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2章 梁上君子
    ,精彩小说免费!

    说完,他又对其他人说道:“兄弟们,李流水疯了,咱们可不能跟着他疯,大家联合起来,一起上,弄死他!”

    他声音刚落下,李流水又动了,他如鬼魅一般的身影瞬间冲到了白纸扇的面前,手中长剑瞄准了对方的脖颈一剑削下去,霎时间,一道破空声传来,白纸扇连抵挡的姿态都没有做出来,竟然也被当场斩杀!

    李流水连杀两人,让剩下的把人心惊胆寒。那干净利落的手段,那一份很辣无情,让众人神色大变!

    杀了白纸扇之后,李流水又笑道:“联合?呵呵,各位从踏入此门之后,有没有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什么异样呢?”

    众人闻言,立即运转自身的功力,不运转自己的内力还好,一运转自身内力,他们顿时感觉自身的内力之中像是被沙土堵住的河流,根本就无法和以前一样随心所欲的运行自身的内力了!

    “李流水,你特么竟然下毒!”

    仇九刀的双眸之中写满了惊恐之色,这时候他终于明白李流水为何能干净利落的格杀了两人了,感情是他们居然中毒了!

    可踏入这屋子之后,他们根本就没有察觉到在这屋子之中有什么异常,这毒,他又是什么时候下的?

    “看样子你是真打算逼我们踏上你的贼船了!”

    “李流水,咱们一起也做过多起大事了,咱们也算是老战友了,没想到你居然在暗地里下毒!”

    “罢了,李流水,我答应你,随你一起刺杀太子!”

    “解开我们身上的毒吧,我们答应你就是!”

    “……”

    听着众人愿意随自己一起去刺杀太子,李流水这才说道:“诸位是都同意我的意见了么?”

    “同意!”

    屋子里的八人异口同声的回答着。

    不同意也没有办法,已经中毒了,现在若是不同意他的要求,绝对会被他杀死!

    和生命比起来,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他们本身就是十恶不赦的暴徒,真要有足够的利益,别说是杀太子了,就是杀皇帝他们都敢干!

    可关键是没有足够的利益,仅仅是为了洗刷掉自己身上的罪名,还不值得他们冒大风险!

    但他们身中剧毒,身家性命都在李流水的手中掌控着,此时不答应也得答应了。

    “哈哈,诸位都是聪明人,现在你们唯有和我一起联手才是正确的做法!我知道你们有人心中很不甘,若是你们表面答应,背后给我捣乱的画,那就别怪李某剑下无情!”

    这一刻,李流水的身上爆发出一股滔天杀意,杀意朝着众人压迫过去,让众人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

    看着众人低头,李流水脸上的笑意更浓了:“诸位,这是我独家毒药三日绝命散的压制药,服用之后,可以暂时把你们身上的毒素给压制住,至于三日绝命散的解药,等咱们取了太子首级,我再给你们如何?”

    仇九刀第一个表示不服,怒道:“为何只给压制毒素的药不给解药?我答应你的事情自然会去做,可否先把解药给我!”

    “诸位都是一流武者,我若是把解药给你们了,万一你们联合起来弄死我咋办?我这人胆小,诸位想要解药,还是等咱们先取了太子的项上人头再说!”

    李流水把三日绝命散的压制药给了众人,等到他们服用了压制药之后,他又正色说道:“今夜子时,咱们立即行动!”

    他话音刚落,距离他最近的仇九刀提着手中的九环大刀就朝着李流水的脑袋砍了过去,大刀挥舞,那刀背之上的九道环发出‘叮铃铃’声响,摄人心魂。

    九环大刀在仇九刀的手中仿佛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一般,一刀出,刀势无双,九环大刀斩破空气,大开大合的攻击瞬间落下,势要斩断李流水的脑袋。

    与此同时,李流水手中的碧水剑横向一斩,行云流水般的剑法顷刻之间便刺出去了九十九剑,霎时间,漫天剑影在屋子之中浮现,每一剑斩杀出去,都和那九环大刀撞在一起,‘叮叮咚咚’的声音不绝于耳,整个屋子只见两人对战的残影!

    趁着李流水和仇九刀交手之际,龙枪白展鹏暴喝一声,手中长枪枪出如龙,带着必杀之势,杀向了李流水!”

    感受到从背后传来的攻击,李流水大吼道:“解药的配方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你们若是想死,尽可能的来攻击我!”

    说话间,他快速后退,身法宛若是残影一般,在虚空之中划过一道玄妙的轨迹,瞬间退走!

