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2章 中毒
    “莫慌,扶我起来,先去看看你娘。”西门振兴道,手臂强撑着身子坐了起来。

    “是是。”西门无悲忙搀起着父亲,向房门外走去。

    两人转几个厅堂,只见山庄族内子弟,家仆等均已中毒倒地,二人心中更加急躁,快步向陈夫人房间赶去。

    陈夫人房内,只见陈夫人和几个丫鬟已经躺在地上,“娘”西门无悲见状大叫一声西门,抢上去抱着‘尸体’大哭起来。

    西门振兴强忍悲伤,双目中已流下泪来:“悲儿,把你娘扶起来。”

    “是。”西门无悲把陈夫人尸体抱起,忍不住痛哭起来。

    西门振兴拿起夫人的手臂,三个手指一并,搭在陈夫人手腕上。

    “悲儿,你娘还活着。”西门振兴喜道。

    “还活着。”西门无悲一呆。

    “对,还活着,只是脉搏极为虚弱,你去我练功房拿我的回命丹来。”西门振兴急道。

    西门无悲急道:“回命丹!爹,昨晚你昏过去后仅仅剩下的一颗回命丹已经给你吃了。”

    “什么?”西门振兴极为震惊,难道昨晚自己竟伤的这么重?

    “悲儿你听好,你娘现在只剩二日可活,回命丹配置材料好买,只是配制时药材分量极难掌控,你先去城里买药材,快去快回,我去练功房准备,你回来后我们马上配置丹药。”

    西门无悲道:“可是爹你自己留下,万一再有敌人……”

    西门振兴一摆手:“爹撑得住,听话,快去快回。”

    ……

    西门无悲从山庄出来时,见到前些日子自己从街上带回的女子秦柔也倒在地上,心中更是添了些些悲痛,对着她做了个揖,口道:“只盼你与我娘一般中毒不深,我买药回来一定救你性命。”说罢忙向城中药店赶去。

    西门无悲跑的急促,头上大汗淋漓,脚下去不敢有丝毫停留,边跑边后悔,自己从前怎么不好好修炼武功。

    他虽名叫无悲,实际上却是记事起便处在无时无刻的悲伤之中。自己天赋不高,拼了小命修炼,也才到三流高手初阶的境界,平日族人也只是看着自己爹爹的面子对自己恭敬有加,私底下都说什么,那是想也不用想的。

    “苍天开眼,若我西门山庄能渡过此劫,今后我一定勤练武艺……”西门无悲自言自语的说着,脚不停步往山下赶去,丝毫没在意自己已经身处险境中。

    突然,树林里传来一个声音:“小子,站住。”话音刚落,嗖嗖嗖,从树顶上跳下十几个黑衣汉子。

    “无影剑!”西门无悲惊道。

    “哟,这不是西门无悲公子吗,有点见识啊,还知道我无影剑派。”一个中等身材,留着两撇老鼠须的中年人往前一站,与西门无悲对面而立。

    “哼,败类。”西门无悲骂道。手中长剑一摆面,对着中年男子刺去。

    “小子敢动手啊。”中年男子手中长剑做刀对着西门无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悲剑刃砍了过去。

    噹……一声巨响,西门无悲手中长剑被男子砍成两半,右手虎口已震出血来,男子抬腿一脚,踢掉了西门无悲剩下的半截断剑。

    西门无悲呆立当场,眼中充满恨意,大骂道:“无耻鼠辈。”

    “鼠辈,哈哈哈……你大爷我就是属鼠的。”中年男子哈哈大笑,随即话音一转:“不跟你废话,小子,你怎么活下来的,难道孙长老发了善心,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

    “孙长老?你是说孙不败吧?哼,那匹夫早已被我父碎尸万段。”西门无悲讥笑道。

    “孙长老死了?胡说八道,孙长老修为已至一流高手之境,怎么会死?”中年男子惊道。

    西门无悲讥讽道:“一流高手又怎样卑鄙无耻,死有余辜。”

    “好嚣张的小崽子。”中年男子怒道。

    “罢了罢了,死了就死了好了,咱在江湖中人在刀口上吃饭,谁也难免有马失前蹄的时候。”一个胡子灰白的老者道:“既然孙不败死了,说不得吗,只好向公子讨个说法。”

    “嗯嗯,师叔说的甚是。”中年男子连连点头。

    “小崽子,快把雪山剑法交出来,老子给你个痛快的。”中年男子道。

    “痴心妄想,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西门无悲骂道。

    中年男子长剑一横,冷声道:“小崽子不见棺材不掉泪啊,不显显你爷爷我的手段,你不知道爷爷长了几只眼……”边嘲讽边向西门无悲靠近。

    “哟,钱棒槌,你在这做没本钱的买卖,也不通知兄弟一声?”林中突然响起一个浑厚的声音。

    “是谁?搅了本大爷的好事,快滚出来,不然老子宰了你。”中年男子叫道。

    “你这棒槌脾气还是这么臭,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浑厚的声音又响起,说话间一群身穿无袖短衫的精壮汉子从林中走了出来,为首是个身形高大,肌肉线条隆起的汉子。

    “我道是谁,原来是神拳门的蒋秃子。艹,怎么着?看老子有生意你也来打秋风?”中年男子道。

    “哇哈哈哈,棒槌你变聪明了啊,不错,老子就是来跟你抢食的。”秃头男子道。

    中年男子长剑对着秃头男一指:“就凭你?”

