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0章 战之殿起
    “是逍遥宗主大人,逍遥宗主他没有死!”士兵们在扰动下或者走出自己的营帐,或者面目狂热的从篝火前起身,向着不远处的营地外走去。

    伴随着上官逍遥的出现,谣言在这一刻彻底粉碎,。原本即将死去的军心也重新在上官逍遥的注目下开始了坚强的跳动。

    “但是为什么?逍遥大人居然坐在椅子上?”

    此时的上官逍遥依然无法遮掩自己虚弱的气息,他坐在由李笑生解封的一个装着小轮机关的木椅上,在机关的运行下带着他缓缓向着士兵军阵中“行”来。

    虽然脸色苍白气息无力,但是上官逍遥身上坚韧又厚重的神威还是彰显出了他的宗主气势。

    “宗主大人,请注意您的身体,现今军心杂乱,若是随意出现在营帐中恐有死士行刺。”四位追随过上官逍遥突破魔界污染的神灵急速飞来,将上官逍遥保护在四方之中。

    上官逍遥缓缓进入了营地,身边立刻就围拢过来一个一个的雄壮战士,那狂热的神情似乎想要跟面前的宗主大人进行一次近距离的交流。

    “宗主莅临,不得靠近!”密密麻麻的人墙眼看见就要挤到虚弱的上官逍遥身前,四位神尊见状齐齐一声暴喝,浑厚神灵的气息将围拢过来的士兵们当场震慑,不敢再靠近半步。

    营地的动静将大陆上的几乎所有人都吸引了过来,他们缓慢的飞到营地简陋的大门前,郑重的走进了简陋的营帐之间小道上。

    “各位,我是春秋神宗的现任宗主上官逍遥。”被所有人瞩目的上官逍遥,此时正在营地正中的一片空地上,这里也被李笑生几次挥手间搭建出了一块木台。

    他身下的木椅在机关的推动下爬上了一段斜坡,最终停在了木台上,上官逍遥左右手握着轮子前后一扳,转过身看向台下围拢的士兵与神灵们。

    “将士们,我知道失去前任最高统领是多么让人感到痛苦的事情。”上官逍遥坐在椅子上,虽然虚浮但依然坚定的嗓音传递到台下众人的耳畔。“在这场战斗中,我多次的计划与指挥失误占据了大多数的责任,在此我向诸位致以诚恳的歉意。”

    上官逍遥摇摇晃晃的勉强起身,强撑着虚弱的身体向着众人深鞠躬,还没等直起腰杆便跌坐回了轮椅上。

    “我们付出了牺牲,我们燃烧了鲜血,但我们换取了生存。”上官逍遥喘息了一小会后,继续说道。“并且我们已经团聚到了一起,过去的传承如今已经点燃了光芒,无尽的痛苦与苍荒的现状终将会破除。”

    “我们最终的敌人时大道主宰,我可以肯定的是,他的恐怖远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底,那家伙守着残缺的神界已经自顾不暇了。这我能感觉到,我们都能感觉到!”上官逍遥的气势陡然高涨,台下在他的渲染下暴起了一阵轰然呐喊。“但是,也因为这家伙的自顾不暇,我们神灵永恒的敌人,那些魔物们也出现在了世界上。”

    他的手臂猛地生出一股力量,手指着远处还剩下最后的一点黑色光芒:“我知道,你们身怀传承,创世古神们的长子意志让你们崇高不屈,气势永远坚定似铁。”

    “你们想要回去,去陪着你们的将军斩杀邪恶,同裹马革。”上官逍遥颤抖着的手臂不一会放回了他的扶手上,气息中带着一丝颤抖。“但是我的同袍们啊,有件事情我要告诉你们。”

    “死去容易,但我需要你们活着。”

    上官逍遥猛地停下了话语,推动着两侧的轮子下了高台上:“我们肩负着使命,承载着自由与正义一路食苦忍坚行进至此,几位将军为了掩护我们平安撤退甚至牺牲了自己。”

    “难道你们认为自己的死去,让将军们的牺牲至此付诸东流后反而更能体现自己的价值?至此弃大局于不顾,让将军们白白牺牲?”上官逍遥进入了密集的人群中,双眼中疲惫的扫视过面前低头向他注目的将士们。

    这些人知道自己正站在上官逍遥面前,甚至上官逍遥站起来的时候都不如他们高。

    但上官逍遥身上的巍峨气场最终让他们缓缓的弯下了膝盖,弓起了腰,一排排、一圈圈的跪倒在了上官逍遥的身边。

    “我等,效忠于密宗,效忠于万界征途与光明,效忠于宗主大人!”

