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0章 流血的世界
    “战船出力到达顶峰,所有人应对即将到来的冲击,我们已经抵达边界地区。”李和歌凝重的声音响彻起战船中,再次将歇息的上官逍遥惊起,几步就上了甲板。“诸位,祝我们好运吧。”

    战船展现出来的格格不入的气息弥漫在腐蚀空间中,不知不觉间已经引起了敌人的注意。

    “注意,屏障已经开始承受攻击,突入!”上官逍遥目视前方,向身后缓缓升起的李和歌喊道。“在敌人完全反应过来之前,我们争取直接突入深层。”

    战船的身躯突然停止,在半空中骤然开始了拉长,一阵阵不适的扭曲感让上官逍遥感到腹中一阵翻腾。

    “不管经历几次,我都无法适应这种感觉……”上官逍遥捂着自己的肚子,强行压下了自己的恶心感。“我们的损耗如何?”

    此时李和歌站在那二层的高处,手操着舵盘在空中画出一道道的残影:“状况……不太好,左侧的暴露最终还是让龙骨受伤了,如果我们一切顺利的话,大概战船在进入封印之城的时候就要正式解体了。”

    上官逍遥探出头看了看下方的空洞,里面的龙骨正传出难听又牙酸的呻吟声:“大概我们能保持速度吧。”

    此时屏障上正满是密集的血色与肉眼可见的光点,前者是魔族战士被撞得稀碎的尸体,而后者是察觉到不对而仓促间发出的攻击。

    “屏障能量下降,还剩十分之三!”路程刚刚还不到一半,上官逍遥就听到了最不愿意听到的声音。“损耗超出预计值,船后有追击者正在对我们进行攻击!”

    “单雷!李笑生!你们两个去把追击的给打下去!”上官逍遥的神情已经紧绷了起来,任是谁都能感觉到现在危机的情况。

    李和歌努力维持着高速移动的战船,还不忘娴熟的调整每个屏障叶片的能量多少,以达到最大的维持时间。

    音芷瑶正在慢慢的拨动着筝弦,弹奏起没有旋律的曲子。

    冥熊兄弟恢复了人身的大小,坐在壁障中安静地等待结局。

    两位神射手一只只的弓箭从来没有停下,身后飞来的攻击者响出一阵阵的轰鸣。

    上官逍遥站在船首,面不改色看着一个一个撞在屏障上的光斑与血花。

    ……

    “大人,观天者回报,据说有救援者正在突破包围,向我们冲来。”一个满面苍黄尘土的披甲战士,从低矮的壕沟中一路弯着腰进了城墙,奔跑到城门楼下的一处杂乱营帐中,洪亮的喊道。

    正在低声密集细语的探讨战事的一众将军打扮的神灵,被大声的回报打断后却没有动怒,而是皱着眉转过那一面面看上去满是疲敝的双眼:“什么人还能在现在进入?不可能的,观天者那家伙从来没有预言准过,我们现在早就进入绝地了。”

    “老夫,这一次绝对不会预言错误什么!”一个胡须上满是血迹的白发老者,急匆匆的就掀开了帐篷,进入了众人的目光中。“老夫在这一次看到的全部都是真实状况,老夫的神格都受损了!”

    一群将军看到白须老者出现在帐篷中,都是神色无奈的走上前,轻拍着他的肩膀就要将他送离帐篷中:“观天者大人,我们不是抱怨什么,但是目前的状况的确不是您那预言能解决的,有那个功夫您不如启动那法阵,自己跑了吧,我们这些战士已经做好死在这里的打算了。”

    “放你娘的狗屁!老子作为最古老的封印者,从来没有对万世的变化看走眼过!”观天者的面容急剧变化,当场就对着一群将军破口大骂。“是真的有援军来了,而且其中有一位辉煌时代的继承者,他将带领我们重新进入浩瀚的群星时代!”

    “大人,您应该知道的,现在是黑夜,不管是星芒还是太阳都已经死了,天空中只剩无光的圆月而已。”将军们围拢在观天者的身边,却不再安慰他。

    观天者的神情有那么一瞬间呆愣了一下,又拧起眉头就要开口呵骂。

    “将军大人们!魔族的进攻再次开始了,我们第二道的外围防线正在面临巨大的压力,请求增援!”又是一个披甲的神出现在帐篷中,头盔上还带着热血正凝稠的滴落。“观天者大人!”

    观天者冷哼一声,甩着脸色离开了大帐。

    “该死,为什么这些魔族的进攻最近这么频繁了,他们就这么急切的想要进入神界吗!”一群将军又围拢到了桌前,激烈而又高速的讨论着。“通知狂热军团,让他们对东城墙下的第二道防线进行支援!”