    “咋地?”秃头男子扬了扬拳头,做势要往前冲。

    灰须老者往两人中间一站,朗声道:“蒋贤侄,你师父与我素有交情,看老夫的面子,容老夫说两句。”

    “哼,陈老头,谁是你侄子?”秃头男叫道,站直了身子。

    老者也不在意,说道:“这位西门山庄的无悲公子一定知道那天山九剑图藏在哪里,既然落在咱们无影剑和神拳门手里,那是不用担心他能跑的了了的,现在只不过就是咱们两家怎么分的事罢了。

    顿了一顿,老者又接着说道:“蒋贤侄,你神拳门现在是九人,我无影剑现在是六人,就算贤侄你们人数上多三个,贤侄你又神勇无敌,能一个打三个,我老头子好歹也是二流中层境界的高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手,贤侄你们想全身而退,怕是不那么容易。我看西门家的剑法就由咱们两家共享,怎么样?”

    “老头,你威胁我?”秃头男子怒道。

    中年男子哈哈一笑,乐道:“就是威胁,你能怎么样?”

    “钱棒槌,你……”

    老者挥了挥手道:“蒋贤侄不要误会,我只是实话实说,咱两家都是江湖上的成名已久的门派,互相知根知底的,做事情又都是那么的不择手段,咳咳……这个有决心、有毅力,所有我觉得由咱们两家共享,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这个……”秃头男愣了一下,回头看了看身后的众人,暗暗嘀咕:“陈老头说的是有些道理。自己是三流巅峰境界,就算自己能打倒钱棒槌和别人,这个老头子却是个难缠的主,也罢不吃亏就行。”

    “行,这次就听你老头子的。”秃头男嚷道。

    “哈哈,蒋秃子服软了。”钱棒槌哈哈大笑。

    陈老头不再理会两人,转身对西门无悲道:“西门公子,今天的事就这样了,快带我们去拿剑谱吧。”

    西门无悲讥讽道:“前辈说话彬彬有礼,没想到也是也和这群无耻之徒同流合污。”

    “费什么话。”中年男子噗的一声,长剑扎进了西门无悲左腿。

    咚一声,西门无悲摔倒在地,腿上受伤,口中没哼一声。

    秃头男奇道:“这小子骨头好硬。”

    “钱莱,急什么?”陈老头叫道:“天山九剑图这么重要,西门公子又怎么会带在身上?当然是放在西门山庄了。”

    “哦哦,对啊,对啊,那五毒圣女应该早已经把西门山庄的人毒倒了,小子,快带我们去山庄拿剑谱。”中年男子叫道。

    “什么五毒圣女?你怎么知道我庄内众人中了毒?”西门无悲惊道。

    中年男子道:“小崽子,下辈子有机会多闯闯江湖,别整天躲在你娘怀里。实话告诉你,你前些日子在大街上买的那个女子可不是什么卖身葬父的良家妇女,乃至五毒教的五毒圣女,哈哈,怎么样,那毒药滋味是不是很不错啊。”

    “啊……”西门无悲惊的长大了嘴,一时说不出话来,没想到那么柔弱的一个女子竟然是五毒教的圣女。自己本想做一番好事,没想到竟连累得了全庄上下所有的人遭了大难。西门无悲心中一酸,流出两行眼泪。

    秃头男嚷道:“行了,行了,留什么马尿?我这就做做好事,送你下去跟你爹娘团聚。”说罢挥起拳头便要向西门无悲头上击落。

    “慢着。”陈老头嚷道:“多年不见,贤侄怎么还是这么性急,那西门山庄那么大,你杀了他,咱们这些人上哪里找剑谱去?”

    秃头硬生生收住拳头,挠了挠光秃秃的脑袋嘟囔道:“对啊,你这死老头怎么不早说?”当下对西门无悲喝道:“小子,起来,带我们去山庄找剑谱去。”大手想薅西门无悲的脖领子。

    西门无悲心神恍惚,心中悲痛不已,忽见一只手向自己薅过来,猛地一张嘴,狠狠地往秃头手上咬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