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7章 力量之论
    国之将亡,乱象纷呈。

    如今的赵国可谓是如日中天,断然没有亡国的征兆。但上官逍遥所导致的一场天降异象,却是成功让民间开始暴动起来。

    这暴动虽然还没不明显,但从多地冒出来各种各样的教派,便足以证明这是一场席卷全国的风暴。若是处理不及时,民间的乱象,很有可能颠覆赵国的统治。

    梅儿她们在替上官逍遥担忧,但作为始作俑者的上官逍遥,此时却和竹儿一起,踏上了回归京城的路途。

    赵国的交通四通八达,官道可通郡县。宛城只能算是一小县城,但从宛城的官道却可以直达京都。

    官道是前朝所留,亦有赵国三百年的修缮,每一县每一郡相连,每一郡又互通,全国的交通可通往赵国任何地方,只要赵国任何一处地方发生暴动,赵国的铁骑可在三日之内抵达全国各地。

    可是当小半个赵国都笼罩在天降异象的乱象之下,赵国的铁骑就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不过是短短三日时间,各地的乱象加剧,有些小地方甚至已经有农民起义军冲击官府,给当地官府造成了不小的困扰。

    其实这所有的变化都在上官逍遥的眼下进行。他神识一扫,便能知道这世界所发生的任何事情。对于他来说,赵国的暴乱也好,江湖门派的道统之争也罢,都不过是玩闹罢了。

    而跟在他身边的竹儿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和上官逍遥独处,可是难得的机会,待在他的身边,自己是不是也要使一些女子常用的魅惑手段,迷惑迷惑公子,若是能和他发生一点超出主仆关系之外的事情,那岂不是美哉?

    一路上,竹儿都在琢磨着这个问题,她陷入了自己那无穷尽的幻想之中,时而傻笑,时而皱眉,时而又呆呆愣愣的盯着上官逍遥看着,弄得上官逍遥一阵无语。

    骑在快马上的上官逍遥,看着竹儿时不时的盯着自己看着,笑着问道:“小猪儿,你这是干嘛?心中莫不是有什么事情不成?”

    竹儿闻言,脸色微红,不过立马提着胆子盯着上官逍遥那张俊俏的脸,询问道:“公子,这世间可有女子入你的眼?”

    她的眼睛一眨不眨,像根木头一样呆在了骏马上。如果不是骏马那不急不缓的步履带着她的身形颠簸,她现在的模样那就和雕像没有什么两样。

    突然听到竹儿这么问,再看竹儿脸上那花痴样子,上官逍遥有些无语的说道:“竹儿,前面有石头。”

    他可不想回答这问题,这世间可否有女子让他动心?就目前的世界而言,又有哪位女子有让他动心的资本?

    而且三世为人,早已经把情爱方面的事情给看开了,动心之人,除了第一世的皇后之外,这世间也再无人能入他的眼,进他的心了。

    听到上官逍遥略过自己的问题,竹儿有些失望。听公子说自己的身前有石头?自己的身前可没有什么石头。

    这可是官道,又哪有什么特别凸起的石头横在路中央?

    可刚这么想,她就感觉骏马颠簸得剧烈,整个人重心不稳,一下子就跌倒在了官道上,结拜的衣裳上顿时沾满了尘土,刚刚还出尘如仙女一样的装扮,现在看起来和田间的农妇也没有什么两样。

    “哈哈,要看路啊,竹儿。沿途的风景虽然不错,但自己的路才是最重要的呢。看不清前路,很容易就跌跟头了。”

    上官逍遥话有所指,可竹儿压根就听不进去,反倒是把一双美目停留在上官逍遥的身上,也不从地上起来,就愣愣的对他说道:“跟在公子的身边,竹儿不在乎跌不跌跟头。”

    说完,她脸色微红,而后又麻溜的从地上爬起来,以内力震飞了沾染在衣裳上的尘土,阵阵烟尘从她的身上冒出来,倒是在她的身前形成了一道烟尘迷雾,让人无法看清楚她的脸色。

    她是故意这么做的,可她面对的是上官逍遥。在上官逍遥的面前,这点小手段又怎能欺骗他的眼睛?

    看到竹儿眼中有失落之色,完全不负平时的活泼可爱,上官逍遥内心喟叹,自己终究只是这世界的一个过客,自己所遇到的人,终究只是人生驿站之中的一道风景。

    有朝一日自己会离开这世界,长生不死。而竹儿她们呢?百年之后,一捧黄土罢了。

    震飞了衣裳灰尘的竹儿又重新坐上了骏马,换了一个话题,问道:“公子,那天降异象发生,如今咱们赵国的处境,恐怕很难了吧?”

