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2章 突发
    “炉中火!”

    上官逍遥的双手在空中划过一道半圆,将整个二层围拢起来的蛙面天龙人瞬间净空,一众人再次看到了阳光。

    此时二楼的隔绝禁制已经被尽数破坏了,上官逍遥等人面临的是整个通透的环境,四方八面间只有几根柱子还支撑着整个楼宇。

    李笑生身上已经沾满了灰尘,双颊上厚厚的一层灰尘反射着油光,靠在上官逍遥身边喊道:“老大!三层已经出现状况了,那里的禁制即将被彻底突破,五楼的仙阵能源也即将枯竭,整个大楼有彻底崩溃垮塌的危险!”

    又是一声轰鸣,抖落的灰尘与血块间上官逍遥眼睁睁的看着上层一个神灵被四五个蛙面天龙人拖拽出去,拖着长长的惨叫坠入了无边无尽的天龙人。

    “见鬼,李笑生你带着他们上去,我们几个精锐在这里防守二层,让上层的战士们也向三楼抽调人手!”上官逍遥的脸上同样是杂乱不堪,但是这一浪胜过一浪的攻击不可能顺着他的心意停下。

    “王腾!你若是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利,就赶快洗啊去修整,我们还需要你的战力!”王腾的战力出乎上官逍遥的意料,每次飞甩出去的攻击似乎都能克制住这些天龙人,在他们中上官逍遥的杀敌数最高,那王腾的杀敌数就能算的上第二。

    至于第三位的单雷,他的手中从来没有停下拉弦,长生者身份赋予他们的不光光是近乎无尽的寿命,还有那近乎不需要休息的体能。

    看着单雷从来没有停下的战斗,但依然神采奕奕的表现,是给与这些普通神灵们最大的鼓励。

    “小八!时空壁垒将我们几个附近制造出掩护物,节省体力,我们需要等待援军的到来。”上官逍遥再次发令道,手中紧握着逍遥神剑,双眼看向再次缓缓爬上屋檐的敌人。“撑住,那些家伙们就要来了。”

    单雷咧了咧嘴,他认为上官逍遥所说的援军根本不可能存在,他早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大不了就豁出神格将密宗的传承者送出包围,那么他们的死亡也将为未来的再次崛起奠定下基石。

    无声无息间时光壁垒再次升起,但却只能浮现到一半的距离便不再上升,上官逍遥等人的上半身依然暴露在外。

    “无象之铁,庇佑我的兄弟。”

    水银一样颜色的无象之铁从上官逍遥的脚下浮现,将围拢在楼梯口这正中心位置的众人缓缓包裹,逐渐结成一个个的轻薄护甲。

    “桀桀桀,你们,你,就是杀了我兄弟的家伙?终于,被我找到了!受死,吧!”让上官逍遥感到棘手的情况最终还是到来了——敌人这千军万马的主将与真正精锐的战士爬上了二楼,那些天龙人穿着统一的厚重麟甲,个个拿着闪烁着慑人寒光的单手盾与长矛。

    他们迈着统一的步伐,三三两两聚成一组,手中长矛横指向上官逍遥众人,并且缓缓绕圈转动着。

    “还来,我兄弟的,尸首;我,能给,你们全尸。”站在上官逍遥正前方的这位吐字都不甚清晰,瘦长的身躯勉强套在板甲中,横刀指向上官逍遥。“桀桀桀桀,我兄弟的,仇,终于能报了!烈麒麟马,今天,将会,合二为一!”

    上官逍遥想起来了那还被他封印着的残缺天马血脉,想不到另一半就在眼前这位所谓的兄弟手里,这不禁令他浮起一线微笑,举起逍遥神剑同样指向眼前的这位瘦高蜥蜴人:“想要你兄弟的命?我看你是想要你兄弟身上的血脉吧,你这种对亲生兄弟都能吞肉蚀骨的家伙,我逍遥是最看不起的。”

    “嘎!大胆,受死,吧!”蜥蜴人手中的绿色长刀猛地挥向逍遥神剑,意图将上官逍遥的中门荡开后直接结束战斗。

    上官逍遥的脸上依然是那一副微笑的表情,现在的战斗状态已经重新回到了他的掌控之中:“炉中火!现!”

    逍遥神剑上骤然蔓延起来的青色火焰直接与对方手中的长刀撞到了一起,一时间整个二层上都飞溅起了点点的火光,甚至有些地方地面与墙壁上的厚厚油脂直接烧灼了起来。

    “嗯?居然没把你的刀点着,不可思议。”焚烧万物的炉中火没能将眼前这位的绿刀燃起,让上官逍遥短暂的一愣,代价就是双手虎口齐齐发麻。

    那瘦长的天龙人口中再次发出了别扭的笑声,猖狂的挥动着自己的武器喊道:“这,双影刀!可是,我,家族血脉,的秘传,武器!怎么,可能会被,你的,火焰点……嗯!?”

