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3章 刺客(下)
    一剑斜挑,刀气溃散,那看似狂暴的刀气,在竹儿这一剑之下,却是化作了齑粉,烟消云散。

    “不可能!”

    刀客暴吼,即使有九幽魔弓的先例在前,但是他也忍不住心中的惊骇。

    自己面对的到底是怎样的敌人?一剑拦截自己所有的攻势,刀气在她的面前直接溃散,自己这最强大的一招,被对方平平无奇的一个斜挑破解,面对这样的敌人,内心之中除了绝望,还剩下什么?

    “没有什么不可能!”

    冰冷的声音从竹儿的口中传来,对于这些刺客,她又怎能就此放过?

    刀客闻言,心中越发的绝望,自己这些人到底是在刺杀一个怎样的存在?连自己的攻势都被直接瓦解,他们这些人,怕是难以从她的手中逃走吧?

    这个念头才刚刚冒出来,他便感觉自己的脑袋突然可以看到自己的后背了,霎时间,他恍然明白过来,自己原来已经被一剑枭首!

    竹儿的果断,让剩下的武者绝望。九人联袂而至,却落得个这样的结局。

    九幽魔弓一个照面身死,就连九幽魔弓都被夺走。血影狂刀使出最强绝招,却被一剑斩杀。

    九幽魔弓的拥有者,乃是一流中阶的武者,那九幽魔弓和九幽魔箭乃是天外玄铁打造而成,可以无视真气防御,是江湖武者的噩梦。若是用以暗杀,只要时机恰当,恐怕就是一流巅峰武者也难逃灭杀。

    可是九幽魔弓的拥有者却是死了。而血影狂刀更是他们这杀手组织之中的佼佼者,一手刀法比之江湖传说中的九环大刀仇九刀还要凌厉几分,可是在面对眼前这侍女的时候,同样是一个照面就身亡。

    现在剩下的七人是再提不起任何抵挡的勇气。这般强横的存在,恐怕已经是江湖最为顶尖的存在,能胜过眼前这女子的,怕是寥寥无几。

    “我们前来刺杀太子,自然是一生之中最错误的选择,但是我们已经认输了,为何还要赶尽杀绝!”

    有人心中绝望,愤懑的冲着上官逍遥和竹儿大吼起来。

    他们不认为能在拿着九幽魔弓的竹儿手中逃走。毕竟那九幽魔箭之名,对于江湖武者来说,本身就是一种震慑。

    这九幽魔弓若是在他们的手中还好,但现在落入了竹儿的手中。这便成了震慑他们的最强武器。

    “哈哈,前来刺杀太子,失败还想全身而退,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竹儿的冷笑声,仿佛是催命符,让众人心中惊恐。

    他们虽然是江湖一流高手,但也只是在一流初阶和中阶罢了。君不见那九幽魔弓的拥有者一个照面便被竹儿给斩杀了么。

    若是再纠缠下去,怕是也只有死路一条。没有任何翻盘的可能。

    可现在逃走又不可能了,九幽魔弓和九幽魔箭配套,这断绝了他们所有的生路。

    臣服?

    跪地臣服的话,能否活下来?对方没有发话,根据这侍女的实力来说,怕是就此跪地臣服,怕也难逃一死!

    一时之间,众人倒是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唯有后悔和绝望充斥在内心。

    竹儿看着众人脸上的绝望,心中冷笑不已。

    看着众人被震慑得不敢出手,她却是直接把玩起了手中的九幽魔弓。九幽魔弓之上,九幽魔箭也搭建其上,弓弦渐渐被她给拉成了满月状,对准前方的七人,一一扫过。

    冷汗从众人的额头上落下,那目标不定的箭矢,却让他们更为紧张了。

    死亡不可怕,可怕的是等待死亡的过程。竹儿以箭矢对准他们,便是在把他们推向绝望的深渊。谁也不知道那箭矢下一刻会朝着谁射杀过去,在众人看来,他们现在就是待宰羔羊,除了发出不甘的惨叫之外,怕是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去对付他们。

    即使是带着面纱,竹儿也能看到他们眼眸之中的惊恐之色。

    “你们说,这一支箭矢会落在谁的身上?”

    她的话,就像是来自于地狱之中的魔鬼。九幽魔弓便是那收割生命的利器,只要她松开手指,怕是立即会带走一条鲜活的生命。

    “你怎么才能放过我们!”

    有武者受不了,冲着竹儿大吼起来。

    “我们错了,饶我们一命如何?”

    “我们失败了,我们愿意臣服于你们,保证永不背叛!”

    “不要这么折磨我们可好?士可杀,不可辱,你要杀我们,那就给我一个痛快!”

