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第826章 奢华
    人是世上最复杂的动物。

    同样的一个人,在不同的环境不同的人面前会有不同的表现。

    比如说一个男人脚丫子痒了,如果他旁边都是些粗俗男人或丑女,他绝对不介意把自己鞋脱了去抠脚丫子。可若是把旁边这些粗俗男人或丑女们换成气质出众的美女,哪怕脚丫子痒死,只怕这男人都做不出当着美女面去脱鞋当抠脚大汉。

    哪怕明知道这美女跟自己不会有半点交集!

    换成女人也一样,在普通人面前她可以不在乎形象,但在那些帅到掉渣的男人面前,再随性的女人都会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展露出来。

    莫秋水现在就是这样一种状态,作为雪山剑派当今掌门独女,她也算得上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了,身份地位在整个武林中都是数得上号。

    作为江湖儿女,在莫秋水的记忆中,哪怕是当着华山掌门那等前辈高人的面,她也能泰然自若的抓着一只烧鸡慢慢啃,丝毫没有失礼的觉悟。

    然而此时此刻,在这个贵气逼人的白衣公子面前,哪怕她仅仅只是提着串着烧鸡的那一截木枝,莫秋水都感觉非常失礼,所以她毫不犹豫的便把烧鸡塞给了旁边的三师兄。

    别说是她了,其实就连火堆旁那些不拘小节惯了的江湖汉子,这一刻都觉得当着白衣公子与四位白衣女子的面进食是非常失礼的事情。

    因此,大家都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进食的动作,一个个神色讪讪,有种难言的尴尬。

    白衣公子见状淡淡笑道:“大家不必拘束,该干嘛干嘛,不要让我的到来影响到你们。”

    感觉到小师妹异样的三师兄提着两只烧鸡,颇有些吃味的说道:“我们哪里拘束了,只是烤火烤得舒服,突然被那寒风一吹,有些不适应而已。”

    “三师兄!”莫秋水瞪了三师兄一眼,然后落落大方的对白衣公子说道:“天气寒冷,公子穿得那么单薄,赶紧过来烤烤火暖和暖和吧!”

    其它人闻言纷纷往两边挪动,再次空出一大片地方。

    “谢谢!”白衣公子先是道了声谢,然后又摇头拒绝道:“不过我不怎么习惯烤火,你们自便吧!”

    “哦,是这样啊!”莫秋水点点头,然后指着火堆旁边那几个简陋木墩,对身旁两位师兄说道:“三师兄五师兄,把这几个木墩搬去给这位公子还有几位姐姐坐吧!”

    三师兄:“……”

    五师兄:“……”

    “谢谢姑娘,我们有坐的!”白衣公子再次温和的笑道。

    大家还以为白衣公子是在客气呢,结果接下来的一幕让包括莫秋水在内的众人都看得目不暇接,呆若木鸡。

    只见门外又有两人走了进来,那是两个披着蓑衣戴着斗笠的青年汉子,手中拎着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反正看起来非常精美奢华的样子。

    等那两个青年汉子捣鼓了几下,一张四方桌与几张小椅子便出现在众人眼前。

    小椅子的精美就不多说了,众人的目光全部被那张四方桌给吸引住,只见那四方桌桌面上雕龙画凤,中间小孔洞中卡插着一根拇指粗细约莫半丈高的翠绿竹子,竹子顶端有着六条似伞骨一样垂下来的东西,尾端系着几条纤细的丝线。

    就在众人心中暗暗纳闷的时候,那两个青年汉子伸手从怀中掏出了六颗硕大的珠子,那六颗珠子一出现在众人眼前,便释放出无比柔和的光芒,把客栈大堂照耀得几近白昼。

    明月珠!!

    而且还是品质最上乘的明月珠!