    原本其他人还想出手,在听到他这话之后,纷纷压制住了想要动手的念头。现在他们只是暂时吃了压制毒药的压制药,并没有获得解药,若是真如李流水说的那般,那三日绝命散只有他有解药的话,杀李流水就等于是杀他们自己!

    “可恶!”

    仇九刀也瞬间抽身而出,他的脸上写满了愤怒,作为江湖一流初阶的武者,何时受到过他人如此胁迫?

    听着仇九刀那一声‘可恶’,李流水毫不在意的说道:“九刀兄,我知道你心中有怨气,但我这么做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兹事体大,若是不能保证咱们一条心,咱们很有可能被各个击破的!”

    “行了,你也别那么多废话了,今夜子时我再来找你!”

    仇九刀懒得再继续和李流水纠缠,现在杀又不能杀,留在这里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可仇九刀想要离开,李流水却是不允许,他笑吟吟的对众人说道:“九刀兄,还有诸位,你们别急着走啊,如今已是傍晚了,大家伙在这里继续等等,等到子时,咱们一起行动!”

    ……

    子时的夜色格外的美,圆月高悬于天穹,把大地照得如同白日一般。

    一个身着夜行衣,背着行囊的人影来到了上宛客栈的后门停顿了脚步。他手中解开自己背后的背囊,拿出了一根带着抓钩的绳子,朝着上宛客栈四楼的窗格扔了过去。

    抓钩勾住了窗格,他又用力的拉扯了一下,确认抓钩抓牢了之后,而后立即沿着绳子往上爬。

    他爬升的速度极快,不过是短短的两个呼吸功夫,便来到了四楼,紧接着,他从怀中掏出了一根一尺长,小拇指大小的吹筒,正准备捅破窗户纸,把吹筒之中的迷失香送入这天字一号房,却看到窗户突然打开了。

    他愣了愣,嘴里衔着的吹筒还来不及吹,就看到一个俏丽的女人拿着一把大剪刀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又来一个梁上君子!”

    听到这话之后,他又看到那俏丽的女子打出了一击掌风,正对他口中衔着的吹筒。

    掌风袭来,并没有多强大的攻击力,但是他却感觉自己的嘴巴里面好像多了点什么东西。

    紧接着,他感觉自己浑身发软,而后整个人便从那抓钩绳笔直的摔了下去,却是那俏丽的女子用手中的大剪刀剪断了绳索。

    “嘭!”

    他跌落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声响,这时候他才明白过来,自己中毒了,中了迷失香!

    这倒是次要的,最主要是从四楼跌落在地上的时候,他受伤了,背骨断裂的感觉让他忍不住惨叫起来,可惜迷失香的毒很霸道,以至于让他连惨叫声都是有气无力的。

    “完了!”

    他心中刚冒出这个念头,便感觉到自己的脚腕像是被人给抓住了,拖着他就走。

    竹儿看到被拖走的黑衣人之后,有些懊恼的说道:“这还要不要人睡觉啊,这都第几个了啊,一个晚上尽是这些扰人清梦的家伙!”

    梅儿闻言,笑道:“公子把《西门剑法》在他身上的消息传出去之后,自然会有一些家伙有杂七杂八的想法。”

    兰儿看着竹儿脸上的懊恼之色,打趣道:“竹儿,你不是觉得守这些梁上君子很有趣吗?现在怎么就不耐烦呢。”

    竹儿往楼下看的街道看了一眼,看到那被拖走的黑衣人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后,百无聊赖的说道:“唉,这梁上君子没有什么新花样啊。用抓钩怕窗台的有好几个了,以鹰抓功爬上来的也有了,可偏偏没有一个敢直接打上门来的,无趣!”

    就在她声音落下,她的目光立即移到了远方,眼中瞬间充斥着好奇之色。

    那是一个个不在街道的屋顶奔袭的人影,他们速度奇快,踩在瓦片上,却是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来人一共九人,他们的目标,直指上宛客栈!

    “梅儿、兰儿,来活了!这次是硬打过来的!”

    竹儿说完,把手中的大剪刀一扔,从自己右手上的雕花戒指拉出了一根比头发丝还细的丝线。

    梅儿迅速把腰间的红绫给解了下来,红绫平时作装束用,但在战斗的时候,却可以当作武器。以天蚕丝织成的红绫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是十足的好武器。

    兰儿随手操起了放在桌子上的长剑,长剑出鞘,发出铮铮剑啸,在月光的照耀下,闪烁着摄人的寒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