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六章 剧情杀
    很快,吴浩就发现了带着江一起赶路的好处。

    因为侦察巫有时候会脱离队伍在野外单独行动,甚至会因为任务的关系,天黑了也没有办法赶回营地之中,所以他们会在野外找寻一些安全的补给点,以备不时之需。

    江带着吴浩来的这个山洞,就是有戎氏的侦察巫建立的补给点。

    尽管这个地方离着有戎氏的营地不远,可是在路上吴浩和江还是遇到了两个气势强盛的凶兽气息。

    在夜晚之中,吴浩甚至都没有看清那是什么东西,但是仅仅是身体骤然而起的危机感应,吴浩也明白自己恐怕不是这凶兽的对手。

    江说的果然没错,野外还是太过危险了。

    还好,江作为侦察巫,提前发现了凶兽的踪迹,使得他和吴浩提前上树躲过了危机。

    等到到达那处山洞的时候,他们两人松了一口气。

    两人合力把洞口处用大石头给挡住,然后手牵手步入了山洞的深处。

    之所以会有这个基情满满的动作,是因为山洞中漆黑一片,没有半点光亮。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在野外一点点的火光就如同迷雾中的灯塔一般,显眼无比,不知道会引来什么东西。

    要是来的一些狂猛的凶兽,洞口那石头不过是纸糊的一般,他们当然不敢作死。

    至于档上石头之后,他们更加不能点火了,因为那样容易缺氧。

    山洞很长,蜿蜿蜒蜒的,有的地方宽,有的地方窄。还有一些地方必须得爬着才能过去。还好江一直在旁边提醒大致的地形,要不然黑暗中吴浩不知道已经碰到头多少次。

    很快,吴浩就发现前面出现了一丝微光,他心中一喜,知道马上就要到达江所说起的那个补给点了。

    他们不由的齐齐加快了速度。

    又走一段后,前方豁然开朗,吴浩还听到一些滴滴答答的水声。

    最重要的是,现在已经有微弱的视线了。

    那是一个大溶洞,有数丈见方,溶洞之中还有一个小水谭。

    在溶洞的洞壁上,裸露着着一些不知名的矿石,吴浩所见到的微光就是从这些矿石上发出来的。

    吴浩心中一动,尝试着拿阿氪扫描一下这些矿石,可惜阿氪并没有丝毫的反应。

    哪怕是他把一块矿石挖下来,拿在手中扫描都不行。

    他撇撇嘴,把矿石一扔,一脸的索然无味。

    “好了,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下,等到黎明的时候马上出发。”江一边把一大块兽皮铺在地上,一边对着吴浩说道。

    吴浩知道他这是要作为毯子躺着休息一下。

    他正要如法炮制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尴尬了。

    他穷的连多余的兽皮都没有啊,只有腰间那个兽皮短裤!

    或许是看到吴浩的尴尬,江又把一块兽皮给吴浩丢过来,然后说道:“安全起见,我们还是轮流警戒一下,倒换着休息吧。”

    “你是说凶兽有可能找到这里?”吴浩观察的封闭的溶洞问道。

    “我担心的不是凶兽,我担心的是人。”江定定的看着吴浩说道:“刚离开氏族营地不久,我们的帐篷就被人给搜查了。”

    “而且带队的人,你应该很熟悉的,就是你晚上敲晕的那两个。”

    “看来你和她们之间也有些故事啊!”

    “这么快。”吴浩心中一惊,又暗暗庆幸看来自己是跑对了。

    只听江继续道:“现在她们追过来的可能性不大,但是明天一大早就说不定了,所以黎明的时候,我们还得早走才是。”

    “为了防止意外,最好还是警戒一下。”

    吴浩看着溶洞周围,疑道:“警戒有什么用呢,被人堵在里面还不是瓮中捉鳖?”

    江笑着指了指水潭,然后说道:“侦察巫怎么会安排没有退路的补给点,那个水潭就是出路,在里面潜泳一段,能够一直通到外面的。”

    “原来如此。”吴浩松了口气。然后他又问道:“可是他们去搜索我们的营帐,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江神秘的笑了笑,然后道:“我是侦察巫嘛,远程侦察手段当然有一些了。要不然怎么跟幽在营地里捉迷藏。”

    “不过我还好啦,只是被一个人给追索而已。不像老兄你,直接翻倍!”

