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0章 火器队
    而此时的竹儿却是气得浑身发抖,这白浪的一番话,骂人不带脏字,这彻彻底底的鄙夷的话从他的口中说出来,让她身上的杀意沸腾到了极致,指着白浪的长剑更是轻轻颤抖,阵阵剑啸从长剑之上传来,那尖锐的声音刺得人耳膜发疼。

    白浪看着愤怒的竹儿,感受到对方身上传来的杀意如利刃一般在自己的脸上切割着,他心中就有些发怵。

    仅仅是凭着身上的杀意就让自己感觉到了疼痛感,若是他们要对自己出手,自己又该怎么对付?

    一想到自己很有可能被对方给秒杀,他心中便越发的恐惧了。若是有可能的话,他宁愿自己从没有出现在这里,抑或者是随着千户所的士兵一起出现在这里。

    可惜,从自己踏入此地的那一刻开始,便注定再没有后悔的可能。对于眼前这位漂亮女子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杀意,若是放在以往,他还会觉得她很漂亮,心中或许还会对她有一些想法,但是此刻他内心只有被支配的恐惧。

    那仅仅是杀气,便让他感觉脸如刀刮,若是她对自己出手,自己又怎能抵挡?

    这一刻,他只盼望着自己千户所的士兵能早些过来,可眼睛余光却是看到那些千户所的军士还没有集结完毕,那慌乱的样子,看得他一阵皱眉,自语道:“这些军士松懈太久了,这次解决了这两人之后,一定要加强对他们的训练!”

    可这话却是被上官逍遥和竹儿听了个清清楚楚。

    上官逍遥不会去管这千户所乱不乱的问题,倒是竹儿听到这话,顿时就气乐了,身上所凝聚出来的杀气也瞬间消散,道:“加强训练,然后鱼肉百姓么?”

    白浪闻言,摇头说道:“你错了。我这将军山千户所保卫一方安宁,可不会鱼肉百姓。我这将军山千户所的军士,只会斩杀那些乱臣贼子,斩杀那些胆敢欺压百姓之人。”

    说话间,他的眼睛余光一个劲的往千户所的方向瞄去,此时此刻他内心是焦急的,可越是焦急,越是觉得千户所士兵集结的速度缓慢。

    渐渐的,他的额头上不由自主滴落下了冷汗,冷汗顺着他的脸颊流淌,没多久,便汗如雨下。

    “特么的,火器队的人怎么就这么慢?”

    坐在骏马上,他焦躁不安,脸上的不耐烦之色越来越浓。

    看到白浪的模样,竹儿冷笑道:“呵呵,刚刚还趾高气昂,没想到就我身上逸出去的一缕杀意,便让你心中惊恐。”

    白浪听到这话,眼中闪过一抹惊惧之色,听这女子的意思,似乎是要对自己动手了啊。

    一想到对方的恐怖之处,白浪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顿时大吼道:“斥候小队听令,齐齐开弓,给我射!”

    先下手为强,既然仇怨已经结下,倒不如自己先下手弄死他们在说!

    剩下的八名斥候听到这话,心里苦不堪言,白千户啊,你是不知道这漂亮女子的凶残,咱们即使拿着弓箭也没有办法对付她啊!

    可既然白浪已经下了命令,他们就不敢不听,霎时间,八人举起手中的弓箭,个个把长弓拉成了满月状,搭载在长弓之上的箭矢箭头闪烁着寒光,等到他们松开弓弦,那箭矢立即划破空气,杀向了竹儿。

    八支箭矢从不同的方位射向了竹儿,宛若一场小型的箭雨,朝着竹儿和上官逍遥落下。

    竹儿提起手中长剑,在自己的身前挥舞,坐在马上的她,腰背挺得笔直,只看见她右手以快到一种令人眼光都无法捕捉的速度不断劈砍,一阵“叮叮咚咚……”的声响密集的传来,却看到那些飞到她面前的箭矢,却是被她一人一剑给全部拦截了下来。

    趁此机会,白浪策马崩腾,朝着千户所跑去。他不敢再继续待在这里。

    他坐下骏马速度极快,奔跑之间带着呼啸的风声,一溜烟的几乎就跑没了影。

    与此同时,千户所的士兵终于集结完毕,在个个百户长的带领下,纷纷朝着他们这边跑了过来。

    白浪见到自己的士兵终于集结完毕,立即大声命令道:“火器队,给我瞄准他们,射!”

    他的声音很大,听到他这话的千户所军士,一个个神色大变,其中有人更是惊呼道:“火器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千户大人直接命令火器队出手?”

