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9章 燃烧的天空
    “有一件事我一直很好奇,逍遥。”略显沉闷的舵盘前,李和歌开口说道。“为什么这么多的敌人恨你入骨,却没有派遣过刺客来杀了你?”

    上官逍遥此时正斜靠在黑暗中,屏障上时不时拉长的一缕光芒照耀着他低垂的头发。

    “刺杀只会让我荣升英雄,而在正面战场上击倒我,他们才能证明对错。”他举起手里的木樽,四方的浅口中正徜徉着绿色的茶水。“怎么突然想起了这个,你看到了什么?”

    李和歌转身看了一眼上官逍遥背后的屏障,修长的尾部上像是着了火一样,发出烈焰一样的红色:“就是突然间察觉到了什么,那个王腾的一些事情。”

    原本一直都伴随在耳边的喝水声消失了,上官逍遥忽地直起身子走到了李和歌的身边:“没想到你居然能察觉到那个家伙的异状,没错,那是一个魔界的渗透者,目前已经被控制了。”

    “好吧,倒是没想到我们居然在魔界势力眼力居然被如此重视,呵。”李和歌操作着舵盘,上官逍遥能够明显感觉到整个战船在时不时的左右倾斜着。“能量消耗再次提升,我们即将突入封印之城的包围圈,船长大人!”

    上官逍遥一手握紧了扶杆,手中的再次消失不见:“注意前进方向,将速度提升上去后锁定!”

    两人透过黑色与红色交映的战船框架,看到了远处黑压压密集一片的魔族战士正在那里汇聚,他们虎熊一样的后背正齐齐的暴露在上官逍遥等人的视野中。

    “再有一刻进入大陆上空,大地法阵将会关闭,各位请注意对自身状况的调节!”李和歌一边大喊,一边伸手拨动舵盘,整个战船的速度骤然开始了提升。

    上官逍遥又感到了自己的身体在被人向后推着,侧眼就看到李和歌又前倾着推动起舵盘。

    与上一次不一样的是,此时的船身正在传出吱嘎吱嘎的呻吟声,上官逍遥甚至能够看到前方的船体正在从黄色逐渐转为红色。

    “这战船能撑住吗?”他的手抓紧了栏杆,略显紧张的向着李和歌问道。

    “没问题,只是因为战舰的状态有些破损,正常的声音。”李和歌依然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稳步施加着加速的指令。“船长大人,请下达命令,我们就要进入大陆边缘地带了。”

    上官逍遥皱了皱眉,再次大步离开了驾驶位。

    ……

    “无崖武圣当年大战逍遥的时候,曾经使出来过这么一招,好像是叫凡人帝国来着?”冯八面看到前面的魔界大军逐渐分出前后,骑兵们已经结成了锥形阵,正开始缓缓的提速。“那个弱者,凡人帝国这种只有神灵才能发动的神术,他也就只能建造一个雪块空城了。”

    与魔界大军遥遥对峙的这一小撮人,围拢在冯八面的身边,似懂非懂的听着他在讲述着当初上官逍遥与无崖武圣之间的战斗。

    然后他们就感觉到了自己身下不断传来的震动,以及冯八面那看上去依然神色如故的脸庞。

    此时他们已经有些骚乱,有些人已经开始口诵神言,有些人已经准备好了自己的武器,但没有人后退。

    禹九节没有动,音浮凰没有动,冯八面没有动,小八却不在这里。

    任凭脚下的大地震颤越发明显,任凭天上的阴霾正在笼罩大地,然而所有人依然神色如故。

    冯八面转过身子,面相着众人:“各位准备好战斗了吗?”

    他扫视着所有人的脸庞,一张张视死如归的表情被他看在眼里:“很好,那我们开始逆转战局吧。”

    他缓缓弯下身子,手掌扶着大地,单膝跪地:“春秋神宗时光之道秘术?凡人帝国。”

    霎时光芒再次充斥起天空,天神一样的圣洁浩然气息再次填满了整个世界,一道道的光柱在冯八面的背后,众人的身前开始缓缓凝结,盛大如万年不倒古城之墙。

    但黑压压的重甲黑骑已经冲到了近前,所有的神灵们已经开始了嘶吼,双眼中透露出决然。

    光芒最终散去,白色的城墙阻隔了气息凌然的神灵与声势浩大的魔族骑兵,神灵们一时间都只能听到对面的战马嘶鸣与魔兵们的吼声呻吟声。

    “帝国的将军们,战争开始了。”冯八面直起身子,身上已经是金甲披身。“指挥你们的军团,庇佑疆土。”

