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6章 突然消失的传教士
    玩牌九的士兵,行走在门口的黑衣传教士,停留在城门口的百姓,亦或是其他的武者,此时纷纷顿足。

    身着一身白衣,骑着黑色骏马的上官逍遥,成功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看到上官逍遥的着装,有人心中冷笑。一个年龄不过十**岁的少年,身后没有任何的扈从,身上没有任何的武器,这般装扮,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富贵公子,和江湖中人的着装完全不同。

    而且他一来这里,便直接说城门军士的不是,从这方面来看,他更像是官府的人。

    有人打量了上官逍遥一番之后,便直接说道:“这小子莫不是朝廷哪位大员的后人吧?当今天下,凡是带了脑子的,都不会去指责这些城卫军的不是,可这脑子缺根弦的家伙,竟然一来这里就指责这些军士,这脑子得有多大的病,才能说出这样的话?”

    有人立即回应道:“贵公子罢了,当今天下乱象初现,已经不是原来的天下了,我看此人定然是找死!”

    “找死?你们错了。此人赤子之心,当是我天蝉教信徒!”一个左手屠刀右手教义的黑衣人给出了回应,说完,他来到了上官逍遥的面前,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道:“公子赤子之心,见不惯凡间不平之事。世间如你这般心灵纯净之徒,怕是少之又少了!”

    上官逍遥闻言,扫了一眼眼前这传教士,眼神之中带着玩味的之色,道:“心灵纯净?”

    “凡世间刚出生的婴儿都是心灵纯净的,随着时间的推移、环境的影响,受这灼灼尘世污染,能保留纯净心灵的人,少之又少。”

    黑衣人一本正经,脸上带着怜悯之色,叹息道:“父神心怀天下,不愿见这灼灼尘世之中的百姓在无尽的轮回之中浮沉,特降下旨意,让我等行走凡间,点化信徒。”

    上官逍遥闻言,脸上的笑容更甚了,道:“这么说,你是准备点化我了?”

    黑衣人微笑着说道:“迷茫在尘世中的人呐,都是父神愿意点化的。信仰我天蝉神教吧,父神将带走你的苦难,不让你再受到伤害。”

    上官逍遥道:“让我不再受到伤害?哈哈,这凡尘俗世,又有谁能伤害我!”

    听到上官逍遥这么说,黑衣人心中不喜,这人怎么如此狂妄?凡尘俗世,没有人能伤害他?

    这凡尘俗世四字,让他诧异,难不成,眼前这贵公子还是自己的同行?

    “滚滚尘世,诱惑不止,杀伐不断,唯有回归父神的怀抱,才能脱离万世轮回,永生不灭。”

    黑衣传教士目光真诚,声音之中带着一股别致的蛊惑之力,即使是旁人听到他的这些话,也不由得放下内心之中的抗拒,想要听从这传教士的话,信仰他们的父神。

    上官逍遥感受到了这黑衣传教士话语之中的蛊惑之音,笑道:“你们这些传教士便是这样来传教的?父神?你们天蝉教的父神是谁?说出来,看看本座有没有听过。”

    至于他们的蛊惑之音……

    见鬼的蛊惑之音,这凡尘俗世之中的蛊惑之音要是能把上官逍遥给蛊惑,那他这些年也白修炼了。

    黑衣传教士道:“父神乃是创世主神,名号大慈大悲道德天尊。”

    说着,他又不由得皱眉,因为上官逍遥好似根本就没有受到自己的蛊惑。但是看起来又像是受到了自己的蛊惑,受蛊惑与不受蛊惑,他一时间倒是有些分辨不出来了。

    “沉迷在凡尘俗世之中的可怜孩子啊,父神是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孩子的,我遵从父神的旨意,是父神行走在凡尘中的神仆,替父神点化那些被凡尘浊世污染了心灵的凡人。为父神做事,是我的荣耀,回归父神的怀抱吧,父神将原谅你的罪与过!”

    管他有没有受到蛊惑,不能接受自己的蛊惑之音,那就接受自己屠刀的威胁,反正一定要把眼前这人给拿下!

    传教士的话,对上官逍遥没有造成什么影响,但是对周围的人,却是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只见围在周围的人纷纷放下了自己手中的武器,一些平民百姓更是匍匐在了地上,五体投地,即使是城墙上的那些士兵,在此刻也忍不住动摇,他们扔掉了牌九,一个个士兵落下了忏悔的泪水,一句父神将原谅你的罪与过,让他们感觉自己找到了毕生的信仰,认为自己曾经所做的事情是那么的肮脏。

    上官逍遥看着眼前这些突然跪在地上忏悔的人,笑了笑,道:“蛊惑之音不错,能在这个世界见识到直接作用在人精神上的力量,倒是难得。”

    这一刻,传教士陡然明白了过来,上官逍遥压根就没有受到任何的蛊惑。

    而且他左一个凡尘俗世有一个这个世界等等言论,让他心中越发的疑惑起来。

    难不成眼前这人不是这个世界的?否则的话,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你不忏悔自己的罪与过吗?”

