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8章 燕公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狂热信徒,只要天蝉教一句话,便能让他们做任何事情。

    传闻当初在魏国的青莲教在控制了偌大基数的信徒之后,甚至有过让那些信徒直接以自杀式的方式去攻击城池的举措。

    天蝉神教当初传教到了魏国,更是和青莲教发生了冲突,最后那屠百万坑杀百万人,使得青莲教遭受到巨大的打击,至此一蹶不振。

    天蝉教的势力并不止在一个赵国,在魏国、楚国等一些国家,也有信徒。而眼下赵国青州、徐州和兖州三州之境的黑衣传教士众多,大部分传教士,都是在赵国天降异象之后,从其他国家潜入赵国的。

    琅邪郡的城主李天奇知道这一点,他认为天蝉教势力庞大,现在大肆发展信徒,已经有了反叛之相,他不认为如今的赵国能对抗天蝉神教,所以在天蝉教的黑衣传教士在城内传教之时,并没有加以阻拦,反倒是还在暗中提供了帮助。

    现在太子来了,不用想也知道对方肯定是为了这天蝉教的传教士而来。

    如今天蝉教还没有举旗造反,那他就还是赵国所属的官员,太子的到来,若是要对自己展开清算的话,那自己绝对是十死无生!

    “师爷,你快去通知燕公子,把太子殿下来我琅邪郡的事情通知过去!”

    李天奇一边跑,一边向自己的是也传达着自己的命令。

    燕公子,来自于天蝉神教,是天蝉教的高层。这一次琅邪郡传教之事,便是他在负责。

    “郡守大人,这样做不好吧?如今太子殿下已经来我们琅邪郡了,若是把他的消息通知给燕公子,这岂不是有出卖太子的嫌疑?”

    跟在李天奇身边的师爷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他是不想随着李天奇一道走到黑的,对于李天奇的心思,他是心知肚明,他可不想参与一场叛乱之中去。但是碍于自己的身份,不得不向李天奇妥协。

    “太子来琅邪郡的消息你认为能瞒过去?别忘了,太子的身份,可是在城门口他自己公布的!”

    李天奇的话,让师爷明白醒悟,顿时点了点头,道:“我可以去通知燕公子,不过郡守大人若是想要在太子殿下面前活下来,那还请郡守大人收起自己的小心思。”

    李天奇闻言,瞪了师爷一眼,双眸之中闪过一抹冰寒之意,道:“你是在教我怎么做事么?”

    “我只是向郡守大人提出一个意见罢了。”

    师爷说完,转身就走。

    看着师爷的背影,李天奇的神色阴晴不定,最后冷哼了一声,又小跑着奔向城门口。

    ……

    琅邪郡城门口,无论是普通百姓还是城卫军亦或是江湖武者,都停顿了自己的脚步。

    太子在江湖中人的眼中,就是一个传说。江湖之中关于他不好的传言实在是太多,众人也想要看看,这太子是否如传言之中的那般不堪。

    现在他们几乎忘记了刚刚那些黑衣传教士是怎么消失的事情,和‘太子’这个身份比起来,那些传教士的消失好像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而上官逍遥此时却如标枪一般站在城门口,对于众人心中的想法,却也没有去理会。

    没多久,琅邪郡郡守李天奇来到了上官逍遥的身边,人还没有彻底靠近,便听见李天奇大声吼道:“奴才琅邪郡郡守李天奇,拜见太子殿下!”

    他的声音很大,话刚说完,整个人一下子就跪拜在了地上。

    “我赵国的官员,什么时候自称奴才了?这是学草原之上那些蛮子的做派么!”

    上官逍遥开口,他的话落入李天奇的耳中,让李天奇有些讶然。

    传闻之中不是说太子就喜欢那些自称奴才的官员吗?为何和传闻之中不同?

    “奴……微臣……微臣断然不敢学习草原之上的那些蛮子,微臣在赵国当官,便是官场仆从。”

    李天奇的声音在颤抖,若是在背后给上官逍遥找一些麻烦,他倒是不介意。可直面上官逍遥,却还是忍不住发怵。

    对方毕竟是赵国的太子,这般人物,自己面对他的时候,心中又怎能不惶恐?

    看着李天奇跪在地上颤颤巍巍的样子,上官逍遥平静道:“行了,把你的那些仪仗队给我带回去。我来你琅邪郡,只为了一件事情!”

    跪在地上的李天奇不敢起身,道:“请太子下令!”

    “集结你琅邪郡的所有军士,凡是传播邪教教义的传教士,给我统统缉拿归案。若是有反抗者,杀无赦!”

