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六章 六尾
    “我早该想到的!”

    “我早该想到的!”

    狼狈逃窜的拓跋无忌一脸明悟之色。

    “像是温静茹那么怕死的家伙,找个拥有极难杀死特性的躯壳岂不是理所当然。”

    “天才又不是大白菜,怎么会随随便便的冒出来。”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红莲宗主,藏身在红莲宗,岂不就是灯下黑!”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温静茹你果然好胆色,好手段!”

    逃窜过程中,拓跋无忌心念电转,她很快就觉得自己掌握了“真相”。

    现在,她连一丁点的企图杀死吴浩的心都没有了,只想快点逃掉,然后躲到涂山氏的青丘国里面,一直躲到影界剧情时间结束。

    原本她觉得在影界之中有着诛杀温静茹的可能,她才会断然攻击。

    现在见识到这种乙木不死身能力之后,她已经知道,想要在森林中杀这家伙,绝无可能。

    所以她当机立断,全力逃跑。

    只要不被杀死,她就赢了。

    因为她已经找到了最大的收获了。

    只需要等到影界结束之时,她的这个血神重新和本体以及三千马甲取得联系,到时候温静茹就是吴浩的真相就无所遁形,她就可以在外界利用主场优势雷霆一击。

    她完全没有必要现在去拼死拼活。

    万一真的阴沟里翻船,被吴浩给杀掉这个血神就麻烦了。

    那样影界中的消息传不出去,她就白白经历这一场了。

    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心态,所以在吴浩的冰枪风暴之下,拓跋无忌明明还有着一些反击手段,也使用着最保守的方式避敌锋芒,飞速逃窜。

    只要活着,她就是胜利!

    她想要活着,可吴浩却要让她死。

    她叫出吴浩身份的那一瞬间,吴浩就下定了决心。

    哪怕是不过了,把所有的点券星钻都给氪了,哪怕女装也要把她给留下!

    尽管对于三千马甲还没有具体的概念,但是吴浩可是知道拓跋无忌是元神高人的。

    想象一下,等到出了这个世界会有元神高人找他的麻烦,吴浩怎么还能够淡定的下来。

    当然是趁着这个世界封真气能力的机会,赶紧把她给干掉啊。

    想到这里,吴浩的攻势更急。

    拓跋无忌也是鸡贼,他并没有原路逃离,而是窜入了森林之中。

    一个个参差分布的树木,极大的干扰了吴浩的弹道,使得吴浩的冰枪术老是被树给挡住,发挥不了应有的效力。

    而且他似乎对于森林环境也非常熟悉,左右转圜,无不如意,不一嗅儿就把吴浩甩开一大段距离。

    看到这个样子,吴浩暗骂一声,终于开始初次使用它的血脉巫术中的木遁术!

    嗖的一下,吴浩就没入到了森林中的一颗大树中。

    下一刻,他就从拓跋无忌前方不远处的一株大树上出现。

    拓跋无忌刚刚跑到这边,就发现树岔上,吴浩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比了一个砍头的手势后,吴浩手中的冰块,又开始喷射冰枪风暴。

    拓跋无忌还试图冲过去……

    但是手臂又中了一枪后,她自知没法通过火力封锁,于是赶紧躲到大树后面,然后又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

    在这片森林中,通往涂山氏的路径有好几条,她完全可以绕路而行。

    然而对于拥有木遁的吴浩来说,绕路是没有意义的。

    每施展一次木遁术都需要消耗一部分血脉巫力和神魂力量。

    吴浩的巫力弱小,但是血脉却强盛非常,并且还可以通过吸收乙木元气快速补充。

    至于神魂力量,他现在已经把守护灵氪到了堪比大巫神魂的程度,足以支持他一天内使用上百次木遁术的了。

    所以等再次跟丢拓跋无忌后,吴浩果断又利用木遁术跑到了他的前面。

    这一次,他并没有像上次那样主动暴露出来,而是藏在茂密的树叶中,等到拓跋无忌跑到近处,才猛然开火!

    突如其来的攻击让拓跋无忌吃了大亏,身体上接连中了好几发冰枪,险些就交代在这里。

    幸亏经过了这么久的战斗,他的金蝉脱壳已经可以再次使用了,所以他立即使用这种方式逃离。

    原地只留下一袭蓝衫,还有一个灰扑扑的戒指。

    吴浩嗖的一下跳下树来,手臂带着残影一把就把那个戒指给抄了起来。

    戒指拿到手上的时候,吴浩脸色一变。

    因为他感觉一股诡异的酥麻感觉从戒指上传到他的手上,并开始飞速的朝着他的全身蔓延。

    他感觉整个胳膊都变得麻木,头脑也有些昏昏沉沉。

    戒指上有毒!

