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9章 诛你九族
    对于林陌小和白木荣来说,在感动之余,心中是充满了愧疚的。这一路走来,跟在太子的身边,偶尔接受太子殿下的教导,被太子殿下点出了他们武功之中的破绽,他们也加以纠正了,可遇到九人联手,自己两人却没有全部拿下!非但如此,白木荣更是受伤,这让白木荣羞愧不堪。

    “公子,请允许属下把那逃走的仇九刀、夜刃、金无道和段清风四人缉拿归案!”

    白木荣心中越来越愧疚,此时上官逍遥让他们下去休息,但是他却没有办法安心去休息疗伤,当即向上官逍遥请命。

    “公子,我也去!”林陌小也恭敬请命。

    两名侍卫都恭恭敬敬的半跪在地上请命,对于他们这恭敬的态度,被点了穴道的李流水五人却是疑惑不解,一个皇室的太子而已,身份虽然尊贵,但是也不至于让两名一流高手如此尊敬吧?

    看这两名黑衣侍卫的模样,显然是把发自内心的尊敬太子,这太子何德何能,能让江湖一流高手如此对待?

    不仅是这两名黑衣侍卫,就是那疑似比起这两名黑衣侍卫更强的三位侍女也是发自内心的尊敬太子,这皇室的太子什么时候能让武者如此尊敬了?

    不等他们多想,便听见上官逍遥应了两名黑衣侍卫的要求,说道:“去吧!”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是让林陌小和白木荣心中大喜,连忙恭敬说道:“是!”

    得到了太子的同意之后,两人退出了上官逍遥的房间,便着手开始追击逃走的仇九刀几人。

    他们走了之后,李流水几人心中更是忐忑了,他们不知道等待他们的是什么,太子把他们交给那名为梅儿的侍女处置,她又将怎么处置他们?

    而此时的上官逍遥却是看都没有看李流水几人一眼,转身就去了卧房休息。看到太子这般姿态,李流水几人心里一凛,这太子的态度,似乎是从没有把他们放在心上啊!自己几人好歹也是江湖一流武者,放眼这天下,也是少有的高手,这太子竟然对自己几人不屑一顾?

    等到太子一走,梅儿便冷漠问道问道:“说吧,是谁让你们来的?”

    她一双冷漠无情的眼神从李流水几人的身上一一扫过,被她那一双冷漠的眸子看到,五人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心思立马从太子的身上转移过来,一脸警惕的看着梅儿。

    看到五人脸上的警惕之色,梅儿不屑道:“不说么?”

    她轻语,沉吟了一会儿,冷笑道:“不说正好,我倒是希望你们能一直不说,这样我的玩偶才会更加有趣!”

    玩偶?

    这番话让几人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他们竟然被眼前这女人当成了玩偶?

    其中最惊惧的是白展鹏,早年间,龙枪白展鹏踏入江湖,武功不入流,却在江湖之中犯了事,最后被一县衙捕快给拿下,抓进过牢房,在牢房之中,他所受到的刑罚,是他这辈子都无法忘怀的事情。

    自那以后,他一路苦修,凭着坚韧的意志和不屈的精神,终于踏入一流武者行列,在江湖之中闯下了赫赫威名。

    但初入江湖之时在牢房所承受的痛苦,是他这辈子都难以忘怀的黑暗日子,即使是把自己的武功提升到了江湖一流武者行列,他心中依然充满了恐惧,对朝廷的刑罚手段畏之如虎。

    眼下这梅儿所说的‘玩偶’二字,成功把他人生之中那最悲惨的一段记忆给勾出来,他不想再受到非人的折磨,那种痛不欲生的刑罚,让他毕生难忘!

    “我身中这李流水的三日绝命散,若不是这样,就是给我一万个胆子,我也不敢来刺杀太子啊!”

    白展鹏第一个屈服,把李流水给卖得个干干净净。事实上两者之间自‘三日绝命散’之后,便是仇人,若不是害怕毒发身亡,他又怎么可能随着这李流水一起来刺杀太子?

    但是现在被太子的侍女给拿下了,横竖都是死,为了少承受一些痛苦,倒不如干净利落的把李流水给供出来!

    有了白展鹏带头,那傲雪儿也连连点头说道:“我们以前时常联手做一些事情,这次这李流水召集我等,我还以为和以前一样是要做其他事情,却没有想到是来刺杀太子殿下。原本我就不同意他的做法,但他悄无声息的给我们下了‘三日绝命散’,让我等生命不受自己掌控,无奈之下,我等只得一起跟随而来!”

