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摊上事了
    呼的一声,宋楠就拦在了吴浩的前面。

    “跑啊!”宋女侠下巴一扬,睥睨着吴浩:“你倒是再跑啊!”

    吴浩非常的听话,转身就跑!

    如果东山武馆的杨师傅没有坑他的话,对方的这样使用轻功应该是一件十分的消耗体力的事情。

    除非双方有着绝对无法逾越的境界差距,否则持续消耗下去,很明显是这个小姑娘更快的耗尽体力。

    看对方的年龄,应该跟自己差相仿佛,很明显就是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

    小姑娘,就是用来套路的……

    吴浩既然看出了这个小姑娘有着使用轻功装上一把的心态,他自然从细节上让人家装的爽一把,尽可能去消耗她的体力。

    这样一会儿图穷匕见的时候,胜负的天平就会朝着他这边偏转一些。

    他看出小姑娘有着不凡的传承,至少比他的东山拳强上许多,自然不敢大意,使出了浑身解数来表演。

    他再次跑路的时候,看上去有了几分狼狈,斗笠歪斜,脚底拌蒜,就如同被女侠的绝世风姿给惊到了一番。

    于是他又一次欣赏到了宋女侠的精湛轻功。裙裾飘飘,衣袂飞扬……若隐若现……

    呼的一声,宋女侠再次的拦在了吴浩的面前。

    “跑!”

    吴浩转身就跑!

    轻功一闪,衣袂飘飘,长裙飞舞……若隐若现……

    “跑!”

    吴浩跑……

    于是一场猫戏老鼠在胡同中上演。

    至于谁是猫,谁是老鼠,只有天知晓。

    呼的一声,宋女侠又一次拦在了吴浩的面前。她呼哧,呼哧的喘了几口气,然后又骄傲的挺了挺胸,再次冷喝到:“跑!”

    “不跑了!”吴浩貌似累的半死似得呼呼的喘着:“打死我也不跑了。”

    “哼!先把钱包交出来,再废你一只手给你个教训,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宋女侠用悲天悯人的目光看着吴浩,似乎要用自己的胸怀感化他。

    “谨遵女侠吩咐!”吴浩回应一声,拔腿就跑,竟比刚才还快了三分!

    宋女侠一口气没上来,只感觉左侧小腹部位隐隐作痛,她运起轻功踉跄了一下,才重新站稳。这一次也不上墙了,就在后边对着吴浩急速的追击。

    一边追击,宋楠一边质问着:“你不是说听我吩咐么,还不把钱包交出来,你还跑什么?”

    不愧是宗门子弟,在体力大幅度消耗的情况下,还能够施展轻功的过程中吐字清晰,似乎有着独特的换气手法。

    相比之下吴浩就要low的多,他呼呼喘着,一边换气,一边道:“女侠……不是……先吩咐……的让我……跑么?”

    女侠脚下又是一个踉跄。

    这一次,她是彻底的失去了耐心。

    她强提一口气,又一次上了墙,呼啦啦一下就越过了吴浩,拦在他前面用冰冷的目光看着他。

    没有半句废话,她直接冲着对方的斗笠掀去!

    一边出招,她一边怒斥“让我看看你是怎样一副獐头鼠目的嘴脸!”

    这一抓看似随意,其中却自有法度,吴浩在其中感受到了强烈的威胁。

    如果不是他的**势已提升到了二星级炉火纯青之境界,恐怕就是这种威胁他都感觉不出来,稀里糊涂的就中招了。

    这一抓却被他险之又险的躲了开来。

    宋女侠“咦”了一声,就开始继续出招,一下子就把吴浩给牢牢的压在了下风。

    吴浩凭着着自己有限的那几招东山拳的招式,支持的左右支拙。

    如果不是宋女侠现在有点体力不支,他恐怕早就被拿下了。

    当然能够坚持到这一步,更多的是因为**势炉火纯青般的掌控,使得他对于自己的身体更加的熟悉,即便是简要的拳法,使用出来也平添了几分威力。

    它之所以是东山拳的根基之一,就是因为**势的掌控提升,能够全面性的提升东山拳的威力。

    尽管这样,他的身上已经中了宋女侠两拳一脚,受了一些伤。但是他死死的控制着自己没有用出最厉害的那招“黑虎掏心。”

    因为那是他最后翻盘的希望!

