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五章 连夜跑路
    ,!

    吴浩看着火舞蝶衣正在往人群中扫视,似乎想要寻找什么的样子,他赶紧一猫腰,躲到了人群后面。

    他已经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果然,很快他就听到了一声字正腔圆的有戎语:“诸位,有谁看到了一个句芒族人,中等身材,面容清秀,上身**,下身兽皮,他的名字叫做乙!”

    这个声音吴浩很熟悉,正是他拿棒槌敲的两个女子之中的一个。

    还是其中比较安静的那个。

    也是拿着爱的绳索的那个!

    吴浩很敏锐的分辨出来,她说的并不是那种带着越国味有戎语,而是地地道道的这个世界的土著语,连一点语气、转音上的差异都没有。

    好可怕的适应能力。

    要不是亲自在她身上搜到过须弥戒,吴浩还以为她是在这里活了多年的土著呢。

    知道这个地方不宜久留,吴浩猫儿悄的往后面退去。

    这时候他就听到人群中有一个巫喊道:“我看到过,他刚才跟江在一起。”

    “哦?那江在哪里呢!”火舞蝶衣把手中的绳子噼啪一抖,对着说话的人问道。

    “刚才跑了!”那人还没回答,他旁边的一个有戎氏的巫就抢答道:“被幽给追跑的!”

    他话音一落,人群中就起了一阵哄笑声。

    有些人想到江刚才狼狈而逃的样子,又看看火舞蝶衣手中的绳索,心中不由升起了无限遐想。

    甚至有些原本穿着整身兽皮的男巫,故意的把上衣给脱掉,一边秀着自己的浑身腱子肉,一边在火舞蝶衣的面前晃悠。

    吴浩趁着这些人在这里秀,悄然的脱离人群,消失在黑暗之中。

    刚才火舞蝶衣以绳子做鞭,抖那一下的时候,吴浩听得很清楚。

    这是鞭法境界中的一个标志性的手段,叫做一秒九响。

    能够达到这一点的无一不是领悟了鞭意的鞭道大师的存在。

    吴浩只有女装的时候才能够摸得到这个境界的门槛。

    更为惊悚的是,对方的真气现在是封着的。

    没用真气仅仅凭着**发力就能够达到这种境界,要是真的使用真气运用鞭法,肯定能够甩出吴浩几条街。

    吴浩终于知道她为什么兑换“爱的绳索”了。

    因为以对方的鞭法境界来说,这种绳索正好可以作为她的最佳武器。

    更不要说,绳索上面还附带着可以使用三次的束缚类巫术。

    吴浩想想感觉心中有些发憷,于是三十六计走为上。

    火舞蝶衣又问了一圈,虽然很多有戎氏的巫都想着借此和她套上近乎,可惜却没有人知道吴浩到底去了哪。

    因为现在毕竟还是在夜晚,图腾周围虽然有篝火,但光线昏暗,要看清一个人的样子很不容易。

    而且吴浩又是生面孔,刚才大多数人又处在通灵状态,这使得火舞蝶衣问了半天都一无所获。

    她微微皱了皱眉头,方博士所说的“随心所欲”四字再次出现在心头。

    火舞蝶衣心中一动,猛然又一抖绳鞭。

    伴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绳鞭啪的一下,甩在了地上。

    绳索的一头如同灵蛇一样在地面上左右飞速的摇摆着,最终摇摆幅度越来越慢,直到静止不动。

    火舞蝶衣凝神一看,绳头指着东北的方向。

    “走,我们去那边找!”火舞蝶衣说着,就拉着兀自在摸着自己光洁下巴的司徒明月朝着东北方向而去。

    刚才她已经求情,让褒辛长老把司徒明月脸上的大胡子效果给解除了。

    可惜司徒明月受的刺激太大,依然不放心的时不时摸摸下巴,生怕什么时候胡子再长出来。

    等到火舞蝶衣两人也消失在黑暗中后,前来通灵的各个巫们也很快的散去,各自回去休息。

    毕竟现在还是深夜,要不是突然出现图腾赐福这等大事,他们应该还在沉睡呢。

    当然也有一小撮巫并没有睡意,而是追随着火舞蝶衣的脚步而去。

    所有人都散倔,留在场中的三个穿着白袍的身影就显得特别的显眼了。

    其中一个,正是褒辛长老。

    而另外两位,则是图腾旁边另外的两个帐篷的主人。

    他们三人就是整个营地中的最终守护力量,都是大巫巅峰的存在。

    除了褒辛长老,还有一个中年妇人,以及一个身材干瘦的老叟。

    “她刚才是怎么找准那个句芒氏族的人离去的方向的!”中年妇人有些疑惑的同另外两名大巫问道。

    “是不是一种占卜手段?”褒辛猜测到。

    然后两人把目光望向了一旁的的干瘦老叟。

    这一位是大巫巅峰的卜巫,整个营地中占卜之道无出其右者。

    “不是……咳咳!”老叟咳了两下,继续说道:“只是纯粹的运气而已!”

