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9章 战役的落幕
    上官逍遥站在传送阵阵中,因为频繁的传送而生出的尘沙此时也在大风的指引下远去飘散。

    “大人,几位将军们呢?”围拢在周围的士兵中走出来一个统领,他的目光耿直的看着上官逍遥的双眼,试图从他沉默的双眼中看到将军们归来的信息。

    但他什么都没看到,上官逍遥的双眼安静的隐藏在天际即将消逝的暮光下,而凝重的表情已经将真正的意思传达给了诸位。

    上官逍遥就那样安静的离开了传送阵中,他手中的逍遥神剑上还滴落着红色与沙尘混合的污渍。

    那统领跪在了地面上,两点水渍出现在了传送阵中,任凭他如何用力的砸着地面,也无法让已经逐渐崩碎的传送阵重新亮起。

    “大人啊……这是何必呢,这恶状原本不需要让你承担的。”观天者看着上官逍遥逐渐远去的身影,嘴中若有若无的呻吟着什么。“希望你的未来不会有改变,大人。”

    战场的余炽还在黑色的大地上灼烧着尚未消逝的灵魂,而尚未死去的战士们的双眼中已经没有了生气。

    上官逍遥拖着沉重的身体,在音芷瑶的搀扶下才好不容易走到了床边,后脑刚刚沾上枕头就那么睡了过去。

    ……

    “所以……秋叶之神,神宗真的战败了?”正在沉睡的上官逍遥,被一阵低沉的谈话声惊醒。

    “没错,我们是流亡者,我们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原本没有任何回应准备的上官逍遥,却有声音从自己的嗓子中传出。“为了神宗的传承而牺牲自己,这是我们的荣耀,我们欣然应许。”

    上官逍遥最后终于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却看到了让他震惊的一幕。

    “你?王腾!”此时站在上官逍遥面前的,正是那在盘天城费尽心思混入他队伍的奸细王腾,此时正面目凝重的看着他手中的卷轴。

    王腾听到上官逍遥的叫喊,惊诧的抬起头,自然的流露出对面前之人叫喊的惊吓神色:“你怎么了?秋叶之神,发生什么事情让你感觉到这么惊讶?”没等上官逍遥回应,他的手指缝隙间出现了八只纤细的软刺,被他紧紧的夹在指尖中。

    那浑身上下流露出的、仿佛天生存在在那里的正义感,让上官逍遥一阵呆愣:“王腾……你在做什么?”

    “敌人,敌人在哪!”王腾起身,周围的灌木与大树草地在他的气势影响下发出沙沙的厉响,在那里响应他的战斗意志。

    上官逍遥惊觉自己又入梦了,他看到了自己身上的紫袍,以及身边寥寥几个在那里坐在树根下的神宗神灵。

    面前的王腾身上传播出来的战斗气息逐渐隐去,双手指缝中的八支细针也消失不见:“秋叶,我们要转移了,可能大道神宗的敌人们已经察觉到我们的踪迹了?”

    “怎么回事,这家伙看上去好像真的成为了我的盟友?”上官逍遥直愣愣的跟着他起身,招呼着众人跟随王腾向着远方走去。“但是,为什么?为什么在现在的世界中他会坠入魔界?”

    在上官逍遥思虑的时候,一行人在丛林中飞速的穿行,转眼间就已经看到了前方的平原。

    “啧,我们的身后果然有追兵。”王腾忽地转身,手中飞出三根细针,在密集的树干间飘荡流转,消失不见。

    上官逍遥听到了身后传来的依稀重物落地声,心知王腾真的阻拦了一些似乎想对他们不利的人。

    阻拦敌人之后的王腾稍稍错过身体,让上官逍遥等人离开了树林中:“秋叶,你保护好火种继续前进,这些家伙我来阻拦住他们。”

