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0章 水凝公主的权势心
    听到这话,上官逍遥明白了过来。

    朝堂之上肯定会有弹劾自己的声音,江湖上都出现了故意抹黑自己的谣言,朝堂之上若是再没有什么动静,那倒是显得有些奇怪了。

    只是对于这些事情,上官逍遥压根就没有在意过。皇位本身就不是他想要的,有人弹劾自己这个太子不称职,倒也没有什么关系。

    不过自己想不想当皇帝是一回事,但若是有人在背后动手脚,那就不行了,这些事情上官逍遥是懒得去计较,但不代表会看着那些家伙在自己的面前闹腾。

    就如今天早晨上朝一般,若是有人当场弹劾自己,那他也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看到上官逍遥没有回答,水凝公主又道:“你不在的这些日子,我听闻朝堂之上出现了很多关于弹劾你的事情。有人说你这太子不称职,在蛊惑父皇重立太子。”

    上官逍遥闻言,平静道:“就这事?”

    水凝公主愣了愣,这是什么反应?他这回答,好像根本就不在意朝堂之上的弹劾啊。

    那可是关系到了帝位,你都被人弹劾了,你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还表现得如此风轻云淡?

    水凝公主有些急了,道:“赵瑞,你难道没想过怎么去处理这些事情吗?”

    她叫了上官逍遥这一世的名字,毕竟是他的亲姐姐,这一世能否好过,就得看他能否坐上皇位了。

    她是巴不得上官逍遥马上继位当皇帝,这样自己的未来便有了保障。可现在看他的态度,似乎对帝位不怎么在乎,抑或者是,对自己的位置有绝对的信心,认为自己的位置外人无法动摇!

    不等上官逍遥回答,水凝公主又道:“你虽然从出生就被立为太子,但是只要你一天不登基,这未来的帝位便一天不稳。现在朝堂之上已经出现了反对你的声音,你若是不去处理,未来很可能酿成大患!”

    听到这话,上官逍遥却问道:“你很在乎权势?”

    水凝公主愣了愣,道:“我不在乎权势,但我未来想要过得自由,却不得不去在乎权势。你是我亲弟弟,未来你登上帝位,总不能让我去做我不喜欢做的事情吧?”

    上官逍遥点了点头,道:“无碍,我会让你过上你想要的生活的。”

    这番话,让水凝公主觉得有些好笑,道:“你都还没有坐上那位置,又怎么让我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只有你坐上那位置了,才能保证给我想要的生活。”

    上官逍遥平静,道:“父皇健在,此时休得再提。”

    声音虽然很平静,但是却可以听得出他话语之中带着的那一股子坚决的味道。

    水凝公主闻言,陡然冲着上官逍遥大声道:“赵瑞,你莫不是傻子不成?你可知道有多少人在背后搅风搅雨,你若是再这样淡然处之,对你没有任何好处!那御史王东阳最近几乎每天都在提议废除太子一事,若不是父皇考虑到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你认为你这太子的位置还稳吗?万一父皇再给咱们增添一个弟弟,你觉得你还能占据着这太子位置吗?”

    上官逍遥轻描淡写的扫了一眼水凝公主,道:“人生在世,草木一秋,生命短暂,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没错,但更多的时候,沿途停下来看看风景,倒也不错,何必去想那么多,何必要去自信烦恼?水凝公主,你执念太深了。”

    水凝公主这个称呼从上官逍遥的口中说出来,让她感觉到了一股距离感。

    “我是你姐姐!”

    水凝公主的声线压得低沉,明显是有些动怒了。

    上官逍遥扫了一眼水凝公主,笑道:“就凭这一点,你这一生便可以过上你自己想要的生活。”

    这算是上官逍遥给她的一个承诺,毕竟是自己这一世的亲姐姐,三世为人,上官逍遥对于亲情方面最为在乎。

    可是这话落在水凝公主的耳中,却显得有些自大了,她甚至有些失望说道:“如今朝堂之上弹劾你的,不仅仅是一个王东阳,还有好几位一品大臣都在建议废除你这太子,你难道就没有一点紧迫感吗?”

    上官逍遥没有理会这话,反倒是说道:“看来你虽然居住在这水凝公主府,但是对宫内发生的事情,却也知之甚多嘛!”

    水凝公主有些恨铁不成钢,道:“我是在担心你的位置,你能不能上点心?”

    “行了,如果你叫我过来,只是为了说这些事情的话,那我现在便告辞了。”他不想和水凝公主说下去,不想和她发生什么争吵。

    水凝公主被上官逍遥这番话给气得牙痒痒,道:“青龙卫、朱雀卫的首领换人了,你可知道?”