    一声声的呼喊浪浪渐高,逐渐在天地间充斥。

    待到三刻钟后声音才逐渐冷却下去,上官逍遥看着这无声的营地,到最后甚至远处的那些自盘天城便追随起他的古修神灵们也跟着高声呐喊起来。

    上官逍遥打破了宁静,他推动着自己身下的木椅,向着来时的道路缓缓离去。

    ……

    “这时候这些家伙们才能算得上是可用的士兵啊……”上官逍遥强撑着自己疲惫的身躯,坐在大殿的前方,望向下方忙碌着的士兵们。“最遗憾的还是没有将战之殿的碎片取回,春秋神宗恐怕要就此残缺下去了。”

    身后站着的观天者猛地站在他身前,双手捧出一块盾牌的青铜碎片:“宗主大人,观天者不知大人正在寻觅神宗遗迹,此碎片为当初神宗覆灭时上一任观天者所托,正是战之殿碎片。”

    那块盾牌的碎片上,正向着上官逍遥投射出一阵阵“热烈”的气息,仿佛已经关注到了春秋神宗的复活,自己就要恢复荣光一样。

    李笑生向前,代替上官逍遥接过了这块碎片,那一瞬间的沉重感让上官逍遥都无比清晰的看到了李笑生的肩膀当时就是一沉。

    “逍遥兄弟……如果重量能判断真假的话,我敢保证这就是真的!”李笑生吃力的双手举着这块碎片,传音都变得磕磕绊绊起来。

    春秋玉壶飘荡到了李笑生的身前,小八的双眼正在不停的打量着眼前的残缺碎片,瞳孔中的光芒在那里不断闪烁着。

    “大人,没有错!这的确是战之殿前的不朽之盾碎片,它是战之殿的本初产物!”

    观天者看不到小八的身体,他只能看到原本沉重无比的战之殿碎片,此时正闪烁着光芒在空中飘荡起来,将自己的视线完全吸引了过去。

    “大人,这是……”他的目光始终盯着不断在空中上下翻飞的战之殿碎片,迷茫的向上官逍遥问道。“为什么碎片会在空中自行翻飞?”

    “嗯……小八?能不能将你的身体向观天者展现出来?”上官逍遥低头思虑一番,向捧着战之殿不断蹦跳的小八问道。

    原本兴高采烈的小八忽的停住了自己的动作,站在那里直愣愣的看着观天者:“看上去观天者大人身上似乎也的确有些许春秋神宗的传承,那么我就在此破例一次!”

    “这!这是无上传承之一的刻印!大人!”当小八的身体一阵抖动后,上官逍遥就看到了面前观天者的双目忽的直了起来,满是狂热的看着空中端持着神印的小八。“没想到传闻是真的,能够暂停时间的无上神器!”

    “观天者大人请冷静下来,我的归属与神器持有人是你面前的宗主大人。”小八瞬身闪过观天者的扑袭,飞到上官逍遥的身侧喊道。

    他又捧着手中的战之殿碎片,试图将其放到上官逍遥的腿上。

    观天者又向前扑,口中还连声喊道:“大人不可!战之殿碎片重量岂止千万斤,这一方大人的身体可承受不起!”

    结果他的第二次前扑却又被小八给拦了下来,只能眼睁睁的跪在地上看着上官逍遥的大腿上缓缓放上了战之殿的盾牌碎片。

    “嗯?”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战之殿的碎片并没有意料之中的将上官逍遥整个压下去,而是仿若是一块碎掉的瓦片一样就那样不轻不重的放在了他的腿上。

    然后千万年的古物上尘土与封印被解开,战之殿兵戈森然的气息开始从这块小小的碎片上流露出来。

    “为什么?逍遥大人居然能就这样解封?”观天者此时的表情好像是自己养了十几年的孩子,此时就这么被一个游历路过的花言巧语给带跑了一样,满目不可思议的看着上官逍遥的腿上。

    碎片再次缓缓飘起,被小八重新握在手中:“诸位,我现在要将战之殿重新浮现在人世间了?”

    “嗯……先去让军队列队吧,战之殿的面积是所有的遗迹中最大的,其中的兵营院房容纳再多几番的兵士也绰绰有余了。”上官逍遥一边说着,一边以稍稍恢复起来的身体从椅子上站起身,向着殿下走去。

    观天者再次感到了惊愕,他想不通眼前的逍遥大人是如何知道还没有在现世中出现过的战之殿布局的?

    “军令传达,现在命令各营各队集结,于春秋神殿后方的空地列阵!”上官逍遥派遣的传令官走入了刚刚恢复平静的营地,洪亮的呼喊声再次将沉寂的营帐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