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7章 迷踪
    上官逍遥清楚的看着台阶下眼神中都带着狂热的众人,不敢相信敌人居然会隐藏的这样深刻。

    “……那里的黑烟是发生了什么?”上官逍遥走下台阶,看到了远方的黑色烟柱。“我不过是长眠了两天,为什么感觉发生了很多不得了的事情?”

    此时不管是永远表情平淡的李笑生,还是身上总是散发着深山清新味道的禹九节,亦或者总是行事冲冲的冥熊兄弟。

    他们的双眼上都有厚厚的一层黑眼圈,他甚至看到了音芷瑶在不住的打哈切。

    “音浮凰在你睡觉后就开始了闯祸的状态,她把法则之土全部给吃了。”小八看上去也显得无精打采的样子,在空中上下飘荡的同时身体还不住的闪烁着。“我们费了很大的功夫才将她引起的爆炸与烈火给镇压下去,好在没有伤害到玄龟的龟壳。”

    “所以说,音浮凰现在去了哪里?”上官逍遥扫视了一圈,就是没有看到当事人的出现。

    一群人齐齐指了指上官逍遥的怀中,示意他去查看玉壶空间。

    上官逍遥又感到了一阵头疼,玉壶空间中的状况如果再次出现意外,他或许不会被目前智力不正常的音浮凰杀死,但是音芷瑶肯定要跟他搞点什么:“罢了,既然音浮凰的状况已经发生了,芷瑶,随我进去。”

    为了防止意外出现,他再次被众人误会,上官逍遥决定拖拽着音芷瑶一同进入玉壶空间。

    双眼一闭一睁,视野中再次是时间静止又生机盎然的玉壶空间中的浮岛上——或者说曾经的生机盎然。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我空间中的孤岛会变成这副鬼样子?!”上官逍遥在脚下踩过一片焦土,发出嘎吱嘎吱的焦脆声。

    此时的孤岛原本遍地齐脚腕的绿草已经消失不见,地上裸露出的土黄颜色好像是一个男人的秃顶一样。

    音芷瑶也缓缓落在地上,带动的气流声将一片黑色的燃烧余烬吹飞在空中:“毕竟是凤凰,吞噬法则之土后师父的身体状况有些不稳定,于是就进入了玉壶空间中,而且当时小八的状况并不能将玉壶空间的异常状况阻止,于是就眼睁睁的看着她在里面造作成了现在这幅样子。”

    “什么叫造作成了现在这幅样子,我的玉壶空间中本来应该是那么大的一片树林子在那里,那些肥美甘甜的果实足以让一个圣境的修士恢复到鼎盛状态!”上官逍遥歇斯底里的叫喊着,双手在一大片光秃秃的木杆前不停的比量着。

    这时候一道道的火浪就卷着热气扑向了上官逍遥,虽然他本人作为意识体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但是身后的音芷瑶却被地上的黑烬给涂了个尘土满面。

    上官逍遥向前望去,看到了那冲天而起的光焰,以及双翼间不断拍打而出现的恐怖威势。

    “我的天呐……芷瑶,你的师傅现在就是这幅样子,你不感觉难受吗?”巨大的凤凰身下,地面早已经变成一道道的熔岩,灼热的气息将玉壶空间内凭空升高了不少。“不行,不行,不能这样!小八,进来!”

    小八的身体一瞬间出现在上官逍遥的身边,猛地落在地上:“小八到,大人请随意指使!”

    然后小八的双膝向前探出,脚下就软了起来,差点两眼一黑栽倒在地面上:“我的家!这里为什么会变成这幅样子,我的家怎么了!”

    “你没有什么办法能够恢复原状吗?”上官逍遥的双眼瞪着小八,眼睁睁的看着他颓废下去。

    小八一个猛子又起身,重新恢复了精神回望向上官逍遥。

    上官逍遥被眼前这直耿耿疯狂暗示什么的眼神看到浑身直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你想说什么就直说,不要做这么恶心人的眼神!”

