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3章 随手救治
    “哎哟,小崽子你敢咬我?”秃头忙缩回手臂,大掌一挥,对着西门无悲的左脸扇了下去。

    “不好,他要咬舌自尽,快阻止他。”陈老头眼快,一眼瞧见西门无悲下颌骨一动,便知不好。

    西门无悲心中悲愤无比,见这秃头壮汉要打自己耳光,士可杀不可辱,心一横,欲咬舌自尽。

    忽然被老者叫破,心头猛然一震,自己死了不打紧,岂不是要陪上娘的性命。

    秃头男子一听陈老头大叫,变掌为爪,一把扣住西门无悲的咽喉提到半空,叫道:“想死,没这么容易。”

    西门无悲被抓住咽喉,顿感喘不上气来,四肢挣扎,拼命的张嘴喘气,早没了咬舌头的念头。

    “咦,这是什么?”西门无悲挣扎中从口袋中掉一张纸。秃头男子放开西门无悲,捡起纸读了起来:“白芨、玄参、地椒、守宫、芡实……这都什么玩意?”

    “我看看。”陈老头从秃头男手中拿过纸张,瞧了瞧,突然笑道:“这都是些药材的名字,看来巫毒圣姑手下留情了,毒药的分量轻了些,想必西门公子是要去药铺抓药给众人医治。”

    西门无悲惊讶的看着老头,惊讶他心思之缜密,经验之丰富。只看了一眼药方,就知道自己要去抓药救人。

    陈老头对着西门无悲竖起大指:“西门公子不愧是江湖儿女,说死就死,当真让人心生敬佩,不过也不急于这一时,待我们拿到剑谱之后,一定马上送公子上路。”

    嗖嗖,空中响起暗器破风的声音,啊……众人中接连发出惨叫,接着倒下了二三个人。

    头顶风声响动,从树枝上跳下六个身影。

    “哪路的朋友?”陈老头厉声喝道。

    “是丐帮。”秃头男挥拳向一名乞丐击去。

    “杀!”陈老头抽出长剑,对着来者攻了过去。

    这六个乞丐身手不弱,竹棒上下翻飞,和众人打在一起,以寡敌众,竟不落下风。

    陈老头长剑挥舞,越斗越是心惊。不对,这些人绝对不是丐帮,往旁躲过一根攻来的竹棒,高声叫道:“钱昊,布剑阵。蒋贤侄,用你神拳门的破山拳法。”

    “是。”

    “好嘞。”

    钱昊和蒋秃头答道,招式一变,门下的众人由各自为战,合在一处,共战六名乞丐。

    西门无悲看着三方人马斗在一起,暗暗心惊,无影剑和神拳门虽然是江湖上的小门派,不过既然能在江湖上立足,手底下确实有两把刷子,两派换了阵法招式,刚才势均力敌的局面马上变成了一边倒,六名丐帮弟子左顾右盼,已露败像。

    突然一名乞丐叫道:“撤棍,用金刚掌。”几名乞丐把竹棒一扔,双掌当胸一拍,竟然发出铛铛作响,发出金器相击之声。

    陈老头冲六人叫道:“原来是金刚门的朋友,你家金掌门还好吗?”

    &nbs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p;   六人也不答话,十二只手掌如十二块铁板,与长剑相撞,发出金鸣之声。

    钱昊长剑急速飞转,他作为剑阵的阵眼,位置最是重要,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应战,奈何修为不够,身上接连中掌,口出一喷出鲜血。身旁同伴虽然各自把手中长剑舞的飞花一般,但金刚门众人硬接硬架,把剑招尽数挡了下来。

    “他妈的,打不过,跑啊。”蒋秃头大叫一声,转身欲跑,突然三个乞丐三掌齐出,分上中拿下三路同时击出,砰砰砰接连三下,蒋秃头身子如软断线风筝般飞到半空,接着又一个乞丐从空中对着蒋秃头的胸口一掌轰下,只听咔嚓一声轻响,胸骨碎裂,蒋秃头急速下落下,狠狠的砸在地上,只见蒋秃头胸口凹陷了进去,口中出气多,进气少,两只铜铃般的大眼慢慢失去了神采。

    啪啪啪,钱昊身边同伴尽数被乞丐击毙。

    钱昊竭尽全力挡住一个乞丐的攻势叫道:“师叔,怎么办?”

