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5章 演练剑法
    “西门庄主,你看一下图谱有没有问题?”莫秋水道。

    “嗯嗯,没问题,贵派的天山九剑图果然和我西门山庄的天山九剑图同根同源。”西门振兴一边看,一边不住的点头。

    莫秋水见状也打开木盒,从中拿出西门振兴给她的剑法图谱,仔细的瞧着,片刻,便满意的笑道:“西门庄主也是信守承诺之人,剑法图谱没有问题。”

    西门振兴笑道:“这个自然,我西门振兴说话算话。既然咱们剑谱已换,贵派承诺的剩下的两个条件,是不是要写个凭证?”

    莫秋水道:“西门庄主所言极是。”接着从口袋中拿出一张信笺,递给西门振兴:“这是家父亲笔所写的盟约,请庄主过目。”

    西门振兴接过信笺打开,抽出信件,仔细的读起来。待看完之后,便把信件放入怀中收好,笑道:“太好了,莫掌门所言真是深合我意。”

    莫秋水笑了笑从口袋中拿出一个铁制的令牌,对西门振兴道:“这是雪山剑派外门长老乘震天乘师叔的信物,这次来家父另有交代,令我代乘师叔收徒,无悲公子可对此牌行拜师之礼。”

    “甚好,甚好,那等挑一个黄道吉日,再让悲儿行拜师大礼。”西门振兴道。

    莫秋水道:“西门庄主,我看也不用挑什么日子了,江湖儿女也不用那么讲究。不如就现在好了,无悲公子拜过师后,明日就随我们回雪山剑派。”

    “好吧,既然莫侄女这么说,也不必行一般的繁文缛节了。”西门振兴道:“悲儿,过来拜师。”

    莫秋水转头对上官逍遥道:“逍遥公子,暂请起身一旁观礼。”

    上官逍遥点了点头。

    西门振兴叫人清出了一张桌子,摆上香炉,莫秋水把手中的铁制令牌放在香炉前,和张峰等人一起拜了几拜,当即朗声说道:“皇天在上,厚土在下,今日雪山剑派清风堂第四代弟子乘震天收西门山庄西门振兴之子西门无悲为雪山派清风堂第五代弟子,传授雪山剑派武艺,……礼成。西门无悲正式成为雪山派弟子。师弟,磕头起身吧!”

    西门无悲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站起身向几人分别问好:“师姐,三师兄,五师兄,冯伯,师弟这厢见礼。”

    庄内众人见西门无悲正式成为雪山派弟子,纷纷祝贺。

    “恭喜公子成为雪山剑派弟子……”

    “……这回可好了,以后看谁还敢打咱们山庄剑谱的主意。”西门振兴哈哈大笑。

    雪山剑派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顶尖门派,百年传承,底蕴深厚,收徒向来苛刻严谨。非要三年考核后,选择品性纯良、天赋过人、德才兼备的少年弟子才能拜入师门。今日西门无悲直接进入清风堂成为弟子,不得不说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

    上官逍遥举起酒杯,冲西门无悲点了点头,祝贺他正式加入雪山剑派。

    西门无悲给莫秋水几人行礼后,众人均重新入座。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众人酒意正酣,卫尘笑道:“西门庄主,家师曾言贵庄剑法威力非凡,今日无悲师弟又成为我雪山剑派弟子,不如乘此机会,请无悲师弟演示一番,我也把雪山剑法演示一番,也好两派各自印证,互相取长补短,不知西门庄主意下如何?”

    山庄众人有好事的当下有人出声附和。

    “好啊,正好见识一下雪山剑法……”

    “……不错不错,看看是哪家剑法更强。”

    西门振兴喝了不少酒,面色红润,听着众人起哄瞎闹,一点也不着脑,端着酒杯一脸微笑。

    一般在江湖上来说,说出这话来那都是心存挑战的意思。不过西门无悲刚刚拜入雪山剑派为弟子,两派关系更近一层,卫尘言辞间又颇为诚恳,看起来确实是真心求教。互相演武对证,这在江湖上也是常有的事情。正好趁着酒宴正酣,让他们展示一番,自己也说不定也可以从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雪山剑法中获得什么启发,助自己的修为更上层楼。

