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5章 突破
    上官逍遥翻身登上战舟,抬手就将金帆拉到全开:“就在前面了,魔族对生灵的侵蚀。”

    “逍遥兄弟,请你站到桅杆下,我要对战舟进行一次扩充。”本应该操纵着战舟出发的李和歌却从舵前钻了出来,走到桅杆旁边向上官逍遥说道。“其他人请不要两脚踏在同一块木板上,否则会容易受伤。”

    李和歌看着上官逍遥在自己的身边站定,于是将一直握在手里的卷轴挥手甩开,整个三丈多长的卷轴在空中延展,将整个战舟最宽的部分圈了起来:“羿神机关术?机关百操?攻天战船!”

    在一阵阵的木屑抖落与让人感到骨头酥麻的轰鸣声中,整个逐日战舟开始了复杂的变化,木板延长增厚,相互交叠榫卯。一股股黄色的浆流不知从何处流出,逐渐充斥起了每一处透光的缝隙中。

    最终上官逍遥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一处几乎有普通园林庭院大小的甲板上,脚下四处走动时已经没有了寻常舟船会发出的或清脆或沉闷的响声。

    “这艘船,是当年羿神在创世后与邪神们战斗时与他的同伴们共同驾驭的战船,大概可以带领我们进入封印之城。”李和歌转身走上有一层楼高的二层甲板,站在青铜的舵盘前。

    上官逍遥走到他身侧,正式成为了这艘战船的船长:“升锚,起航!”

    众人就感觉到自己的双眼中光线开始不断拉长折叠,大地上围观的众人表情也开始了扭曲变化,一瞬间又只剩下了一阵阵的黑暗。

    “屏障已经生成,前方法则波动在正常承受范围内。”李笑生身前的青铜舵盘开始了一阵复杂的机械变化,上面由大生小的又出现了三个小型的舵盘,被他一个又一个的扳动旋转着。

    伴随着一阵阵吱嘎吱嘎的齿轮变化声,鱼鳞状波动的巨大薄幕开始缓缓由前方生出,将整个战船空旷暴露的上半部分笼罩其中。

    上官逍遥看到上面正散发出规律的金色与蓝色波纹延伸,由前向后的蔓延过去发出阵阵低沉嗡鸣。

    “屏障消耗预计于五天后正式消失,经过顶峰演算后预计最低维持时间为两天。”李月仲的声音从桅杆底座上传出,在整个战船上回荡开来。

    上官逍遥紧握着栏杆,看到前面正发射出一道光点,刺破黑暗消失在前方。

    “逍遥,那是定海矛,它将负责在前面给我们提前侦测危险。”李和歌松开了自己腹前最小的那个舵盘,就看到那青铜盘子吱嘎吱嘎的飞速旋转起来,然后又一瞬间停止,脚下震颤中前面围绕着桅杆又出现了一道道的倾斜围墙,相互并拢后在金帆下方并拢。“为了防止屏障消失后的状况,我把机关护壁给抬出来了。”

    李笑生又是脚下一踩,两幅身体齐齐一震就往下沉去。

    “我们……不在上面操作战船?”上官逍遥不解的看着自己的身体隐没入黑暗之中,头顶上四方的开口还能看到鱼鳞一般屏障的波纹闪光。“这黑暗不能视物,如何战斗?”

    “象限法阵启动,全方之眼。”李笑生的声音从他的左耳传入,然后感觉到一个个的光块从自己的身边擦过飞向上空,转眼间自己又看到了四周全部的景象。“逍遥,在这里面我们能够清晰的看到战船各个区域的状况,以及整个虚空中的景象。”

    此时上官逍遥就看到自己脚下头顶,环身四向都已经充斥着虚空中黑暗的景象,甚至战船的各个区域此时也以透明扭曲的光纤线条显现在自己的眼中。

    “那么船长,请下令开始进入冲击状态。”李和歌握紧了舵盘,郑重的看着上官逍遥。

    上官逍遥点了点头:“现在我命令,攻天战船前进,速度最大!”

    “战船水手注意,逍遥船长下令速度最大前进!”李和歌一边大声喊着,手中的舵盘用力向前推去。

    当时上官逍遥就就感到自己的上半身好像有人推着一样不自觉的向后仰倒,脚下有些不稳。

    李和歌依然坚定的推动着舵盘,上官逍遥却看到自己头顶上与脚下大块大块的花瓣状物正在散发出淡淡的黄色

    “船长,你看到的黄色是屏障正在经受损耗,目前的状况下还能支撑约四天零八个时辰。”李和歌停下了推动,舵盘却在那里停下了。

    上官逍遥看着空中时不时就有一个光点消失,有些撞在屏障上溅起点点红光:“现在的损耗程度如何?”

