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1章 天蝉教动
    对于这北岳酒肆之中这些武者的嘲讽,青木道人丝毫没有放在心上。

    “这世间,是有神灵的。若是没有神灵,那你们告诉我,这万物复苏的事情,为何会发生?这是人力所能做到的吗?那让万物复苏的力量,来自于神!是我道家老君怜悯天下众生,降下神力,帮助众生的!”

    青木道人或许不是一个擅长蛊惑人心的人,所以他说的话,除了让众人不相信之外,还觉得他格外的虚伪。

    “哈哈,神?青木道人,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完全就是编造的,用一个莫须有的梦境拿来说事,说你突然找到了信仰,说要给天下人指明方向,完全就是假的!”

    说话这人略过了那‘万物复苏’的事情,反倒是一个劲的指责青木道人所说的‘梦境’是假的。

    青木道人闻言,怜悯的看了一眼这人,叹息了一声,说道:“唉,又一个迷途的小羊羔。”

    听到这话,这人气得跳脚,把自己比喻成了‘小羊羔’,这让他心中恨意丛生,恨不得立即割掉青木道人的舌头。

    但是实力的差距,让他直接打消了自己心中的念头,开什么玩笑,对一个一流高手展开攻击,以自己的实力来说,完全就是找死!

    其他人不再开口,都怕惹恼了这青木道人,把他们都给斩杀在当场。

    而青木道人在叹息了一声之后,却是一步步的朝着北岳酒肆的门口走去,众人看着他离开,都愣住了。

    他突然来到这北岳酒肆,和众人谈论了一番关于‘信仰’和‘神灵’的问题之后,竟然直接离开了,这不像是他的风格!

    而那些嘲讽青木道人的武者,看到他离开,一个个却是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

    青木道人在江湖之中恶名满满,一怒之下杀人灭门乃是常态。今天他却像是转了性子一般,居然没有杀那些对他冷嘲热讽的武者!

    可就在青木道人走到门口的时候,所有人都愣住了。青木道人走出北岳酒肆的大门之后,每走出一步,脚下便开出了一朵莲花。

    洁白的莲花看起来圣洁祥和,充斥着神圣的气息。一些心中对青木道人充满憎恨的武者,在看到他脚下的白莲花之后,心中对他的恨意却是在慢慢减少,心境也变得祥和下来。

    此刻众人的目光都移到了青木道人的身上,看着青木道人的背影,有人恍惚、有人惊恐、也有人双眸绽放出坚决之色跟在他的身后。

    更有胆子比较大的武者却是尝试着把青木道人脚下的白莲花给拾起来,可是手掌刚触碰到那白莲花,白莲花就像是遇到了烈火的冰块,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神迹,这是神迹!”

    有人惊呼了起来,青木道人一步一莲花,这和传说中的神迹没有什么两样!

    “不可能,或许是障眼法,这是假的,这世上没有神仙,这一定是障眼法,是我们所不能理解的障眼法!”

    “我也相信这是障眼法,大家可千万不要被这青木道人给迷惑了,他是怎样的人,你们都应该清楚。他所说的话,不可信,也不能信!”

    然而就在这些声音落下之后,却看到青木道人已经踏出了七步,而这七步相隔的距离,却是已经超过了一百米,可他的步履,看起来和普通人行走无异!

    七步七莲花,七步走出了百米距离,而走到第七步的时候,青木道人却是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他背对众人,背微微弯了一些,也就在此时,一道圆形的慧光出现在了他的脑后,配合着他那一身道袍,让他此时看起来就像是那传说中的神灵!

    “尘世泥潭,众生皆苦。我白莲神教,愿相助天下迷途众生脱离苦海,信我白莲神教者,神魂永生!”

    仿佛是来自九天之外的声音,又好像是从青木道人口中传出来的声音,声音忽远忽近,让人听不真切到底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但是这话说完,青木道人的身影却是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那是一个小斜坡,青木道人的身形看起来就像是踏上了天穹,又像是走入了小斜坡之下,踪迹留给了他人瞎想。

    北岳酒肆之中的众人看到这一幕,一个个都不由得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在青木道人消失之后,地上还剩下六朵白色的莲花,白莲花栩栩如生,看起来和真正的莲花没有什么两样。

    可是这十里坡根本就没有莲花存在,而且这是青木道人一步一莲花,连走七步走出了七朵,这几乎就是神迹!

