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4章 强大的侍从
    ,精彩小说免费!

    上宛客栈陷入了混乱之中,李流水带来的人冲着天字一号房去,城卫军扔出去的制式长矛带着必杀的决心,想要把九人给拦截下来,但实力相差太大,制式长矛根本就没有可能挨着他们的身体。

    住在上宛客栈的其他武者有人对《西门剑法》起了心思,现在正在浑水摸鱼,也朝着天字一号房跑去。

    现在这天字一号房就像是宝地,把无数的武者给吸引了过来。

    聂漫天看着这种情况,只感觉一阵头大,神弓卫的人不属于他管辖,神弓卫乃是驻扎在这宛城附近的一支军队,归朝廷直管。

    现在聂漫天没办法了,眼下这种状况若是不求助神弓卫的话,光依靠城卫军,只能拦住其他的武者,绝对拦不住那要杀太子的九人!

    但此时李流水几人已经冲到了天字一号房,看到拦在门口的林陌小和白木荣,李流水手中那碧水剑仿佛是活过来了一般,顿时爆发出一股锋利的气息,朝着两人杀了过去。

    “不自量力!”

    白木荣长剑出鞘,三尺青锋发出阵阵剑啸,长剑出窍的瞬间,顺势格挡住了李流水那一剑,李流水顺势后撤,收回手中剑,惊讶看着白木荣,说道:“好剑法!”

    “你还会见到更强的剑招!”

    白木荣手中长剑指着李流水,长剑之上剑气酝酿,他身上的气势不断和长剑融合,片刻功夫,他整个人仿佛都化作了一把剑,给人锋利逼人的感觉。

    “好气势!”

    看到白木荣身上汇聚出来的剑势,李流水双眸熠熠生辉。作为用剑的武者,他陡然想在此地和白木荣一较高下。

    “你不该让我汇聚剑势。”

    此刻白木荣身上的气势攀登到了几点,现在的他就是一把出窍的利剑,周围的空气都在他身上那气势的影响之下发出阵阵鸣叫。

    他声音落下,手中长剑一剑刺出,长剑未至,剑气先行,瞬间而至。

    “一剑断水流!”

    李流水长剑出鞘,一剑出,空间仿佛都在这一剑之下被冻结,一剑断水流,一剑斩出,剑中气势可断流水!

    “咻……”

    剑气碰撞的声音从两者的交战中心传来,两种既然不同的剑法在此刻碰撞在了一起,白木荣的剑法凌厉锋利,带着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剑出鞘,剑气横空,只为斩杀敌手。

    李流水的剑法如水流,细水长流,滴水穿石,柔中带刚。

    两位剑者的对碰,两者截然不同的剑意在空气之中乱舞,那宣泄出来的力量涌向了四周,装饰得十分豪华的天字号楼,那些就精美的雕刻,从极远之地寻来的盆栽植物,在两者第二次交锋之下纷纷被破坏。

    仇九刀等人无法靠近两者交战的中心,即使是站在一旁,也有逸散出去的剑气把他们的衣裳给割破。

    “你很强!”

    李流水收回了手中长剑,看着白木荣的眼神,写满了忌惮之色。两次交锋,他觉得自己已经摸清了对方的底细。

    他认为两者的实力在伯仲之间,若是继续打下去,要么两者谁也奈何不了谁,要么两者同归于尽。

    “若是放在平时,我定然要和你好好讨教讨教剑法,但是现在情况不允许!”

    李流水再次开口,他扫了一眼白木荣身后的那扇门,说道:“你让开,我可以留你一命。”

    白木荣闻言,冷漠回应道:“口气真大!”

    他手持长剑,往前踏出了一步,整个上宛客栈都在他这一脚踏出的时候颤抖了一下。

    与此同时,白木荣身上的气势瞬间发生了变化。如果说之前他像是出鞘的利剑,锋利逼人,那现在他便以沉重的剑意替换了之前的风气逼人。

    差距到白木荣身上的气息变化,李流水皱了皱眉,说道:“居然修炼出了两种剑势,剑势这东西,能改变?”

    白木荣没有回答,双手吃着手中长剑,高举过头顶,霎时间,他仿佛化作了一座沉重的山岳,仅仅是站在那里,就让李流水和跟随他一起来的八人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像是身上背负了一座巨山一般。

    “试试我这一招剑镇山河!”

    白木荣轻喝了一声,手中长剑再次皮下,一股沉重如山岳的气息压迫向李流水,在那厚重的气势之下,他感觉自己的身体根本无法弹动,被那剑势给压制得死死的!

    “不好!”

