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3章 你对太子怎么看
    上官逍遥听着几人的声音,笑了笑,说道:“天降异象的事情倒是不用去管,若是其他地方有人借着这天降异象发生暴乱,当地自然是可以镇压的。如今对我而言,还是江湖之事更为有趣,你们现在就说说怎么看待这西门山庄的事情吧。”

    听到上官逍遥这话,梅儿眼神深处闪过一抹黯然之色。公子的心思不在皇位,现在天下都即将出现暴乱了,他却还关注江湖之事,可难道你就不明白,若是这次暴乱发生,民间将会变成什么样?若是真有人成功叛乱,把朝廷给覆灭了,你这太子的身份可就没有什么人会在意了。

    兰儿对于上官逍遥此时的平静也有些担忧,上官逍遥对待这次‘天降异象’的态度,实在是太平静了,就像是面对一件普通的事情,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这样淡定,您想过其中深层次的后果了吗?

    倒是竹儿大大咧咧的没有去想那么多,在他看来,公子担心的事情她才会跟着担心,公子不担心的事情,自己放开心玩耍就是。

    而且这些年跟着公子,什么时候从他的脸上看到过他露出担心的情绪?什么时候看到过他在意的事情?

    就说这次来这宛城,也是公子静极思动,来这边走上一遭罢了。至于那江湖中人都在争夺的《西门剑法》,江湖中人都在意的《天山九剑图》,在公子的眼中,也不过尔尔罢了。

    所以在听到上官逍遥的询问之后,她直接回答道:“西门山庄之事,说到底还是西门振兴这老家伙想法有问题。自己西门山庄明明没有实力保住《西门剑法》,那把《西门剑法》直接公布出去就是,把自己所知道的关于《天山九剑图》线索也公布出去,到时候江湖中人知道《西门剑法》了,都知道关于《天山九剑图》的线索了,那西门山庄自然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说到这里,竹儿总结道:“所以啊,没有相应的实力,最好的办法便是认怂。要么怂一阵子,等待着以后的崛起。要么怂一辈子,当个安安稳稳的普通老百姓。要么就找个大靠山,背靠大树好乘凉,就像我们一样,找到公子您这颗大树,我们的日子一天过得倒是逍遥了。”

    竹儿说完,又笑嘻嘻的对上官逍遥说道:“公子,你易名上官逍遥,是不是也起的逍遥快活之意啊!”

    上官逍遥闻言,轻轻一巴掌拍在她的额头上,道:“你就闭嘴吧,把我当作你的靠山,也就你这小丫头有这样的想法。像你这般实力,不管放在什么地方,都能在江湖中闯下偌大的名堂!”

    “可我就喜欢待在公子的身边呀,竹儿是公子的侍女,一辈子都当公子的侍女。”

    说着,她俏脸微红,嘀咕道:“不过要是能把竹儿的等级提成妃子什么的,竹儿也不在意的。”

    上官逍遥一阵无语,这竹儿,还真什么话都敢说。你这嘀咕是嘀咕么,我就在你面前,我能听不到么!

    不过也只能假装听不到了,他的目光又移到了梅儿的身上,道:“梅儿你呢?有什么见解吗?”

    梅儿听到上官逍遥询问自己,抛开了脑海中其他杂七杂八的心思,说道:“江湖武者无法无天,这次他们对付西门山庄,无异于是直接抢劫。可江湖中这样的武者太多,若是不肃清江湖,这世界迟早会被他们弄得乌烟瘴气!”

    梅儿说完,兰儿也说道:“江湖武者,不承认国家律法,自认凌驾于国家律法之上,凭自己的喜好做事。他们若是守法也就罢了,不守法的,那便都杀掉,杀鸡儆猴,杀到他们害怕为止!”