    在上官逍遥义正言辞的斥责下,小八终于面色犹豫的张开了嘴:“其实……我对这片地方已经尝试着修复了足足有四次,但是每一次都会再被音浮凰大人给烧成这样子,不信你看。”

    急切的小八想要证明什么,双手在空中划出一个又一个的浑圆,一瞬间绿草再生,大树生长,异色的果实重新出现在了上官逍遥的眼前。

    “这就对了嘛,堂堂无上神器的内部空间怎么能让一个凤凰给烧成焦炭……呢?”上官逍遥脸上重新挂上了喜色,上前几步就要摘下树枝上的果实,结果凤凰身上再次卷起火浪,当着上官逍遥的面就将这些新生的大树与草地给烧成了灰烬。“……音浮凰?你是不是已经醒了。”

    上官逍遥干脆的甩掉了自己手中已经成为焦炭的果实,察觉到蹊跷的他大步走到音浮凰面前,意图将正在低吟不止的凤凰彻底叫醒。

    然而音浮凰仅仅是掀起一道更加灼热的火浪而已,并没有对上官逍遥作出任何反应。

    “……罢了,装睡的人士叫不醒的,我们回去吧,等到她醒来的时候在说。”上官逍遥干脆不再理会沉睡不醒的音浮凰,率先将身边的音芷瑶传送回去,自己的意识身体也逐渐变得模糊不见。

    “真是迷惑不解呢……”四周一片黑暗,只有浮岛上的音浮凰正在散发出火光,而小八则在那里被什么问题困扰着,双眼不住的扫视着眼前的凤凰身体。

    ……

    上官逍遥重新睁开双眼,就看到身边围拢着的冯八面与李笑生满脸严肃的表情。

    “怎么了?”意识到了什么的上官逍遥依然保持着微笑的状态,向两人问道。“莫非是快到了?”

    李笑生拍了拍上官逍遥的肩膀:“没错,但状况不太好,冯老说吧。”

    冯八面向着李笑生点了点头,伸出胳膊幻化出一道立体的地图:“现在我们在这里,就是这个光点,而这片黑暗笼罩的地方就是曾经的封印之地。”

    上官逍遥蹲在地面上,就看到冯八面的手指在那里一划,光点远端一大片的地区都被圈上了一层黑圈。

    “而中间这个光点,根据古神玄龟所言,就是依托着古老封印而建立起来的看守营寨演化出来的巨大城池。”冯八面又在巨大的黑暗中一点,一个巨大的耀斑出现在那里。“这座城池现在依然在坚强的防御着,并且依然没有陷落。”

    上官逍遥看着那个光点,又看了看两颗光点中横隔着的一大片黑暗:“也就是说,封印已经泄露了,我们基本上已经没有了再前往封印处查探的必要?”

    “不,依然有。”李和歌突然冒出头来,蹲在上官逍遥的旁边说道。“那里原本就是不参与战斗的神灵教派聚集地,但是那些神灵与羿神一起,实际上都是偏向于春秋神宗的绝强战士,这也是这座封印之城能够坚守到现在的原因之一。”

    “而我们就算是不用再去查探封印,但我们还是要去封印之城,那里有大量的神界战士,他们将会成为我们真正的中坚力量。”李笑生接过话头,向上官逍遥解释道。“那是真正的神灵战士,以纯正的战斗能力进入的神界,身上没有掌握任何的法则。”

    “而且,那里还有一座春秋神宗的残片,兵戈之殿的残片。”冯八面指了指光点,一个枪尖的幻影出现在上官逍遥的眼前。“我们拿到它,春秋之道的法则恢复能够提升至少两成。”

    “而我们拿不到它,被魔界污染后我们的危险就会提升至少四成……”上官逍遥伸出手指,仿佛抚摸到了那枪尖上代表的无上威能。“看来我们必须要去了,啧。”

    “中间的这些危险都不是很严重的问题,我们要进入封印之城后在它陷落前将整个城市中的战士们都转移到龟背上,与此同时我们还要寻找到那枚春秋神宗的枪尖。”小八凭空出现,翻转着身子附在空中,将整个封印之城的立体地图都展现了众人的眼前。“目前根据玄龟不断发来的探查状况,封印之城的三成最外层的防御都已经陷落,并且中心城墙四个方向也有不同程度的损毁。”

    “预计我们还有多长时间袛近接触魔族,预计封印之城还能坚持多久?”上官逍遥看着空中不断摇曳着的两张地图,眉心皱成了川字。

    “逍遥,我还要再说一遍,那些不重要,最关键的是我们要如何穿过黑暗封界,突破无边无尽的魔族战士,进入封印之城中。”冯八面在两道光点之间画出了一道笔直的线。提示着上官逍遥。

    “机关演术?解?逐日战舟。”

    李和歌当空甩出一个卷轴,在空中展开后一道道的墨色浮现在空中,逐渐勾勒出一艘巨大的舟船。

    “如何,羿神当年为了追逐太阳之神而使用的战船,可以随着战士的多少而改变自己的大小。”李和歌走到逐日战舟的近前,拍了拍黝黑的船体。“这个东西,当年也是传奇的。”

    “那就这样吧,我们就用逐日战舟冲进去,直接从正面撞到封印之城近前。”上官逍遥干脆利落的拍板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