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4章 画中江湖
    ,精彩小说免费!

    江湖武者不喜欢朝廷,朝廷也在打压江湖武者。两者之间暗地里的争斗,势如水火。

    朝廷不想明目张胆的攻击江湖门派,那样会带来一系列动乱,但是暗地里的出手,却是从没有断过。

    就这一点,江湖中人以投靠朝廷为耻,他们认为江湖中人就应该如鱼儿一样自由自在,不受到任何约束。

    可鱼儿就真的自在吗?不用担心被更大的鱼吃掉吗?

    姬秋凉知道姬无痕的想法,太子就住在上宛客栈之中,若是此时自己带着诚意去投奔太子,肯定是可以解救西门山庄的,但是现在真要走出这一步的话,以后的西门山庄将一直背负骂名!

    “二爷爷,我去见太子!”

    姬无痕的神色越来越兴奋,他看到了希望,自己父亲不会战死的希望!

    姬秋凉看着兴奋的姬无痕,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话到嘴边,却化作了一声叹息,最后变成一句饱含复杂情绪的话:“去吧!”

    姬无痕离开了,朝着天字一号房走去。

    看着他那欢快的背影,姬秋凉也笑了,笑着笑着眼泪却又不由自主的往下掉:“西门山庄,是真的完了!”

    说着,他的语气陡然充斥着一股阴狠的杀意,恶狠狠的低吼道:“是你们逼我们的!历代朝廷都想要虚弱江湖势力,要把这不法之地从国境之内抹除,你们既然要对我们西门山庄出手,那就不能怪我们西门山庄!”

    他阴鸷的神色和那愤怒的语气,再加上那狰狞的面容,让他显得如来自地狱的恶魔一般。

    ……

    上宛客栈,天字一号房。

    姬无痕来到一号房的门口,便看到了两名神情庄严的黑衣侍卫。

    两名黑衣侍卫就像是普通看门的一般,站在天字一号房的门口一动不动,像是雕像。

    若是不知道这两人的身份,谁又明白这两人会是江湖一流高手?

    以江湖一流高手看门,这般手笔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两位还请通报太子一声,我是西门山庄的西门无悲,携重宝前来拜见!”

    西门无悲在此时用上了自己的真名。来见太子,没有必要遮遮掩掩,若是达成自己的目的了,姬无痕这个名字也可以随风消逝了。

    “稍等一下。”

    白木荣说完,正准备去通报,却听到屋内传来一个声音说道:“让他进来吧。”

    “请!”

    白木荣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而后把西门无悲带入了天字一号房中。

    此时的上官逍遥又在作画,梅儿、兰儿和竹儿在相陪,其中竹儿更是叨扰着上官逍遥,这一幕让西门无悲看得一阵诧异。

    侍女打扰认真做事的主子,这种事情放在任何地方都显得不可思议,但是现在却又真正的发生了。

    都说皇家的规矩最为森严,为何在这太子的身上没有看到任何规矩森严的感觉?

    他心中陡然对上官逍遥生出了强烈的好奇,这个太子似乎并不像是传闻之中的那样!

    他心思急转,而后快速收敛了自己心中的想法,拱手恭敬拜会道:“西门山庄少庄主,西门无悲,见过太子!”

    “免礼。”

    上官逍遥说完,又道:“你先等等。”

    而后他的笑看着竹儿,说道:“这点睛的事情,你来?”

    “啊?公子的画作如此美妙,我若是来点睛,这岂不是要把画作的境界拉低很多个档次吗?”

    竹儿小嘴微张,话语虽然是在拒绝,却是快速的从上官逍遥的手中接过画笔,在那画上迅速的点了起来。

    西门无悲站在不远处看到上官逍遥所画出来的那幅画,心中却已经掀起了滔天骇浪。

    画中画的是江湖和游鱼,从虾米到大鱼。每条鱼看起来都活灵活现,仿佛能从这画中游离出来一般,但毕竟画中之物只是死物罢了,看起来虽然像是活的,却也只是神韵罢了。

    每一只鱼的眼睛都没有画上,而此刻侍女竹儿却是拿着手中的画笔在游鱼的眼睛之上快速点了起来,她每点一只鱼的眼睛,那鱼儿便在画中游动起来,渐渐的,被点了眼睛的鱼儿越来越多,画中的鱼儿游得越来越快,最后他甚至是听到了水流声和鱼跃出水面的浪花声。

    这是一副神画!画中之物彻底活了,而它们活动的地方,便是画中的那江湖!

    西门无悲看到这一幕,不由得看痴了。这得多高深的画技,才能画出眼前这样的景象?

