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5章 伪教之乱
    暗影卫的手中,更是掌控着火器,若是他们出手的话,灭杀江浩一行人,倒也很正常。

    “不对,若真是暗影卫出手了,必然会动用火器。江浩这些家伙,可都是江湖一流武者,可身上的致命伤,却不是火器造成的,甚至看不到火器伤害的影子!”

    长平公主那惶恐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

    起初她还认为是庆帝的暗影卫出手,毕竟九大一流高手围攻一个太子和一个侍从,怎么看都是可以以压倒性的优势碾压过去的。

    但是内心的惶恐平息下来之后,她的思维也跟着恢复了正常。那些死去的黑衣人虽然只是匆匆看了他们一眼,但是他们身上的致命伤是怎么回事,她却是清楚的。

    “就算不是父皇的暗影卫跟随,但是此次的事情怕也是暴露了。这次是我大意了,竟然愚蠢到亲自去见这九人!”

    长平公主自语,在她身边的侍女惶恐的把脑袋低下。她知道这次长平公主和江浩一行人的交易内容,甚至在交易的时候,她都是跟在旁边的。

    现在江浩这些家伙死了,若说太子没有从他们的口中知道幕后主使,打死她都不相信。

    既然已经有了暴露的危险,若是等到太子回来,怕是要来一场人头滚滚的清算了!

    这侍从可不相信皇室之中有什么易于之辈,一个个争权夺利,一个个为了手中权力连亲情都可以磨灭,更别说其他的了。

    长平公主越来越镇定,扫了一眼自己身边的侍从,看到她低着头的样子,冷哼了一声,道:“怕了?当初选择让你跟在我的身边,便是看到你胆子大的份上。现在一点小小的挫折,便让你害怕,你以后还能堪大用?”

    马车之上的侍从连忙抬头,惶恐道:“奴婢不怕!”

    “既然不怕,那就给我打起精神!”长平公主说着,从自己的腰间取出来了一块巴掌大小的黑色令牌,道:“春娇,拿着这令牌,你替我向和亲王传达一句话!”

    侍女春娇努力镇定自己的惶恐情绪,道:“不知道长公主要我传达什么?”

    长平公主双眸之中闪过一抹狠意,道:“告诉和亲王,三日之后,天降灾星!”

    “是!”

    ……

    徐州,琅邪郡。

    徐州距离京城有千里距离,好在赵国的官道通往全国各处,以上官逍遥和竹儿的速度前往徐州,所需要的时间最多也不过两天罢了。

    但是一路之上,两人的速度却也不是很快,但也来到了徐州地界。

    这一路走来,上官逍遥都在观察周围的情况。民生这一块,他却是最为看重的。

    在距离琅邪郡郡城的官道上,上官逍遥道:“竹儿,你对这琅邪郡的情况有什么感慨?”

    竹儿闻言,沉吟了片刻,道:“公子,这琅邪郡怕是乱了。看着这些来来往往的百姓,我仿佛看到了战争年代的景象。”

    官道之上,无数的百姓在奔波,拖家带口的百姓从郡城之中逃脱,也有衣着光鲜的人踏入琅邪郡。除此之外,更多的便是身着黑衣左手屠刀右手书本打扮的黑衣男子。

    这些黑衣人是隶属于天蝉教的教徒,他们向往来的百姓传播教义,若是不听从教义的,恐怕走到人烟稀少的地方,迎接他们的便是他们手中的屠刀。

    琅邪郡乱了。

    自从天降异象之后,便乱了起来。

    最开始的时候,只有一些心怀叵测之人在民众之间传播教义,但是一天之后,不知道从哪里涌来了左手屠刀右手教义的黑衣人,他们开始大肆传播宗教信仰,收纳信徒,那些刚刚蛊惑了百姓的家伙,还没有来得及享受胜利的战利品,便被天蝉教的教徒给找到,要么被他们屠杀,要么并入了天蝉教。

    只是一个琅邪郡之中,变已经乱象丛生。而这一路走来,上官逍遥所看到的乱象,又何止一个琅邪郡?

    “百姓愚昧倒也就罢了,但能发生这样的情况,如战乱年间一样的惨状,便是官府的不作为了。”

    上官逍遥轻叹,虽说他没有把江湖武者放在心上,没有把这世间的认为威胁放在心上,但是要看着百姓过着颠沛流离的日子,却是看不下去。

    而至今为止,异象发生到现在,也不过才短短的十天时间不到罢了。

    十天不到的时间,各地已经是乱象纷呈。百姓不种地,都跑去了信教。倒不是百姓愿意放着安稳的日子不愿意去过,实在是那些在背后煽动人心的家伙棋高一筹,煽动百姓不种地,煽动百姓一起信教,凡是不信教的,都被打入异端行列,让信仰自己教派的人开始对百姓出手。

    至此,哪怕是愿意一心种地的百姓也不敢不跟随大流信教了。不信教便意味着自己是异端,便意味着会死亡,在生命的威胁之下,百姓们不得不妥协!