    刺杀之王赵德胜也连连点头说道:“我也一样!”

    屠龙棍蒋百荣:“我也是!”

    四人顷刻之间就把李流水给卖了个干干净净,本身他们之间也不存在着多大的利益关系,李流水是以‘三日绝命散’之毒来胁迫他们做事,现在说出他是主谋,对众人而言,根本就算不得背叛!

    听到四人的话,李流水浑身衣裳都被冷汗给打湿了,这时候众人都说他是刺杀太子的主谋,这是要置自己于死地啊!

    “你们这些没有骨气的家伙,现在就是都说我是主谋又有什么用?刺杀太子你们也有份,难不成你们供出我之后,这残暴的太子还能放过你们不成!”

    李流水大声嘶吼起来,刺杀太子失败,结局只有死亡。本身他已经认命了,但是傲雪儿几人还说他是主谋,这特么是想把自己送上凌迟的道路!

    死亡不可怕,可怕的就是死亡之前承受非人的折磨。赵国的刑罚非常严格,目前为止,都还保留着‘凌迟’这条酷刑。

    刺杀太子是重罪,会牵连九族不说,自己绝对会遭受到这痛苦的刑罚!

    现在他恨不得把傲雪儿他们全部杀了,把他们的肉一块一块割下来,让他们临死前也尝试一下被凌迟的痛苦,让他们享受和自己一样的待遇!

    梅儿看着脸色苍白的李流水,冷漠说道:“是谁让你来的?”

    “哈哈,想知道我背后是谁?你脸贴过来,我小声告诉你!”

    李流水虽然恐惧,但知道自己绝无活下来的可能,反倒是豁出去了。

    梅儿闻言,轻描淡写的扫了一眼李流水,说道:“若是不想被诛九族,那便老实交代你背后的人。”

    听到这话,李流水终于变了颜色。即使知道刺杀太子是死罪,是牵连九族的重罪,但现在他却是从梅儿的口中听到了不牵连自己家族的希望。

    或许自己说出背后主使者,只用死自己一个?

    “你所说的话,能代表太子的意志?我若是告诉我背后主使者,你真不牵连我九族?”

    但他还是持有怀疑,毕竟眼前这女人只是太子身边的一个侍女。

    梅儿冷漠的回应道:“你现在没得选择。”

    李流水陷入了沉默之中,自己反正是死定了,但是自己告诉这侍女背后主使者,真的能让自己的族人不受到牵连?

    但是正如梅儿说的那样,自己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看着沉默下来的李流水,梅儿说道:“看样子你是不准备交代了!”

    听到梅儿这话,李流水也被逼问出了火气,自己毕竟是一流中阶高手,放眼江湖,又有谁不给自己面子?

    现在落在了这太子的手中,竟然被逼迫到了如此程度,泥人都还有三分火,更何况是自己!

    他干脆把所有的事情都揽在了自己的身上,说道:“呵呵,交代?交代什么,幕后主使就是我,我还有什么好交代的!”

    “也罢,机会给了你,你自己不懂把握,那就别怪我了!”

    说着,梅儿的声音一顿,又说道:“李流水,冀州雍县人士,雍县望族李家第四代嫡系传人,十岁学武,十四岁踏入江湖,在江湖之中烧杀抢掠,早年间所获取的不义之财,大半交给了李家。你四十岁成婚,隐姓埋名,娶雍县山村一民女为妻,于两年前给你诞下一子,至此绝迹江湖,专心调教子嗣。”

    梅儿这话说完,李流水的双眸之中陡然写满了惊恐之色,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底细竟然被这侍女给摸得一清二楚!

    看到李流水眼中的惊恐之色,梅儿继续说道:“你成婚之后,隐居雍县之时,你化名李阿牛,不问江湖世事,为何时隔两年之后,又踏入江湖?并且还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

    “你……你……你怎么知道这些?”

    李流水想反驳,但是却没有办法反驳,因为这侍女所说的关于他的消息,都是真的!

    看着李流水欲言又止的模样,梅儿又说道:“行了,你也别交代你身后的人了,你身后之人迟早会跳出来的!”

    李流水快崩溃了,在此刻他陡然大吼起来:“不,我交代,我全部都说!”

    如果说这侍女不知道他的底细还好,现在把他的来历说得清清楚楚,自己若是不交代自己身后的人,那自己可就真的要被诛灭九族了!

    他在江湖之中虽然烧杀掳掠,但若是真的连累到至亲,他又怎么可能无动于衷?重生之杀手至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