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8章 将军山,千户所
    竹儿的脸上写满了疑惑,绝对的力量?她目前的力量,放眼这江湖,也算得上是绝对的力量了,可真要面对一方大势力,单凭个人的力量,却无法去应对。

    上官逍遥这番话,让她心中更为焦急,心道:公子对权势不在乎,但是作为她的侍女不能不在乎,公子不在意储君是否被他人篡夺,但自己这侍女,却不能眼睁睁看着这种事情发生!

    她不爱思考,但不代表着她是个笨蛋。能以不到二十岁的年龄把自己的武功练到当时顶峰的行列,便足以证明她的天赋。

    看到竹儿脸上的坚决之色,上官逍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竹儿,你也不要多想。这世间若是我想要的,没人能从我的手中夺走。我手中的东西,也没人能抢走。你是我身边的侍女,安心服侍我就是,至于针对我的阴谋诡计,你也不要去多想,于我来说,一力破之便是!”

    他做了一个横劈的动作,这个动作一出,在他身前的那空间陡然如纸张一样被撕裂开来,黑漆漆的空间裂缝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前,仿佛是择人而噬的凶兽。

    看到出现在上官逍遥面前的那空间裂缝,竹儿神色大变,她感觉到了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感觉自己若是靠近那黑漆漆的地方,自己这身体绝对会被撕得粉碎。

    这难道就是公子的实力?平时他从没有修炼过,也没有看到他表露出过自己的实力,但是就这随意的一击,怎么就和传说中的撕裂虚空那么相似?

    传闻只有先天高手才能撕裂虚空,难道说,公子真的踏入了这个行列?

    看到竹儿脸上的震惊之色,上官逍遥玩味笑道:“竹儿,待在我的身边,你负责卖萌装可爱就行了。”

    听到这话,竹儿有些不满的答道:“哎呀,公子,竹儿可不是花瓶呢。”

    不过她的注意力却是在上官逍遥身前的那一道黑漆漆的空间裂缝,空间裂缝久久不散,看得她头皮发麻。

    看着竹儿的目光还在那一尺多长的空间裂缝上,上官逍遥笑了笑,道:“走了,回京!”

    官道之上,每隔一段距离,便有一些酒肆、茶馆。这是供人休息的地方,长途的奔波,在荒郊野岭若是没有休息的地方,对于武者来说,也是一种负担,但上官逍遥和竹儿却是一路绝尘。

    ……

    将军山,一处婉转弯曲的官道,也是从宁阳郡入京的必经之路。

    将军山上多匪徒,常有武者、镖局在此地被劫的情况发生。

    更甚者,有盗匪曾在此地劫过皇岗,劫过其他属国前来朝贡的贡品。

    将军山易守难攻,江湖有话叫:一入将军山,性命去半边。

    说的是这将军山的凶险,踏入将军山范围,便相当于自己只剩下半条命。

    正因为将军山的形势复杂,在这将军山官道的两头,都有大军镇守。

    两个卫所前后驻扎在将军山官道,为的便是保护这来来往往的路人。有朝廷的两大千户所镇守在这里,确实对将军山造成了震慑。

    千户所,每一千户所一千一百二十人,而且还是擅骑射的百战军士守护,也紧紧是形成了对将军山的震慑,并没有把将军山的匪徒给彻底剿灭。

    将军山是一片原始丛林,林中瘴气丛生,猛兽毒虫数不胜数,不熟悉将军山地形,贸然去剿灭将军山之中的匪徒,完全是找死。

    而且即使是有两个千户所一前一后守卫着这官道,却时有发生被劫事件,就连朝廷那这将军山也没有任何办法。

    将军山就像是插在赵国心脏的一把利刃,拔之不去,对朝廷的危害极大。有人说在将军山之中发现过被朝廷追杀的穷凶极恶之人,也有人说将军山之中有前朝余孽在练兵,更有人说在将军山之中盘踞着一头真龙。各种各样关于将军山的传说,震慑着一批批想要踏入京城的人。

    而此刻的上官逍遥和竹儿却已然来到了将军山的势力范围。将军山如盘卧的巨龙,高耸入云。官道乃是前朝所建,当今赵国,只是负责维护而已。

    在将军山的山脚下,千户所遥遥在望,上官逍遥和竹儿却没有踏入千户所的心思,两人骑着快马,是直接入了山。

    可就在两人踏入将军山之后,伺候便发现了两人,远远的以弓箭拦截,数道凌厉的箭矢从远方射向了上官逍遥和竹儿,逼迫他们下马。

    竹儿见状,抽出挂在马上的长剑,一剑横劈,剑影缭绕,只听见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所有的箭矢都被她给斩落。