    莫秋水见过明月珠,不仅仅见过,在她家中也收藏着一颗明月珠,平时被她娘当宝贝一般珍藏着,轻易不肯拿出来示人。

    然而货比货得扔,之前莫秋水还觉得家里那颗明月珠确实是了不得的宝贝,可现在看到这六颗明月珠,莫秋水才发现自家的明月珠就是块破石头,得扔。

    连莫秋水都被那六颗明月珠震撼得不要不要的,更别提其它那些没见过太多世面的江湖人了,一个个面红筋涨,眼中透出无尽的渴望,恨不得把那六颗明月珠据为己有。

    那两个青年汉子自然没有理会众人的表情,在掏出明月珠后,便利索的把明月珠一一绑在那几条‘伞骨’末端。

    在两位青年汉子开始摆弄桌椅的时候,那四位美貌如花的白衣女子便走出客栈,如今两位青年汉子把桌椅摆弄好,白衣公子也坐上去之后,那四位白衣侍女便端着一个个盘子走了进来。

    往返几次之后,白衣公子面前的四方桌便摆得满满当当,桌上不仅摆着七八种干果、蜜饯、糕点,还摆了酱牛肉、卤鸭脚、拌耳朵、拌肚丝等等七八道凉菜。

    当然,一壶美酒自然是不会缺少的。

    看到这里,众人几近麻木了,这白衣公子也太奢侈太会过生活了吧!?

    他,到底是什么身份?

    这一刻,众人都升起了强烈的好奇之心。

    “姑娘,如若不嫌弃的话,就过来喝杯酒水吧!”白衣公子微笑着对莫秋水说道。

    在白衣公子说话的时候,那四位容颜绝美的侍女便各司其职,摆碗筷、倒酒,切牛肉……

    莫秋水听到白衣公子相邀,根本就没想过拒绝,站起来眉开眼笑的说道:“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便径直走到白衣公子的对面坐下。

    “小师妹!”

    “小姐!”

    看到莫秋水走过去,雪山剑派的三师兄五师兄以及冯伯,都忍不住出声喊道。

    江湖险恶,虽然白衣公子的排场奢华大气得让他们自惭形秽,但在不明对方底细的情况下,谁知道对方是友是敌?

    莫秋水朝后面摆了摆手,然后略微尴尬的解释道:“我这是第一次出来行走江湖,我爹不放心我,所以对师兄冯伯他们有所交待,你可不要误会哈!”

    白衣公子淡淡笑道:“理解,无妨,请!”说着,端起小酒杯一饮而尽。

    “请!”莫秋水也端起小酒杯一饮而尽,酒水入喉即化作一股暖流流遍全身,同时口舌生津,那股淡淡的酒香味让人回味无穷。

    “好酒!”莫秋水不由得大声赞道。

    纵然她并不懂酒,但也能区分得出平时所喝的酒跟眼前的酒有着巨大的差别。

    白衣公子嘴角挂着淡淡笑意,然后对在旁边伺候着他的四位侍女说道:“梅儿、兰儿、菊儿、竹儿,你们也一起坐下来吃吧!”

    “是,公子!”四位侍女显然早已清楚自家公子的性子,恭敬的应了声之后,便自行坐下来一起吃喝起来。

    至于那两位青年汉子,在把明月珠系好之后便走出了客栈。

    火堆旁,一众男人看着五位绝色少女陪着白衣公子吃着大餐,而他们却只能苦逼的挤在火堆旁啃干粮,心中羡慕得不要不要的,暗叹真是同人不同命啊!!

    雪山剑派的三师兄与五师兄,尽管手中还提着香气扑鼻的烧鸡,但此刻两人都没了胃口。

    尤其是三师兄卫尘,他对于小师妹莫秋水的心思在雪山剑派可谓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就连他们的掌门师父对此都乐见其成。

    因此,卫尘早就把小师妹当成了禁脔。

    可现在,小师妹居然把他丢在一边,去陪那个小白脸公子吃吃喝喝,而那个小白脸公子也做得出如此下作的事情,竟然只邀请了小师妹一人,真真是岂有此理。

    卫尘越想越气,脸上阴晴不定,如果不是理智告诉他此时不宜发火,他都想指着那小白脸问他到底想干什么了!

    就在卫尘暗生闷气的时候,莫秋水已经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公子,敝姓莫,来自雪山剑派,还没请教公子高姓大名?”

    白衣公子似笑非笑的瞥了莫秋水一眼,然后回答道:“本人复姓上官,名逍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