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3章 战场转移
    “刺!”禹九节手中紧握着枪杆,还有一节被他夹在腋下,率领着身边的长矛兵齐齐向在城墙上冒头的魔族士兵。

    看着那些长矛兵被他的攻击推下城墙,禹九节双手打着颤松开了长矛,就那么大喘着气靠在了城墙上:“这是第几波攻击了?”

    “不知道,但我们剩下的傀儡士兵不多了。”他身边的那位神灵也坐在了地面上,任凭头顶上一根根的掷矛与箭雨掠过。

    他们的身后原本气势森然的傀儡士兵们此时只剩下那么寥寥单薄的几排,有些身上甚至还有道道突破护甲的伤痕,以及空荡荡的残肢。

    但他们没有痛觉,也没有意识,只会刻板的执行着领导者的指令。

    禹九节喘着粗气翻过身子,双眼贴着已经染成红黑色的城墙垛口向远方看去:“这些魔族的战士居然还没有溃退,倒是好毅力。”

    然后他就瞬间缩回了头,几只响箭错过了他的残影,飞向了天空。

    “弓箭手!燃火箭,目标城墙下,放!”冯八面依旧斗志昂扬,他指挥着仅存的弓箭手向着尸骸满地的城池之下释放起漫天的火雨,霎时火焰就将整个点燃形成了又一道的墙壁。

    禹九节的背后就是火焰的尖苗,他依然大口喘着粗气,额头上的长发被血与汗粘成一朵。

    ……

    上官逍遥扫了一眼面前这个看上去还有些直楞的黄甲战士,逍遥神剑劈死一个从身边冲过去的魔族战士:“稳住阵线,关注好你的周围。”

    被上官逍遥训斥的战士红着脸,给急速前进的众人让过了身子。

    “小家伙有点厉害,居然能在前锋的位置站这么久。”李笑生紧跟着上官逍遥闪身进入了军阵中,还不忘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众人开出的缺口逐渐与封印之城的战士们合拢到一起,拍打在黑色岩石上的浪潮逐渐又向后褪去。

    “瞬身飞箭!”李笑生还没有反映过来的功夫,单雷的身体瞬间出现在他的肩膀上。“哈哈,我的箭袋空了,笑生让我借几支箭用用。”

    没等李笑生答应下来,他就抽出了几只黑色的羽箭搭在了自己的曲弓上。

    “撤退!撤退!我们已经将大人接到了,回到城墙下!”随着士兵们进攻的将军站在第一线,大声呼喊着众人向后退去。

    上官逍遥站到了他的身边,挥剑挡下几道飞来的冷箭:“将军!现在封印之城外还有几道防线!”

    “最后一道,失守后我们就要进入城墙上了,密宗宗主大人!”同样浑身浴血的将军,扯着嗓子向上官逍遥吼道。“请问你们就只有这些人吗,我们应该如何从封印之城中撤退!”

    “春秋神宗有能力破开空间的封锁,但我们的的传送阵需要几天时间的搭建。”两人扯着嗓子谈话的功夫,已经退到了封印之城城墙下的壕沟中。

    众人略显狼狈的滚进了壕沟里,依托着背后的土壁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上官逍遥最后一个跳了进去,那些追击的魔兵们再次列阵,刻板的向他门前进着。

    “大人,请带领你的人离开这里,我们将会在这里继续坚守!”将军挥动重剑,再次发出几道神术光弹。

    上官逍遥同样在那里坐着,脸上却带着气定神闲的微笑:“和歌,倒数吧。”

    “五、四、三、二、一!”

    所有壕沟中的人都心有所感,起身看着远处让天地失色的白光。

    那是战船船尾翻滚后静止下来的地方,此时神息席卷着天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净化着附近的天地。

    “趴下趴下,不要被狂风伤到!”见识到神界罡风的众人大声疾呼,纷纷钻回了壕沟中。

    一个个的魔族战士被猎猎的飓风从地面上卷起,抛向防御符印光芒大作的城墙,在上面当场摔成肉泥。

    狂风足足持续了五息才消退,上官逍遥等人感觉到了自己的耳边传来的阵阵嗡鸣,以及双眼的肿胀感。

    “魔族撤军了,我们暂时安全下来了。”将军同样斜靠着土壁坐在了壕沟中,向身边的上官逍遥说道。

    然而上官逍遥却直起了身体,招呼着众人向城门走去:“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要准备好你们的撤退。”