    青龙卫、朱雀卫、白虎卫和玄武卫是赵国最后的底牌,这四卫都是火器卫,每一个士兵都装备了火枪,每一个卫所都装备火炮,无论是冲锋陷阵,还是执行保卫工作,都是绝对强悍的存在。

    但是这青龙卫和朱雀卫却是换了主帅,谁能悄悄换掉这两卫的主帅?除了庆帝亲自开口,其他人还没有这个资格。

    可这青龙卫和朱雀卫却是换人了,难道是庆帝的命令?

    不过上官逍遥依旧没有在乎,火器的威力虽然大,但是对于他来说,同样没什么威胁。

    “和亲王府在暗地里收买江湖中人,在内更是在掌控朝廷军队。若是有一日父皇逝去,你觉得会发生什么事情?”

    水凝公主又反问起来。

    上官逍遥闻言,平静道:“闹腾罢了,若是谁真的不安分,谁真的敢暴动,灭掉就是!”

    霸气的话,让水凝公主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她看着自己这个亲弟弟,突然感觉他很陌生,就像是从不认识他一般。

    她平时一直都在暗中观察上官逍遥,在注意他,在她的印象之中,上官逍遥就是一个性子平淡的人,即使是自己的皇位面临威胁,也无动于衷。

    这一次找他过来,就是为了刺激他,让他找回一颗霸主之心,给他灌输王位不能落入他人手中的想法。

    自己现在说了这么多,甚至就连和亲王在背后搞小动作的事情都说出来了,他居然还无动于衷,甚至天真的说‘灭掉就是’。

    灭掉就是,一句空话罢了。

    她知道上官逍遥身边的侍从很强,随便一位侍从,都有江湖一流高手的实力,但是皇位的争夺,和侍从的强弱没有任何关系。

    若是这世间的皇位谁是强者谁来做,那江湖中人早就推翻朝廷的统治了。

    看到水凝公主脸上的诧异之色,上官逍遥又道:“水凝公主,你别再管这些事情了。”

    说完,上官逍遥转身就走,走到门口的时候,他脚步一顿,道:“你是我的亲姐姐,我断然不会让你去做自己不想做之事。”

    听到这话,水凝公主的眉宇之间写满了愁绪。

    上官逍遥这淡然的性子,再加上他这话,让她认为只是大话罢了。

    原本找来上官逍遥,是想要唤醒他心中的野心,可是这一刻,她却不知道自己还该说什么。

    等到上官逍遥离开之后没多久,一位行色匆匆的女仆来到了她的面前,附耳在她的耳边说了一句话。

    等到这仆人的话说完,水凝公主的脸上写满了愤怒,道:“冥顽不灵,你脑袋是榆木疙瘩吗?父皇留你在身边,你却偏偏还要往外跑,你能不能让人省心一些!”

    这女仆却是把朝堂之上所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着重关于上官逍遥执意要去对付天蝉教的事情。

    可惜上官逍遥已经走了,若是他还没走的话,她必然要狠狠的训斥一番自己这贵为太子的弟弟。

    ……

    上官逍遥和竹儿却是没有直接回宫,两人反倒是骑着快马,准备前往宛城,而后再去徐州处理天蝉教的事情。

    可以说上官逍遥的一举一动都在密探的监视之中。

    当然,这是上官逍遥故意让他们监视的,若是他不愿意,别说是密探了,就是举国家之力,也难以监视到他。

    皇宫。

    庆帝得知太子直接离开京城之后,愤怒的把手中的狼毫都给扔到了一旁,怒道:“他竟然不辞而别!”

    大内总管颤颤巍巍的站在一边不敢说话。

    庆帝因为太子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怒了,自从早上上朝回来之后,庆帝至少发了三次脾气!

    发过火之后,庆帝又命令道:“暗影,去玄武卫调遣一百夫兵力,让他们带上武器装备,全程暗中保护太子!”

    “是!”

    空荡荡的御书房内,陡然传出来了第三个人的声音。这是皇帝的贴身护卫,暗影卫。暗影卫,隐藏在暗中,不主动现身,谁也不知道他们藏身在哪里。

    大内总管只感觉到庆帝的用心良苦,他想培养太子担任大梁,可太子却是不想留在朝廷之中,如今太子不辞而别,直接去对付天蝉教,庆帝这边却还派人暗中保护!

    对太子如此好的皇帝,历朝历代,恐怕也就只有庆帝是这独一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