    “预计持续时间再次下降至四天,恐怕我们最后的一段路程要硬扛过去了,船长。”李和歌手中的舵盘时不时左右转动,然而上官逍遥却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受到过任何的影响。“前方发现魔族零散士兵,船长请问释放进入还是以屏障抵抗?”

    “放他们进来,通知穿上的水手们在船首集结。”上官逍遥向前走去,在李和歌的操作下一扇扇木门凭空打开,随即便离开了这片透视的虚空中。

    当他重新站在甲板上时,正看到李笑生腿在上空中凝望着前方,弓弦拉开中已经看了反射中的黑影落地。

    上官逍遥抽出背上的逍遥神剑,青色的火焰在上面点燃出一片光亮:“向我集结!”

    他又想起了春之晓面临那山海袭来时面无改色的神情,以及仿佛城墙一样的盾牌,双手中的逍遥神剑火焰更加高涨了几分。

    前方已经看到了那些从污染的虚空中在甲板上着陆的魔族战士,他们身着重甲,肩挂墙盾,两眼中散发着幽蓝渗人的火光。

    “与之前见到的不一样,这些是真正的魔族精锐,所有人相互靠拢!不要轻易自行接战!”上官逍遥身后已经跟上了三人,而手中的逍遥神剑宽大粗犷的剑身已经放了下来,剑尖指向前方五个相互并拢盾牌拼接的魔族士兵。

    脚下的速度逐渐提升,上官逍遥等人隐隐间形成锥子型向着对方冲去。

    “冲锋!”

    逍遥神剑的剑尖直接像扎入纸板一样撞入了对方的怀中,上官逍遥稍稍一用力就感到了剑身上的软腻感,以及双眼看到那一双幽蓝的火光黯淡下去。

    上官逍遥将神剑拔出,血液立刻从横断的护甲中溢了出来,填充着船上木板的缝隙。

    还没来得及站起身子,上官逍遥就横举起神剑画了一个半圆,在背后寒芒还没等斩到自己的时候就已经将背后偷袭者当场腰斩。

    此时船首的战场也已经占到了人数上的优势,李笑生手中只能射出一根根像单雷一样的曲箭,从众人的腿间飞过扎入一个又一个重甲的膝盖中。

    “膝盖中箭!哈哈,看你们还怎么跑!”一位追随着上官逍遥的战士手中高高举起绿色的榔头,力砸向双膝穿透的一个魔族战士头顶。

    上官逍遥就看到那黑色的盔甲当场就瘪了下去,白色与红色淋了个满地。

    “注意你们的战斗幅度!我们还要打扫甲板!”上官逍遥看着不一会的功夫地面上就红一块黄一块白一坨,又想到自己要在这种环境下待上几日的功夫,胃中不禁一阵翻腾。

    身后再次传来几声重物落地的闷响,上官逍遥转身再次横劈,让几个直冲向他的魔族战士停下脚步,狠厉的向他咆哮着。

    上官逍遥轻蔑的笑了笑,又是几次挥剑砍在对方的盾牌上,当当的声响中厚重的墙盾就那么瘪了下去。

    “逍遥,前面已经暂时没有新的魔族战士进入了,请尽快解决掉这一批,然后我们就将进入最高速,彻底摆脱这一段。”李和歌的声音骤然响彻甲板,提醒着上官逍遥。

    上官逍遥咧了咧嘴,手腕翻转间逍遥神剑在身侧划出一个完美的圆:“第一梯队后撤,笑生、单雷,该你们上了!”

    身后的声音逐渐远去,但是上官逍遥却没有任何后退的痕迹,他依然在手持着逍遥神剑在那里纠缠着三四个魔族战士,时不时闪过一道白光将对方的厚重护甲给削下来。

    “逍遥弯腰!”身后一声高喊,上官逍遥应声就身子一矮,黑白两道光就卷着头顶的长发飞了过去。

    当他抬起头时,面前两个士兵已经仰着头栽倒在了地面上。

    “砰!”

    上官逍遥又感觉到身边一阵风吹了过去,两米多高的黑色重甲事情就那么擦着他身体飞了过去。

    “哼,就这种本事,魔族不过如此。”身后骤然传来熊大浑厚的呼喊声,以及鲜明的兽族喘息。

    当时身前围拢的士兵们气势就一弱,上官逍遥就看着这些人搭在肩上的盾牌在不住的颤抖着,还在徒然的嘶吼。

    他已经知道了这场战斗已经完结,两只巨熊带动着他的衣襟摆动,与仅剩的六个士兵缠斗了起来。

    神剑入鞘,上官逍遥转身不再关注战斗,随手点了两个人:“你们两个打扫甲板,把这些红的白的黑的都洗刷干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