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3章 时光的逆流
    “秋之枫叶?神术连发十二式!”翻身滚闪过一个巨大的地锤落下,上官逍遥钻入了一个巨大身体的敌人怀中,手中长剑剑尖抵着对方的胸口,一道道的昏黄死光连珠炮一样撞上了对方的血肉胸膛。

    上官逍遥推开对方巨大的身体,从一片金黄色的血液中几乎是爬了出来:“就算是我的战斗经验还在,但这幅身体和这种贫弱的神息,还是无法适应啊……”

    一甩剑上几乎凝固的血块,上官逍遥也不管是不是真的干净了,就那么直接收进了剑鞘中。

    “似乎……我现在的位置也不是主战场啊,没有见到大道主宰手下那些强大的神将,也没有看到神宗里有什么厉害的人物出现。”上官逍遥向前望去,只有一些比他强不了多少,和一些弱不了多少的神灵们在那里与同样差不多水平的神灵战士们激烈的缠斗着。“大道神宗的人数比这边还要多,看来我要找机会离开这里了。”

    上官逍遥目前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又经历了一次重生,还是仅仅是时间降临,干脆就先想着如何离开这里的打算。

    “啧,又来!”前方神宗战士们形成的阵线骤然被撞开一个缺口,与之前杀死的战士无二区别的巨大身影再次撞向他。“霜叶之秋?神术封印式!”

    眼见那无法动弹的巨锤战士被其他神灵们几下便打入了下风,上官逍遥决定先进入前线,在最危险的地方谋取生路:“或许还可以直接逆转战局也不一定!”

    然而几乎是他大脑中想到的一瞬间,前方就飞来了一颗巨大的,粉红色的神术。

    上官逍遥有心想躲,脑海中甚至已经想好了闪避的路线与防御的方式,但他的身体却在那里站立不动。

    于是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巨大的神术球落在了自己面前不过几尺的距离上,那圆润的表壳开裂,其中的光芒飞溅出来。

    “轰——”

    “嘿!战士,战士!你感觉如何,还能继续战斗吗!”上官逍遥感到朦胧的双眼前似乎有一道人影在那不住的摇晃,耳朵里好像是有两个人一直在吹着尖笛一样让他听不清他到底在喊什么东西。“秋叶之神?你还好吗,快起来,若是受伤就快些去后方!”

    最终耳鸣褪去,视野也重新恢复了清晰,上官逍遥扶着额头在搀扶下重新站起:“唔,还好,我身上没有受到腐蚀,也没有缺损。你——”

    上官逍遥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然后就感觉到了手中一阵粘腻,打眼看去却发现对方的整个身体都已经被莫名的攻击溶解到满地的血水。

    “呵,战争。”无奈的发了两声牢骚,上官逍遥重新拔出满是血污的长剑,冲向了前方。

    一瞬间上百道的呐喊与爆炸轰鸣一股脑的灌进了耳朵里,到处都在嘶吼着发动起他们的神术,到处都在嘶吼着请求着救援,或者是支援。

    上官逍遥脚下轻挪步子,一道闪光擦着他的胸前砸入身后远方的地面中。

    “连发神术?松针!”剑光前挥,利剑在空中掠过的每一次挥动都会发出一道道的绿色闪光,向着那攻击袭来的方向飞去。

    心感危机,上官逍遥再次狼狈的向着侧面打了个滚,无声的爆炸激起土浪拍打在他的身上。

    上官逍遥无视了不远处不断传来的哀嚎声,剑尖再次指向阴云笼罩的前方,一道黄色厚重的光段射向远处,隐约间爆炸与哀嚎反馈到上官逍遥的耳边。

    还没等他感到些许高兴,却感到脚下一软,直接单膝支撑着长剑跪倒在了地面上:“啧,中位神的神息量居然还不如未来的我高。”

    是的,接连不断地攻击让秋叶之神的神息几乎挥霍一空,力竭之下纵使上官逍遥的精神依然百丈高有心再战,但身体却已经失力跪倒在地。

    不巧的是,上官逍遥隔着迷雾与黑云听到了对面传来的急速脚步声、以及让人心生怯怯的紧逼威势。

    “该死,对面发起冲锋了,各位注意!集结起来,靠近!稳住阵线!”身后的一位浑身上下穿着碧绿战甲与点缀着绿叶的瘦弱女子,手中拿着一柄修长的战刀与齐肩高的长盾,呼喊着站在了集结起来的众人前方。“喂,秋叶之神,回来!”

