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3章 没死
    “今天咱们杀了太子,朝廷定然不会善罢甘休。与其担忧朝廷的围剿,倒不如大家伙好好想想办法,怎么才能一次性把朝廷给打害怕,让朝廷忌惮我们!”

    “这不是废话么,只要咱们拥有更多的火炮,朝廷就拿咱们没有办法!”

    “……”

    一群军士你一言我一句,互相给打气加油,不至于让自己等人陷入绝望之中。

    白浪听着军士们的声音,脸上渐渐露出一抹笑意。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只要军士们上下一心,就没有迈步过去的坎!

    今天杀了太子,虽然会让自己这千户所遭遇到围剿,但对于他来说,也是一次机会。只要能从日后的围剿之中活下来,那对于他白浪来说,便是一个彻底崛起的征兆,一个国中之国的彻底成立!

    看到众将士渐渐从绝望的状态之中走出来,白浪的脸上的笑容越发得意了。

    杀了太子无疑是铤而走险,但是却宣布自己彻底成为了一方势力的首领。依靠手中的火炮,以后可以攻城掠寨,可以吸纳更多人的加入自己的势力,也可以收留江湖无路可走的武者,慢慢壮大自己的实力!

    “诸位,太子已死,我这将军山左千户所怕难逃朝廷的追杀。但是大家都别害怕,将军山便是咱们的退路,也将是我等起家之地,自今日开始,我们左千户所的名字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从今以后,咱们的势力就叫将军国!”

    白浪直接立国,直接打出了‘将军国’的旗号。将军国,以将军山的名字命令。整个将军山便是将军国的地盘。

    虽然只是草创,但是却代表了他的决心。毫无疑问,他白浪是这将军国当之无愧的王,是这将军国的皇帝。

    “千户大人,既然咱们已经创立一个将军国,那以后我们再称呼您为千户大人已经不合适了,我看以后大家都称呼您为陛下如何?”

    “不错,咱们既然已经见过,至高无上的您便是咱们的国王,是天子,以后我等当称您为陛下!”

    “陛下!”

    “陛下……”

    无论在什么地方,都不会缺少拍马屁的。白浪提出了一个‘将军国’的国号,便立即有人称呼他为‘陛下’。这本是一个千户所的千夫长,摇身一变,成了这将军国的皇帝。

    白浪对于‘陛下’这个称呼很是满意,但是表面上却说道:“诸位,这将军国是咱们大家的。咱们将军国未来有无限可能。我不会当这将军国的皇帝,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所以诸位不要称呼我为‘陛下’!”

    他这话说完,他的副官立即拍马说道:“既然不能称您为陛下,那咱们该怎么称呼您?”

    其他军士也把目光移到白浪的身上,想听听他会怎么说。

    白浪目光扫视自己千户所的众人,想了想,道:“以后称呼我为大将军吧!将军山大将军!”

    副官闻言,皱了皱眉,道:“大将军?”

    紧接着,他又一脸喜色,道:好,至此以后,我们便称您为大将军!”

    “大将军!”

    其余军士纷纷喊着‘大将军’的名号。

    听着‘大将军’的尊称,白浪笑得都快合不拢嘴了。

    虽然没有称帝,但是这‘大将军’职位,和皇帝也没有什么两样。自己是这将军山绝对的主宰,至此以后,只要一门心思发展自己的势力就行!

    “呵呵,大将军?野狗即使披上了狼皮,也始终是野狗罢了。一个小小的千夫长,就敢在赵国建立一国中之国,是谁给你的胆量?即使是那名震江湖的天蝉教也没见他们分裂出赵国,而你一个小小的千夫长对殿下出手之后,便敢分裂赵国,你倒是挺有野心的嘛!”

    就在众人齐齐喊着‘大将军’名号的时候,一个讥讽的女声从不远处传来,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在那被火炮轰出来的十丈大坑边缘,一男一女就站在那边。当烟尘散尽,露出了这两人的模样,正是上官逍遥和竹儿。

    之前在那火炮攻击袭来之后,竹儿终于成功突破了烟罗轻身法的极限,让自己的速度更上一层楼,险之又险的比过了那火炮的攻击。

    她不知道在这个过程之中,上官逍遥在暗中帮忙,抵挡了那火炮逸散出去的冲击波。她只认为自己的速度在面临死亡危机的时候,陡然加快了,最终逃离了火炮的攻击。

    此刻她活下来了,安然无恙。对于火炮的畏惧,也没有之前那般浓了。

    以前她只是见识过火炮击中目标所产生的巨大破坏力,而这一次火炮以她为目标的时候,她本能的感到恐惧。

    但是从火炮的轰击之中活下来之后,她也成功克服了自己的恐惧心理,火炮虽然厉害,但只要能躲避过那爆炸中心,凭着自己这一身本事,便不会有事。

    她觉得火炮发射出去的速度也不是那么难以躲避,成功避开这一次的危机之后,她对于火炮的了解,又多了一分。

    而此刻的白浪却是傻眼了,火炮的攻击,竟然没有起到预料之中的效果?

