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9章 水凝公主
    当然,说再生几个儿子的话纯粹是自我安慰的话语,且不说他现在年事已高,哪怕是拥有年轻的身体,庆帝也明白他想再生个儿子的希望有多么的渺茫。

    之前几十年历经‘千辛万苦’才最终生下上官逍遥这么一个男丁,所以他才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太子的身上。

    然而根据太子现在的表现来看,他实在不是一个合格的君主。就如现在这般,江湖之中的事情罢了,让相关人员去处理就是,你完全可以留在朝廷之中,好好的看看这朝廷大事该如何处理。

    可你倒好,这朝廷对你来说,就像是监牢一般,这人人都奢望的大权,你却是根本就看不上眼,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陛下,就让太子去吧!”

    此刻,又有一名一品大臣站出来替上官逍遥说话。

    一时间,整个大殿之中,几乎都是赞同上官逍遥去处理天蝉教之事的声音。

    庆帝听着这些声音,只感觉一阵不耐烦,他挥了挥手,道:“好了!”

    皇帝开口,众人立即停止议论,纷纷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不再多言。

    庆帝的目光移到上官逍遥的身上,道:“天蝉教的事情可以交给你处理,不过你可否说一个让我信服的办法?”

    “许以国教的位置,他们自然会答应的。”

    上官逍遥很笃定,他有笃定的理由。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什么教派都无法对他构成威胁。

    他说天蝉教会答应,那绝对是会答应的,不答应,打也要打得他们答应。他懒得去弄什么阴谋诡计,和一个天蝉教玩阴谋诡计,有那个必要么?

    庆帝闻言,脸上顿时闪过一抹愤怒之色,这就是自己立下的继承人?这赵国未来的皇帝,他这思维竟然如此天真!

    以后自己若是真把皇位传给他,他绝对会把赵国带向深渊!

    “胡闹!若是放在以前,天蝉教还可能答应,但是天降异象之后,天蝉教未必会答应这个条件了!”庆帝喝骂着上官逍遥,对于他的回答,不甚满意。

    上官逍遥闻言,毫不在意的说道:“若是不同意,那便打到他们同意为止。”

    这说出来,大殿之中的群臣面面相觑,谁也没有想到太子竟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若是换了一个江湖武者说这话,众人只会觉得那江湖武者豪气。

    但是把说这话的人换做是上官逍遥,那情况就不一样了。

    他是太子,未来赵国的皇帝,若是只讲究打打杀杀,那这赵国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有些大臣心里已经乐开了花,太子的想法如此简单,以后若是稍微蛊惑一下太子,是不是可以独揽朝政大权?

    “这便是你给出的办法?”

    庆帝勃然大怒,抓起案桌上的砚台,一下子就朝着上官逍遥扔了过去。

    上官逍遥随手一抬,那砚台便被他抓在了手中,并没有落在他的身上。

    庆帝见状,更怒了。四处寻找可以砸人的东西,可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还有什么东西可以砸人。

    “父皇,儿臣在这里说得再多,其实也没有什么作用。毕竟我们现在说的、做的,都只是假设罢了。真正的情况,也只有等到儿臣去接触了天蝉教,才能因地制宜的想办法!”

    这话说出来之后,庆帝也不再找东西砸他了。只是有些厌烦的挥了挥手,道:“去吧!”

    “是!”

    上官逍遥领命之后,转身就走出了这大雄宝殿。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庆帝心中是难言的失望。

    上官逍遥离开大雄宝殿之后,朝会正常进行,但是此刻几乎每一个一品大臣心中想的都是关于太子的问题。

    太子的表现实在是和一个国家的继承人不相符,江湖之事,你一声令下就可以让他人去处理,自己却偏偏要跑过去。

    如今赵国皇室是暗流涌动,有几位皇女也有心染指帝位,在这样的关头,你不留在京城好好经营自己的势力,反倒是还往外跑,这完全是不把自己未来的皇位当回事!

    ……

    上官逍遥不知道众人的想法,即使是知道了,最多也就一笑而过。区区凡人世界的皇位而已,于他来说,还真没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

    如今他心中最为重要的,也只有自己的武道之路。唯有自身强横了,一切阴谋诡计都是纸老虎。

    回到东宫,竹儿便迎了上来,道:“公子,水凝公主刚刚托人送来了书信。”

    说着,竹儿把书信交给了上官逍遥。

    水凝公主?