    “这样啊……”褒辛长点了点头,点着点着他突然动作一顿,变色道:“这样才更加的让人惊悚啊!”

    ……

    吴浩匆匆的回到江给他安排的住处,那是在营地边缘的一个帐篷,临近着江的帐篷。

    来着这里的时候,吴浩就听到江的帐篷中有动静。

    他打了声招呼后,发现江果然在里面。

    进去一看,他正在收拾行囊,擦拭武器,一副要出门的样子。

    “你干什么?”吴浩开口问道。

    “出去躲了躲!江心有余悸的说道:“你不知道,那个叫幽的母老虎刚刚从帐篷这边离开。这营地没法呆了。”

    “我已经和组长说好了,从他那里领了个传信任务,要前往你们句芒氏的营地,等到天亮了你回你们营地的时候,可以去找我一下。”

    “可是晚上野外很危险的吧?”吴浩有些担心的问道。

    “是有些危险!但营地中更危险啊!”江苦着脸说道:“我之前只是听说过这个幽的传闻,从来没见过她,没想到这回中奖啦!一旦被幽给捉到,我恐怕半个月都出不了营地了啊!”

    “这样啊,要不我和你一起走吧,一起也有个照应。”吴浩一副我会照应你的样子说道。

    他从火舞蝶衣刚才的状态,还有营地中人们的反应,也察觉出此地不宜久留。

    事实上吴浩是想让人家照应他,毕竟他连路都不认识,而且对于野外也缺乏认知,身边带着个侦察巫,足以让他安全性大大增加。

    “你……”江心中有些感动,想到吴浩已经失去了队友,于是点了点头说道:“如此也好,我知道离营地不远的一个安全地点,我们可以先到那里躲两个时辰,等到天亮再赶路。”

    “幽现在去别的地方找我了,她随时都可能回来。你还有什么需要拿的东西吗,赶紧收拾一下,我们马上出发!”

    东西都在他的肚子里呢,吴浩也没有什么需要拿的。

    不过看到江还没有收拾完,吴浩就借了他一面铜镜和一把青铜匕首回到自己的帐篷中。

    他解除了ps,从铜镜中看着自己的大胡子,然后轻笑道:“嘿,还别说,这胡子还真有点小性感!”

    不过他完全没有保留住这份小性感的意思,拿着匕首嗖嗖嗖几下就把脸上的胡子给剃的干干净净。

    摸着光洁的下吧,吴浩满意的点点头,就要把东西给江还回去。

    可是接着,让他惊讶的一幕出现了,本来光洁的脸上,茂盛的胡须如同海藻一般的又生长了出来。

    吴浩愣住了,再次尝试着刮了一遍胡子。

    可是刚刚刮完,胡子又长出来了。

    “靠!”吴浩暗骂一声,放弃了挣扎。

    这个时候他听到江在门外催促了,于是吴浩赶忙把自己ps好,然后带上匕首和镜子,到外面与江汇合。

    ……

    两人匆匆离去后一嗅儿,火舞蝶衣和司徒明月就来到这边。

    她们的身边还跟着几个有戎氏的护花使者和带路党。

    “这里就是江和那个乙的住处么?”火舞蝶衣扬鞭一指,问道。

    “正是,正是!他们回营地时,我亲眼看到他们在这里扎下的帐篷。”一个有戎氏的巫与有荣焉的说道。

    “没人!”

    “这边也没人!”

    这些人很快就在两个帐篷里翻了一下。

    发现不但帐篷中没人,而且个人物品也好像已经收拾干净了的样子。

    这很明显,两人已经跑了。

    火舞蝶衣眉头微皱,她在帐篷里踱着步子,思考着。

    突然,她的动作一顿,被地上的一团黑色的毛发所吸引。

    她蹲下去小心的捏起一缕来,轻轻的闻了闻。

    然后她站起身来,看着手中的黑毛喃喃自语:“这是什么呢?”

    蓦然,她的耳边响起了司徒明月惊恐的尖叫声。

    “胡……胡……胡……胡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