    他有些胆怯了,上官逍遥所表现出来的平静,超出了他的预料!而且上官逍遥的一番话,让他隐隐觉得眼前这人并没有看起来这么简单。

    上官逍遥哑然失笑,道:“忏悔?即使是你的父神站在我面前,也只有他忏悔的份!”

    这世间竟然有人让他忏悔?一个凡人的国度,是谁给这家伙的勇气?

    传教士知道不可能蛊惑上官逍遥了,顿时变了一副嘴脸,身上杀意凛然,道:“你亵渎神灵,冥顽不灵,当诛!”

    他有二流初阶的实力,但是放在琅邪郡这地方,也算是有数的高手。并且他乃是天蝉教的人,不认为这世间有谁敢得罪他们天蝉教。

    听到他的话,上官逍遥摇了摇头,道:“你可真是迷之自信!”

    传教士听到这话,只感觉越来越惊恐,自己好像被一股无穷尽的恐惧给笼罩了一般,让他心中开始害怕起来。

    上官逍遥太镇定了,蛊惑之音是一种超出常规的攻击手段,现在是直接作用在他人精神上的力量,是天蝉教的秘法,这世间少有人能抵挡。

    以往使出了蛊惑之音来吸收信徒,无往不利,但是现在却丧失了它应有的作用,蛊惑之音真的是一点效果都没有起到!

    再加上上官逍遥的那些话,让他幡然醒悟过来,这不是自己无法蛊惑对方,而是对方精神强大,无法蛊惑!

    但是就此退却,却不是他的风格。无法蛊惑虽然有些难办,但是却可以用屠刀让他信服!

    “罪孽深重的人啊,今日我将遵从父神的旨意,让你的灵魂跪在父神的脚下忏悔!”

    一如既往的使出了蛊惑之音,很平和的声音从他的口中说出来,若是换成了其他普通人,恐怕早就被他蛊惑了。

    就如眼下那些五体投地的人,仅仅是听到他的声音,便被他给直接蛊惑,这便是他那蛊惑之音的魅力。

    此刻他无法蛊惑上官逍遥,却是直接举起了屠刀,左手长剑之上缭绕着漆黑的光芒,阵阵剑气从长剑之上爆发,对准了上官逍遥的心脏,爆射而出。

    看着朝着自己杀来的长剑,上官逍遥大笑道:“哈哈,屠刀对向了我?”

    声音一落,一股摄人心魄的力量陡然传来,那传教士只感觉自己的脑袋传来一阵剧痛,紧接着,整个人便烟消云散,像是彻底从这片天地消失了一般。

    他一死,被蛊惑之音蛊惑的人纷纷从地上站起来,看着传教士突然消失的地方,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这该死的天蝉教传教士,竟然把我们给蛊惑了!”

    “这种蛊惑之音力量很强大,难怪这天蝉教可以在短时间之内发展打量的信徒!”

    “可是这也是天蝉教传教士的一种手段吗?一个大活人凭空消失,这是怎样的力量?”

    “凭空消失么……你们说,有没有可能是被眼前这青年给轰杀得渣滓都没剩?”

    这话一传出来,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被人轰杀得连渣滓都没剩?这可能吗?这世间又有谁会拥有这样的力量,可以把一个人给轰杀得渣滓都不剩?

    “不可能,刚刚这青年根本就没有出手,不可能会把这传教士给轰杀!”

    “不错,传闻在天蝉教之中拥有诸多的上古秘典,也许那天蝉教解析了一部分上古秘典,让这传教士获得了非凡能力!”

    “这几乎是鬼神的手段,难道说这天蝉教真的是九天之上的道德天尊传下来的?”

    “笑话,这个世界压根就没有神仙存在,道德天尊?不过是人们心中虚构出来的一个神罢了。”

    “……”

    一群人纷纷猜测传教士消失的原因,没有人愿意去相信这传教士是被上官逍遥给直接抹杀的。

    毕竟没有人看到上官逍遥出手,仅仅是一句话,又怎能抹杀一个人?即使是传说中先天高手,也没有这样强大的力量。先天高手实力强横,超出了众人的想象,但是要灭杀一个人,杀了对方之后,不可能连尸首都不留下!

    < =”-: 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