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五行缺金
    “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

    在锻体期的修行,并不是向往上的境界那样静功打坐为主,而是以动功炼体为要。在这个过程中难免要切磋交流,互相请教。

    这就是修行四要“财侣法地”中“侣”的重要性了。

    红莲宗沉香院中安排弟子宿舍的时候,就是这么跟吴浩说的,所以给吴浩安排了一个双人宿舍。

    事实上弟子的待遇吴浩事先曾经了解过,芙蓉园的弟子都是四人宿舍,他们沉香院还要好一些,是双人宿舍。

    至于安排宿舍的内务弟子的解释,吴浩觉得未免太过冠冕堂皇了。他觉得从钱的方面考虑最容易达到事务的本质。

    这样省钱啊,比每个弟子都安排单宿舍省多了。

    当然红莲宗并不缺地,所以住房条件比吴浩前世要宽松的多,沉香院弟子的宿舍环境也不错。他们并不是两人一间房间,而是两人一座独立小院。

    小院带着三间北房,两间作为两个弟子的卧室,而中间的那间作为厅堂。小院之中各种石锁,木人,梅花桩等锻体器材也很齐全,几乎能够比得上吴浩待过的东山武馆的器械水平。

    这还只是弟子宿舍中的简易布置,吴浩还听那个司徒晓明说过,沉香院中还有着两座演武场,那里的锻炼设施才是真正的齐全。像是练习身法的摇摆桩,练习速度的千分道,甚至还有着能够陪练的木人傀儡或者能够改变自身所处重力环境的阵法都有。

    那些设施有些任何弟子都能够免费使用,还有一些就只有使用宗门贡献点才可以租用。吴浩听了也感觉心里痒痒的,打算把住宿的事情安顿好后就去那边见识一下。

    按照内务弟子给的号牌找到自己所住的小院后,吴浩发现他的那一位舍友还没有来。这个时候果断要挑一个好房间啊。

    吴浩两边都看了看,选择了左边的那个房间,因为那个房间视野比较好,便于他观察周围的情况。

    吴浩刚刚把被褥铺好,就听到院子中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大哥,大哥,你在么。这是不是壬二十七号院啊!”

    吴浩从窗口往外一看,果然是王有艮。

    他的眉头微不可查的一皱。他承认这个人身上有着某些方面的特质让他比较感兴趣。但是考虑了一下还是没有半点行动,因为这个人他看不透。

    他前世曾经认识的一位大哥曾经说过,捞偏门的生意,最难得不是计划设计的多么天衣无缝,也不是行动执行的多么万无一失。最难的是控制自己的**。

    相比起出手来说,其实不出手更难。

    有的时候,即便明知诱惑巨大,也偏偏要克制自己,这样才能够把风险降到最低。因为这一行当有的时候失手一次就是万劫不复。

    前一世吴浩是生存所迫瞎混一气,没有什么成就也没有大的风险。这一世他总算有了一些本钱,但是以他现在的体量,还是浪不起来的,遇到不清楚的情况他不得不谨慎一些。

    他知道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他实力不够。

    要是哪一天能够用拳头就解决一切,他哪里还需要动脑子?

    面对那个王有艮,吴浩已经很克制自己了。甚至进入上院办手续的时候也刻意的避开他了。

    &nbs-->>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