    这个声音一落,竹儿手中的九幽魔弓立即锁定了对方。

    一股窒息感传来,说话之人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

    这特么虽然等死的感觉令人惊惧,但也没有必要赶着去送死了。这话都说出来了,恐怕这箭矢便会立即飞出来,要了自己的性命吧!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竹儿已经松开了弓弦。漆黑的九幽魔箭像是来自于地狱的信使,在通知目标寿命走到尽头,要带走他的性命。

    怕死是人的天性,在惊惧到了极致之后,必然会引起反抗。所以目标反抗了,但是他才刚刚提起手中的长剑,九幽魔箭便洞穿了他的眉心,带着他的身体飞出老远。

    又一位一流高手身死当场,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

    射杀了此人之后,竹儿又拿起了一根箭矢,对准了众人,道:“下一个会是谁呢?”

    她此刻就是死神,目光所过之处,众人纷纷低头,不敢与之对视。这是随手就能夺走他们性命的杀神,反抗没有任何作用,那箭矢对他们所星辰的震慑,甚至是让他们觉得反抗都只是无用功。

    “好了竹儿,别折磨他们了。”

    上官逍遥开口了,这些刺杀者,在他的眼中不过是蝼蚁罢了。要杀他们,一个念头就能把他们化作齑粉。

    竹儿既然想玩,那就让她玩玩,不过这样折磨人,倒是没那个必要。

    听到上官逍遥的话,竹儿回头冲着上官逍遥俏皮的吐了吐舌头,而后面对众人,缓缓放下自己手中的九幽魔弓,冷漠说道:“罢了,我也不是嗜杀之人,你们若是想要活命,交代出幕后主使,一人断掉一臂,便可以活着离开!”

    上官逍遥只说了不折磨,那就不折磨他们的内心,但是他们若是不说出幕后主使,那她便会把他们屠杀殆尽。

    这番话无异于天籁之音,即使说出幕后主使之后,会自断一臂,但也总比在这里承受那死亡的压力要强。

    所以有人立即问道:“我们若是真说出了幕后主使,你们是否真的愿意放我们离开?”

    竹儿闻言,道:“还要自断一臂!这是重点!”

    众人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自断一臂……

    若是断别人一臂,他们眼睛都不会眨一下。但是断自己的手臂,这却是有些残忍了,不仅残忍,还得有一股狠劲,否则自己斩断自己一臂,这世上又有几人能做到?

    “我愿意告诉你幕后主使,我愿意自断一臂,只求你……”

    有人准备直接出卖幕后主使,但是话还没有说完,他旁边的人却是暴起一剑,斩断了他的脖颈。

    此人杀了自己的同伴之后,立即大吼道:“不要受到此人的蛊惑,咱们背后之人若是知道咱们出卖了他,那咱们的家人可想活命?牵连九族怕都是轻的!”

    说着,他却是脑袋一歪,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当场身死。

    瞬间两人身死,却是竹儿没有想到的。

    她没有想到会有人暴起杀人,也没有想到杀人者会吞毒自杀。

    看到突然死去的两人,竹儿觉得自己似乎是受到了莫大的羞辱,在她的面前,竟然还有人敢斩杀同伴,竟然还敢吞毒自杀?

    “上一代九幽魔弓的拥有者乃是花满楼的杀手,你们即使不说自己的出身来历,我也猜出了你们的身份。我只是想知道雇主是谁,你们却弄出了一副吞毒自杀的戏码。也罢,花满楼这个恶名远播的杀手组织,也是该覆灭了,至于你们,要自杀趁早!”

    竹儿懒得再多说,原本认为这些人能够把幕后主使说出来,可是发生了吞毒自杀这一戏码之后,却是不现实了。

    既然如此,便让他们都死个干净!

    还活着的杀手听到竹儿这话,心中更是惊骇,花满楼的行踪飘忽不定,但若是举国之力去寻找一个花满楼的话,却是容易得很!

    这娘们居然扬言要覆灭整个花满楼,这恐怕不只是说说那么简单!

    可陡然之间,人群之中又传出来了一个疯狂的笑声:“哈哈,花满楼?你就笃定咱们都是花满楼的人吗?灭了花满楼也好,你去灭吧!”

    听到这话,竹儿手中九幽魔弓再次举起,冷漠道:“一群乱贼,当诛!”

    这些人既然不愿意说出幕后主使,又不是同一个势力,留着又有什么必要!

    当竹儿再次举起手中九幽魔弓的时候,又有一个惊恐声传来:“是大公主!”

    什么,大公主!

    听到这话的竹儿,手中的九幽魔弓立即放了下来,目光放在了上官逍遥的身上,充满了问询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