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5章 没有处罚?
    从天堂跌入地狱,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白浪现在就有一种这样的感觉,前一刻火炮轰击出去的时候,他认为太子必死无疑,更是直接成立了‘将军国’,自己便是这‘将军国’的大将军,站在权势的巅峰。

    但下一刻,太子完好无损,在火炮的射击之下活了下来,这让他内心绝望,面对一个能从火炮攻击之中活下来的人,再加上对方一个一流武者的侍从,他再生不出任何抵挡的念头。

    所以他选择了逃跑,怕被一流高手给直接斩杀。毕竟‘万军丛中取敌将首级’,对于一流武者来说,轻而易举。

    可是到了此刻,他却是后悔了。自己的逃走,让刚刚才凝聚起来的‘将军国’彻底崩解,自己手下的将士不再听令自己,他们现在举着屠刀,对准了自己。

    是自己背叛了他们,以至于在被长枪抵着咽喉的时候,说出以自己毕生财富换取自己一命的话。

    可是这没有任何作用,骑兵小队队长欧阳明,不会就此放过自己。他要缉拿自己,让自己去面对太子。

    他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面对太子,他没有这个底气。他宁愿欧阳明手中的长枪送入自己的咽喉,终结自己的性命,也不愿意面对太子。

    “欧阳明,你我好歹也共事一场,就真的不能放我一条生路?”

    他在做最后的祈求,脸上那哀求之色很是明显,和以往的枭雄之资完全不符。

    面对死亡,没有几个人能不惊恐。特别是等死的感觉,那种煎熬更是令人内心崩溃。

    欧阳明看着白浪眼中的哀求之色,眼神越发的冰冷了。

    “白浪,以前我还觉得你是个人物。大家当时被抽调来这将军山镇守的时候,是你给大家谋了一条财路。虽然你占据了大头,但总不至于让咱们如边疆的士兵一样寒苦。可是我没有想到你本质竟然会是这样的一个脓包,面对太子,之前还有胆量下令让咱们围攻,我们也愿意跟着你做事,可要紧关头,你却一个人悄然逃离,背叛了咱们。说实话,我现在恨不得一枪捅入你的咽喉,终结你的生命。但是太子殿下有令活捉你,让我不敢终结你的性命。否则的话,你现在已经是死人了。”

    他说了一大堆的话,说完也不再去看白浪的脸,那张带着哀求的脸,让他感到厌烦。

    “绑起来,带着他去见太子!”

    他下令让另外九人行动。

    九人领命,有人取下了自己的腰带,把白浪给捆了个结结实实,而后放在马背上,带着他回到了太子的面前。

    一路走过去,步兵、火枪小队、还有其他士兵都投过来了注目礼。

    对于白浪,众人的心情是复杂的。有人心中有感激,也有人心中有憎恨。现在看到白浪被自己的军士给捆了,更多的士兵脸上则是写满了厌恶。

    面对这些昔日的手下,白浪把脑袋紧紧贴在马背上,他羞愧不堪,不敢面对这些曾经的手下。毕竟是他抛弃了他们,将领在战场上抛弃了自己的士兵,当了逃兵,如今被抓回来,他又谈何脸面去面对他们?

    而骑兵小队队长欧阳明此时却是径直来到了上官逍遥身前十米处,把白浪从自己的战马上扔下来,恭敬对上官逍遥说道:“太子殿下,白浪已经抓回来了。”

    上官逍遥点了点头,再没有做任何回应。

    竹儿此时却是提着长剑来到了白浪的面前,扫了一眼被捆得如死猪一样的白浪,脸上写满了冷意。

    此刻白浪正好抬头,看到竹儿脸上的冷意,眼中写满了惊恐,这漂亮的女子一个表情,便让他恐惧得体若糠筛。

    欧阳明心情忐忑,不知道自己即将面临的是什么。虽说之前这侍女说了,只要抓到了白浪,便可以给他们自由,但是现在真的把白浪给抓回来了,能否获得自由,却是一个未知数。

    “大人,白浪已经抓回来了,我们是否自由了?”欧阳明忐忑的询问着,这是他最为关心的问题。否则的话,刚才也不可能费心费力的去抓白浪了。

    竹儿闻言,扫了一眼欧阳明,冷漠道:“朝廷对你们不薄,而你们却对太子出手,按理说,你们都应该被砍头。不过殿下仁慈,不愿意造下杀孽,饶你们一命也不是不可以。”

    听到这话,欧阳明松了一口气,至少眼下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了。

    可接下来竹儿的话,却是让他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只听见竹儿说道:“你们是朝廷的军队,不是某一个人的私军。是非功过,你们自己心里应该明白,但是在大是大非面前,却选择叛变,即使殿下仁慈,但若是就这样放过你们,也是太便宜你们了。”

    看着神色惊恐的欧阳明,竹儿又继续说道:“念在你们是受人蛊惑的份上,这次可以不杀你们,至于你们的自由嘛,我倒是可以给你们,就是不知道你们能不能把握住了。”

    “还请大人吩咐!”

