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4章 心存疑惑
    马踏大地的轰鸣声从身边掠过,震到禹九节的耳朵中都只是一遍一遍的回放着那些骑兵的马蹄声。

    “那是……什么东西?”禹九节睁大了眼睛,面前一个一个仿佛骷髅一样的骑兵正绕过他们的左右,身上破烂的衣袍盔甲弥散出厚重而不祥的气息。“他们手里拿的不是骑枪,而是镰刀?”

    他转过头看向冯八面,只看到老者脸上的神秘莫测,以及让他惶恐不安的微笑。

    他从冯八面的身上感觉不到了那原本应该存在的亲切与熟悉气息,这位老者的阴暗一面在与黑暗碰撞的战场上开始浮现。

    禹九节终于记忆起了,这位老者是身负春秋神宗血仇大恨,以及复兴执念的上古遗存,而并非是区区一个山海居的普通掌柜。

    “幽灵血骑,是春秋神宗与长生异种的一脉签订契约后换来的一支精锐,我们杀掉生灵的灵魂归他们,而后换取他们对我们的援助。”冯八面轻声细语的说着,手上不停的拨动着算盘。“在他们介入战争的时候,不要与他们并肩作战,不然只会成为他们的敌人而已。”

    禹九节面容呆滞的站在那里,看着这些幽灵一样的骑兵在那收割好不容易翻过城墙站在地面上的魔族士兵。

    就连战马都狰狞如凶兽,镰刀上闪烁着让人不安的幽绿缥缈的光芒,地上流淌着黑色的血液。

    场面不像是惨烈的战场,反而生成了地狱恶鬼一样的浮生图。

    禹九节咽着唾沫,脚下下意识的向后退去。

    却被冯八面在背后一手托住了:“不要心生怯意,切勿动摇意志,这些骑兵们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收割那些意志不坚定者的灵魂。”

    ……

    “禁止冲锋!不许离开战壕,我们的任务是在外围尽量拖延,然后回到城墙上!”单雷在满是沙尘飞溅的壕沟中肆意穿行,那些黑暗法则攻击好像是长了眼睛一样完全闪开了他的附近。

    单雷时不时还会远地站住搭起弓箭,将一些已经抵近了的敌人射倒在地。

    “火流天河,释放!”城墙的另一面,战士们操持着一个巨大的、不断闪烁红色符印的圆筒举起向着城墙方向的上空,其中滚滚的岩浆直喷出来,越过城墙飞向了另一端。

    李和歌闪过一丝喜色,又绷起表情指挥着众人继续装填起下一波攻击。

    此时的所有士兵与将军统领们已经完全相信了上官逍遥这一群人的能力,至少他们的出现的确带来了一批新的作战方式与防御战械,整个战场的局势不再是那么一边倒的状况。

    但是封印之城的人们看不到的是,上官逍遥的不再出现让其他人的脸上都罕有笑意,在后方治疗伤员的音芷瑶甚至弹奏起的曲子都带上了哀伤的和调。

    他们在等着上官逍遥的回归,这些人真正的领袖是他,只有他才能将整个战局逆转。

    而他们期盼的领袖,此时已经将中心广场完全封闭,他站在圆形广场的正中,身边光芒万丈的星光不断在地面上篆刻出厚重的上古符印。

    此时上官逍遥已经在这里站立了足足一天,身上的衣服被从地面向着天空冲起的气势带动,四散飘荡着。

    “这些,全部都是密宗的文字,这么多!”身边一阵阵的大呼小叫,那观天者正趴在地面上好像是对待老祖宗一样的在那里抚摸着上官逍遥所刻印出来的法阵。

    上官逍遥睁开眼,皱眉看着观天者的动作:“你,小心一点!这些法阵不能被轻易的损害,它关系到你们的性命!”

    “晓得晓得,老夫自有分寸。”观星者被上官逍遥呵斥后也不生气,就那么站起身子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离开了法阵的刻画范围。“宗主大人,这法阵的刻画还需要多久?”

    “半天时间。”上官逍遥又闭上了双眼,专心致志的继续进行着对法阵的篆刻。

    他听到了观星者坐在地上发出的布料摩擦声,以及若有若无的嘀咕,不禁再次睁开了双眼:“喂!你在做什么,不要影响到符印的篆刻!”

    只见观星者双手中不知道从哪里抽出来一卷洁白的卷轴,正缓缓展开于篆刻的上空,试图以烧灼的痕迹复刻出一份法阵的古文。

    上官逍遥的呵斥让他手上一僵,洁白的卷轴在空中不受控制的化为灰烬。

    “你出去!这里不能被你继续干扰!”上官逍遥的身上生出一阵柔风,托起依然留恋不舍的观天者离开了重重法阵保护下的广场中。

    观天者在外面拍了拍自己的屁股,面色从好奇转为凝重,看向中心处上官逍遥浮在空中的身影:“宗主大人,你的法则蒙尘了,为什么你自己就是感觉不到呢?”