    他心中震撼,被画中的景象给吸引,可是就在他震撼之后,却又陡然发现,画还是画,鱼还是鱼。

    鱼不会动,画不会动,他听到的水流声,浪花声,都是假的。

    但刚刚那幅画给他的感觉,却又无比的真实,画中之物,是活物!

    当竹儿点了最后一只鱼的眼睛之后,她惊讶说道:“咦,公子,这好奇怪呀。给这些鱼儿点上了眼睛之后,它们竟然想要跃出这画纸呢。”

    “画中之物,不知自己是画中物。这画纸成了束缚他们的规则,它们想跃出这束缚,拜托规则,殊不知跃出画纸的瞬间,却是失去了自己的生存环境,最后不过被打回原形罢了。”

    随着上官逍遥的话语落下,那画中的鱼儿又快速的游动了起来,一只只鱼儿不停的从画纸之中跳跃出来,它们以为迎接它们的是更加广阔的天空,可跃出画纸的瞬间,却又变成了墨汁,洒在了画纸之上。

    “可惜了,好好的一副江湖游鱼图,生在其中何其乐也,却妄图挣脱规则的束缚,忘记了自己的本质,终究只能化作本源。”

    西门无悲看到这一幕,眼睛瞪得溜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好好的一副江湖游鱼画,那画中活灵活现的游鱼,在上官逍遥的一番话说完之后,竟然全部都化作了墨汁,一团团墨汁洒在纸上,让刚刚那充满神韵的画,变成了一副狼藉不堪的废品!

    画毁了,游鱼也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团团墨汁杂乱不堪的摆放在画纸之上,那画纸是极其珍贵的皇家供纸,市面上万金难求,却只是被眼前的公子做出了一副残画。

    嗯?残画?不对,不可能是残画。刚刚那些鱼儿明显活过来了,那江湖明显在流动,那是真的充满了神韵的画!

    可现在又是怎么回事?一副杂乱不堪的画,如同孩童涂鸦一般的画作,这幅画,似乎是被那侍女给毁了。

    西门无悲彻底被画中之事给迷惑住了,他不知道那画到底是真是假,不知道自己刚刚看到的游鱼灵动、江湖流淌是否是自己的错觉。

    “你来找我所为何事?”

    上官逍遥的声音打破了他的沉思,他再看了一眼那副化作,画中的游鱼还在,江湖还在,只是鱼儿却没有了神韵,虽然被画上了眼睛,但也只是看起来如真实的游鱼一般罢了,不再活灵活现。

    刚刚那刹那间仿佛看到了画被毁灭,画中的事物变成了墨汁,可现在却又是一幅完整的画了!

    错觉吗?

    摇了摇头,把心中杂乱的思绪给抛诸脑后,西门无悲的目光从画纸移到了上官逍遥的身上,说道:“太子殿下,我西门山庄若是投奔朝廷,不知朝廷能给我西门山庄如何职位?”

    上官逍遥闻言,笑道:“西门山庄乃是我赵国所属,本就是我赵国管辖之地、臣服之民,何来投奔朝廷一说?”

    西门无悲心中一紧,没有想到竟然会从上官逍遥的口中得到这样的回答。自己作为西门山庄的少庄主主动来投奔朝廷,可在这太子的眼中,西门山庄竟然就是赵国的一部分,是朝廷的一部分!

    “殿下,江湖历来和不问朝廷之事,不臣服于这世间任何势力,何来赵国所属一说!”

    西门无悲说完这话,顿时紧张看着上官逍遥,这是一番反话,就不知道这太子会怎么处置自己了。

    这是试探,他在试探上官逍遥的胸怀,想看看他到底会怎么处置自己。

    “哈哈,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兵莫非王臣,这整个天下都是赵国的,你们又何来跳出这天下一说?”

    上官逍遥笑了,指了指自己的那幅画,又问道:“你看到了什么?”

    西门无悲想了想,答道:“画。”

    上官逍遥又问道:“画中之物呢?”

    西门无悲答:“鱼。”

    上官逍遥又说:“鱼生活在江湖之中,江湖因鱼而灵动。两者相依相存。若是鱼妄图跃出水面,江湖便会少了一分灵动,若鱼跃出这画纸,那江湖还在,鱼儿却是失去了生养它的江湖,最终走向毁灭罢了。”

    说话间,上官逍遥又拿着画笔在纸上点了两下,看不出他用了什么奇特的说法,却只见那画中的鱼却全部化作了墨汁,而江湖,依旧是那个江湖,只是被墨汁污染了画中江湖,也没有了灵动的鱼儿存在,使得这幅画看起来狼藉不堪。

    刚刚进门的时候,西门无悲就看到过这一幕,鱼儿变成了墨汁,江湖依旧还是那个江湖,只是被污染了,狼藉不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