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9章 千户白浪
    此人带头之后,另外八人手中的长弓已经纷纷对准了上官逍遥两人。之前那射出信号箭的人,那箭矢升空之后,顿时爆炸开来,伴随着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之后,一朵烟花绽放着五颜六色的色彩高挂天穹,看起来美丽得很。

    声音很震撼,烟花也很美,但这却是警报信号,信号箭一出,旁边的千户所将会以最快的速度汇聚兵马,杀向此地。

    “你们完了!敢对我们出手,便是反抗朝廷,这偌大的天下,将再没有你们的容身之处!”

    其中一名斥候冲着上官逍遥和竹儿大吼起来,他的神色有些狰狞,斥候小队队长便死在了竹儿的剑下,那狠辣的手段,让他心底发寒。

    现在唯有以言语上去威胁对方,才能让自己内心之中的恐惧减少一些,即使是这样,他也不敢直面上官逍遥和竹儿,以至于在吼出这番话之后,便骑着骏马,迅速退到了一旁,不敢靠近他们。

    也就在此时,不远处的千户所人影幢幢,号角声在千户所之中响起,一个个士兵正在快速汇聚,那烦乱的脚步声踩在地上,把大地都给踩得颤抖。

    竹儿扫了一眼不远处那千户所,皱了皱眉,说道:“这千户所的纪律好乱,和京城的卫所比不得。”

    这种情况若是换在京城,绝对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军士给汇聚起来,断然不可能出现手忙脚乱的情况。

    但眼前这将军山的千户所,士兵们汇聚的速度却有些缓慢了,而且脚步声杂乱,只证明了一件事情,那便是这千户所的军纪并不怎么好。

    听到竹儿的话,围着他们的九名斥候却是都放声大笑起来,其中有人更是不屑道:“就凭你们这些匪徒也敢点评我将军山卫所?咱们的军纪到底如何,待会儿你们就会知晓!”

    “你们胆子可真大,即使是江湖一流高手在面对一个千户所的时候,也不能大意,而你们却敢杀我们的人,真是找死!”

    “在我们千户所门口杀我们的斥候队长,是谁给你们的勇气?真以为自己有点武功,就能纵横天下了么!”

    “……”

    信号箭已经发出去,他们也和上官逍遥两人拉开了距离。看着千户所人头涌动的情况,他们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

    而且他们都是坐在骏马之上的,只要他们敢杀过来,他们便可以骑着马撤退,完全不用担心被那凶残的女人给斩杀。

    “你们找死!”

    可回应他们的是竹儿杀气腾腾的话,当着太子的面,他们的表现不堪也就罢了,现在更是敢威胁太子,若是不杀了他们,太子的威严又往哪里放?

    即使上官逍遥从来没有在乎过这些,但是作为他的侍女,却不能不在乎。所以此刻她提着手中长剑,身法如浮光掠影,那烟罗轻身法在此刻运转到了极致,如鬼魅一般,让人看不清她的方位。

    “不好!”

    众人见状,纷纷惊呼。

    谁也没有想到竹儿竟然会有如此之快的速度,就这般速度而言,他们即使依靠骏马的速度,也无法逃脱她的追杀!

    “咻!”

    便是在此时,竹儿已经追上了其中一名伺候,她手中长剑随手一挥,剑气瞬间从长剑之上爆发出去,一剑斩杀那逃走的士兵!

    另外正在飞逃的八人看到那飞起的头颅,有人被直接吓得跌落马下,完全没有想到这女子在此刻还敢出手。毕竟旁边的千户所已经在汇聚军士了,可她所做的第一件事情竟然不是逃走,而是追杀他们!

    杀了这斥候之后,竹儿看着其他逃走的人,冷漠说道:“你们这千户所,欺压百姓,拦在此地收过路费,和那将军山的恶霸又有什么区别?今日若是不肃清你们这千户所,我定然不会罢休!”

    “在我千户所之前杀我军士,口放狂言,是谁给你的勇气!”

