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7章 时间掌控者
    上官逍遥看不清面前之人的脸庞,却能清晰的在脑海中刻印出他的声音:“你是……时光主宰大人?”

    “没错,吾乃万物过去的焚毁者,时间延续的掌控者,时光主宰。”上官逍遥几乎看到了时光的演化,看到了世界正在斗转星移。“醒来。”

    “嗯?”上官逍遥意识一个激灵,身体却没有任何反应。

    “你如今寄居在秋叶之神中,越过时间的壁垒来到过去,请问来自未来的宗主,未来的火种是否还在你的手中?”面目不清的时光主宰走到了上官逍遥的身边,手中握着那青色冷彻的火焰。“在我们失败后,时间是不是还能维持运转?”

    上官逍遥被他鸿蒙的声音清晰的刻印到脑海中,却无法回答他的问题。他感到时光主宰的视线正在看着他的双眼,自己身处未来的身体中记忆仿佛正在被翻阅。

    “我明白了,没想到火种在你的手里已经燃烧到如此雄壮的地步。”时光主宰转过身去,离开了上官逍遥的身前,好像一次对视的功夫就对上官逍遥失去了兴趣。“抱歉,未来的继承者,请原谅我的失礼,我不想看到神界未来的惨烈面容。”

    被时光主宰悲怮气息感染的上官逍遥举目四望,感受着在现世中无比珍贵的法则气息正充斥着周身,看到宏伟到直通天际的宫殿在展示着祂们的鼎盛。

    还有天上一艘艘缓缓飞过的巨大战船,上官逍遥一众人驾驭的那一艘在这里相比起不过是一粒渺小的芝麻。

    这些景色,无一不在向着上官逍遥展示千万年前神界的光辉,以及春秋神宗的真正面容。

    “未来的继承者,希望你能帮助我们光复荣光,以及让万物万世恢复到本来的秩序之中。”时光主宰转身离去,上官逍遥目睹着他手中的炉中火缓缓熄灭。

    当他收回目光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四周景色也在蜕变,失色,逐渐静滞。秋之暮满含悲伤的双眼正像是隔着千万里那样的看着他,似乎想向他诉说着什么。

    ……

    “注意左边的加固,前方正在发起冲击,长矛列阵!”

    耳边充斥起剧烈的轰鸣声,上官逍遥的意识逐渐恢复过来,他重新感觉到了自己熟悉的身体。

    当他睁开双眼的时候,正目睹着一颗巨大的火球翻滚着进了脚边视野中远处的士兵堆中,卷起一片哀嚎与怒吼声。

    “逍遥?逍遥醒了!”李笑生的半张脸出现在自己的目光中,他正半蹲在他的身边,拉开自己的断道之弓。“城墙被破了,整个墙面都被齐根给掀飞了,看那边。”

    上官逍遥坐起身子,顺着李笑生向后看去,一面还算平整的墙面正附在地面上,下面还依稀可以看得到下面墙面的瓦砾。

    “啧,是什么造成的?魔族就这么舍弃以量取胜的战术了?”上官逍遥站起身子,逍遥神剑再次握在手中。

    他看到李笑生摇了摇头,继续点杀起前方不断涌来的魔族士兵:“是一个黑甲的巨大士兵,他当时撞开了整个城墙后就消失了,魔族现在都不再关注城墙上的进攻了,他们正在集中精锐试图冲破这缺口。”

    “跟我来,我们不去寻找碎片了,先将战线稳住。”上官逍遥拔剑向前,剑锋挥动将飞来的攻击尽数击破。“先稳步撤退,城墙被破后我们是支撑不了多长时间的。”

    转眼间上官逍遥再次来到了前线之中,此时战场上的状况已经对众人十分不利,下定决心以精锐作为前锋的魔族其实已经攻入了城内,士兵们半圆着围拢在城墙的缺口中勉强保持着阵型以数量抵抗着。

    上官逍遥的到来让整个战场当时就稳定了,正在缓缓溃退的锋线也被他勉强保持在了前线。

    但是伤亡依然在上升,老兵们越来越少,情况越发危机。

    “撤退!将战场拖进巷子与街道中,我们不能在正面战场上就这样被消耗下去!”上官逍遥高声呼喊着,一边小步小步的向后挪动着自己的步伐。“传令下去,将每一栋建筑都占领,不管是前面的还是后面的,哪怕是茅厕也占领!”