    想到这里,主意打定,西门振兴哈哈一笑道:“我西门山庄先祖融合天山九剑中的三剑所创出来的西门剑法在武林中确实算得上是上乘剑法,只可惜后辈儿孙不争气,对这剑法领悟不够,用出来全然不是那么回事。如今卫师侄提议倒是很有见地,那老夫就让犬子演示一番,还请卫师侄多多指正。”

    说完,便吩咐道:“悲儿,你下场演示下咱家的西门剑法,请师姐、师兄们指正一下。”

    “是,还请师姐师兄多多指教。”西门无悲起身从旁边拿了一柄长剑,走到场中,摆了个起手式。

    西门振兴挥挥手,厅内响起了萧瑟鼓动之声。

    众人边饮酒,边随着音乐观看西门无悲舞动雪山剑法。

    西门无悲虽然仅仅是江湖中的三流高手层次,可这剑法是从小经过西门振兴的细心调教,一招一式无不烂熟于胸,跟着音乐的节奏,把一套西门剑法耍得有声有色。

    西门振兴才见儿子耍了几招,心中便有些恼怒,这小子真不是学武的材料,一套剑法练个快二十年,使出来竟是这个样子,别说劲力,势道,就连一些招法,方位都是错的,顿觉脸上无光,自顾自的倒酒自饮。

    西门无悲耍了一半,额头已见汗水,不经意间看见自己父亲正在低头喝酒,脸上一红,心神分散原本睡着觉也能耍出来的剑法登时有些呆滞。

    卫尘见状噗嗤一声乐了出来,忙端起杯酒掩饰尴尬神色。刚开始见西门无悲剑法起初还有些样子,没想到越看下去,越觉这位无悲师弟真是弱爆了。怪不得江湖上众门派要打西门剑法的主意,没想到西门山庄的大公子竟然弱到这种地步,既然庄主的儿子都弱成这样,那么其他人也不用说了。

    西门无悲耍完一套剑法,一个收势,向四周环视,竟一个喝彩的声音也没有。

    其实庄内众人早就知道这位公子武艺差,可谁也没想到竟然会把西门山庄祖传的剑法耍成这个样子,均觉脸上无光。有几个打算喊声好的,可当着莫秋水等外人的面,这声好喊出来岂不是让人觉得西门山庄的人眼光如井底之蛙那么短浅,让外人把西门山庄看扁了?外人倒也罢了,就怕自己人听了会以为是在喝倒彩,庄主必然气不过,以后哪会有自己的的好果子吃?

    因此众人有的端着酒杯喝酒,有的夹着菜往嘴里送,竟然全都当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西门无悲见状,干咳一声,红着脸走到卫尘身前一施礼:“还请卫师兄指教。”

    没等卫尘答话,莫秋水突然拍掌叫道:“无悲师弟好剑法。”众人一愣,齐朝她望去。

    刚才西门无悲在场中练剑,莫秋水一直在跟上官逍遥聊天,眼神根本就没往他那看。待西门无悲走过来对卫尘施礼说请指教,莫秋水还以为西门无悲已经练完了,这才拍手叫好。

    西门无悲尴尬的脖子也红了,对莫秋水道:“也请师姐多多指点。”

    莫秋水拍了几下巴掌,见周围无人附和自己,登时一愣,手也不拍了,看了看周围的人,见他们都一脸惊愕的看着自己。

    西门无悲头沉的更低了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西门振兴听莫秋水突然称赞儿子的剑法,先是一呆,登时明白过来,心中一阵感激,这小姑娘是怕驳了西门山庄和悲儿的面子,才故意那么说的。当下放下酒杯,对众人笑道:“犬子年幼,今日当着大伙的面真是献丑了。”

    山庄众人一听莫秋水和西门振兴一问一答,登时回过神来,纷纷交口称赞。

    “公子好剑啊……”

    “……不愧是大公子,果然耍的一手好剑。”

    “公子剑法,简直神了……”

    莫秋水见众人这才交口称赞,还以为是众人刚刚被西门无悲的剑法给震撼了,一时忘了喝彩,经过自己一提醒才回过神来,心中颇感得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