    “到底是怎么回事?青木道人难道真的得到了道家老君的指点?”

    “不可能,我还是认为这是障眼法,是一种我们所不知道的障眼法!”

    “不管是障眼法还是真实的,我现在只怀疑这青木道人的目的!他为何要在我们的眼前显化神迹?”

    “……”

    众人七嘴八舌,对于青木道人所留下的‘神迹’感到不可思议。

    ……

    另一边,走下了小斜坡的青木道人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自语道:“也不知道那些家伙信不信,若是信了,下一次出现的时候,我便是白莲教的老祖,若是依旧不信,倒是让我后续的事情有些不好做啊!”

    他看了一眼宛城方向,眼中陡然闪过一抹惊恐之色,又自言自语的说道:“他们交代下来的任务是要在江湖之中发展势力,我这以神棍是手段来欺骗他人,若是被太子殿下知道了,会不会收拾我?”

    一想到这里,他就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这年头要以怎样发展实力才是最快的方式?绝对是装神棍。

    装神棍,忽悠江湖武者,忽悠百姓,只要有人相信自己的‘白莲教’亦或是‘老君教’,自己就能把他们发展成为狂热信徒,到时候人传人,说不定用不了多久的时间,便可以让这赵国的谈下都是信仰自己教派的人。

    可教派能忽悠人,却也能引起大乱子,若是让全天下的人都信仰自己的教派,那自己岂不是可以和国家抗衡了?

    “咦,这么一想,倒是也没有什么可怕的地方了。只要我解除了身上的三日绝命散剧毒,我就一心发展我的教派,只要教众人数多,到时候颠覆这赵国也不无不可!”

    “唉,可是太子殿下深不可测,他身边的侍从都是一流高手,我若是和他作对,肯定会死的很惨啊!”

    “……”

    青木道人金无道,他从小斜坡走入了丛林之中,一路上喋喋不休,一个人自言自语,像个疯子。

    他其实不愿意按照竹儿她们交代的任务,去江湖之中创建势力当朝廷的眼线。毕竟自由之身,又有谁愿意受到束缚?

    而这一次故意装神棍欺骗他人,利用高深的障眼法制造出一步一莲花的假象,让众人相信自己是得到了道家老君的托梦,给自己塑造一个‘神使’的身份,借着这一次那‘万物复苏’的东风,也许能把自己给推到一个极高的位置,到时候就是把势力发展成草原狄狼国国教一般的势力都有可能!

    ……

    徐州,青羊山脉。

    青羊山脉绵延数千里,东临沧海,北入狄狼国,西接吐蕃,南入扬州,是一片未遭受破坏的原始森林。

    青羊山脉有多种称呼,徐州称之为青羊山脉,吐蕃称之为啊穆郎玛,狄狼成为姆妈山,各个国家,各种不同的叫法。

    徐州的青羊山脉只是占据了山脉的一点小尾巴,饶是如此,放眼赵国,也是一处在赵国都排得上名号的高山。

    而此时的青羊山脉深处,一处名为风月岭的地方,却是人流涌动,在那崇山峻岭之中,原本人迹罕见的地方,此刻却能见到一个个人影不断走动着。

    他们都朝着风月岭的平坦处行进,没多久,在风月岭那约莫百亩的平坦处却是汇聚了一个个武者。他们统一穿着黑色的衣裳,黑纱蒙面,把自己给捂得严严实实。若是换做普通人的话,即使是初秋的天,又是在山林之中,这般装扮也足以把人给闷热死。

    可他们是武者,这般装扮虽然令人觉得难受,却不足以被闷热捂死。

    当无数的黑衣人汇聚在风月岭平坦处之后,风月岭之中陡然传出来了一个威严的声音:“我天蝉神教永恒不灭的神灵降下神迹,如今大半个赵国都受荫泽,那是我们真神选中的教众,诸位神教弟子即刻出山,传播我神旨意,传播我教宗旨,指引我神子民回归!”

    声音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传播出来的,却让这风月岭山谷处的众人听得清清楚楚。

    当这话说完,那些天蝉教的黑衣教众却是纷纷出山,带着天蝉教的使命,去外传播天蝉教教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