家一阵窃窃私语。

    可是等到陆长老来到那几人身旁的时候。他们又若无其事的抬起头来,然后和善的同陆长老打着招呼。

    只是他们看陆长老的眼神却是怎么看怎么怪异。

    不只是他们,陆长老敏锐的的发现,前来的宾客中,好多人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他们师徒。而且似乎有着什么他不知道的消息在宾客们内部传播。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但是就是没有人同他提起。

    &nb-->>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