    就在这时,一位手执长枪,骑着黑色骏马的中年男子策马崩腾而来,在他的身后,还有一群着装不整的士兵跟随。

    这些士兵正是那旁边千户所的军士,而眼前骑着黑马的中年男子,便是这千户所的千户,白浪。

    将军山的官道,虽然是宁阳郡通往京城的必经之路,但是因为将军山之中匪徒横行,许多从宁阳郡踏入京城的人,都选择绕道。

    不想绕道的,要么是对自己护卫有绝对的自信,要么就是对自己的实力有绝对的自信,要么便是出得起钱,能让驻扎在将军山两头的千户所护送。

    一开始将军山成立千户所的时候,凡是被调遣到这边的士兵,无不是如丧考妣。将军山地处荒凉,山中多匪徒,没有人愿意踏入这里,被分到这里,实属无奈。

    但是这将军山的千户白浪是个人才,来到这将军山之后,发现此地的情况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恶劣,甚至是一处赚钱的绝佳之所。

    有想法的人,再加上手中有势力,将军山这环境艰苦的地方,反倒是成了他敛财的宝地。

    他剿匪剿了十年,非但没有把将军山的匪徒给剿灭,反倒是让将军山的匪徒行事越发的肆无忌惮。

    民间有传闻说这将军山的匪徒,其实就是守护将军山的两个千户所假扮的。将军山之中真正的匪徒早就被消灭了。而消灭了将军山的匪徒,他们的任务也完成了,这两个千户所,必然会被撤走。

    因此,白浪想了一个办法,利用匪徒凶残狡猾为借口,联合另一所千户所,常年守在了这将军山,声称是震慑匪徒。

    他知道,若是将军山的匪徒都被剿灭了,那这将军山的两个千户所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而不剿灭匪徒,却可以借着‘震慑匪徒’的借口,收取行人的过路费,大肆敛财,让这凶险的将军山,成为自己的敛财之地!

    民间的传言不可能是空穴来风,既然传出了白浪养匪的消息,那自然是有一定道理的。

    而此刻白浪的形象完全没有驻扎在艰苦地方的那般沧桑,反倒是白白净净的,若不是穿着一身甲胄,恐怕没有人会把他当成一位军官。

    竹儿打量着眼前出现的白浪,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之色,道:“你便是这千户所的千户?”

    听到竹儿的语气,白浪有些不爽,皱了皱眉,道:“呵呵,杀了我千户所的人,现在还一副盛气凌人的语气,你胆量很大啊!”

    说着,他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道:“自信是好事,有自信的女人,更是吸引人。但是自信过头的女人,不过是蠢货罢了。再漂亮,也终究只能沦为玩物。”

    这番话,让竹儿火冒三丈,她手中长剑遥指白浪,脸上杀意浮现,道:“你找死!”

    “哈哈,找死?我千户所一千一百二十人,还有朝廷杀手锏火枪队在手,说我找死,你够资格吗?”

    白浪笑了,他并不急于动手。在他的眼中,竹儿和上官逍遥已经是他的俘虏了,两人面对一个千户所,这两人即便是一流高手,也不可能是自己这千户所的对手!

    一流武者虽然能万军丛中取敌将首级,但是却绝对不可能出现在他这将军山千户所。

    将军山两所千户所之中,都有杀手锏,配备着朝廷的火器,虽然每一所千户所只有一支十人小队配备火器,可这却是一股无法忽视的量。

    这千户所创立之初,曾有一名一流武者带着三名二流武者来袭,却是被火器队的人给绞杀当场。敌人甚至没有近身,便被消灭,就从这一点来说,足以证明火器队的威力。

    现在火器队的人还没有过来,但过来与否,其实也不是那么重要了。以他们现在和千户所的距离来算,火器队的人即使就在千户所,那火器的攻击,也可以杀至他们这边!

    “你们这将军山的两处千户所之所以建立,乃是为了震慑这将军山之中的悍匪,而你们呢?借着镇压这将军山悍匪的名头,却是行着路霸之事,朝廷对你们寄予厚望,让你们镇守这将军山,不是让你们行那土匪之事的!”

    竹儿虽然恨不得灭了这一个千户所,但真灭了这千户所,却也说不去。毕竟这是朝廷的军队,哪怕只是一个千户所,就此灭了的话,也会带给太子无尽的麻烦。

    只是这千户所的做法让她失望至极,朝廷的军队,堂堂正规军的编制,却成了披着甲胄的土匪,这事情若是传出去,坏的便是朝廷的名声!

    “说教我们?哈哈,杀了我千户所的人,现在居然还长篇大论的说教,你当你是什么人?是皇室的公主,还是陛下的妃子?”

    白浪嘲讽着,同时眼睛余光也在注意着自己千户所的动静。

    这千户所之中的军士太久没有训练了,军纪散乱,士兵军事素质良莠不齐,按照规定,一个千户所全部集结,最迟是三分钟的时间,可这都过去五分钟了,那些士兵还没有集结完毕,甚至是连武器装备都没有弄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