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1章 传承
    大殿之后,空旷的地面上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在看着坐在椅子上的上官逍遥,以及上官逍遥身前那山海军阵一般气势的小小碎片。

    “逍遥大人这是要做什么?”军阵中传来小声的议论声,他们虽然队列整齐,但也已经站了有一上午的时间。“为什么要我们站在这里,那块碎盾给我的感觉有些亲切是怎么回事。”

    “那是什么传承之物吧……或许我们之中有人就要获得密宗什么绝世的功法了呢!”他身边一位战士,兴奋的喊道。

    这时候统领从身边经过,他手上的重剑在两位议论不停的士兵头顶连敲两下:“闭嘴!谁让你们在军阵中喧哗了!”

    “无妨,是我走神了,诸位将士们散去阵列吧,只要没有越过我就可随意歇息。”上官逍遥的背影上传出声音,终于将已经列阵几乎半天的士兵们解放了下来。“安心看着,剩下的事情不需要你们插手。”

    上官逍遥的话音落下,低沉鸿蒙的声音却陡然出现,那块一直悬浮在空中的碎片开始传达出让人感到惊悸的气息。

    久经沙场的战士们,刚刚散开整齐的队列要坐在地上,又在这股浓烈的敌意下三三两两的自行结成了散阵,分开站立在黑色大地上。

    光芒的照射下,一支支的宝剑,一道道城墙一样的坚盾,与碎片上传来的无形气势在无声对峙着。

    “放下!放下武器,没有敌人!”站在最前方、目前军阵中威望最高的统领连声喊道,第一个将自己的长刀收回了鞘中。

    士兵们森然的气势瞬间消失不见,再次回到了那副散漫不羁的姿态。

    但是战之殿不断溢散出来的气息还是让他们感觉到了不适,一个个纵然是面目安逸的坐在地上,手还是下意识的放在了刀柄剑鞘上。

    这时候他们看到头顶飞过几个人影,看到了李笑生等一众战力高强的神尊们正缓缓的落在上官逍遥的身边。

    “逍遥?你确定要现在开始吗?”李笑生轻声问道,手掌扶在上官逍遥的椅背上。

    上官逍遥带着微笑,手指敲了敲扶手发出清脆的鸣响:“开始吧,这些东西我认为应该快些展开,至少要让身后的这些士兵们有个真正能住的地方。”

    “好吧,那么我们开始吧。”李笑生轻轻推动着轮椅向前走去,另一侧就跟着观天者和冯八面。

    他们四个人围绕着碎片,静静凝视着那不断散发出慑人气场的浮空一线光芒。

    “冯八面,开始!”上官逍遥忽的起身,身下的椅子在他身上气势的急剧变化中化为满地木屑。

    一声嗡鸣响彻天地,战之殿碎片好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碎片上的凌冽气势开始了急剧的升高,原本无风的天际也传出猎猎声响。

    “镇压!务必要将战之殿的碎片保持在空中,只有控制住它才能将整个大殿恢复过来!”上官逍遥的头发在狂风的吹扰下在空中散开,两只手上发出阵阵红色的光芒。

    身侧的观天者手掌同样散发着光亮,手掌正对着上官逍遥,在嗡鸣声中光线相互连接,四道光束将慑人的碎片牢牢固定在那里。

    “春秋神宗时光之道秘术?荣光归附!”冯八面的双手忽地举起,眼神闪现道道精光。“我能抓到战之殿了,各位向后移动,让我将战之殿牵引出来!”

    冯八面的双手消失不见,胳膊上凭空就那么短了一截。

    在他的指引下,众人都迈着自己沉重的步伐向着自己的身后坚定挪动着自己的双腿,脚下踏在地面上发出低沉的嗡鸣声。

    而众人后退的脚步,居然就这么真的将战之殿的巨大浮影从空间中给拽了出来。

    “出来了出来了!密宗的遗迹,快看啊!”士兵们全都炸了锅,从地面上起身后双眼直愣愣的看着前方巨大的光球,遗迹光球中那广袤的大殿。

    上官逍遥也给愣住了,他仔细追忆着曾经所见到的春秋神宗景色,发现面前的这个庞然大物根本不像是战之殿的大小:“什么情况?冯八面,这不是战之殿!?”