    与此同时,十个穿着甲胄,骑着骏马的军士来到了他们的面前,他们人手一把弓箭,一过来就把上官逍遥两人给围了起来。

    其中为首者更是说道:“想要通过将军山,没有我们的保护,休想活着走过去。”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目光在竹儿的身上打量着,眼神闪过一抹贪婪之色。这种漂亮的女子,他生平仅见,对方那倾国倾城的脸蛋,却是让他忍不住迷醉。

    欣赏了一会儿竹儿的容貌,这伺候小队队长又说道:“好漂亮的女子。你这般漂亮的女子,可是那将军山中匪徒最喜欢的,若是踏入将军山,绝对无法走出来。”

    竹儿看着这队长脸上贪婪的神色,眼中闪过一抹厌恶之色,冷声说道:“以弓箭拦截我们,你便是要对我们说这些?”

    队长闻言,笑道:“哈哈,自然不是。踏入将军山,自然要遵守这将军山的规矩。由我等护送你们走出这将军山,而你们则要付出相应的报酬。”

    竹儿的脸上冷意越来越浓,冷漠道:“噢?朝廷设立在此震慑匪徒的千户所,本是为了要剿灭这里的匪徒,什么时候成了路霸,要向来往者收取过路费了?”

    “不愿意给护送费?也罢,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将军山中匪徒可都是吃人的恶魔,一个不小心,便会把你们吃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这队长威胁了一番之后,又恶狠狠的瞪了一眼上官逍遥,道:“这文弱的家伙,可没有保护你走出这将军山的资格!”

    说着,他的脸上又浮现出一抹淫笑,对竹儿说道:“不过我这人心肠软,看不得有人殒命将军山。你若是肯陪我一夜,我便带着你们安然走出这将军山,如何?”

    听到队长这话,竹儿脸上的杀意瞬间涌现出来,杀意汇聚成刮骨罡风,立即朝着这斥候队长杀了过去。

    一股危险的气息袭来,这伺候队长神色大变,顷刻之间,只感觉自己身上的甲胄在这煞气罡风之下,别划下了一道道白痕,而他坐下的骏马更是被煞气罡风在身上留下了一道道血痕。

    这刹那,他陡然明白过来,眼前这女子可是能以长剑斩箭矢的存在,这女子是江湖武者,是有本事在身的人!

    “难怪不绕道非要踏入这将军山,原来是仗着自己武者的身份!”

    斥候队长策马后退,而后大手一挥,道:“袭杀朝廷军士,便是蔑视朝廷律法,你们这些江湖武者,该杀!”

    另外九人纷纷举起手中的弓箭,瞄准了上官逍遥和竹儿,显然是要把他们都给射杀在马下!

    面对这些军士的举动,竹儿脸上写满了屈辱之色,对上官逍遥说道:“公子,我能杀光他们么?”

    看在他们都是朝廷军士的份上,她才这么询问了一句。否则的话,就从这伺候队长敢对他们射箭矢,她便要把他们都给斩杀!

    上官逍遥闻言,轻描淡写的说道:“杀吧。”

    得到了上官逍遥的肯定,竹儿脸上的杀意更浓了,道:“本以为你们镇守这将军山,劳苦功高,是值得尊敬的战士,却没有想到你们却和那将军山的匪徒一模一样,既然如此,我若是还留你们的性命,便是为祸他人!”

    伺候队长闻言,大笑道:“哈哈,就凭你?就你这小……”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一道残影杀到了自己的面前,一抹寒光袭向了他的脖颈,一颗硕大的头颅瞬间飞起,震慑着另外九人!

    这伺候队长在这将军山作威作福惯了。每当有人想要从这宁阳郡将军山直入京城的,他都会索要‘护送费’,遇到漂亮的女子,留下来玩弄一番也是常事。若是那些誓死不从者,直接杀掉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做过。

    今日遇到竹儿,他被她的容貌所吸引,也想如原来那般留下对方供自己玩乐一番,却没有想到自己会因此而丧命!

    竹儿的手段,震慑着另外九人。那九人的脸上写满了惊恐之色,谁也没有想到会遇到这样的状况,这女子,竟敢直接对他们出手!

    她难道不知道旁边就是千户所吗?一千多人都驻扎在这里,他难不成还想要和这千户所作对?

    “敌袭!”

    其中一名伺候反应最快,大吼一声,手中信号箭立即朝着天穹发射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