    “公子,官府的人,为何不愿意那些那些在民众之中煽动是非的家伙?教义?天神?这世间所谓的教义,不过是一些狼子野心的家伙挑动起来的罢了。”

    竹儿的脸上写满了悲哀之色,从来没有想过,事情会发展到如今这样的地步。

    天降异象对于武者来说是好事,她就从那天降异象之中获得了好处。甚至这小半个赵国的武者,都从那天降异象之中获得了好处。

    但是这些家伙获得了好处之后,却没有想着去感恩,反倒是在民众之间煽动百姓暴乱,这样的暴乱,对他们又有什么好处?

    赵国的民生乃是农耕为主,若是百姓都跑去信了教,不去种地,恐怕用不了多久,便会饿殍遍地!

    “这世间也许有天神一般的存在,也许会有天神需要信仰。但是在这片世界,却没有任何的天神存在,没有任何人可以转化信仰之力。”

    上官逍遥看着官道之上逃难的人,心思万千。在他这话说完之后,竹儿一脸诧异盯着上官逍遥,道:“公子,这世间真有天神?”

    虽然是在询问,可她心中却是掀起了一场滔天骇浪。

    公子刚刚说了什么?

    这片世界?

    这几个字代表着什么?是否代表着公子知道许多的事情?难道说,踏入了先天境界之后,便能知道这世间许多事情了?

    看着竹儿眼中的诧异之色,上官逍遥道:“有。”

    他给出了一个肯定的回答,若是这世间有天神,他不就是天神么?

    竹儿闻言,道:“既然有天神,为何我们武者看不到前路?”

    上官逍遥道:“路断了,自然没有前路。”

    “路断了?”

    竹儿不懂,但是她觉得公子一定懂。

    “若说这世间有天神,公子一定是那至高无上的天神。若说这世间武者的路断了,公子一定能够接上那断掉的路!”竹儿心中坚定的想着。

    看着竹儿脸上突然闪现的坚定之色,上官逍遥微微笑了笑,道:“竹儿,先不议论这些事情了。通知梅儿、兰儿、菊儿,镇压各地伪教,无论用什么方法,务必在最短时间之内,平息周遭的伪教之乱!”

    “是!”

    竹儿领命之后,便准备直接前往宛城去通知梅儿她们,不过刚迈出两步,却又停了下来,道:“公子,竹儿若是去通知梅儿姐姐他们了,那公子您身边可就没人服侍了呀!”

    上官逍遥道:“正事要紧。”

    竹儿很想留在上官逍遥的身边,可上官逍遥都已经下了命令,不去执行却又不行!可真的扔下公子一个人,万一公子遇到危险怎么办?

    似乎是看穿了竹儿的想法,上官逍遥微笑道:“竹儿,这世间还没有人能对我造成威胁,你且先去执行我的命令!”

    听到这话,竹儿陡然反应了过来,是啊,公子的实力先天之境,当世无敌,又怎能需要自己在他的身边保护他?

    明白这一点之后,竹儿立即领命道:“是!”

    竹儿走了,骑着快马,奔驰在官道之上,朝着宛城的方向走去。

    等到竹儿一走,上官逍遥看着官道之上来来往往的行人,眼中闪过一抹厉色,道:“伪教之乱?这一世我上官逍遥既然出身于皇室,便不能看着这世间乱起来。你们胆敢作乱,我便斩尽你们!”

    他的声音不大,即使是从他身边路过的百姓都没有听到他这话。

    紧接着,他直接朝着琅邪郡郡城之中走去。

    郡城门口,军士们三五扎堆在一起,对于那些出走的百姓却是压根就没有理会。

    城门口,有左手屠刀右手教义的黑衣人行色匆匆,这些军士却像是没有看到他们一般,非但没有盘问,甚至还有人从黑衣人的手中接过银子,放任他们为所欲为。

    来到城门口的上官逍遥见状,冷漠说道:“赵国的军纪,什么时候散乱到如此地步了!”

    那些三五成群的军士在玩牌九,身上的盔甲也是穿戴不正,哪怕只是城卫军,但也是军队所属,但他们现在的模样,实在是和那些地痞无赖没有什么两样。

    < =”-: 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