    ……

    上官逍遥等人的进城受到了意料之中的欢迎,在城门口内等待着的将军以及其他没有及时撤离的普通神灵充满狂热的看着他们,好像他们身上板结的血块也那么美好一样。

    “各位将军,我是春秋神宗的宗主,上官逍遥。”他走上前,向身前并列站立的将军们严肃的说道。

    身前一位面目花白身上没有披甲的老者走上前,花白胡子一抖一抖的说道:“命运注定我们将会在绝境中遇到您,宗主大人。”

    老者伸出了右手,向上官逍遥展示出一个奇怪的礼节。

    “命运?不,我从来不相信命运,我们是与命运为敌的人。”上官逍遥右手握起了拳头,以手背拍了拍对方的手背。“在我的家乡,这是战士之间最郑重的礼节。”

    “不得对观天者大人无礼!”一个看上去高大的,明显与其他士兵所穿盔甲不同的战士大步上前,口中力喝道。

    被称为观天者的老人转身就给了那走到近前的战士一记响亮的耳光:“放肆!这是密宗的宗主!未来的希望,你在这给我逞什么威风!”

    被一耳光抽中的战士口中溢出黑血,神色萎靡的跪倒在地,而观天者看都不看,转身就向着上官逍遥躬身下去:“大人,吾之侍卫无礼于您,请给予责罚。”

    上官逍遥看着面前陌生的老者,不知道这是闹的哪一出,干脆绕过他走向那些肃穆而立的将军们:“诸位,我需要一处空旷的广场,能够引动整个封印之城神息的那种,然后才能铺展能够破除空间封印的巨壁。”

    “大人……封印之城目前名义上的执掌者,就是观天者大人。”将军们面露难色,看向上官逍遥身后缓缓起身的老者。“神息法则只有他最熟悉。”

    上官逍遥又皱着眉头转身看向这个莫名对他表露忠诚的白发老人,不知道对方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宗主大人,我曾经追寻过羿神,为了在浩劫之中看到诸神的命运。”观天者转身,眼神深邃的看着上官逍遥。“我曾经预言过,主掌时间的春秋神宗才是未来万世万物真正需要的主人。”

    “但是没想到,大道主宰逆天改命,冒着将万世拖入万劫不复的危途,也要将整个神灵世界握在手心中。”观天者走到上官逍遥近前,再次鞠躬。“那一次失败的预言让我的神位从命格之神御座上跌落,沦落到在这封印之城担任观测者。”

    “所以你认为预言我的未来能够帮助你再次踏上上位神的御座?”上官逍遥满脸都是厌恶的看着他。“那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走上的道路不仅仅是万世主人,你的预言又要错了。”

    说完,上官逍遥没等对方回应什么,就强行将对方的身体扶了起来:“你的失败归咎于你对所谓命运的依赖,然而那些能够踏上神途的人,没有哪个是希望自己被别人看到解决的人。现在请你告诉我,封印之城的中心在哪里,我要救你们出去。”

    “密宗大人……好吧,请跟我来。”观天者最终直起了身体,带着上官逍遥缓缓向前走去。

    “你们几个去找个地方修整,以及协同这些士兵们防御魔界势必更加凶狠的进攻。”上官逍遥挥手拦住几个想要跟他一起的同伴,就连音芷瑶也包括在内。“传送阵一事交给我,我们能来,那就能走。”

    看着上官逍遥逐渐远去的身影,众人却察觉到了一丝丝的陌生感。

    “芷瑶妹子……逍遥最近没去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吧?”李笑生疑惑的问道。

    而音芷瑶只是叹了一口气,没有回答李笑生的疑问。

    ……

    “我需要援助!士兵已经损耗殆尽,魔族正在涌上来!”禹九节的左面,一位神灵的大喊声传入耳中。

    然而禹九节也只能苦笑一声,现在就连他的身边也只剩下了寥寥几个士兵,而且一个完好的都没有。

    他看向依然巍然不动的冯八面,以及身后依然毫无动静的巨大传送法阵。

    “看来已经到极限了,所有神灵向后撤退,留下傀儡们断后!”冯八面转身走下铜台,身后的弓箭手们不计消耗的开始了箭雨一样的攻击。

    禹九节跟着他向后退去,身边时不时就会跟上一个神灵,转眼间就几乎汇聚起了所有人。

    “这就是我们剩下的所有人了吗……”禹九节看着身边这些不过十几人,而且各个带伤的架势,心中一阵悲凉。“冯前辈,我们如何继续防御下去?”

    “不要心急。”冯八面卸去了那一身沉重的盔甲。“春秋神宗与羿神一脉一样,最不缺的就是消耗机关。”

    “春秋神宗时光之道秘术?故存兵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