    吴浩嘿嘿干笑,有一句不止当讲不当讲的话没讲出来。

    他干笑两声,然后道:“搜索就捜呗,反正咱帐篷里清洁溜溜,毛都没有……”

    说道这里,他突然顿住了。

    猛然,他一拍脑袋懊恼道:“我靠,毛还真有,胡子没收拾啊!”

    ……

    “胡子……胡子……”

    在司徒明月犹自不放心的摩挲着自己的下巴喃喃的时候,火舞蝶衣捏着胡子,陷入了沉思之中。

    良久,她才吐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大概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我们都被他给骗了!”

    接着火舞蝶衣又露出了疑惑之色:“可是在他身上‘诚之境’的反应为什么会这么慢发作呢?”

    “难道是……皮厚?”

    觉得自己已经得到了合乎情理的解释后,火舞蝶衣把胡子一丢,然后又嫌恶的在司徒明月衣服上擦了擦手。

    司徒明月依然在检查着自己的下巴,并没有发现她的小动作。

    这个时候,有个有戎氏的巫过来告诉火舞蝶衣说他问过营地的守卫了,江和乙两个人已经离开营地了。

    随后,又有巫过来告诉她,江身上有去往句芒族送信的任务。

    火舞蝶衣淡淡的点了点头,然后她拍拍掌说道:“月,我们走!”

    “走?”沉迷在长胡子的阴影中不可自拔的司徒明月终于惊醒过来:“去哪,去追吗?”

    “追什么追,我们回去。”火舞蝶衣胸有成竹的说道。

    “回去?”司徒明月有些不爽的道:“可是我们还没抓到那个乙贼,为什么回去?”

    火舞蝶衣神秘莫测的笑了,然后说道:“失道者自有天诛,从离开营地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死了。”

    “我们又何必与一个冢中枯骨计较。”

    说完她不在理会一头雾水的司徒明月,信步离去。

    ……

    “火舞师姐,你刚才说的那个乙贼已经死了是什么意思啊,是外面有猛兽,他会发生危险么。”回到住处之后,司徒明月一边摸着下巴,一边把心中的疑惑给问了出来。

    这次她们所呆的住处当然不是她们开始的住处了。

    因为那个地方会让她们联想到一些不好的回忆,所以火舞蝶衣回来后第一时间就提到了想要换帐篷的想法。

    尽管现在是深夜,但是好几个殷勤的送她们回来的巫还是痛快的表示包在他们身上。

    仅仅一嗅儿时间,在营地中的一大块空地上,一个豪华大帐就被制作出来。

    这个帐篷当然不是布制品,而是以一种奇大无比的野兽的毛皮制作的。

    这个毛皮帐篷不知道是谁贡献出来的,看上去浑圆如一,找不到半点缝合的痕迹,这就保证了帐篷绝对不会漏风。

    而且它的透气性良好。

    也就仅仅比长老的营帐档次稍微低一点罢了。

    等到火舞蝶衣表示了感谢,把那些人打发走后,司徒明月终于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听着司徒明月的疑问,火舞蝶衣好笑的摇摇头,然后悠悠的开了口。

    “野兽再可怕,也敌不过人心!人心再莫测,也比不过天道!”

    “所以最可怕的危机,其实是来自于天道的杀机。当然在这种影界我们一般称之为‘剧情杀!’”

    “是剧情要杀他啊,你说他还有活路么?”

    “剧情杀?”司徒明月不由得想起了影界的特点,然后疑惑问道:“您的意思是历史上的句芒氏乙,在这个时间马上就要死了是吗?难道那乙贼在历史上还有名号不成?”

    “他?”火舞蝶衣好笑的摇了摇头:“我说的不是他,而是整个句芒氏!”

    “在历史上,句芒氏本来就是被抹去的存在!”

    “而这个时间点,已经要不了多久了。”

    “他现在回句芒氏,那就是自寻死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