    天龙人话说到一半,就感觉到自己手中的双影刀刀身上的绿色忽地暗淡了下去,在嘴边的大笑声也被自己生生给咽了下去。

    “双影刀?看来现在双影刀只剩下一个影子了。”见势已转,上官逍遥果断欺身上前,手中锋利神剑熟悉的横斩再次对着对方的腰际而去。

    失去了武器的天龙人并没有流露出多少的惊慌失措,他的双手五指中突然冒出根根尖长的指甲,就那么生生将上官逍遥的攻击强行接下了。

    自己的逍遥神剑被十根相互架起的修长指甲牢牢夹住,上官逍遥倒也不气馁,当时就将双手松开了剑柄,出其不意的以双掌向着天龙人连连拍击。

    “嘎!你,没有,神灵的,尊严!”天龙人没有应对准备下硬吃下四五道攻击,口中溢出鲜血,只能狰狞的向上官逍遥叫骂着。

    一套掌法打完,不善拳脚攻击的上官逍遥退回原位,重新举起逍遥剑指向对方:“神灵尊严?你看看你身后那茫茫多的手下,打了我们得一天了吧,你们也配跟我喊神灵的尊严?!”

    “嘎!你们,还在那里,愣着!动手,杀死他们!”气急败坏的天龙人连声呼喊向将上官逍遥一众围拢的长矛盾牌战士,那根根枪矛就向着上官逍遥身边的众人身上扎去。

    然后在天龙人不解的表情中,上官逍遥反而向楼梯中退去。

    “芷瑶!共振!”

    上官逍遥的身影又骤然出现,那逍遥神剑上猛地闪现出一阵阵的嗡鸣声,手持长矛的天龙人战士们咬着牙勉强没让长矛垂下,但也没有了再往前扎去的力气。

    飞越向前的上官逍遥手中正不断震颤的利剑直指向瘦长的天龙人,那天龙人却依然以十根指甲去挡。

    带着阵阵刺耳的惨呼,那些指甲被高速震颤的逍遥神剑生生给齐根震断,吃痛之下的天龙人头领倒地打滚,阴差阳错下却躲过了神剑的剑尖。

    “哚!”

    逍遥神剑直直扎入二楼的地板上,距离天龙人首领的头颅不过半寸的距离。

    上官逍遥干脆双手抓住剑柄,斩断着地板,带着地上燃烧的火屑,往近在咫尺的天龙人脖颈割去。

    感到脖子上阵阵的凉意,天龙人首领干脆在地面上连连几个滚,成功躲过了上官逍遥凌厉的攻击。

    见到攻击失效,上官逍遥只能拔出已经失去共振之锋利的逍遥神剑,再从新向天龙人首领刺去。

    这一次上官逍遥的攻击直接被又爬上来的三只天龙人长矛给牢牢的架在半空,那三只天龙人的力气比起与单雷冥熊兄弟等人缠斗的那些还要强壮几分。

    上官逍遥不知道这几只天龙人与首领之间交谈了什么,他只听到这些天龙人的鼻子和喉咙中传来一阵阵的咕咕嘎嘎声,然后就有一只丢下了自己的长矛与盾牌,重新跳下了地面。

    “嘎!我,又获得了,武器!你们,你,死定了!”天龙人首领一瞬间就将长矛与盾握在手中,空中划出一道道残影向上官逍遥叫嚷道。

    “去你大爷的!”还没等天龙人首领调整好姿势,上官逍遥已经迎面举起了自己的长枪,向着天龙人首领的面门当头一击力劈。

    左右两只天龙人仓促间上前架枪要挡,结果被上官逍遥手中的神剑当场将两根长枪劈成四根,从枪柄上一路传到身体中的巨力让它们当场跪在了地上,木板顿时根根开裂。

    逍遥神剑的气势减弱几分,天龙人首领举起盾牌横在身前,嘴里急速的又是一阵咕咕嘎嘎,莹莹绿光浮现在盾牌上。

    “当!”

    逍遥神剑落在了盾牌上,出乎上官逍遥意料的是在绿光包裹中的盾牌却没有被他劈开,倒是上面回馈的巨力让上官逍遥的下盘略有不稳。

    “我就不信,你这个破盾还能挡下去多少攻击!冬灼白火!”上官逍遥强忍着体内异样翻腾着的神息,逍遥神剑上再次灌注起苍白的火焰。

    第二记力劈落下,忠心耿耿的两位天龙人举盾上前被当头劈成四半,逍遥神剑最终只是轻飘飘的在绿光盾牌上敲打一下,远不如上一次攻击强劲。

    “第三下!”上官逍遥再次举剑,剑锋上改为炉中火燃起。

    这一次攻击让绿光绽出一阵盛光后彻底消散,盾牌也应声碎裂为两半。

    “死吧,你们这些卑微的奴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