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2章 回溯
    “不,飞鹰你杀不了我,你不过是一个谋权者,你从未对世界承担起过责任!”上官逍遥忽地睁大眼睛,好似面前直冲来的魔族统领是曾经与他敌对的上官飞鹰一样。

    逍遥神剑再次隐没在空间中,魔族统领感觉到自己的脑海中一阵钻心的疼痛,折身向着天上飞去。

    烈火之锋直接斩断了统领的残影,那上官逍遥苍茫的神色一闪而过。

    当魔族统领再次向身下看去的时候,上官逍遥的身体已经从整个空间中消失了,天空中徒剩下失去目标的一众魔族的战士与统领。

    “去哪了——嘶……”一位魔族战士正在双目四处探查的时候,上官逍遥瞬间出现在背后,逍遥神剑的剑芒穿过他的身体,出现在胸前。

    其他的魔族战士果断的向着上官逍遥飞出各式的攻击,然而上官逍遥已经再次消失,身受重伤的魔族战士当场四分五裂,连一句遗言都没有留下。

    此时的上官逍遥,他的双眼中看到的却是过往路途上不断出现的敌人,他们一个一个的出现在自己眼前,又一个一个的向着上官逍遥发起攻击。

    而上官逍遥手中的神剑已经催动到了极限,剑中之灵正在痛苦的嘶吼,剑刃磨砺要斩破天际。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会再次出现在我的眼前,你们明明应该已经死了!”上官逍遥也不由自主的开始使用起自己过往所使用的招式,逍遥剑气、八门遁甲、麟神梭……仿佛过往时光依然未曾消失一样。

    一瞬间的功夫上官逍遥再次出现在天上,凌乱的神息闪烁着光芒填充天际。

    “春秋神宗秘术?城墙。”冯八面心生顾虑,双手一摊一道无形壁障将这如同时空乱流一样让人心生畏惧的气息遮掩起来。“没想到这小子的状况居然会变成这幅样子,有些麻烦了……”

    不知上官逍遥有意还是无意,他手中瞬间闪过一道似有似无的气息,贴合着空间打着旋飞向了音芷瑶的方向。

    这道攻击当然没有穿过冯八面的壁垒,但那瞬间撇过去的眼神依然让众人感觉到了一阵不适。

    李笑生也感觉到了上官逍遥身上传来的一阵敌意,手中下意识的拉开断道之弓,无身箭已经搭弦待发。

    “不,他的意识没有回归,现在他的身体不是他。”单雷几步走到前面,伸手将李笑生手中的弓弦给按了下去。“原来这就是时间吗……在我们长生者之中没有这个概念,我现在第一次看到了这奇妙的,事物?”

    但是让人着迷的上官逍遥却依然在那里不断漫天释放着慑人的神息,甚至让人生出了神界已经没有安生之地的错觉。

    “呵,现在的神界哪有安稳的地方?自从万世浩劫到现在已经有几万年了,我们何时安定过。”一位神灵好像惊醒过来一般,抱怨道。

    四处翻飞的上官逍遥已经全然没有了章法,但也让魔族的战士们无法靠近了,他们着实无法判定上官逍遥时不时还会像之前一样再次毫无征兆的向身边的战士发起攻击。

    “大人,我们无法窥探到他的心智,现在的他好像堕入时间之中了!”一个魔族战士竖盾挡过上官逍遥四散的剑气,而后甩出几记短剑。

    不出他的所料,飞出去的短剑在即将抵达上官逍遥身边的时候就已经被一阵青白色的火焰给肆意点燃,在空中消失不见了。

    “嘎,撤退!这个生物我们不要了,将军需要我们的情报!”女统领已经察觉到了什么,干脆利落的就要再次结出防御壁垒。

    正在这时候,上官逍遥身上却突兀的燃烧起了一阵猛烈而又短暂的火光:“无崖武圣!我看到你了,受死吧!”

    上官逍遥操持着逍遥神剑,直撞向已经升起壁垒的魔族。

    当时众人就感觉到自己的心中一紧,之前的战斗中上官逍遥的状况就已经显得无比艰难,如今却直接正面对魔族发起了冲击。

    “安静,逍遥的战斗能力比你们想象的要强大,他仅仅是没有被激发出来而已。”冯八面站在战舟上,依旧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上官逍遥身上冒着浓郁的青色火焰,将整个身体都给遮蔽了起来,只有神剑的剑尖还在外面留存着,那几乎已经看不清楚的白芒中,杀机逐渐展露了出来。

    “不对,创世之神的继承者,你的意识依然清醒,你欺诈了我们。”

    魔族统领意识到了什么,然而为时已晚,那剑尖已经戳破了原本坚不可摧的屏障,上官逍遥身上的火光找到了宣泄点,近乎疯狂的将整个圆球形的灰色屏障都给塞满了。

    “你!身为神灵的继承者居然能够对我们作出如此残忍的事情,你最终会得到净化的!你肯定会,我们将在地狱里等待着你!”