    他心中惊骇,刚刚交手了两次,他以为两者势均力敌,但现在对方剑势陡然改变,在这一招‘剑镇山河’之下,他感觉自己如蝼蚁一般渺小,马上就要被那‘剑镇山河’给压成肉酱!

    他咬着牙,顶着那沉重的压力,手中碧水剑快速抬起,暴喝道:“一剑斩青山!”

    声音出,他手持长剑力劈山岳,凌厉的剑势冲破苍穹,和那一招‘剑镇山河’触碰在一起,两种力量再次碰撞,两种截然不同的剑势冲击,那狂暴的力量再次宣泄向周围,瞬间掀飞了这上宛客栈第四层楼的楼顶!

    然而白木荣却是占据了先手,李流水的攻势在后,采取后发制人战略,却是只能算后发,不能算制人!

    一剑斩青山,终究没能劈开那山岳般沉重的剑势,即使是抵挡了大部分剑势,但已然有一部分剑势压在他身上,瞬间把他给压得趴在地上,口中大口咳血!

    “噗!”

    殷红的鲜血从他的口中喷出来,他脸色煞白,抬头看着眼前的白木荣,心中却是掀起了滔天骇浪。

    “这是什么剑法?这世上为何会有如此剑法?”

    他忍不住惊呼,作为一个爱好剑道的武者,剑就是他的全部生命,即使是在后来的人生之中当了盗匪,但也摆脱不了他对剑的执着!

    他一生都在搜寻完美剑法,他自己所创的《碧水剑法》自认不会比《西门剑法》之流弱,但现在和白木荣的三次交手,让他彻底认识到自己所创建的《碧水剑法》就是个笑话!

    看着李流水痴痴呆呆的模样,白木荣平静说道:“普通剑法,剑道入门剑法,经我家公子指点,稍作了一些改变。”

    说着,他长剑再一次举起,这一次风格再变,他身上的气势如流淌的小溪,没有了山岳般的沉重剑势、没有了那凌厉锋利的剑势,现在换成了如水流一般的宁静剑势。

    三种剑势出现在同一个人的身上,若不是亲眼见到,他根本就不会相信。

    不仅是他不会相信,恐怕就是其他的剑道大师也不会相信。但是事情却真的在白木荣的身上发生了,剑势随意的改变,让他心中绝望!

    “你的剑道,不堪一击!”

    白木荣长剑挥动,这一剑看起来平平无奇,甚至能看到那剑气正如水流一般,朝着受伤李流水流淌过去。

    他想动,想抵挡,却发现自己的身子无法动弹,当那水流一般的剑气落在他的身上,带走了他后背的大片肌肤,形成一道狰狞可怖的伤口。

    伤口深可见骨,他整个后背像是被人给凌迟了一般,模样凄惨。

    水流气势,如水流,冲走污渍。他的身体便是污渍,在水流剑气的冲刷之下,带走了他身上的污渍。

    “呃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从李流水的口中传出,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落到这般田地。

    和白木荣交手仅仅只用了三招,第一招自己率先出剑,他抬手格挡。第二招他那剑势如山岳般厚重,自己一剑斩青山,却力有不逮,青山太过于坚硬,自己斩不断!第三招,水流剑势,自己在第二招之下受伤,被压迫得无法动弹,那水流剑势却是直接带走了后背的肌肤,更是把自己的生命都要带走!

    仇九刀一行人神色微变,李流水和他们相比,他绝对是强者,但现在竟然输给了太子的侍从!

    江湖一流中阶的武者,在江湖中享有盛名的李流水,在一个侍从的手中败了,还是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之中败的!

    听着李流水的惨叫声,白木荣冷漠说道:“你太痛苦了,让我送你上路!”

    话音落下,他剑势陡然变得锋利起来,狠狠的一剑斩向了李流水的脖颈!

    “叮咚!”

    就在那剑气要斩断李流水脖颈的时候,一杆漆黑的长枪从旁边格挡而来,替李流水当下了那必杀一击。

    但那长枪却也是在当下这一剑之后,从枪头处被直接斩断,竟是被那凌厉的剑气给直接废了!

    龙枪白展鹏,枪出如龙,格挡剑势,剑势虽然挡住了,但最得意的武器却是毁了!

    “怎么……可能?”

    白展鹏呆呆愣愣的看着那断掉的长枪,脸上尽是不可置信之色。

    长枪竟然被斩断,以寒铁精金铸造而成的龙枪,在一把普通精铁铸造的长剑之下毁了!

    仇九刀几人也怔住了,谁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变成现在这般结果。见猎心喜的李流水想和这侍从论剑道,却直接败北,龙枪白展鹏出手营救,寒铁精金铸造而成的龙枪,却是被直接摧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