    “明白了。”让上官逍遥感到不适的隔阂再次出现,明明声音是从自己的喉中发出,然而却不受自己的意志操控。

    王腾的身体隐去在树林间,上官逍遥的目光穷尽在无边无尽的草原中,身边只剩下了同伴们脚踏着大地飞速穿越所留下的萧萧声。

    “原来现在的时间是神宗已经灭亡了吗……那么这个家伙是秋叶带着所谓的火种去哪里?”上官逍遥一边踩着脚下云浪一样的山野丛林,一边挖掘着秋叶之神的脑中记忆。

    就在思虑的时候,却感觉到身侧猛生出一阵煞气,上官逍遥当场操控着严重迟钝的秋叶之神身体向着侧面翻滚闪避。

    “煞!没想到你居然能从我的手里逃过去,不愧是神宗势力的残存领袖!”那低矮的身躯、前突的下巴与阴森的短小镰刀中,上官逍遥感受到了浓重的魔族气息。

    以及身后残存众神的一阵骚动。

    “怎么可能,为什么这些魔族会在这里!封印已经坏掉了吗!”一位土相神灵,手中一道字符忽地闪现出来,在身前凝结出一道厚实的防御。

    那黑色矮小的镰刀刺客见到有人做出防御状态,就那么流露出了一阵阵狰狞的表情,甚至都没法让人看清楚那是笑是嘲讽。

    当上官逍遥再眨眼的时候,只能看到几步外的那位土相神灵已经身首异处,飞扬的血液与脸上惊愕的表情刻印在众人的脑海中。

    “恶兽!不好,他消失了!”身边的神灵们慌乱的围拢成一团,一双双瞪大浑圆的双眼向外看去。“他去哪里了,我看不到他。”

    “看来我们不能都离开这里了……秋叶!你带着火种先走,还有你们几个,都走!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俩人!”众人被镰刀刺客袭扰的时候,一个手持长戟的高大战士突然开口说道,又拍拍身边同样高举着战锤的战士。“走,离开这里!”

    上官逍遥想要留下来,他的感知能力已经捕捉到了那个在草丛中隐藏的敌人。

    “那么,其他人追随我,我们离开这里。”然而上官逍遥却无法操控自己的身体,他坚定的转过身体,向着前方走去。“前进,继续下去,我们要找到能够将我们的火种埋藏下去的地方。”

    “啧,关键的历史进程无法被改变吗……”

    上官逍遥咬着牙,意志跟随着秋叶之神的动作,这才将那股别扭的差距感甩到脑后。

    前方不再是草丛,而是一滩滩的泥泞沼泽,上面还有一个个的气泡在那水塘中昭示着其中蕴含的剧毒。

    ……

    “……”

    看着春秋神殿熟悉的梁柱与黑洞洞的殿顶,上官逍遥感到了身体传来一阵阵的乏力感,甚至让他不想起身。

    “你的神躯,神息透支了。”床边又是冯八面的声音,以及逍遥神剑传来的声声磨刀。“倒也对身体没有多大的影响,就是有一段乏力期。”

    上官逍遥此时正无比的别扭,精神与身体同时向他表达出了休息不够的状况,然而灵魂却告诉他睡够了,要起身活动:“那之后怎么样了?”

    “你的梦?”冯八面侧过身子,看着上官逍遥苍白麻木的脸。“秋叶之神最后成功将火种埋了下去,我只能跟你说这么多,剩下的事情还需要你自己往下看。”

    冯八面将逍遥神剑放在了床头,起身离开了床边:“你继续睡吧,等恢复过来的时候记得出来看看,那些士兵们现在有些情况要处理。”

    “老冯,我睡了多久?”冯八面正要离开的时候,被上官逍遥平静的声音忽的叫住。

    冯八面又转身看了他一眼:“三天零四个时辰。”

    “啧,没想到我居然睡了这么长时间。”上官逍遥依然没有力气,只是仰面在床上挤了挤眉毛。“士兵们怎么了?”

    “没什么,那些家伙对将军们依然有执念,任凭观天者如何安抚都没有效果,他们一直要我们驱使古神玄龟调转方向去光复封印之城。”冯八面站在高床的台阶下,好像是一个向皇帝汇报献言的老臣一般。“目前我们几个已经将这股势头镇压下去了,但是又有一股你已经当场死去的谣言不知道从哪里吹了起来,这只能由你出面才能镇压。”

    “知道了,老冯你去歇息吧,剩下的事情我会亲自解决的。”上官逍遥送别冯八面,随后便再次闭上了双眼,一瞬间春秋神殿的时间好像是静止了一样。

    ……

    “不知道宗主大人是不是真的还在啊……我们今后该往何处去呢?”

    几个士兵,围坐在火堆前,身后是匆匆搭建的简易营帐。他们正在那围坐在一起,小声的议论着上官逍遥与关于春秋神宗的一些琐事。

    “听说啊,逍遥宗主手里面有春秋神宗的两件洪荒传承之物呢,能够停止时间和改写过去!”一个士兵从帐中走出,手里拿着一串串的大肉块放在篝火上灼烤着,自己挤进了人圈中。

    之前谈话的那个士兵只是嗤笑了一声,扫眼看着他:“净说些屁话,宗主大人要是真的有那么强力的装备,为什么不早点拿出来用?”

    “因为宗主他……”

    这位士兵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发现自己这一圈人眼神齐齐往自己的身后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