    上官逍遥笑道:“不难,任何宵小之徒,终究难成大事。想要颠覆赵国的人,目前还没有出生。”

    听着这自信十足的话,竹儿心中也没来由的感觉一阵踏实,不过也还是鬼使神差的说道:“不管这赵国以后会变成怎样,竹儿始终是公子的侍女,一辈子都待在公子的身边,服侍公子。”

    向上位者表忠心,这是每个下位者都会做的事情。上官逍遥的四位侍女也一样,时常表露着她们的忠心。

    可此刻从竹儿的口中听到这样一番话,上官逍遥却有些无所适从。虽说平时有指点她们练武,但是却从没有想过要把她们一直带在身边。

    只是听她的意思,自己早就在她的心中留下了印象了?凡人的生命,百年便算是漫长的。自己这一世的重生,不过短短的十八年罢了。十八年的记忆,和自己那数万年的记忆相比,其实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可就是在这样一个凡人的国度之中,自己听到菊儿一番话,竟然会让自己的心境有所提升,现在听到这儿这番话,甚至让他觉得自己以神祗的目光看待她们,也是错误的。

    任何生命都是值得尊重的,和生命的长短无关。相比起来,自己第一世只知道修行变强,第二世只知道复仇,而这一世,却是真切的体会到了属于普通人的人生,看到了属于普通人的快乐。

    上官逍遥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竹儿这番话,所以干脆询问了道:“竹儿,你说这世间什么最重要?”

    竹儿闻言,歪着脑袋打量了上官逍遥一会儿,一双美丽的眼珠子在眼眶中滴溜溜的转动着,可爱俏皮的模样尽显,说道:“这事情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对于竹儿来说,这辈子跟在公子的身边,便是最重要的。公子开心,竹儿开心,公子伤心,竹儿也会难过。但若是真有人让公子伤心了,竹儿定要斩了那让公子伤心的人。”

    上官逍遥道:“可你是否知道,这世间的任何事情,于我来说,都是过眼云烟,可有可无。”

    竹儿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抹疑惑之色,道:“公子,你为何看着天下事都会那么平静?有人散播您的谣言,您无动于衷。有人对您未来的位置有所觊觎,您不放心上。江湖中人人都想得到的《西门剑法》以及那《西门剑法》背后的《天山九剑图》,公子您更是看都不看一眼。公子,竹儿特别想知道,这世间可否什么是能让公子动心的?是否只有女人?”

    这也是她之前问出上官逍遥这世间可有女子入他眼的原因。不过现在再一次说到了这个问题上,立即挨了上官逍遥一个爆栗。

    “你跟在我身边就行了,小脑袋瓜子一天想什么呢。”

    再一次略过这个问题,看着竹儿骑着骏马抱着脑袋一脸委屈的样子,上官逍遥又正色说道:“权势、财富、地位,都没有自身实力重要。自身实力才是根本,一力破万法,任何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都是纸老虎!”

    这话上官逍遥说得格外的坚决,但对于竹儿来说,听到这番话,却让她有些担忧了。

    “公子,这世间最强的人,也不过是那传说中的先天高手。当今世上,唯一能数得上名声的,便只有那创建武当的张真人。可即使是张真人,在面对朝廷兵马的时候,也会暂避锋芒,这世间最强大的武者尚且如此,这世上又哪会有绝对的无视天下一切的力量?”

    她知道上官逍遥很强,即使是到了现在,以她的武道修为,都觉得上官逍遥深不可测。

    但这世间的极限力量便是先天,而先天高手,除了千年前的那位武当张三丰真人,还从没有听说过有何人踏足过这个境界。

    当年的武当在面临朝廷围攻的时候,张三丰都要暂避锋芒,上官逍遥再深不可测,在她的眼中,撑死了也就是先天,这世间最强的力量。

    先天的实力,放眼这江湖,还不能忽视朝廷的力量,也不能忽视江湖之中的一些大教。

    她觉得上官逍遥的想法很危险,他太小觑天下人了。

    所以才会说出这番话,想慢慢的把上官逍遥的观念给转变过来。

    上官逍遥听到竹儿的话,笑了笑,道:“小猪儿,你对绝对力量的理解太少了,或许有一天,你会见识到什么是绝对的力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