    “唉,老朽已经老了啊,为什么还要为难我呢……”观天者弓着腰离开了这里,向着光芒不断浮现的城门战场走去。

    一阵狂风吹到他眯起双眼,依稀之间他看到了前方的城门已经大开,一只两丈高的、浑身上下全是肉瘤的凶兽正狰狞咆哮着,向着没有战士防备的大街上冲来。

    李月仲的身影骤然闪现到了凶兽的面前,双手中的雌雄剑上龙吟虎啸乍现。

    然后就被那看上去狰狞无比的巨兽给当场拍飞,一座建筑在巨力的撞击下碎为漫天的尘土瓦砾四处飞溅。

    观天者化作白芒,一瞬间就冲到了那狰狞巨兽的身下,手掌上闪现出瞩目的红光。

    凶兽狰狞的眼神中明显带着不屑,又是一掌就要拍向观天者,上面同样的红色却带着浓郁的血腥与不详气息。

    最终观天者与凶兽的两只掌印碰撞到了一起,当场一道黑色散发着浓重腥气的液体飞溅在城门洞中。

    “哼,真以为老夫怕了你?就算本人仅仅是目前名义上的城主,也比你这种畜生强!”观天者甩了甩手,上面沾染的血迹也跟着消失不见。

    他腾空而起,巨力翻涌间就以脚尖的轻轻一点将面前的凶兽一脚踹飞出去:“外面的士兵们,防线已经失守了,快些进来!”

    此时一只只的凶兽与魔界生物代替了魔族士兵,向着城墙下单薄的防线发起了大浪一样的冲击,而只有小半个身子露在外面的众人此时实际上已经陷入了被动,他们就算是在兽类冲锋的道路上就将其击杀,但是高速冲锋下的尸体依然会给他们造成慌乱的状况。

    于是眼见防线的战斗能力已经开始了断崖式的下降,单雷干脆的大手一挥:“撤退!放弃最后一道防线,我们登上城墙!”

    城门边左右壕沟中的战士们自动的形成了两列纵队,以快速而又丝毫不见慌乱的姿态进入了城门中。

    最后步入城中的是一边拉弓阻击一边后退的单雷,以及那位死活不愿意提前进入城门的将军。

    “逍遥呢,我们的防守时间与伤亡依然没有在控制之中,这样下去我们就要全部死在这里了!”单雷大口吐着浊气,浑身是血的坐在地面上。“将军,请您代我指挥一段时间……”

    没等众人回应,他就那么缓缓起身走向城中,还不忘招呼上在城墙上不断发射着劲射的李笑生:“我们的第二个任务,找到遗失的密宗碎片?”

    “没错。”李笑生微笑着收起了弓箭,看着单雷几次喘息的功夫就恢复了平静的面容与整齐的仪表。“这个任务还是不要跟其他人说了,我们的任务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

    两人向着中心广场走去,然而半路上就趁着无人时拐入了巷口中,消失不见。

    ……

    “刻印完成,但是……为什么我感觉自己少了什么东西?”上官逍遥的脚尖落在地面上,却没有丝毫的高兴神色。“没有那么多时间感伤了,小八,激活它!”

    上官逍遥瞬移走出法阵,看着身后的铭文激活后急速向着不远处的城墙下掠袭而去:“暂时先将法阵的气息封锁,恐怕这些战士知道已经有退路后会加速溃退,到时候麻烦就大了。”

    此时士兵们已经进入了城墙上,一个个的神灵士兵杂乱的法则念诵声几乎连成一片,颜色各异的攻击几乎连成一片,将城墙下生成了一片七彩的光幕。

    上官逍遥身上独特的气息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在城墙上督战的将军们纷纷转过头,看向轻飘飘飞上城墙的上官逍遥:“密宗大人,传送法阵已经搭建完成了?”

    而他表面上摇着头说着还没有,脑海中却直接传音道:“没错,但是目的地那里同样遭受了敌人的入侵,我现在需要先遣强大的战士前去镇压。”

    “目的地的敌人有多强大?”几个将军眉头一皱,向上官逍遥询问的传音也带上了一丝丝的凝重。

    上官逍遥甩手一片火幕将密集飞来的一片长矛空中化作飞灰:“只不过是一些流浪军团而已,有最基础的编制,但是战力相比起这些差了一大截。”

    “狂热军团!”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