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6章 封禁之城
    上官逍遥睁开眼睛,看着高高的屋瓦房梁,以及空旷的屋堂中若有若无的流风从四周飘散。

    “哈哈,没想到我居然还能在这里再住到这么大的宫殿。”声音飘荡到四壁,又震出回声。“没想到冯八面居然能一天的功夫就凭空造出来……”

    上官逍遥缓缓起身,单调的脚步声好像是钟摆一样,走向宫殿尽头的光幕。

    “各位,欢迎各位来到春之宗,我是宗主上官逍遥!”九十九道台阶下的是战团以及密宗的追随者们,此时的他们正在黑色的大地上仰视着上官逍遥的身姿,而背后的光柱撒在了背上,给上官逍遥壮大了几分声势。

    他又想到了前日,刚刚返回黑色大地时凭空浮现大厦的光景。

    ……

    “现在这么多人……我们要如何安置啊。”上官逍遥将春秋玉壶对准了平坦的空地,陆陆续续间密宗追寻者以及古修战团的众人出现在地面上。“诸位,这里便是我的领地了,黑色的大地看起来或许有些让人不适,但这片地面上拥有着创世诸神所流传下来的气息。”

    众人闻言,踩了踩脚下的地面,心中已经感知到了淡淡的规则。

    “感谢宗……大人。”王腾上前刚要说感谢神宗宗主,又感觉不妥,只能改口道一声大人。

    上官逍遥又转头看向冯八面,看着他老神在在的样子,心想是这老家伙肯定已经有了计划。

    “老夫需要那两块神宗遗迹的残片。”上官逍遥就感觉到玉壶空间中出现了一块残缺,然后封存在玉壶空间底层的两块残缺就这么凭空出现在阳光的照射下。

    上官逍遥不禁感觉到些许气闷,他发现能打开玉壶空间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自己的**已经有些难保了。

    “老夫轻易不动你的东西,瞧瞧你大惊小怪的样子。”冯八面将春秋大殿主殿的瓦片握在手心中,青玉一样的光芒缓缓浮起,仿佛有灵气一样的逸散出来,流淌到地面上,自行向着前方广袤的地面流淌而去。

    众人自觉的站在了冯八面的身后,静静的看着这些青玉色的流光在地面上逐渐勾勒出框架,演化出浓密的基石。

    “春秋神宗?决印时光秘术?遗迹复刻。”

    一道巨大的地基轰然出现,将众人眼前、天上洒下来的光芒几乎全部遮挡住。

    “我的天!这么大的地基,我曾经的宗门都没有这么大过。”

    “我以前也是在一个小世界做主神的,那宫殿,倒不如说是一个野栈。”

    “你们的宗门流派好歹还有宫殿住所,我这种旧世界已经灭亡的神灵就只能在这里四处流浪着……呜呜呜呜。”

    上官逍遥安静的站在前面,听着背后不加掩饰的一声声议论,暗道感觉自己倒像是成了一个收流浪汉的。

    “你们其实可以去那个客栈里歇息一下的,我们还要在这里等待一些时间,小八,带他们过去吧。”小八在上官逍遥的呼喊下凭空出现,落在地面上后引领着众人往山海居走去。

    看到众人已经走远了,上官逍遥才回过头,看着身边羿神血脉、禹九节、冥熊兄弟,还有音浮凰与音芷瑶这些人。

    上官逍遥再看了看已经初见台阶与殿中景象的春秋神殿,思虑片刻后才开口说道:“这些人里面,我感觉到有魔界的气息。”

    李笑生鱼禹九节相互对视一眼,一齐点了点头:“逍遥兄弟原来早就察觉到了,我俩也感知到了其中的黑暗气息,但是并没有察觉到这些东西在谁身上。”

    “我已经有谱了,大概是谁已经知道,但我想让他自己现出原形,不然这些人万一受到他的鼓动与春秋神宗离心的话,古修教派与密宗追寻者们恐怕就要自此消失了。”上官逍遥踏上了第一级台阶,缓缓的向上攀登着。“最近休息的时候,不要放松警惕,过不了多久这家伙就会自己按耐不住蹦出来了。”

    上官逍遥走到了最高一层的阶梯,小山一样的高度让他能够将整片黑色的土地以及远处的天空观察的无比清晰。

    只见他胸膛鼓起,随后巨大声音吼向天际:“玄龟古神!!!”

