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五章 北冥寒螭
    难道还有什么秘法的发动和阑尾有关?

    拓跋无忌心中惊疑不定。

    她有点后悔刚才为什么选择腰斩,而不是斩首了!

    之所以刚才选择腰斩而不是冲着头部而去,拓跋无忌是出于稳妥考虑。

    毕竟相比起头部来说,腹部的目标更大,更容易命中,而且选择这个位置也不容易闪避。

    如果选择头部的话,一旦对方瞬时间反应过来,很可能就通过偏头或者下蹲等动作闪避开她的致命一击。

    毕竟对方是以生存能力而著称的温静茹,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看着对方表现有异,拓跋无忌不敢再拖延。

    她当机立断,就要冲上前去补刀。

    然而她刚刚往前了一步,就脸色一变。

    她听到了森林中的树叶唰唰唰的响动,以及一阵阵陡然出现的不祥的呜咽声。

    起风了……

    上一秒还微风习习,下一刻就变成了狂风呼啸。

    随着风动,一朵朵浪花开始在河中出现,很快就变得波涛汹涌。

    暴风龙卷突然在河中掀起,以她为中心快速聚集,而后冲天而起。

    好像原地升起了一个旋转喷泉!

    拓跋无忌暗道不好,猛然一跃就要离开暴风龙卷引起的水浪范围。

    可惜,已经晚了。

    下一刻,极度的深寒来袭,整个水浪喷泉急速冻结,瞬间就化作坚冰一片。

    如同一个艺术冰雕一般。

    而拓跋无忌,却冻在其中,表情动作完全凝固。

    就好像定格在琥珀之中的昆虫。

    然而很快,整个坚冰雕塑就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

    随着一阵咔咔咔的令人牙酸的响声,一道道巨大的裂缝开始在冰雕上面出现,好像下一刻它就要猛然炸裂一般。

    同时,河水中水流也在不断的朝着冰雕汇聚,然后如同爬山一般爬到冰雕上,再化作一块块坚冰,似乎不断的给冰雕添砖加瓦一般。

    可惜,这终究是一条浅河,聚集起来的河水有限。

    过不一会儿,终于,巨大冰雕震动越来越剧烈,上面的裂缝也变得越来越大……

    轰的一声,冰雕猛然间炸裂。

    透明的冰片如同烟花一般散落一片,在朝阳的第一抹彩霞之中,照出了一个满堂红!

    然而拓跋无忌却没有心情关注眼前的美景了。

    她的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个站在枯树下安然无恙的男子身上。

    那人的对着朝阳,灿然而笑。

    左右两只手上,每只都带着一个须弥戒,尽显土豪风范。

    不是吴浩又是谁。

    此时,趁着他在坚冰中困住的时机,吴浩已经完全恢复了。

    ……

    刚才,在拓跋无忌的震慑幻术中醒来时,吴浩已经只剩下半边身子了。

    此时,强忍着巨大的痛苦,吴浩心中暗骂自己。

    悔不该节省那点点券,给了对方机会,差点让他翻船了。

    他肠子都快悔青了。

    哦,不,并没有青,他已经看到了。

    这个时候,他发现自己的肠子内脏开始不受控制的往外喷。

    他条件反射一般赶紧捂住阑尾,不让自己的须弥戒被冲走。

    当然他也没有忘记马上让身体贴紧树干用乙木之气给自己疗伤。

    于此同时,他又在阿氪面板上一阵猛氪,把星钻统统兑换了点券,然后几十万点券全部投入到了伴生灵上。

    伴生灵很快就出现了新的变化。

    北冥寒螭(北冥寒螭乃是生活在北冥之地的冰龙血脉,以北海为猎场,以冰川为巢穴。附体状态掌握着寒冰鲲的一切能力,并且大幅度加强,拥有着兴风作浪之能。)

    飞快的研究了一下伴生灵北冥寒螭的能力,吴浩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使用兴风作浪能力卷起河水去限制住拓跋无忌,并且以大幅度提升的凝水成冰之能,把他给冻结在原地。

    借着这个机会,他使用一个浪头一卷,原本在河水中的他的下身就被吴浩给卷到了自己身边来。

    他小心的把阑尾上的两个戒指解下来戴在手上,然后就把自己的两半身体拼到一起。

    之后,开始全力吸取森林中的乙木之气疗伤!

    还好,他的伴生灵早已经氪到了极高的程度,所以让他在被腰斩时依然保持着清醒意识。

    才能做出一系列的补救措施。

    ……

    坚冰在震颤,裂缝在扩增。

    可是吴浩的心中无惊无喜。

    他誓要报此一箭之仇!

    在拓跋无忌破冰而出的前一刻,吴浩已经恢复如初,并且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他使用兴风作浪能力,让浪头卷起一块块坚冰来到他的身边,然后把坚冰都装在属于他自己的那个有些空荡荡的须弥戒中。

    只可惜,从有戎氏中赚来的那个须弥戒,因为还一直没来得及洗去其中的血脉印记,所以吴浩现在并不能使用。

    这一点让吴浩惆怅了一下,不过就是他自己的那个也基本上够用了。

    等到拓跋无忌破冰而出的那一刻,吴浩心念一动,一个圆筒状的冰块就出现在他的手中。

    很快,他手中的冰块开始疯狂的旋转,随着旋转一阵阵如同弩箭破空一般嗖嗖声不断的响起,在吴浩手中的冰筒中,不断的射出一道道冰枪术,打了拓跋无忌一个措手不及。

    他灰头土脸的狼狈躲闪,就是这样也让冰枪术给打中了两下,连脸上也多了一道一指深的伤口。

    连发冰枪术,这就是吴浩大幅度增加的冰枪能力。

    这种由鸡肋一般水枪术进化而来的巫术,终于露出了一丝狰狞。

    它发动极快,消耗极少,而且只要有水,几乎就可以无限的施展。

    在吴浩须弥戒里面装了这么多冰块的情况下,他几乎可以一直啪啪啪的打上一天。

    是时候让拓跋土著感受一下被火力压制的恐惧了。

    看着拓跋无忌的狼狈样子,吴浩却并没有停下,一块又一块冰块不停的切换,追着拓跋无忌扫射不已。

    打的他抱头鼠窜。

    然而这个时候,抱头鼠窜的拓跋无忌却诡异的并没有什么郁闷之色。

    相反,她的脸上正在眉飞色舞。

    如果她还有眉毛的话……

    “乙木不死身!”拓跋无忌一边逃窜,一边狂呼道:“你那是……乙木不死身!”

    “我知道你是谁了!”他一脸恍然大悟的叫到:“吴……吴……吴……吴……”

    “你就是那个吴晴……她弟!”

    “原来如此,温静茹就是吴晴她弟,吴晴她弟就是温静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