    “这就是战之殿……这是完整无缺的那个战之殿!”冯八面眯着眼睛,在他的主导下巨大的光球气泡即将破裂,战之殿的真正威仪正浮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上官逍遥看着海市蜃楼一样的宫殿正在逐渐变得沉重,凝实,以及触手可及,最后落在了地面上。

    战之殿的落地并没有引起什么风浪或者是尘土满面,它像是羽毛堆砌而成的一样,就那么轻飘飘的落在了黑色的陆地上。

    “这就是战之殿了,我们终于将它完成了。”冯八面擦了擦干净如故的额头,看着落在地面上的宏伟宫殿。“战之殿,春秋神宗的坚盾利矛所在,有了这么个宫殿以后寻常神灵流派来犯可得掂量掂量自己能不能活着回去了。”

    “最关键的是,身后的这些战士们能有一个安定修养居住的地方。”上官逍遥绕开了那已经完整结成的盾牌雕像,手掌轻轻推开了战之殿厚重的正殿门。“终于,我们迈出了第二步。”

    上官逍遥转过身子,看着聚拢过来的一众战士与修士们:“但是魔族依然在那里,我们在与大道主宰正面对抗之前,第一件事就是要将那些魔族先驱逐回去他们的魔界!”

    “距离封印之城最近的是万天城,那里现在应该已经进入备战状态了,我们最好去……嗯?逍遥?逍遥!”冯八面正在低头分析的功夫,就听到面前扑通一声,再看去的时候发现上官逍遥已经当场扑倒在了地上,人事不省。

    ……

    “前面的,你是谁?!”上官逍遥忽地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处空旷的沙漠中,身后听上去有些恼怒的喊声让他停下了脚步。“秋叶之神,你又是谁?”

    “秋叶之神……这家伙原来还没死?”上官逍遥的视线也跟着秋叶之神转了过去,看向身后的景色。“驼队?这里不是神界,看上去好像是大陆上?”

    “秋叶之神?哈哈哈哈哈哈,你可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什么叫神灵,就这破败像?”那位腰跨弯刀的战士,在秋叶之神的打扮上不住的指指点点。

    在他的语言中,这位与叛道者抗衡到底的战士仿佛是一只路边的死狗。

    “可惜我不是那只死狗,我是一个忠勇的战士,我是为了忠勇与自由而战的战士。”秋叶之神背后的长剑铮然出鞘,白光闪耀间将地上的沙尘扬撒漫天。“春秋之道?秋之秘术?枯叶新生。”

    上官逍遥从炎热的沙尘中感到了生机,以及绿林中才会出现的湿土气息。

    “这是秋叶之神的真正实力?为什么相比起曾经,如今却这么弱?”此时上官逍遥只能感受他神躯中的神息变化,却无法再操控他的战斗。

    黄沙在空中以眼睛都无法捕捉过程的速度飞速演化,生演,最后成为黑色的沃土撒在地面上。

    “就这点本事也敢自称叫劳什子神灵,老子今个还就屠神了!”那位修士见不过是地面上多了几捧的黑土,大笑着抽出弯刀直直的砍向了秋叶之神。“什么!?”

    他刚刚踩踏过几步的功夫,地上的流沙就飞速的转化衍生,几乎一瞬间整个沙丘上已经全部都成了黑色的土壤。

    远处围观的其他驼队护卫们也看到了这里沙丘的异状,他们同样拔出了自己的佩刀,向着秋叶之神奔袭而来。

    “你们或许应该成为这里的肥料。”秋叶之神的双眼隐藏在黝黑的兜帽下,悠悠的看着面前聚集起来的这十来个战士。“没想到这片大陆上的人已经如此暴戾了,希望真正的火种能够启发到合适的人选吧。”

    秋叶之神转过身向着前方继续走去,身后却传来了一声声重物入土的闷响。

    “啧,这家伙的心性怎么这么狠辣了,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上官逍遥在闭上双眼的时候能够看到身边所有的事情,故此他清晰地看到了身后那些修士整个身体都在无形的重压下全身埋入了土地之中,还有红色的鲜血从那土壤中缓缓渗出。

    沃土在地面上好像是病毒一样,几息的功夫附近已经像是绿洲一样尽数成为了潮湿肥沃的土壤,而且还在继续向外扩散着。

    地上正在生出灌木、草植、以及土壤中钻出来的各种虫子,若不是之前他还能看到那漫天的黄沙,怎么也不可能相信这里现在已经是一片绿的反光的大草原。

    上官逍遥看着绿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着远方蔓延,几乎是在几口气内就将整个视野中的荒漠都转化成了草原。

    “前面就是了,旅途的终点。”秋叶之神在步行千万里后忽地在高地上停下了脚步,看向远方的城池。

    那熟悉的城墙、上面的青砖,以及拂面的风,在向上官逍遥传达一个无比熟悉的地方:“我大汉国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