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5章 雪山剑 派
    顺安客栈,建在宁阳与宛陵之间的官道旁。

    位置倒是选得好,毕竟宁阳城与宛陵城相隔了两百余里,来往于两地的客商不可能一日便到达目的地,多半会在中途歇上一晚。

    因此,自顺安客栈建成之后,生意倒是不错,既赚了钱又方便了四方客商。

    可惜好景不长,顺安客栈的位置固然选得好,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能赚大把钱。但正因为这样,客栈被某些亡命徒盯上了,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顺安客栈被一伙亡命徒给洗劫了,上至掌柜下至跑堂包括当晚入住客栈的客人,通通被匪徒杀了个干净。

    于是,原本能够为客商们提供方便的顺安客栈,便就此破败。

    虽然也有不少人想把那两层客栈占为已有,继续经营,但有这心却没这胆,谁知道把客栈经营好了之后,那些匪徒还会不会再次光顾?

    更别说经过匪徒这么一搞,原本客源颇多的顺安客栈,也没多少客商们愿意去住了。

    毕竟安全没有保证啊!!

    不过,那是针对于普通客商而言,一些颇有实力的客商以及江湖中人,自然不会把区区匪徒放在心上。

    就像现在,初春的天气原本就寒冷,天空中又黑压压的一片,再加上天色渐晚,自然不宜继续赶路。这顺安客栈虽然已经破败,但毕竟是两层的客栈,楼上不提,如果仅仅只是待在一楼大堂的话,简单的避个风雨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因此,在天色彻底暗下来后,陆陆续续的有十来个人进入了客栈之中,躲避着即将到来的风雨。

    这十来个人当中,清一色的都是江湖中人,这从他们各自佩戴在身上的刀剑等兵器以及拴在门外的马就可以看出来。

    虽然大家萍水相逢,但江湖中人不拘小节,大家一起动手拾来柴禾,在堂中生起一堆大火,然后围坐在火堆旁天南地北的侃了起来。

    很快,寒风呼啸,滴滴答答的雨声便响了起来。

    就在此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四骑马急奔而至,停在客栈门外。

    围坐在火堆旁一位比较能侃的汉子呵呵笑道:“又有朋友来了!”

    另一人接话道:“看来这场雨给不少朋友添麻烦了!”

    两人话音刚落,门外就传来了一个清脆的女声埋怨道:“这地方到底什么鬼天气嘛,白天还好好的没有半点下雨的征兆,这晚上突然就下起雨来了。”

    又一个充满庆幸的男声说道:“还好我们运气好,及时来到了这里,否则被这雨淋上一夜就有得受了。”

    说着,大门就被推开,三男一女四个人便走了进来。

    众人看到那少女,眼前都是陡然一亮,只见她年约十七八岁,杏眼桃腮,容颜极其秀美动人。身穿淡绿色的皮祆,身材窈窕。颈中挂着一串明珠,每颗明珠都有指头大小,散发出淡淡的光晕,把少女的高贵气质完全衬托了出来,让人意识到她的身份必然不凡。

    坐在火堆旁那位比较能侃的汉子目光下意识的看向少女握在手中的宝剑,当看清楚剑柄上那幅寒气逼人的雪山图案后,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脱口惊呼道:“雪山剑派!”

    其它人闻言心中一凛,随即都注意到了少女剑柄上那幅在整个武林都声名显赫的雪山图案,纷纷倒抽了一口冷气。

    虽然他们都是江湖中人,勉强也可以称为武林中人,但不管承不承认,他们在武林中都是默默无名的小人物。

    然而雪山剑派,那可是当世最顶尖的几大势力之一,在这穷乡僻壤之地,陡然遇见这等平日里根本不可能有交集的大人物,众人在震惊之余心中又有些窃喜。

    能跟这等大人物有一面之缘,这牛逼他们可以吹上几年了。

    雪山剑派那少女对于众人的反应似乎已经习以为常,就连她身旁的两位师兄也一副司空见惯的神情,其中一位师兄高傲的瞥了能侃的汉子一眼,然后一脸殷勤的对少女说道:“小师妹,今晚只能将就的在这里烤烤火了,等明天赶到宛城了再好好歇息。”

    围坐在火堆旁的众人回过神来,然后手忙脚乱的往两边挤,让出了老大一片地方。

    “三位少侠,还有这位前辈,快快请坐!”

    “这里有几个木墩,希望三位少侠还有前辈不要嫌弃!”