    那黑色的,狰狞的头颅骤然冲破了烈火,双目黑红的看着上官逍遥,嘶吼着化为焦炭。

    上官逍遥此时的双眼已经恢复了神色,冷酷的看着自己上空中逐渐融化为铁水与焦炭的魔族尸身:“地狱不就是魔界么。”

    地上残存的军团战士们见到自己的将军首领都已经死去了,纷纷跪地哀嚎不起,转眼的功夫就已经气息全无。

    “魔族的士兵与部族血脉都是如此,上层死了,下层也会自绝。”冯八面撤去了壁垒,神色甚至开始变得冷漠起来,看着眼前的这些魔族士兵在黑色的大地上跪倒,血液顺着凹凸不平的地面开始了缓缓的流淌。“哼,这就是所谓的魔族了。”

    上官逍遥手中的逍遥神剑一指远方,:“战舟前进,那里还有几个逃散出去的士兵。”

    一阵风浪再次浮现,战舟远去向众人看不清楚的边界飞去。

    当他落地的时候,剩下的神灵与战士们双眼中的神情已经完全变化为服从与狂热——若是在阵中的人换成他们,大概此时已经躺在地面上鲜血直流了。

    “清点伤者,整理死尸,我们恐怕距离战斗的中心地点不远了。”上官逍遥收起了逍遥神剑,满是疲惫的回身走向春秋神殿。

    他的背影被众人铭记,皮套中的剑身还在流淌着黑血,被割裂成缎带的衣摆上还散发着红色的热度。

    叮叮当当的声音落下,上官逍遥将逍遥神剑的鞘带直接从胸前解开,剑身随意的落在地面上。

    身上满是血污的衣服也被他一把火从身上烧掉,连带着皮肤上沾染的血污也一并消失不见了。

    上官逍遥直接扑在了床上,大床上的被子无风自动,覆盖在已经只剩下均匀吐息的身体上。

    ……

    “快起来!战争开始了!”巨大的热浪直接将上官逍遥从床上掀飞,不知道什么时候穿上在身上的薄袍子瞬间就沾染上了一层木材燃烧后产生的浮灰。“敌人,那是大道神宗的人,拿着这把剑,啊——!”

    迷迷瞪瞪中,上官逍遥就感觉到自己怀中被人塞入了一把薄背刀,然后又是一声痛呼和迎脸泼来的热气。

    上官逍遥一个激灵,醒了。

    当他睁开双眼的时候只看到了自己的身前有一具残缺的。还在冒着热血的尸体。

    于是他摸了摸自己的脸庞,感受到了粘腻的热气,以及手中长刀上传来的冷冽杀意。

    “发,发生了什么?”上官逍遥感到了恐惧,以及一阵阵的莫名兴奋感。“大道神宗杀进来了,春秋宗主呢,时光主宰大人呢!”

    他慌忙的推开了在门前倒塌燃烧的顶梁木,狼狈的走出了房屋。然后在轰鸣声中,房屋倒塌,而他被吓得浑身一阵颤抖。

    “为什么我会颤抖?!”上官逍遥明明感觉到自己的灵魂波澜不惊,然而他的身体却忍不住一阵又一阵的打着哆嗦。

    于是他打算以神息强行镇压下自己的恐惧感,却发现毫无作用,神息在体内好像是一潭死水一样完全不听从他的指令。

    他正在呆愣的时候,身边降下一位浑身素白,只在袖领上包着一层厚厚的黑边。

    然后一道布满符文的屏障瞬间出现在身体的另一侧,上官逍遥的身体也被那个男子随手拽到了身后。

    “为什么我的身体会变得这么柔弱,发生了什么情况???”被一股大力拽到身后的上官逍遥终于发现了不对的状况,他又回想起刚刚醒来时的喊叫声,那一声大道神宗无比清晰的刻印在他的脑海中。“莫非,我的意识穿越了,现在是诸神战争的末期?!”

    上官逍遥甩头看向自己的身后,那春秋神宗四个大字直刺入他的双眼中:“春秋神宗最后的辉煌……没想到我居然会回到这个时代!”

    然后他就感觉到自己的领子被一股巨力给带去了,点点的水星直喷到自己的脸上:“神宗生死存亡的时刻,你在做什么!秋叶之神,快拔出你的武器!”

    “明白了,上神大人。”上官逍遥手中利剑铮然出鞘,那传承者的气势骤然降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