    而且好像是某种神经性的毒素。

    这家伙好阴险!

    吴浩当机立断,壁虎断尾就把这只手臂直接给崩断,然后找了片大树叶,把这只有毒的戒指小心的包好,准备以后再处理。

    本来他想着用地上拓跋无忌留下的蓝衫给包一下的,但是想了一下,他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免得老家伙再在蓝衫上也下毒。

    他顺便把这只断手上原本带着的戒指捡起来,就开始重新吸收乙木之气恢复。

    等到新的手臂长出来,吴浩又一次嗖的一下没入了一株大树中。

    曾经使用过金蝉脱壳的情况下,吴浩对于拓跋无忌的大概位置也能推断出来。

    他直接木遁到了拓跋无忌附近,然后利用壁虎断尾后还存在着的速度加成,飞快的追向了他。

    这个时候拓跋无忌已经受了不轻的伤,看到吴浩再次追上来的时候她脸上忍不住出现了一丝绝望之色。

    他观察了一下四周,居然脱离森林再次朝着不远处的河水跑去。

    因为没了周围的树木,吴浩至少不能够随时使用木遁追她,而且也不能开挂一般的随时随地恢复伤势。

    吴浩冷冷一笑,紧紧的追了上去。

    哪怕到了河流那里,照样是他的主场。

    这个时候他们已经一路战斗来到了河流的下游。

    下游的河水开始变得湍急了起来,有好几条支线汇入了河流的主干。

    在河流最下游的地方是一处山涧。

    有着近百米的落差,形成了一个颇为壮观的瀑布。

    吴浩一路追杀拓跋无忌追到了瀑布之上。

    到了河流之中的时候,因为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弹药,吴浩的连环冰枪一波一波的袭向拓跋无忌,使得他根本无法改变方向,只能够闷头不断的朝着下游飞逃。

    到了瀑布之上的时候,他眼神闪烁,微微犹豫了一下,然后就变得坚定决绝。

    他回头看了一眼在后面不可一世追杀着的吴浩,然后纵身一跃就从瀑布上跳了下去。

    吴浩来到瀑布上观察了一下下面的地形。

    那是一个深深的水潭,周围都是峭壁,几乎是一个深谷绝地。

    但是吴浩却毫不在意,随之也跳了下去。

    在空中,他就使用兴风作浪的能力使得瀑布中的浪花不断的翻滚到他的脚下,然后化成一层层坚冰,如同一个个台阶一样托举着他。

    一步步闲庭信步一般的走了下去。

    有着操作弥勒托天式的经验,对于高空降落,吴浩驾轻就熟。

    尽管下面是水潭,这么高的落差也够拓跋无忌受的。

    此时,她向死鱼一般的趴在水潭边,似乎已经放弃了挣扎。

    “拓跋前辈!”吴浩温文而礼的说道:“请把衣服穿上,您毕竟是前辈高人,应该有个体面的死法……”

    “额赫赫哈哈哈……”吴浩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拓跋无忌的一阵狂笑声打断。

    “本来不想使那一招的……是你逼我的!”

    吴浩暗道不好,赶忙举起手中的冰筒准备了结了她。

    然而下一刻,他就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大跳,忍不住张大了嘴巴。

    “出来吧,涂山之狐!”

    “记住我最后的执念,不惜一切,诛杀眼前之人!”

    随着拓跋无忌阴厉的话语,他整个人四周的光线一阵阵扭曲。

    拓跋无忌眼中也开始出现了越来越盛的红芒。

    下一刻,一阵黑雾出现,伴随着黑雾,一个房子大小的庞然生物出现在吴浩的面前。

    它看上去是个狐狸模样,肌肉纠结,面目狰狞,爪牙锋利,六条狐尾随风而摆。

    一股庞然威压直冲吴浩而来,比拓跋无忌之前用过的大巫威压强盛数倍。

    它的眼中闪烁着红色的凶光,死死的锁定了吴浩。

    吴浩的心中也升起了一阵强烈的危机感。

    “我靠,还带变身的!”吴浩的心中狂呼道:“这应该是个六尾妖狐吧?”

    他有点不太确定。

    因为这只狐狸和他听说过的有点不一样……

    它浑身上下,一根狐狸毛都没有,红色的肌肉完全裸露在外面。

    整个就是个脱毛……六尾狐。

    看的吴浩都有点吞口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