    “……”

    面对众人的讨好,那美貌少女淡淡笑道:“好,谢谢!”随即便跟两位师兄还有老者一起围坐在火堆旁。

    本来在少女等人到来之前,众人正天南海北的侃得起劲,可现在随着少女四人围坐在火堆旁,众人都拘束得不出声了。

    寒风阵阵,大雨滂沱,在沉默了一阵之后,那位能侃的汉子似乎受不了这气氛,便干笑着说道:“都怪那些该死的匪徒,如果不是他们劫杀了这家客栈,那我们现在都可以边烤火边好酒好菜的吃喝了。”

    “可不是嘛,唉,听你这么一说,肚子还真有点饿了!”另一人接话道。

    “酒我倒是带了些,可惜没有下酒菜,只带了些干粮而已!”又一位汉子说道。

    “出门在外哪有这么多讲究啊,大家伙把干粮凑凑,风兄把你带的酒拿出来,都将就吃一顿,等明儿到了城里咱们再好好吃上一顿!”一个粗豪汉子说道。

    “也是,咱们江湖儿女哪有这么多讲究,在这种鬼地方能有干粮啃还能喝上口酒,已经非常不错了!”又有人接话道。

    坐在雪山剑派其中一位师兄旁边的瘦弱汉子从随身包袱中掏出几个油纸包,犹豫着递向雪山剑派几人,问道:“三位少侠,前辈,你们应该也还没吃晚饭吧?我这里带了几个肉包子,要不要尝尝?”

    美貌少女摇头笑道:“谢谢,不用了,我们带有吃的。”

    少女话音刚落,坐在她身边的老者便从包袱中掏出几个油纸包,说道:“小姐稍等,待老奴把它们烤热!”

    “冯伯,我给你弄几根木枝!”

    “冯伯,我帮你烤!”

    接下来,众人只见雪山剑派的一位师兄抽出宝剑快速的削了几根尖木枝,然后与那个叫冯伯的前辈一起打开油纸包,把油纸包里面的烧鸡串在木枝上,靠近火堆慢慢的烤了起来。

    很快,随着烧鸡被烤热,浓郁的香味便散发开来,让啃着干粮的众人不停的咽着口水。

    原本在这寒气呼啸大雨滂沱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有火烤有干粮啃还能喝上一口小酒,对比起露宿野外已经强了不知道多少倍。尤其是还带了几个肉包子的瘦弱汉子,感觉已经非常的满足了。

    可现在,看着自己手中那硬绷绷没啥滋味的干粮,再看向火堆旁正烤得滋滋冒油香气扑鼻的烧鸡,顿时幸福指数从原本的七八十直线降到了个位数。

    尼玛的,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真是至理名言。

    稍顷,冯伯把一只滋滋冒油的烧鸡连带木枝一起递给少女,说道:“小姐,烤好了,可以吃了!”

    美貌少女接过串着烧鸡的木枝,然后朝火堆旁的众人递了过来,笑着说道:“这烧鸡的味道不错,诸位朋友都尝尝吧!”

    众人看着滋滋冒油的烧鸡,都纷纷摇头说不用了,让少女自己吃。虽然心动,但没看见雪山剑派那两位师兄那虎视眈眈似要吃人的目光吗?再说了,他们人那么多,估摸着一人一口烧鸡就没了,那人家少女吃什么?

    见众人拒绝,美貌少女也不勉强,便折断木枝,只留短短的一截串着烧鸡,开始小口小口的啃了起来。

    “小姐,酒!”冯伯递过一个酒囊。

    美貌少女接过酒囊小喝了一口,说道:“冯伯,三师兄五师兄,你们也吃啊!”

    两位师兄与冯伯点头,也不再客气,拎着烧鸡啃得满嘴流油,把众人馋得直吞口水。

    就在此时,又有马蹄声传来,虽然外面大雨滂沱,但让众人奇怪的是这马蹄声一点也不见急促,就好像平时赶路一样,不紧不慢!

    很快,一道柔弱的声音传了过来:“公子,前面有家废弃的客栈,可要停下来歇歇?”

    又一道充满魔力的声音传了过来:“嗯,那就歇歇!”

    大堂内,众人的目光一致盯着客栈门,当看到推门而入的人时,众人眼中瞬间露出了惊艳之色。

    率先进来的是四女一男,四个年轻女子都是穿着一身用料极为精细的素白色衣裙,容颜之美比之雪山剑派那个美貌少女也不遑多让,而那高贵的气质居然更胜一筹。

    而那个年轻男子看起来更加耀眼,乌发束着白色丝带,一身雪白绸缎,腰间束一条白绫长穗绦,上系一块羊脂白玉,外罩软烟罗轻纱。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细长温和的双眼,秀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白皙的皮肤,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

    最让人震撼的是他的气质,在四位气质高贵的绝美女子衬托下,一股难以言喻的贵气朝着众人压迫而来。

    这一刻,包括雪山剑派的两位师兄在内,在男子面前都生出了自惭形秽之心。

    在众人震撼的目光中,年轻男子声音温和的说道:“打扰诸位了!”

    众人如梦初醒的纷纷摇头,受宠若惊的连连摆手说道:“不打扰!不打扰!!”

    雪山剑派那个美貌少女似乎觉得在年轻男子面前拎着一只烧鸡是极为不雅的事,在回过神来之后,立刻动作无比快捷的把手中的烧鸡塞到了三师兄手中,然后掏出手绢擦拭了一下嘴角油渍。

    这一套动作下来,直把她那两位师兄看得目瞪口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