    就连坐在山海居中的众人都感觉到自己的屁股底下一震,轰鸣声与黑暗同时出现在了身边。

    “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变黑了?!”一个刚刚要喝茶的古神惊慌的从自己桌前跳起,四处瞭望着窗口缝隙中流露出来的微小天空,隐约间看到两道光柱闪过。“这熟悉的气息……上古神灵!?不对,这是上古神兽的血脉,这是玄龟!活的玄龟,快看,活的玄龟!”

    随着他的扰动,所有人又再次离开了山海居中,熙熙攘攘的跑到了彻底漆黑的外面,向着上官逍遥身边唯一的绿光跑去。

    然后他们看到了他昂起的脖子,听到了他与玄龟古神的对话:“玄龟,我需要你带着我们去封印魔界的地方,请问你是否知道道路!”

    “玄龟?他居然敢称呼上古神兽的名字,天呐!”围拢在冯八面身后的众神们,面色惊慌的看着上官逍遥,有些已经开始后悔进入上官逍遥的领地追随他。“希望古神大人不会对我们也一并责怪了。”

    “唔——,封印之地实际上是在我休眠的时候出现的,我只知道大概的位置,那里的情况我一概不知。”古神玄龟的反应让众人不敢想象,祂居然对上官逍遥保持着这一幅平静的样子,语气中甚至还有一丝丝的恭顺。“继承者,可能到时候会有些许的磨难发生。”

    “玄龟只管前去,我已经做好准备了。”上官逍遥点了点头,向古神说道。

    于是那黑色的天空中两道光芒向后退去,大地上也再次出现了光亮,仿佛一切如初,从没有出现过上古神灵一样。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回去喝茶啊。”上官逍遥身后的大殿此时才建设到了不过一半而已,上面的瓦片正在叮叮当当的凭空落下,附着在已经初成的大殿上。

    而下方的神灵们仿佛听不到上官逍遥的声音一样,面色僵硬的看着上官逍遥的面容。

    “大人……大人!”台阶下围拢着的神灵们齐齐向着上官逍遥鞠躬,仿佛已经看到了上官逍遥未来登顶宇宙之主神座的面容。

    上官逍遥没有理会台阶下方诚惶诚恐的一众神灵,他此时的精神力已经达到了极限,强撑着脑中的嗡鸣声走进了主殿中。

    “你们的逍遥大人需要休息了,诸位随我来,这里有副殿,厢房够你们所有人歇息了。”李笑生接受了冯八面的授意,带着众人往旁边还在生成的副殿中走去。“注意,这些副殿中的气息依然是上古时代中的鸿蒙之气,请进入其中的时候小心为上。”

    李笑生走前面,众人看不见的冯八面就在他的身前飘着,当他开口说话的时候也是重复复述着冯八面的话语。

    “我等明白了,感谢羿神之后的指点。”于是在李笑生的注目下,这些狼狈不堪的神灵们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归宿。

    冯八面站在李笑生旁边,小声的说道:“这些人的波动盯紧了,那个魔族的气息肯定会在里面泄露出来的。”

    “明白了,就凭不善隐藏的魔族,要想探查到它们的气息还是轻而易举的。”李笑生微微一笑,坐在那里双目紧闭起来。

    就在这时,偏殿的楼宇也最终成型了,古派神灵与战团的战士们这才开始了休息。

    “冯掌柜!逍遥呢,我师父不见了!”冯八面转身离去的时候,音芷瑶却化作一线火光焦躁的出现在他的面前。“就在一眨眼的功夫,瞬间就消失了!”

    “没错没错,俺俩熊也看见了,音浮凰的速度可快了,就那么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了!”冥熊兄弟轰隆隆的踩着大地出现在冯八面的身前,坐起后的熊身,空着的四只前爪在空中不断的比划着什么东西。“而且以我俩的熊鼻子也没有闻到音浮凰的味道,她好像是被动离开的一样。”

    冯八面看着三个人在身前叽叽喳喳的,不禁有些心烦起来。

    “古神玄龟前辈,请问你能感觉到凤凰的位置吗?”冯八面干脆闭上了双眼,断绝与外界的联系后以时光长河的器魂向玄龟问道。

    然后冯八面感觉到了脚下微不可查的震动,以及缓缓扫过龟背的玄奥气息。

    “唔——我感觉到了,似乎在吾之背部西方边缘的一处山坳中,凤凰正在吞噬着虚无。”玄龟低沉的声音传入几个人的大脑中,一瞬间就让众人明确了音浮凰在做的事情。

    “不好!那些从诸神战争中留下来的法则之土!”冯八面大惊失色,想起来法则之土正在那山坳中的阴暗处存放着,上官逍遥已经惊扰过那里一次了,现在音浮凰又去了那。“法则之土不能就这样被凤凰血脉惊扰,会引起爆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