    “难道是江湖一流高手?不可能啊,若真是江湖一流高手,咱们也不可能去拦截他们啊!”

    “是不是江湖一流高手前来找麻烦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赶紧让火器队那些家伙开火!”

    “……”

    火器队,在这将军山的千户所,每一所配备十人,人手一杆火铳,持着火铳无差别攻击目标,即使是让胡一流高手,也得头疼。

    火器队是这卫所压箱底的底牌,若是出动,他自信能把一流武者都给留下来。

    眼前的竹儿和上官逍遥是不是一流武者,他心中没底,不过所有的打算都要往最坏的方向去想,只有这样,才能保全自己!

    火器队的队长是一个年龄约莫三十岁的男子,他身着一身暗红色的甲胄,其他的九名队员也是一样的装扮。

    在得到白浪的命令之后,火器队队长心里一凛,道:“千户大人,斥候小队的人还在那边没有撤回,若是此刻对他们使用火器攻击,恐怕会把他们也给覆盖在攻击范围之内!”

    白浪闻言,冷漠道:“别管那么多了,悍匪凶猛,现在若是不动用火器,待会儿危险的便是咱们。”

    这番话,让一众军士寒心。

    他能不管斥候小队的生死,他日也可以随意抛弃他们,平时待在这千户所之内,拥护这白浪,也只是因为他能让大家发财罢了,可发财和性命相比,孰轻孰重,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杆秤!

    感受到众人的情绪,白浪明白自己说错话了,当即又解释道:“那两人乃是江湖一流高手,咱们若是不使用火器,没有人能拿下他们。那斥候小队的人现在正缠着他们,他们在用自己的生命为我们千户所争取时间,咱们可不能辜负了他们的一番心意!”

    他的话有些前后矛盾,众人都知道他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台阶下,所以这番话也没有让众人情绪好转。

    火器队更是没有行动,那正在疯狂朝着上官逍遥和竹儿发射箭矢的斥候小队,那可是他们的战友啊!

    白浪见到火器队的人迟迟没有行动,顿时又大吼道:“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火器队的诸位,你们是准备违抗我的命令么?”

    “白千户,咱们还算是军人吗?”

    火器小队队长脸上带着苦涩询问着。

    自从驻扎在了这将军山之后,他们便感觉自己这些人和‘军人’这个词汇变得不相干起来。

    这将军山之中是有悍匪,但那是千户所还没有驻扎过来之前。十年前,两个千户所搬到了将军山,一前一后镇守在将军山的山底,那时候便已经把将军山的悍匪给灭的灭,收编的收编。

    如今将军山之中哪怕是还有悍匪存在,但都是听他们命令的。他们亦官亦匪,将军山的土匪是他们养的,为的便是劫走来往行人的财富。

    可以说从众人踏入将军山的那一刻开始,便距离‘军人’越来越远,现在的他们,只是野蛮的土匪!

    白浪听到火器小队队长的话,瞪了他一眼,冷漠道:“咱们还吃着朝廷的粮饷,便是朝廷的军人,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可我们在这将军山所做之事,和土匪又有什么两样?”火器小队张满脸迷惘的询问着。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咱们当初既然被下放到了将军山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若是不自己去寻创收机会,那你们甘愿留在这里吗?”

    说话间,白浪的神色越来越冷,他看到竹儿手中的长剑已经开始饮血,有一个斥候倒在了她的剑下,而伴随着那斥候的倒下,她的长剑又杀向了另一人,完全没有留手的意思。

    但看到火器小队队长徐敏山依旧不肯对上官逍遥两人发动攻击,又叹息了一声,说道:“徐队长,别多想了。无论咱们是官还是匪,起码得把眼前这危机给度过去才是!”

    “唉!”

    徐敏山也叹息了一声,虽说这些年早已经丢了军人的气质,忘记了军人的职责,但是从自身利益出发的话,自己还真有不得不出手的理由。

    “火器小队听令,两人一组,分三组火铳轮射,其余三人去营地把那火炮给我驾出来!”

    火器小队队长徐敏山下达了自己的命令,命令一下达,立即有六人扛着火铳,对准了上官逍遥他们所在的位置,开始发射起来。

    火铳填充丹药比较麻烦,打一枪就的换一发子弹,但有三个组轮流齐射,却是弥补的装弹慢的缺陷。

    当第一组的两人火铳发射之后,立即传出了一阵震耳欲聋的声响,正准备把眼前斥候小队都给杀光的竹儿,听到那如爆竹一样的声响传来之后,整个人的脸色变得铁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