    欧阳明连忙表态,这时候只要不是让他去送死,为了自由,恐怕他能答应很多条件。

    “剿灭这将军山真正的匪徒,镇守这将军山,务必要保障将军山再无匪患!”

    竹儿的话音落下,却让欧阳明愣住了。倒不是竹儿布置下来的任务有多困难,相反,这任务实在是太简单了。

    这将军山的匪徒其实早就被他们给镇压了,只是后来这白浪明白将军山这地方有利可图,所以才上报说没有能力剿灭这将军山的匪徒。

    更何况,将军山的匪徒大多数时候都是他们干的,甚至劫皇岗的事情,他们也干过!

    看着呆呆愣愣的欧阳明,竹儿又道:“怎么,做不到?”

    “做得到!”欧阳明连忙表态。

    开什么玩笑,这么简单的条件若是都做不到的话,那自己便真没有资格获得自由了。

    听到欧阳明这话,竹儿点了点头,道:“那行,这将军山的土匪,就交给你们了。”

    欧阳明闻言,悬着的心,终于是放了下来。

    他算是明白了,她压根就没有打算击杀他们,也没有打算把他们都给带走关押在大牢里。

    剿灭将军山的匪徒只是一个借口,一个可以让他们留在这千户所的借口。甚至这一次对太子出手的事情,她也不会去计较!

    白浪听到竹儿的把将军山的事情交代了一番之后,身体颤抖得更厉害了。

    解决了这将军山千户所的事情,恐怕接下来便是要处置他了吧?

    刚想到这个问题,他又听见了竹儿冷冰冰的声音响起:“白浪,你刺杀太子,背叛赵国,当诛!”

    “饶命!”

    白浪惊恐的大叫着,可话才刚落下,一把长剑已经从他的脖颈划过,却是被竹儿给当场击杀!

    白浪是叛贼首领,他注定是不能活下来的。杀了白浪之后,竹儿收起了手中长剑,和上官逍遥两人一起,转身就走。

    将军山左千户所的人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都傻在了当场。谁也没有想到,一场刺杀太子的风波,一场谋反风波,竟然就这样平息了!

    当众人看到上官逍遥和竹儿一人一马远离了这里之后,也不知道是谁发出了一声感慨:“没想到啊,咱们这一次竟然能活下来!”

    “太子殿下的行事作风,好像和传闻之中的不符啊。传闻太子殿下睚眦必报,哪怕是有人多看了他一眼,他也会挖掉对方的眼睛,可现在他却饶过了咱们,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

    “不管谣传也好,其他的也罢。咱们现在能活下来,都是太子殿下仁慈啊。咱们今天算是一场新生,至此之后,我定当好生努力,效忠赵国!”

    一众军士议论纷纷,这次众人联合起来袭杀太子,只死了一个白浪,虽然说这事情本身就是白浪带了头,但也足以说明太子殿下仁慈。否则的话,他们这些人还真没有活下来的可能。

    ……

    将军山,蜿蜒曲奇的官道之上。

    上官逍遥和竹儿骑在骏马之上前行,速度不是很快,完全就像是在踏青一般。

    “公子,这将军山的左千户所竟然会如此混乱,那右千户所,岂不是也是一样的状况?”

    竹儿的脸上挂上了一抹忧愁之色,窥一斑而见全豹,这将军山的千户所是朝廷的军队,但是却**不堪。

    连内地的将军山都这样子,那偏远地方镇守边境的士兵,又是怎样的一种精神面貌?

    上官逍遥闻言,笑着回应道:“不仅是一个将军山右千户所,恐怕全国的卫所,都是这个样子。”

    竹儿一脸不解看着上官逍遥,道:“为何说是全国都这个样子?”

    “赵国太久没有打仗,太平盛世虽然令人歌颂,但一个国家久了没战事,军士们便会更为看重个人利益。如今的赵国恐怕除了边境的一些经常和敌国起冲突的卫所,举国上下,怕是没有多少部队是合格的部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