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0章 青木道人
    ‘万世盟’这个名字定下来之后,李显煜又对众人说道:“咱们既然成立了一个永久性的联盟,那么从此刻开始,大家都是我万世盟的成员,也都是我万世盟的元老,以后发展壮大万世盟的重任,便要落在各位身上了!”

    “我等定然不负盟主期望!”那之前和莫问笑一起站出来的三人异口同声的响应李显煜的话。

    他们的声音一落,众人也异口同声道:“定然不负盟主期望!”

    整齐划一的声音,像是早就排练好了的一般。

    看到这一幕,李显煜心中有些激动,一个势力属于自己的势力,终于在自己的手中形成了。这是自己一手创建的势力,自己是绝对的主宰者!

    之前在侍女菊儿手中所受到的羞辱,而眨眼间自己就创建了一个势力。这个势力的成员虽然都是一些乌合之众,但是他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绝对会把这些家伙都给驯服!

    这一刻,他有了扬眉吐气的感觉,不用再龟缩在一个双龙帮之中当一个三当家,不用再面对太子侍女之时的无力。只要借着这一次天降异象的东风把自己的势力发展起来,自己绝对有希望成为江湖顶尖的门派,甚至可以把自己的‘万世盟’给变成江湖第八大门派的可能!

    此时他也不管众人是真心诚意的表态也好,是虚假作态也罢,对于他来说,忠诚在此刻其实并没有多大的用处,忠诚需要经历诸多磨难之后,才能体现出来。而现在,他所想要的,便是一股属于自己的势力!

    所以他此刻再次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便划分一下职位!”

    他的目光一一从众人的身上扫过,到目前为止,这大厅之中武者的名字他能叫得出来的,数量都有限。

    不过名字这些东西,以后自然会知道,当务之急,是趁这个机会,把众人给稳住!

    他指着之前站出来想要对抗他的三人说道:“从今日开始,你们三人便是我万世盟的副盟主,我若不在万世盟,你们三人联合,可执行盟主权利!”

    “多谢盟主!”三人立即跪在了地上,恭敬领命。

    把这三人安顿了之后,他又看着剩下的十八人,而后又一一任命,把剩下的十八人都给任命成了堂主,从执法堂、练功堂、巡逻堂、情报堂、暗杀堂等,凡是他所能想到的名堂,都在此刻认命了出来。

    至此,这清风客栈之中的二十一人,全部都获得了属于自己的职位!

    他们一下子就成了万世盟的骨干,而这刚建立的万世盟,却是没有一个底层人员!

    “诸位,从此刻开始,除了三位副盟主之外,你们十八人便是我万世盟的十八堂主,发展壮大万世盟的中忍,便落在你们身上了。如今咱们万世盟人员稀少,还请诸位堂主发力,都收纳人手加入我万世盟!”

    “是,盟主!”

    ……

    十里坡,北岳酒肆。

    此刻在这北岳酒肆的大厅之中也坐着二十号武者,可以看到每一个武者的脸上,都带着震撼之色。

    上官逍遥身上逸散出去的那一缕气息,让他们受到了莫大的好处,可最让他们震撼的,还是那坐在大厅最显眼地方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手执拂尘,身着一身道袍,颇有一副仙风道骨的气势,酒肆之中的武者目光都在他的身上。

    “他不是青木道人吗?不是说他被太子殿下给抓住了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难道说他从太子的手中逃走了?可太子手下的侍从个个都是超级高手,这青木道人又是怎么逃脱的?”

    “这你们就有所不知了,传闻这青木道人他们当日刺杀太子失败,最后被关押在了宛城的牢房之中,而没有太子侍从把守的牢房,又怎能拦得住江湖一流高手?”

    “如此说来,这青木道人是越狱了?”

    “……”

    北岳酒肆之中男子,正是青木道人,他的脸上带着祥和的微笑,听着众人的议论,他笑了笑,说道:“诸位一定很好奇我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吧?正如所说的那样,前几日我们刺杀太子失败,被俘之后,被关押在宛城的牢房。”

    说到这里,他语气微微停顿了一下,环顾四周,看着众人脸上的各种表情,说道:“你们一定是认为我越狱了吧?事实上我待在宛城的牢房之中压根就没有动过。”

    “青木道人,你是骗我们的吧?你待在牢房之中没有动过,又怎么可能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就是,青木道人,越狱就越狱了嘛。那宛城的牢房,咱们想去就去,想走就走,那牢房,关押普通人还行,要关押江湖武者,恐怕就是连不入流的武者都关不住!”