    神灵们的身后,春秋神殿的偏殿大门重重的被甩开,其中不断涌出着一个个的披甲战士,那身上个个都是精锐神灵战士的气息。

    当时神灵们就感觉到了自己身体上的不同,不断凭空浮现的战甲好像是原本就存在于众人的身体上一样,将众人严严实实的包裹起来。

    当头盔附着在自己的发冠上,包裹起自己的下巴时,那眼神仿佛已经明白了什么一样。

    城墙依然在不断的生成,甚至还在继续出现的轰鸣声中出现了巨大高耸的铜台,正不断的有弓箭手坚定不移的向上攀登,整齐的队列从侧面看去,好像是一个人一样。

    “上城墙,战士们,上城墙!魔族的步兵方阵开始前进了,弓箭手放箭!”冯八面身披着金甲,手中不知何时握起了一把金色的将剑。

    自白玉砌成的底座而高耸的铜台上,弓箭手们一齐拉开了弓弦,整齐的拉弓声好像是自远古时诞生的巨龙之吟。

    伴随着萧萧之声的箭离弦,就算是身边满是军阵行进的嘈杂震颤,神灵们也听到了前面不断出现的士兵倒地声。

    禹九节敲了敲自己身上的铁甲,发出坚硬的梆梆声。

    他又看了看身后整齐列阵的长矛兵与长剑兵,还有怀抱重弩背着盾牌的不知道什么兵种,转头看向屹立在高耸城墙上的冯八面:“冯前辈,这些士兵……都听我的?”

    “叫我大将军!这些士兵是春秋神宗旧时便存在的机关,它们的主要目的就是填补神灵战士底下的数量,以在防御中应对像目前这种数量庞大的敌军。”冯八面站在城墙上,高声解释着,挥手以剑挡下飞来的几只箭。“弓箭手还击!把对面的箭给我压制下去!”

    禹九节就看到那飞来的箭矢有些就飞到了铜台上,有些弓箭士兵毫无喊叫的就栽了下来。

    见到对方似乎已经到了城下了,禹九节拔出竹剑向前,几步就上了高耸的城墙:“我的境界,恐怕就在这一战了。”

    面前,黑云一样的魔族士兵一边承受着箭雨,不断在地面上留下尸体,一边也已经走到了距离城墙几丈的距离。

    禹九节往下看去,城墙下正斜立向前一根根血红的尖刺,上面挂满了马尸与重甲的骑兵战士。

    “仅仅是一次冲锋,他们就把自己的骑兵们全部葬送了?”禹九节轻声细语的嘀咕道,双眼看着城下的血河,眼神都有些直了。

    这时候身边又走上来一位神灵,他拍了拍禹九节的肩膀:“不要惊讶,魔族形成军阵的时候就是这样的,他们会把自己的情感抹去,像是机关一样无情的服从着莫名的意志,直到付出惨重的伤亡不能继续前进为止。”

    禹九节惊讶的回头看向他,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惊讶:“那也就是说……”

    “万世浩劫之后的魔界大战才是让神灵们式微的真正原因,在每一次战斗中还没等魔界的士兵溃散,我们诸神的联军就已经气势崩溃了。”神灵的眼中尽是沧桑,藏不住的对现状的忧虑。“而在密宗还在的时候,每次魔族的入侵都会被轻而易举的打退,这也是我追寻密宗的原因之一了。”

    禹九节收回目光,默默无声的指挥着弩兵们半蹲在城墙前,弩箭的鸣响也开始加入双方惨烈的远程对射。

    就在这时,眼尖的他看到了下方正坚定前进的龟甲阵突然散开,魔族士兵们纷纷倒伏在地的同时也开始了投掷长矛。

    “啧,这些是什么?!”禹九节看清长矛飞来的轨迹,手中竹剑擦着火花将飞向面门的攻击荡开。“魔族士兵们这是疯了吗,这么大的伤亡也有要对我们扔这种东西?”

    “不,你看看脚下,城墙上。”那位神灵好像早有预料一样,指了指面前的城墙。

    禹九节一边小心的提防着城下飞来的黑矛,一边探出头再次往城下看去:“这些黑矛是什么?为什么能插在城墙上?”

    “不,那不是插在城墙上,那些是生根了,成为了他们的进攻跳板。”那神灵的脸上还是一副淡然的样子,但是却抽出了盾牌与长剑。“长矛兵错列立前,矛林阵。”

    禹九节见状,也学着他的模样,将长矛兵们布置在了距离城墙有一段距离的地方,背后盾牌别扭的架在身前,头上只有一双眼睛透过头盔与盾牌的缝隙看向远处。

    “那些真正的主力已经开始进攻了,准备好!”冯八面骤然开始了高喊,却缓缓飞向了空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