    “拼了。”陈老头急往钱昊身边靠过来。

    “无影旋风剑。”陈老头剑交左手,右臂和钱昊左臂叉在一起,两人足下急速的奔跑,身体靠着惯性,转动起来,两柄长剑一上一下飞速的旋转着向众乞丐攻过来。

    五名乞丐不约而同的哼了一声,只见十只手掌弥漫了一层金属的光泽,众人把陈老头,钱昊两人围在中间,突然间同时挥掌击出,只听噹噹噹……,长剑尽数砍道十只手掌之上。

    一名乞丐从跳到空中,挥掌直落而下。

    陈老头感觉头顶风声异动,大叫一声:“不好。”忙想抽出右手上击阻挡,可惜为时已晚。

    啪啪两声轻响,陈老头和钱昊的脑袋被乞丐拍进了腔子里,两人哼也没哼,便摔倒在地,气绝而亡。

    西门无悲见这六人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便把无影剑派和神拳门众人全部击杀,心中暗叹果真是人外有人,山外有山,这姓钱的刚才一息就砍断我长剑,没想到在这群丐帮人的面前竟然能如此不堪一击。

    “啊,对啦,刚才他们用的是金刚掌,他们不是丐帮的。”西门无悲挣扎着爬起身,警惕的看着众人。

    “你们是金刚门的对不对,假扮丐帮是为了我家剑谱对不对?”西门无悲问道。

    “不错,我们不是丐帮的,西门公子,别耽误工夫,带我们去拿剑谱。”一名乞丐道。

    西门无悲暗自踌躇,自己出门来这一小会功夫便历经生死,简直比自己以前十八年间遇到的事加在一起还要刺激。自己一味地强撑死犟,换来的不过是被人一剑刺穿了大腿。西门无悲脑子飞速的旋转着。其实这西门无悲只是武学的领悟差些,人却不笨,短短的时间经历生死之变,足以让他心智开启,想出对自己最有利的方法。

    “我可以带你们拿剑谱,但是我家人中毒,必须先解毒,否则就算杀了我也恕难从命。”西门无悲心中盘算,听那陈老头说五毒圣姑下毒留了几分量,如果长老和众人吃了解药,再加上父亲……

    西门无悲话一出口,六名乞丐互相对视了一眼,一人道:“可以。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

    “原来如此。”上官逍遥心念一动,一股内劲由手上传出,劲力由西门无悲额头传入体内,沿着体内经脉顺行而下,在西门无悲右腿伤口处汇集。

    西门无悲腿上剑伤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腿上翻开的烂肉掉落,新肉长出,几个呼吸间,伤口已经完全愈合,皮肤跟没受伤时一样子,连个小小的疤痕也没留下。

    “我这是在哪里?”西门无悲微微睁开眼睛,眼前模模糊糊的看见站着个富家公子。

    “你伤好了。”上官逍遥说道。

    声音传到西门无悲耳朵里,西门无悲努力的挣开眼,眼前除了这位公子还有刚才救自己的两个青年和四个女子。

    “多谢英雄搭救。”西门无悲挣扎着坐起身,想要对上官逍遥施礼。

    “免了,你现在感觉怎样?”上官逍遥道。

    “咦,我的剑伤那?”西门无悲摸着右腿奇道。

    上官逍遥道:“剑伤已经好了,若是你感觉无碍,不妨快些回去救你娘亲?”

    “啊,对,差点把这事给忘了。”西门无悲冲着上官逍遥抱拳施礼道:“我是西门山庄的西门无悲,请问恩人尊姓大名?”

    上官逍遥没有答话,从侍女梅儿手中拿过一个木盒,往西门无悲手中一递道:“你娘亲的所中之毒叫金乌蜈蚣散,这盒中是解药,和水服下,半个时辰,便可无碍。”

    “解药!”西门无悲急忙接过来,感激道:“多谢恩公,只是恩公,除了我娘,庄内其他人也都中了毒,恩公可否多给我一些?”

    “此盒中的药可解千人之毒,走吧!”上官逍遥说道,也不等西门无悲答话,径直向门外走去。

    “恩公是打算和我同去?”西门无悲喜道,忙跟了出去。

    一行人骑着快马往西门山庄赶去,西门无悲伤后身弱和侍卫冷峰共乘一匹。西门无悲坐在冷峰身后,一路上几次向冷峰寻问恩公名字,冷峰一言不发,只是赶路。西门无悲自觉无趣,便闭上嘴,不再言语。心下却暗自踌躇,上官逍遥一行人究竟何方神圣。

    一行人刚到山庄门外,便听到庄内传出打斗之声西门无悲心急如焚,忙跳下马向庄内跑去。

    西门无悲跑进内院,只见一群人正打成一团,忙高声叫道:“爹!娘!我回来了。”众人酣战正激,刀来剑往,拳脚相加,谁也没空理会他。

    西门无悲定睛望去,院中躺着十几具身穿黑衣的尸体,还有几十个黑衣人把三个青衣人团团围住,纵横跳远,刀来剑往,不住的向三人攻去。

    群众三人一个女子手中长剑飞舞,以目不暇接的速度抵挡着从四面八方砍、刺过来的刀剑。青袍老者怒目凝神,剑招刚柔相济,出剑极为迅捷,青年男子运剑做刀,硬接硬架,直进直出。三人剑柄上都刻着一个闪闪发光的雪山图案。

    “雪山剑派!”西门无悲一脸惊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