    杀气腾腾的话从兰儿的口中说出来,和她的美丽显得有些不相符。但她就是这样的人,公子是太子,是未来的皇帝,这些家伙藐视律法,和朝廷作对,那江湖武者都是公子的敌人,既然是敌人,自然是杀掉了来得好。

    最后轮到菊儿来讲。其实她没有参与西门山庄之事,不过其他人三人都说了,她也跟着说道:“我虽然没有参与西门山庄之事,但是对西门山庄之事也有所耳闻。这次西门山庄的事情,其实并没有完结。他们没有得到西门剑法,便会从西门山庄的其他人入手。有的势力没有得到《天山九剑图》的线索,恐怕也不会放过那些从西门山庄走出去隐姓埋名的人。因此,江湖需要治理,但是治理江湖,朝廷直接出面,却很可能起到反作用,倒不如直接从江湖内部瓦解。”

    说到这里,她又微笑着说道:“在这一点,咱们倒是拍马也比不上公子。公子有远见,降服那仇九刀、夜刃等人,让他们去江湖之中创建势力,以他们为钉子,钉入江湖,不出十年,江湖定然会大变模样。”

    上官逍遥闻言,笑道:“哈哈,菊儿你说的倒是不错,但是把仇九刀他们当做钉子钉入江湖,却是你们四个的主意,和我无关。但这种做法总归是正确的。”

    兰儿趁此机会问道:“公子,那这次咱们从西门山庄带回来的那些武者是不是都要杀掉?”

    他们制服了那些对付西门山庄的武者,而后带回到了这宛城,关押在宛城的监牢之中。有他们在,那些犯事的武者不敢越狱,但若是他们走了,他们又能不越狱么?

    宛城的监牢可关不住江湖武者,这些牛鬼蛇神若是等他们走了之后再闹腾,那便有些不好处理了。

    提到监牢,上官逍遥直接说道:“嗯,先关他们几天,然后梅儿你去问问他们是否愿意归降,若是不归降朝廷的武者,那就都杀了。”

    平静的话,却是一言决人生死。

    ……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间,已经三天时间过去。

    三天时间,西门山庄的事情在江湖中只能算是一件小事情了。和天降异象比起来,西门山庄的事情变显得如尘埃一般,不再惹人注目。

    这三天时间,各地的乱象被写上了奏折,呈递到了庙堂之上。

    如文凤青所说的那样,天降异象,国家混乱。有心人利用百姓的愚昧,宣传邪教。各地邪教层出不穷,各种莫须有的鬼神被人给塑造出来。百姓信教拜神,武者也在其中充当神棍。有些江湖门派更是摇身一变,他们那死去的老祖宗被他们塑造成了通天彻地的鬼神,开始在民间发展信徒。

    皇宫之中的庆帝看着自己案桌上堆积成山的奏折,只感觉一阵头大。自己担忧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一场天降异象,对于百姓而言,本身是好事情。那一股神秘的力量治好了他们的病,让他们痊愈,让身体瘦弱的人,受到了滋养,身体开始变得健康。

    可是就这样一场对天下人而言都是好事情的天降异象,却被有心人给利用,以至于在短短三天时间之中,凡是受到那天降异象荫泽的地方,都发生了暴动。

    其中他最为担忧的便是兖州、青州和徐州的事情。来自这三个地方的奏折让他格外重视。魔教天蝉教的势力便在这三州。

    以往天蝉教只是在江湖之中称尊,虽然也在民间发展信徒,但总得来说,是有限制的。并不是大张旗鼓的收信徒。

    但是现在天蝉教的人却是左手拿着度人经,右手持着杀人刀,开始整合这三州的势力。

    天蝉教势力庞大,连当地官府都不敢管。好在天蝉教也有底线,没有去和官府硬碰硬,没有人去度化官府。

    但他们直接度化百姓,若是让他们把三州的百姓都给度化了,那以后这兖州、徐州和青州三州之地,便会成为国中之国,甚至这天蝉教以后直接创立一个国家也说不定。

    看完来自兖州、青州和徐州的奏折之后,庆帝便下了决定。其他地方虽然也有乱象,但是这乱象却没有这三州来得厉害。

    现在当务之急,便是把天蝉教的势力给打压下去,否则的话,后患无穷!

    放下手中的奏折,庆帝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对旁边的大内总管说道:“太子那边消息传过去了吗?”

    大内总管恭敬回答道:“禀皇上,若不出意外,今日便可以把消息传递过去。”

    皇帝点了点头,又问道:“你对太子怎么看?”

    听到这话,大内总管立即跪在地上,诚惶诚恐道:“皇上,老奴不敢妄言!”

    对于皇帝所问的这话,他自然不敢乱说,庆帝独子太子,未来的皇帝,自己作为皇家的奴才,又怎能去妄议太子?

    即使是皇帝询问,把这个话当作没有听见就是,自己真要去说太子是一个怎样的人,那纯粹就是找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