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7章 兽人王腾
    “哼,智力低下。”逍遥神剑上的雷光愈演愈烈,隐隐间就已经有了他手腕的粗细,那闪烁的光芒中遮不住的是毁灭。

    此时甲板上遍地的黑色,焦臭与烤肉味遮掩不住的溢散出去,有些让人作呕。

    上官逍遥再次平腰横斩,闪电与地面闪烁着相接,又在战场中生出了一道道的黑灰与焦炭。

    面前又是几个重甲战士倒地不起,此时的上官逍遥也感到了力量的些许枯竭:“啧,这些家伙怎么这么多,后退!这一出已经失守了,我们现在依托壁垒战斗!”

    一面缓步向身后坚固如初的壁垒褪去,上官逍遥还不忘一边承担起断后的工作,逍遥神剑上的雷光从来没有停下过闪烁。

    而那些魔族战士也被上官逍遥不断激发的雷光给打怕了,见到上官逍遥一人断后居然一时不敢向前。

    上官逍遥见身边的已经只剩下他一个,干脆再次一次性的引动所有雷光,一只巨龙咆哮着就环绕起整个战船开始了无法让人目视的冲撞移动。

    “告诉我还有多长时间!”他背后靠着木质的坚壁,手中一招,一柄光亮的长枪啪的一声被他握在手里,从下至上闪烁出铮然的寒芒。“距离一个时辰还剩下多长时间,我们快撑不住了!”

    外面甚至飞来了一艘与攻天战船差不多样式的飞行机关,此时李月仲正在战斗室中操纵着整艘船上的法术阵与速发攻击向着那黑色的方舟疯狂的倾泻着火力,这就导致拦截停止后上官逍遥等人的甲板上压力骤增,敌人成队成队的着陆,而上官逍遥等人却只有这么点人。

    “报告大人,距离预计的一个时辰只剩下一刻,目前左弦损坏严重稳定法阵丢失,从最底层舱室到甲板都有震裂,龙骨轻微受损。”

    “那右面呢!”上官逍遥收起了神剑,手中龙枪的剑芒扫荡过一柄柄劈砍横刺过来的威胁,阵阵的震鸣声让所有人的攻击都瞬间一顿。

    “我在使用除了破城攻击外的所有法阵与装填法器向右侧的魔族方舟进行压制攻击,预计,整右弦目前尚算完好。”

    上官逍遥咧了咧嘴,看不出来是在笑还是在哭。

    目前的战局让他感到一阵疲累,然而最后的一段时间却不能轻易松懈,手中的龙枪不断摔鞭横刺,倒也硬生生打出了一片方圆。

    “看来该让第二队登场了。”一群人的防御范围不断被压缩,最终逐渐退回了壁垒内部,手中的武器隔着壁垒狭窄的进出通道与敌人们近乎癫狂的对攻着。

    在桅杆附近残余的几柄武器下,木板再次进入了机关变化的状态,这此一块块的木阁打开,又是一张张的熟悉面孔缓缓浮现。

    “逍遥?现在已经抵达封印之城了?”熟悉的声音,正是音芷瑶。

    上官逍遥都没有功夫回望一眼,伴随着苦笑的声音传出:“没有,我们现在是在被围攻的状态,目前战力不足。”

    “好吧,正巧我们几个在下面有些沉闷呢。”音芷瑶的头顶再次火红,三缕金光浮现,身后的裙裾上也附上了三只凤羽,就连细微的说话语气都变了。

    上官逍遥皱了皱眉察觉到一丝不对劲,发现音芷瑶没有奏出原本熟悉的乐章。

    “等一下!芷瑶不能用火!”他大惊失色,没有功夫再去理会身前的这些战士,急转身看向身后的芷瑶。“神言?无火!”

    让上官逍遥感到一阵庆幸的是,音杆身上的火苗刚刚冒出,他也刚刚感受到自己周身的热浪,即将喷薄而出的怒焰就被规则给束缚镇压了下去。

    “使用你的声音法则,让我的利剑更加锋利,让敌人的铁甲成为囚笼。”险些将战船点燃为火球的状况让上官逍遥有些恼怒,手中的神剑开始了铮然嗡鸣。

    ……

    “他们目前飞到了什么位置?”禹九节沉闷的坐在偏殿的台阶上,看着远处时不时闪烁过一片黑霾的天空。“小八,你干嘛整天盯着王腾,那么一个中年人有什么好看的。”

    “逍遥大人目前已经突破到内防御圈的外围部分,目前貌似在与一艘魔族方舟展开了战斗,但已经获得上风了。”小八的脖子扭动到了让人惊悚的背后,依然盯着在那搬动防御所用武器的王腾。“你不懂,王腾……算了,说了你也不懂。”

    禹九节忽地起身,迎着朦胧的神界光芒抻了抻懒腰。

    “你说为什么神界明明没有太阳,却依然不断有光按照上下午不同的方向照来呢?”禹九节眯着眼睛,在那嘀嘀咕咕的问道。“嗯?小八?小八?!”