    这人竟然从火炮的攻击之中活下来了?

    这不是自己在做梦吧?那个方圆十丈的大坑就在眼前,那还没有完全散去的烟尘无不说明了火炮的威力,可这侍女和太子,竟然在火炮的攻击之下,安然无恙?

    是火炮的威力太小,还是她太强大?

    不,不可能,火炮的威力不可能小。她能从火炮的攻击之下活下来,只能证明江湖一流武者也是有差距的,而这侍女,便是属于在一流武者之中都是最厉害的那一类!

    “你……你……你没死?”

    白浪只觉得口干舌燥,刚刚对自己的火炮还信心十足,可现在却是心中没底。

    火炮的攻击并没有把对方杀死,那自己手中,还有什么东西能打败她?

    “你倒是巴不得我们死。但是你这火炮的威力,和青龙卫他们的火炮比起来,威力却是相差甚远,火炮也只是神似罢了。”

    竹儿的声音很冷,却也说出了这千户所的火炮和青龙卫火炮的差距。

    说话间,她也在打量白浪。看着白浪那渐渐苍白的脸色,又说道:“我很好奇,你这将军山的左千户所有一支火器小队也就罢了,竟然还能弄来火炮,这火炮断然不是朝廷方面配给的,那么你是否能告诉我,这火炮是怎么得来的?”

    声音一如既往的冰冷,少了几分萧杀之意,但给白浪的感觉却是更为可怕了。

    现在听到竹儿的询问,白浪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道:“我……我不知道!”

    竹儿道:“不知道也没关系。反正我要想知道你这火炮的来历,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殿下,我们若是说出了这火炮的来历,可否放过我们?”

    就在这时,刚刚还拥护白浪的副官陡然冲着上官逍遥大喊起来。

    听到他这话,上官逍遥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也懒得去回应。

    倒是竹儿闻言,做出了回应:“放你们是不可能的。毕竟你们所犯下的罪,是不可饶恕的。”

    副官闻言,威胁道:“哈哈,既然横竖都是死,那便罢了。原本我还想投诚,现在既然投诚也只有死路一条,我又何必向你们认怂!”

    竹儿道:“虽然是不可饶恕的罪名,但让你们在监牢之中活一辈子倒是可以。”

    这话让众人沉默。

    想要活着,便意味着以后将会失去自由。在监牢里面待一辈子,其实和死亡没有多大的区别。

    只是死亡对于活人来说,却没有多少人敢勇于面对,所以副官很快就想好了,道:“我愿意说出这火炮的来历。”

    但就在他的话刚说完,一根箭矢却是从他的身后射来,这副官还没有反应过来,箭矢便刺破了他的后心窝,箭头从胸膛冒出来,看那受伤的位置,显然是被一箭穿心。

    在不远处,有一名手执弓箭的中年男子往地上吐了一口痰,骂道:“叛徒!”

    骂完之后,他的目光又移到上官逍遥的身上,道:“都说太子残暴无情,我倒是想知道,太子这次为何愿意放我们一条失去自由的生路?”

    上官逍遥闻言,冷漠说道:“蝼蚁能对人类造成怎样的威胁?”

    一句反问,让这弓箭手神色变得格外难看。

    蝼蚁?

    在太子的眼中,这整个千户所的人,就是蝼蚁?

    “呵呵,想不到啊,我也有被当成蝼蚁的时候。”

    这弓箭手自嘲,轻轻撩动弓弦,道:“殿下,我们本无意与您为敌,但我们只是小兵,身不由己。此次冒犯了殿下,虽然不是我等心中所愿,但事已至此,也无法挽回了,所以还请殿下率先前往九泉一趟,我等百年之后,再来作陪。”

    弓箭手的话说完,从箭袋之上取出来一根箭矢,把长弓拉成满月状,对准了上官逍遥,发出了自己的攻击。

    箭矢破空,带着一阵轻响,瞬间杀到了上官逍遥的面前,可箭矢在来到上官逍遥的面前,却是停止了下来,被一只洁白的手掌给抓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