    听到这命令,李天奇心中明朗。这太子果然是为了这些传教士而来,可是你是不是忘记这是什么地方了?

    这里是天蝉教的地盘,青州、徐州和兖州可以说是天蝉教的大本营,你让我直接去抓捕那些天蝉教的传教士,这岂不是让我去送死吗?

    “太子殿下,这些传教士传播教义,乃是为了百姓。百姓若是没有信仰,很容易……”

    李天奇尝试着替天蝉教说一些好话。

    但是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上官逍遥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道:“你执行我的命令就是!”

    看到上官逍遥不耐烦了,李天奇也不敢再继续纠结下去,顿时领命道:“是!”

    可就在李天奇领命之后,不远处却传来了一个异样的声音:“太子殿下,我天蝉教教众传播信仰,让百姓心中有信仰,这乃是一件大好事,是维稳的关键因素,为何太子殿下突然要下令对我天蝉教的传教士进行逮捕?”

    这个声音一出,众人立即朝着说话之人看了过去。那是一个身着白色衣裳,头上装饰白色束发带,骑着一匹黑色的骏马,正坐在骏马上隔空和上官逍遥对话。

    在他的身后,跟着一百名黑衣传教士,他们左手长剑,右手经书,和之前那些传教士一模一样。

    来人正是负责这琅邪郡传教之事的燕公子,而他身后的那一百人,也都是学了蛊惑之音的传教士。

    传教士传播教义,首要条件便是能蛊惑人心。所以能成为天蝉教传教士的,都是精神力强大的武者。

    可是当燕公子骑着马刚来到城门口,就看到上官逍遥回应的一个冷漠的眼神。

    这瞬间,他只感觉自己被一股冰寒的气息所笼罩,好像是坠入了冰窖之中一般。那一个眼神,让他心中惊恐到了一个无以复加的地步,甚至认为自己马上就要走向死亡。

    这是怎样的眼神?

    这太子到底是怎样的实力?

    一个眼神便让自己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这还是传说中那个无所事事的太子吗?

    这瞬间,燕公子的心中被惊恐给填满,怎么也没有想到,太子的一个眼神,竟然会如此恐怖!

    就在他承受不住上官逍遥眼神的时候,上官逍遥也开口了:“回去给你们天蝉教教主传话,解散天蝉教,自觉接受朝廷统治,若是不从,杀无赦!”

    听到这话,燕公子努力镇定自己的情绪,道:“太子殿下要我天蝉教归顺朝廷,我天蝉教自然无话可说。可作为我个人,我心中还是有疑惑的,我想问问太子殿下,我天蝉教以前难道就不算是赵国所统治的子民吗?”

    众人听到燕公子这话,只感觉这是诛心之言,抓住了上官逍遥话语之中的漏洞,直接出言反击。

    天蝉教到底受不受朝廷的管辖,哪怕就是聋子都清楚。阳奉阴违的事情天蝉教干得多了,如今更是蛊惑百姓,不就是在为造反做准备么?

    而上官逍遥听到这话之后,却冷笑着说道:“天蝉教是否是我赵国子民,你们心里更加清楚。”

    燕公子闻言,却是略过了这个话题,又道:“我天蝉神教历来无意与赵国为敌,还请太子殿下允许我们天蝉神教传播教义,让道德天尊的光辉洒遍人间。”

    上官逍遥闻言,讥讽道:“你那所谓的道德天尊到底是怎样的?”

    燕公子道:“那天降异象便是道德天尊洒下的光辉,道德天尊告知我们,人间不需要苦难。凡是信仰我天蝉神教的教众,以后都能踏入天国,生活在幸福美满的国度之中。”

    上挂逍遥哑然失笑,道:“那天降异象便是你们道德天尊洒下的光辉?”

    说完,他又环顾四周,道:“你们呢?你们是否觉得那天降异象是道德天尊洒下的光辉?是否觉得那天降异象,真的是道德天尊弄出来的?”

    还在城门口的人没有想到太子竟然会这么问,可他这么问的原因到底是因为什么?

    燕公子听到这话之后,心里有些纳闷了。道德天尊存不存在,也只有他们清楚。那天降异象是否是道德天尊洒下的光辉,也没有人知晓。把这一切都安插在一个‘道德天尊’的身上,又有何不可?

    可这太子在此时竟然如此询问,你这样问又有什么意思?到底是想要表达什么?

    而此刻人群之中却有人回应了上官逍遥,道:“太子殿下,以前若有人说这世间有神灵存在,我一定嗤之以鼻,但是天降异象的事情发生之后,我却是有些相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