    “宛城的牢房对于江湖武者来说,那就是形同虚设!”

    听着众人的话,青木道人脸上的笑容依旧,不过却挥了挥手,打断了众人,说道:“诸位请先听我说完。”

    众人噤声,而青木道人则又继续说道:“我被关在宛城牢房的时候,就一直在睡觉。不过在睡觉的时候,我却做了一个梦。我梦见了道教老君,道教老君说我凡尘俗世之中还有事情没有完成,需回归凡尘完成自己的使命,方能得见大道。

    而梦醒之后,我便感觉到了一股神秘的力量让我的武功再做突破,而且我本人也离开了宛城的牢房,出现在了这十里坡。”

    “青木道人,你骗人的吧?”

    “这世上哪有什么神仙啊,你梦见了你道家老君,然后梦醒了你就出现在了这里,这恐怕是你在梦游吧?”

    “青木道人,你的话太匪夷所思了。”

    “……”

    众人不相信青木道人所说的这些,不过话语之中倒是没有怎么去得罪他。毕竟他是江湖一流武者,如今经过那神秘力量的滋养之后,恐怕他的实力也有所突破,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根本就不敢得罪青木道人。

    别看这青木道人是道教信徒,但是在江湖中,他却是出了名的狠辣之辈。一手青木拂尘不知道杀了多少人,称之为杀人不眨眼的魔鬼也没错。

    看到众人都怀疑自己的话,青木道人继续说道:“你们不相信也是正常的,若是有人相信我这番话了,我才觉得有古怪。毕竟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我自己都觉得这一切匪夷所思,可事实就是如此,我却是没有编造任何一点。”

    众人还是不相信,但是也不好继续反驳,毕竟在江湖中,实力便代表着一切,没有实力,压根就没有什么发言权。

    “青木道人,你来这里,该不会是来给我们讲故事的吧?”终于有人问出了青木道人来到这北岳酒肆的目的。

    “青木道人,你既然是不知不觉之间从宛城的牢房走出来的,那现在宛城方面肯定还在通缉你,可你却还来这北岳酒肆给我们讲故事,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听到有人询问自己的目的,青木道人微微一笑,道:“我的目的很简单。老君说我凡尘俗世之中还有事情没有完成,之前我还不知道自己到底有什么事情没有完成,不过现在看到你们,我却知道自己有什么事情没有完成了。”

    “噢?不知道青木道人到底是有什么事情没有完成?”

    “教化天下是我道教的职责,身为道教传人,理应担负重任。回顾我的前半生,一路血腥杀伐的走来,便是因为我心中没有神,没有信仰。可老君既然把我从宛城的牢房之中不知不觉的弄出来,便证明这世上是有神明的。世人没有了信仰,便如那迷途羔羊,不知归路。我身为道家传人,当为天下迷途之人指明方向!”

    青木道人的话,让众人心中惊讶。

    他在江湖之中的名声不怎么好,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恶棍。但是现在青木道人却说要为天下人指明方向,这怎么听都感觉扯淡。

    “所以青木道人你是要让我们信仰你的道教?可你不是说你的前半生都没有什么信仰吗?”

    “你自己都没有信仰,为何又要让我们去信仰你的教派!”

    “青木道人,若你是想要成立一方势力,想要让我们当你的手下,凭你的本事,我们自然不会拒绝,但你何必要把话说得那么冠冕堂皇呢?这样会让人觉得你虚伪!”

    “……”

    之前有人不想得罪青木道人,可现在有人忍不住了,直接嘲讽了起来。

    青木道人听着其他武者那喧闹的声音,挥了挥手,说道:“诸位,没有信仰,那是过去的事情了。”

    “哈哈,那你现在的信仰是什么?金钱?女人?权势?别说你的信仰是神灵,这世间没有神灵!”

    “这世间若是真有神灵,如你这般犯下滔天罪孽之人,早就应该受到应有的惩罚了!”

    “青木道人,你武功高强,这一点是江湖中人公认的。但是你在江湖之中所做之事,哪一件不是邪恶残忍的?如今突然说自己有了信仰,你的信仰是什么?是屠戮弱者吗?”

    有人干脆冲着青木道人大吼起来,恶名远播的青木道人,在江湖之中的名声太臭,不讲信用、残暴无情是他的标签,现在他陡然说自己有信仰,在众人看来,只觉得格外好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