    当他看向身边的时候,却发现小八已经消失了:“啧,神出鬼没的家伙,这些逍遥的器灵总是这么诡异多变。”

    于是他的气息又显得颓丧了下去,吊着手往山海居走去。

    “嗯?你没有去跟着上官逍遥进行支援?”一缕突兀的毛发出现在自己眼前,音杆正坐在三楼的栏杆上看向他。

    迎着灼目的光芒,禹九节只能看到音杆脸上似乎带着笑容,但是又有些看不清楚:“你不是现在居住于玉壶空间中吗,没了上官逍遥你要怎么睡觉?”

    “哼,我想睡哪就睡哪,才不会回家。”音杆化作一缕火光飞向天际,只剩下骤然出现的凤凰尖啸。

    禹九节的神色更加颓废了:“唉,这可好,当初堂堂一位无上的圣尊如今成了叛逆期小妮子。”

    他推开大门,随便就找了个地方坐下来。

    冯八面捧着算盘跟着坐在他对面,一边翻动着账本一边飞速的拨动着算盘:“你怎么回事,做完自己的事情后很无聊吗,在这里到处走动。”

    “没有,就是一阵体力枯竭后导致的浑浑噩噩而已,冯掌柜不必替我担忧。”禹九节浑不在意的举起凭空出现在桌面上的酒壶,仰着头就将正壶烈酒都灌进了肚子里。“倒是我们的大陆真的会被入侵?魔族为什么会不害怕古神玄龟呢?”

    “对古神玄龟害怕的只有创世神灵的造物,像是魔界战士这种另一个体系的生物,怎么可能会对这个世界的神灵们感兴趣?”冯八面合上了账目本,转过身子向禹九节随口说道。“倒是你,你快突破了?”

    “没错,九节生的参悟说真的我有点搞不懂,不知不觉的就已经将第一生和第一死都给想明白了,只待一个时机就能进入神尊之列。”禹九节又捧起一根硕大的酱羊腿,大口大口的啃着。“不管怎么说,好在我也将会成为主力了。”

    “嗯?”冯八面突然停下了和禹九节的谈话,皱眉看向门口的身影。

    禹九节也跟着他的目光看去,发现王腾正站在那里:“快来坐,你的任务做完了?冯掌柜给我的烤羊腿,这里还有!”

    “尊敬的冯老前辈,请问……”王腾的面色犹豫,看向冯八面的神情也带着些许的闪烁。“请问为什么我总感觉自己被人盯着,是不是我们内部混入了奸细?”

    禹九节停下了他大口的啃食,凝神看向王腾,放下了之前还无比热情的羊腿。

    他捧起一个用竹节做成的杯子,里面正飘着三四叶清茶。

    任凭他的眼神如何不好使,目前这种诡异的气氛他也已经看清楚了:“王腾兄弟,不如先坐下,我们好好分析谁是奸细。”

    “不,我就是想问问,为什么我总感觉有人在看我。”王腾好像是要挑明什么一样,一直站在门口不愿意进来。“冯老前辈,请给我一个解释。”

    冯八面爽朗的一笑,扶着桌子站了起来:“你知道的吧,我的身份是什么?”

    “恕晚辈愚钝,晚辈不知道您的身份。”王腾恭敬的抱拳行礼,表示出了自己的谦虚。

    冯八面又是呵呵一笑,手里的算盘有意无意的拨动着:“你应该知道得,春秋神宗的四季中位?春草之神?”

    禹九节又仰头喝了一口竹杯茶,就看那王腾的背上一阵,双眼中尽是迷惑的看向冯八面:“晚辈……着实愚钝,还望冯老前辈点明。”

    这一次冯八面不再隐藏什么,身上春秋神宗的至高神威尽数释放出来,直冲着大门而去:“吾乃创世神器之万世刻印?时光长河!春秋神宗中仅次于两位主宰的存在,现在告诉我,你为什么不认识我!”

    “九节剑,起风!”禹九节手中的竹杯延长生长,飞速演化成了一柄竹剑,清脆一响挡下了从门口处袭来的一抹飞向他脖颈的寒光。“王腾,你是想取我性命吗!王腾?”

    刚刚生出一阵恼怒的禹九节,再看去门口的时候却感觉到了王腾身上正传来一阵阵的黑色、致恶的气息,不禁讶异的叫出了声。

    “王腾?哈哈哈哈,老子是侍奉高等生命的伟大先驱者,你们这些苟延残喘的渣滓,只会给我们的进化之路徒生阻碍!”此时对方的脸上正飞速的腐烂、褪去,逐渐显现出了一张深黑又骨俏狰狞的消瘦面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