    水凝公主,上官逍遥这一世的亲姐姐,今年二十岁。若是没有上官逍遥,她便是庆帝最小的女儿。

    水凝公主这一世虽然是上官逍遥的亲姐姐,但是上官逍遥对于这位亲姐姐却是没有多少交集。从小他就深居简出,每年除了苏贵妃和皇帝寿诞,以及过年之时,平时两人很少见面。可以说两者之间压根就没有多少感情,帝王家无亲情,即使是亲姐弟,也是如此。没有多少交集的水凝公主,突然给自己递了书信?

    打开书信扫了一眼,上面只写了‘水凝公主府一叙’几个字。

    水凝公主在成年之后,便搬出了皇宫,在京城选了一处府邸,平时很少回皇宫居住。原本水凝公主到了婚嫁的年龄就要被庆帝送出去和亲的,但是经过上官逍遥在其中斡旋,和亲之事,倒是就此作罢。

    这也就导致了水凝公主二十岁都还没有嫁出去,无论是在民间,还是在朝堂之上,名声都不怎么好。

    在这个十六岁成年就要嫁人的时代,二十岁还没有嫁人,哪怕就是皇帝的女儿,也难免招惹非议。

    对于那些不好的名声,水凝公主倒是从来都没有在意过,毕竟她亲弟弟就是当朝太子,未来的皇帝,他压根就不在意这些,所以她依然过着自己的逍遥日子。

    要说两者之间唯一的交集,除了血脉关系之外,怕也就只有当年那和亲之事了。

    现在陡然接到自己这一世亲姐姐的信函,倒是让上官逍遥有些诧异了。

    “走吧。”

    看完书信之后,上官逍遥随手把书信扔给了竹儿,而后便朝着水凝公主府走去。

    ……

    水凝公主府。

    当上官逍遥和竹儿到来之后,门口的太监立即报了信,没多久,水凝公主差了仪仗,迎了出来。

    水凝公主双十年华,模样端庄美丽,身着一身华贵的白色长裙,看到上官逍遥之后,欠身道:“恭迎太子殿下。”

    太子的身份地位比起她们这些公主要高,即使是亲姐弟,在太子上门之时,她也要行礼。

    上官逍遥不在意这些繁文缛节,道:“你是我亲姐姐,又何必这样。”

    “要这样的,这是规矩。”

    水凝公主的声音很温柔,脸上的微笑却也像是礼节性的微笑,让上官逍遥看得一阵无奈。亲姐弟之间的距离感,好似没有任何亲情存在一般。

    “你若是真讲规矩,便不是写一封信让我来你府上找你了。”

    上官逍遥的话,让水凝公主愣了愣,转而笑道:“哈哈,那行,我也不和你讲这些复杂的规矩了。”

    说完,她挥了挥手,对其他下人说道:“你们该干嘛干嘛去。”

    遣散了众人之后,她便把上官逍遥迎进了客厅。

    一到客厅,上官逍遥直奔主题,道:“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水凝公主闻言,翻了个白眼,道:“怎么,就不能是姐姐想念弟弟了,来找你好好聊聊家常吗?”

    说着,她又看了一眼上官逍遥身边的竹儿,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她这边已经把人给遣走了,而上官逍遥这边却还留下了竹儿,这让她不好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上官逍遥懒得和她搞得神神秘秘的,说道:“说吧,到底什么事情。”

    这世间任何阴谋诡计在他眼中,都不过是一场笑话罢了。

    听到上官逍遥这话,水凝公主皱了皱眉,道:“你是太子,做事情能不能不要这么粗心大意?”

    在一旁的竹儿也明白过来了,感情这水凝公主不谈正事,便是因为自己在这里?

    若不是看在水凝公主是上官逍遥亲姐姐的份上,她绝对是要给她脸色看的。自己好歹也是江湖一流高手,而且还是属于最拔尖的那一类,若是换了一个身份,即使是面见皇帝,也是不用行礼的,但是现在这水凝公主居然真把自己给当作下人了。

    “公子,奴婢先出去了。”

    竹儿识趣的告退,上官逍遥也没有阻拦。

    等到竹儿离开之后,水凝公主这才问道:“你喜欢她?”

    上官逍遥闻言,无奈道:“我说你好歹也是公主,能不能庄重一些?找我到底什么事情,还需要避着其他人!”

    听着上官逍遥的语气有些不耐烦了,水凝公主也不拐弯抹角了,直接问道:“你可知道朝堂之上那些弹劾你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