    在凭空生出的一阵力量牵引下,上官逍遥的身体忽地向后飞去,站在了女子的身后。

    勉强站立的上官逍遥强打力气看向迷雾中激荡的气息,就听到了那女子转过脸向他展露出笑脸:“你好啊,我是春之晓,四季主神的大姐头哦。”

    上官逍遥感到了自己体内逐渐恢复的生机,疑惑的看向对方。

    “抱歉了,我剩下的也不多了呢……”不知为什么,上官逍遥感到了这幅身躯中的心脏些许异样的跳动。

    “呵,似乎我附身的这个愣子,喜欢上了一个很厉害的家伙啊。”上官逍遥嘴角挂上一丝歪笑,双手齐肩横起长剑。“那我就不能让你死了,不然会让我感到愧疚的。”

    上官逍遥撑着双眼看向前方,此时春之晓竖着盾牌站在所有剩下的神灵前方,身侧便是上官逍遥附身的秋叶之神,而整个战场上还能站着的春秋神宗之神灵都已经呈尖锥阵分列在了盾牌的两侧。

    “神界的光芒们,坚定意志!”春之晓的盾牌上绽放出绿光,有意无意间将上官逍遥庇佑在身后。

    战场上弥漫的尘土迷雾已经缓慢散去,上官逍遥看到了已经近到几丈距离,以碾压天地的姿态冲来的大道诸神。

    他激荡起剩下不多的元力,用力高举起自己手中的长剑。

    “杀!!!”

    上官逍遥忽地起身,逍遥神剑听从他的召唤飞到了手中,上面的皮套被凌冽的剑气吹开。

    一阵冷风吹过身体上下,他才发现自己其实依然躺在春秋神殿的大床上,床榻都被汗水给湿了个通透。

    他将逍遥神剑随手靠在床沿上,双手撑着额头坐在那里。

    “醒了?”冯八面的身体凭空出现,坐在床边背对着上官逍遥,手中拿着一块磨刀石擦拭着逍遥神剑。“这一觉睡得如何?”

    上官逍遥晃了晃脑袋,好像是斜瞥了一眼冯八面佝偻的背影:“这梦是你给我的?呵,倒是让我受了不少惊吓。”

    “没有,这是你境界提升必定要经历的,春秋神宗最后的时光中的那些事情你终归是要去看的。”冯八面将磨刀石按在逍遥神剑上,一路按着滑到剑尖。“怎么样,发表一下感想?”

    点点火星掉落在殿中冷冽黝黑的地面,不甘的沉寂下去。

    “感想?没什么感想,就是感觉自己挺蠢的,居然还想去改变历史什么的。”上官逍遥将自己散开的头发重新抚回脑后,空中生出一根布条将其束起。“我想知道之后的故事,秋叶之神与春之晓后来怎样了?”

    “春之晓大人在那一战之后我就没再见过她,至于秋叶之神。”冯八面停下了自己手中的磨刀石,将逍遥神剑重新放回了皮套中。“他的故事可以称得上是春秋神宗最后的一段传奇了。”

    冯八面起身,向阳光射入的大门走去:“对了,就算逍遥神剑是无象之铁铸成,你也要注意呵护,剑灵需要你的滋养。”

    上官逍遥摆了摆手:“知道了老冯,让我一个人恢复一下,过会我就出去。”

    “谨记,历史只是历史,这些亲身经历的过去也是春秋神宗对后继者的历练,不要深陷其中了。”冯八面在被光芒吞没前,最后向上官逍遥说道。

    大殿中最后剩下了上官逍遥一人,以及双眼中不断闪烁着各色情绪的无息剑灵。

    上官逍遥仰头看了看殿顶时不时飘荡过的过往气息,最终掀开了被褥站在了地面上。

    “是时候了么……总感觉还缺少什么啊。”感受着自己身体中更加厚重的神息,以及已经化繁为简排列有序的一百一十一道神纹,上官逍遥感觉到了未来的沉重感。“剑灵,你说呢,我们还缺少什么?”

    身上出现了一缕缕的细线,相互之间穿插交错,编织成布。

    而后布块又相互连接交织,成为布片,片片相连成为衣物。

    上官逍遥此时换上了一身没有前摆的天蓝色无襟袍与玉白锦纹内衬,脚下翻皮靴子一直到膝下,贴身的裤子上时不时出现的褶皱中也有金色的气息闪过。

    当一身衣服全部穿在身上的时候,上官逍遥已经将手附在了厚重的大门上。

    略显得炽烈的光芒从门缝中射到他微眯的双眼中,上官逍遥坚定地推动着青铜的门环,光芒四散在原本静谧的大殿中。

    “大人,这是从哪些魔族身上俘获的盔甲与各种材料,请您过目。”

    “神尊大人,我们的伤者此时已经安置在偏殿中,九节与芷瑶大人正在对他们进行治疗……”

    “大人,我们出发的哨探已经第三次回归,正式确定还剩两天时间开始突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