    上官逍遥率领着小队自愿追随他留下的士兵在撤退队伍的最后方,依托着李笑生与单雷在远处接连不断援助过来的精准点杀勉强保持着阻挡态势。

    到最后其他的士兵都撤了个一干二净,还躺在地上的也都不是活物了,只剩下上官逍遥这一队人还在这里强行支撑着在阻拦着敌人。

    “撤,都撤!我断后!”上官逍遥站在原地,挥动重剑在地面上扫出一道沟壑,将整个封印之城断成两个世界。

    滚身闪过身后飞来的两个硕大流星锤,上官逍遥转瞬就来到了李笑生身边:“走了,我们进入巷战,把这些家伙的优势兵力给抵消掉!”

    “所有人,将定雷符全部引爆!将外城区与中心区完全隔开,后方军队依次进入传送阵离开这里,失陷的街区不要夺回,直接撤退到后方!”上官逍遥站在李笑生所在的全城最高的楼阁上,高声向四周呼喊道。

    然后他也跳进了巷子中,七拐八拐消失不见。

    “呵,逍遥神尊倒也是好计谋,但是定雷符这种凡人造物……”

    单雷对上官逍遥的计谋表示了欣赏,但又皱眉看了看自己手中那轻飘飘写着一个爆字的符印,轻轻的将其戳穿。

    “轰!”

    他猛地抬起头,看着自己前方的楼宇间猛地激起一片巨大的土壁,又瞬间跌落了下去。

    大地猛地裂开,他的耳边只剩下一声声巨大的轰鸣,以及就要填满视线的鸿蒙重音,那是一座座的土壁崛起又落下,一道道的闪光闪耀向天际。

    正如上官逍遥所说,整个外城区与内城区彻底隔离了。那些被轰鸣声惊扰的魔族士兵们站在巨大的洞窟前,踉踉跄跄的跌入了无底的深渊中。

    “这是羿神加强的定雷符,这么多的爆炸连成一片,最终就会让魔族大军只能从这些狭小的缝隙中进入城区,而后被我们每条巷子每栋建筑中的士兵们拖入泥泞之中。”李笑生环视一周,四方因为爆炸而激起的烟尘与轰鸣已经逐渐平定了下去,而没有受到影响以及还能作战的魔族士兵们也顺着单薄细长的通道,向着还算完好的内城走来。

    李笑生的身体也消失在了高层上,几次闪烁间同样在巷子中隐去。

    “大胆的计划,让我刮目相看了,逍遥。”单雷向天举起他的弓,一只规律闪烁的箭飞向了天空。

    随后他也从楼宇间跃下,被大地上的尘烟掩去了身体。

    ……

    此时上官逍遥正贴在门板上,身后的居房内已经净空,这栋建筑内只剩下了他和几个小兵而已。

    “拔刀小些声音……有魔族士兵正在向我们靠拢。”上官逍遥向身后的士兵示意道,自己的手中逍遥神剑顶在了门板上,随时准备发起攻击。“他们来了!”

    逍遥神剑铮的一声直接扎进了门板中,顺着剑身就倒着流进了门板中。

    “动手!”上官逍遥踩着门板,将逍遥神剑吃力的拔了出来。“炉中火,烧尽我的敌人!”

    一瞬间整个巷子中都结起了寒霜,在沙城的正午中士兵们都齐齐打了一个哆嗦。

    纵然是这样,那些从恶劣的世界中走出的黝黑战士们依然狰狞的咆哮着冲进了狭小的院子中。

    “前进,密宗的勇士!”上官逍遥横剑在身前,挡下一个冲击进来的巨锤,而巨锤的后面,沉重的盔甲已经绽放出狰狞的光芒。

    上官逍遥错身将巨锤错在地上,一只手掌宽的神剑将雄壮的战士当场捅了个对穿:“这空间对我们有利,魔族战士们没有办法在院子中展开阵型!”

    “噗……大人,别了!”然而还没等上官逍遥话音落下,一柄凝黑的长矛扎穿了自己身边的一个战士,一口鲜血直接喷在了枪尖上。

    沉重的逍遥神剑在空中划成圆弧,黑色的矛尖叮叮当当的跌落在地面上:“继续前进!杀死这些家伙,我们撤离这里!”

    战士的尸体被他随手丢进了空间中,上官逍遥横剑再使出腰斩,长矛的后半截也跟着掉了下去。

    然而让上官逍遥没有想到的是,巷子中又有浑身沾染着一层寒霜的战士们冲进了院子之中。

    “啧,看来不能从这里冲了!”几次挥剑的功夫,上官逍遥却发现自己斩杀的速度还赶不上敌人涌进来的速度。“炸开侧墙,我们离开这里!”

    “神术?土质炸裂!”

    一个士兵手按墙壁,在悄无声息中这厚重的土墙就这样崩碎开来。

    不光光是这一处院子,整个内城进入巷战后几乎都进入了血流成河的状况,每一个院子与建筑都在被双方激烈的争夺着。

    甚至还有神灵战士之间因为释放威力过大的神术距离过近而出现了误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