    即使占据上风,宋女侠久攻不下渐渐的有些不耐。自己堂堂宗门弟子,居然还奈何不了一个散修小贼。而且对方的拳法一看就是大路货色。

    不过对方一直只有招架之功,而没有还手之力,这样宋女侠的招式越来越大胆。渐渐的她开始只攻不守。

    还别说,这样极端的方式倒是让她看起来声势大涨,吴浩一下子变得岌岌可危。

    然而,这个时候,看似马上就要束手的吴浩却露出了一个稳如狗的笑容。

    时机成熟了。

    三星级黑虎掏心!

    吴浩的虎爪一闪,就出现在了宋女侠的心口之处,迅若奔雷!

    宋楠大惊失色,对方的这一招竟然让她感到了死亡的危机。

    她强行变招抬起手肘格挡,同时运气身法飞速的后退。

    然而这个时候,她脚下却是一软,身体一个踉跄。

    吴浩的虎爪毫不留情,一下子抓在了宋楠的左臂上,当时就让宋楠痛哼了一声。

    她感觉左臂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然而这还没完,这一次吴浩有备而发,比刚才对付那小胡子贼人的仓促成招威力何止大了一倍。

    虎爪去势未尽,打开了她的左臂,直袭心口!

    刺啦一声,就对宋女侠造成了破甲攻击!

    两人的动作齐齐一顿。

    “啊!”宋女侠狂叫一声,双手抱胸。

    吴浩只是微微的瞥了一眼眼前的一片雪白,还有上面不协调的几个乌黑指印,然后他就二话不说,转头继续跑!

    这姑娘杀是不能杀的,对方一看就是有来历的人,贸然杀掉没准会给吴家惹来麻烦。

    而想办法握手言和,闹成现在这个样子,估计可能性也不大了,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就这样跑掉,让她找不到自己。

    这是最好的结果了。

    “我……杀了你!”陡然,吴浩的身后响起了宋女侠冷入骨髓的声音。

    伴随着这个声音,是一阵急促的破空声。

    吴浩感觉到一阵前所未有的强烈危机,**势带来的敏锐感知,让他条件反射的选择了最佳的应对方式。

    懒驴打滚!

    他这么一滚,就避开了破空而来利器。

    然而终究是反应慢了一分,他避开了利器入脑之厄。那锐利的锋刃却一下了把他头上的斗笠劈了个四分五裂。

    吴浩摸着断掉的一缕头发心中一阵后怕,正在这个时候,他就听到少女一声惊呼。

    “是你!”

    吴浩心中暗骂一声,但是既然被认出来,他索性光棍的对着这女人怒目而视。因为刚刚那一下险些要了他的命。

    他都有点想要杀妹证道了!

    但是抬起头来后,他却乐了。

    首先他注意到的是袭击他的利器。那是一把软剑,看上去有些类似腰带,事实上之前它就是作为腰带系在少女的身上的。

    想不到她还有着这一招杀手锏,要是刚才争斗的时候陡然使出来恐怕吴浩要吃大亏。

    想到这里,吴浩暗暗的反思自己,东山师傅说过,行走江湖任何人都不能够小看,因为除了死人,你永远不知道别人还有什么样的底牌。

    就算眼前这个看上去初出江湖的小姑娘,不也腰间仗剑么!

    不过现在她的样子倒是有着几分喜感。因为没了当做腰带的软剑,她只能一只手提着裙子,另一只手,被她死死的挡在胸前。

    此时,她正对着吴浩怒目而视,但是因为行动不便,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吴浩暗暗算计了一下灭口的可能性,随即摇了摇头。

    对方现在只是因为羞耻之心行动不便。可是在面对真正的生死之危的时候,羞耻之心到底能够还剩下多少呢?

    万一她把裙子一撕,不管不顾冲上来贴身相博,吴浩恐怕还真的不是对手。毕竟他只有一招黑虎掏心拿的出手,打的就是出其不意,太容易被针对和防范了。

    吴浩可惜的咂咂嘴,转身大踏步离去。

    不一小会儿,他又急匆匆跑了回来,在少女愤怒的目光中,把地上的软剑捡了起来。然后掂了掂分量,这才满意的离开了。

    看着吴浩离去的背影,宋女侠眼角含泪,她一边提着裙子一步一步的往胡同外边挪着,一边用她能够想到的最下流的语言咒骂着。

    只可惜她还未经世事洗礼,大体上也就骂一些混账,淫贼,王八蛋之类的。

    “吴……”宋楠冲着吴浩的背影发着狠,发到一半,她呆萌的愣了一下。

    “他叫吴什么来着?”

    宋楠冥思苦想……陡然,刚才吴浩捡起软剑的样子如同一道闪电一般惊醒了她。

    吴老抠!

    “你给我等着……”

    “你摊上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