    “莫非……那个所谓的援军是真的?”

    “不可能吧……”

    ……

    “还剩下多少能量!”上官逍遥看着头顶上已经忽闪忽灭的屏障,面色焦急的回望向身后的李和歌。“我们现在已经接近尾声了,屏障还能撑多久!”

    “船长大人,屏障能量正在进入枯竭状态,我们即将暴露!”李和歌的身体再次下沉,就要进入机关暗阁中。“诸位请进入壁垒或者甲板下,我也不能确定屏障什么时候失效!”

    “该死!李笑生、单雷,不要去关注屁股后面的那些家伙了,我们即将失去屏障!”上官逍遥狂奔着向壁垒走去,大声招呼着两人离开船尾。“李月仲,调整好状态,战斗室可能将就是过一会我们唯一的掩护了!”

    上官逍遥与三位弓箭手最后进入了壁垒中,而音芷瑶和两只大熊,还有几个损耗比较大的神灵则在他的劝说下下了甲板,遁入了远比壁垒坚固的船舱中。

    “战舰二次进入锁死状态,船长大人,暗阁中更加坚固。”李和歌前半句还在正常的喊出来,后半句直接向上官逍遥传音了。“请船长大人进入暗阁进行规避风险,”

    结果上官逍遥面无表情的否决了李和歌的提议,背后靠着壁垒坚定地站在了众人周围。

    此时已经有一片屏障发出牙酸的撕裂声,挣脱了船首看不到的束缚,在空中变成一团火光。

    战船中风声大作,众人难得的感觉到了自己的呼吸都有些许困难:“大人,请您进入船舱避难,我们现在要保留最高战力应对危机!”

    “不,我们现在要的是坚持的信念,船上已经没有安全的地方了!”上官逍遥眼睁睁的看着第二片屏障脱离,在左弦轰然炸开。“不好,战船龙骨受损,迎接失衡翻滚!”

    上官逍遥的后半句话隐没在风声中,众人已经感觉到了天翻地覆的翻滚。整个战船此时正像是陀螺一样的高速旋转起来,沿着上官逍遥等人的壁垒作为中心在那里疯狂的旋转。

    一个神灵战士身旁一滑,整个身体打着卷就往外面飞去,被手疾眼快的上官逍遥以无象之铁包住了脚踝,在空中拴住了:“抓住!和歌,快想办法将船体稳定下来,我已经感觉到龙骨的稳定性受到影响了,再这样甩下去肯定要断!”

    李和歌带着长长的尾音传来,还伴随着高速运转的机括声:“转向舵失控了,我无法调整船体状态!”

    “看我的,大家抓紧!”清脆的声音骤然响起,李和歌突然插入了对话。“右翼主攻击神息法阵,去除能量上限!”

    “不!太危险了!!!!”在李和歌的大声否定中,上官逍遥就看到了一道硕大的光柱闪烁着惊人的气息穿透了黑暗,刻印在众人的双眼中。

    上官逍遥感受到了船体的重新稳定,但却无法高兴起来:“月仲回话,状况如何?”

    传音没有应答,围绕着的众人神情也跟着冷了下来。

    “月仲,你的情况如何?啧,芷瑶、冥熊兄弟去战斗室查探,注意爆炸危险。”上官逍遥连续呼喊了三次都没有收到李月仲的任何回应,干脆改叫船舱中的音芷瑶和冥熊兄弟去战斗室查看。

    就在这时船体的正上方也传来了让人不安的一阵急速震动,在众人的注目下头顶上最大的一个屏障也脱落了下来,上官逍遥几乎就感觉到船体被脱离的巨力给扯得上翘了。

    “船长大人,战船的主动力神息金帆被损毁,速度正在下降!”李和歌的声音再次传来,又是一个让上官逍遥感到头大的消息。“预计再过半柱香的功夫我们的速度就足以让魔界的士兵登上甲板了!”

    “逍遥!我没事情,刚才战斗室有些神息波动让我无法与外界联系了,现在芷瑶姐姐和冥熊两位哥哥已经帮助我将其镇压下去了,战斗室再次将进入战斗,将对靠近者进行密集攻击阻拦。”到现在为止唯一一个好消息传来,上官逍遥再次看到密集的光弹从下方传出,两边的敌人也一个一个的消失不见。“但是左右两边的主力攻击阵法都已经完全破坏,我们已经无法再对方舟进行毁灭攻击了。”

    “无妨……我已经看到光芒出现了。”上官逍遥现在完全没有听进去李月仲与李和歌的回报声,双眼中尽是光芒,不远处便是巨大的光壁。

    ——历经生死之途,他们终于抵达了封印之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